刚刚更新: 〔朱门恶女〕〔武极邪神〕〔大周王侯〕〔重生神医娇妻驭夫〕〔全世界都在等我变〕〔天师上位记〕〔快穿反派总贪恋我〕〔我喜欢你无人能及〕〔味香〕〔我爷爷是迪拜首富〕〔全国首富〕〔权门悍妻〕〔重生五零巧媳妇〕〔镇魂碑〕〔金牌经纪人:旗下〕〔武道战神〕〔总裁婚期惹人爱宫〕〔带着宠物去异界〕〔杀神〕〔陈凡
天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爆宠神医妃 【182】赶出来的?
    别了尉迟昱,尉迟飞凤又去了趟后山断崖上的山洞,那里存着五味攒下来的许多好东西,而且五花八门什么都有,甚至包括……

    制作炸药的原材料!

    这是……

    五味虽不知道炸药,可也没少炼丹,还很不幸的被爆炸的炼丹炉炸过,所以低头闻了闻就知道尉迟飞凤给他的大概是什么东西,立马变色:你给我这个干什么?

    一时间,莫说师兄们好奇,就是百里瞳也竖起耳朵。

    他就知道她捣鼓了些东西,但并不知道是啥。

    去去去。

    尉迟飞凤却毫不留情,连同百里瞳都一起赶走,然后把五味扯到一边,凑去他耳便低声交代:如果刘丞相……你就点这些丢进他家去……哦,顺便丢个进皇宫!事成之后我给你配方,还教你……

    五味一听眉开眼笑点头如捣蒜:好好好,一言为定。

    你可把东西藏好了,别让师兄们好奇拿去玩了,等回头要用上的时候却拿不出来。尉迟飞凤挤眉弄眼暗示你懂的。

    五味直点头:当然当然。

    而后特别得瑟的横了那些故作镇定,却实际竖着耳朵偷听的师弟们,包括百里瞳:都听到没听到没?这些东西,是弟妹慎重托付给我的!你们,包括你,统统不许动!谁敢动,我请谁菊花残满腚伤!

    一群人各种卖力鄙视他。

    该安排的都安排好了,廖晓生那边也收到命令便立即将随她出行的人马招来。

    卯时末,城门开,已经来不及休息了……

    千言万语在心,却最终,百里瞳只挤出一句:不论如何,你最重要。

    尉迟飞凤莞尔失笑:那是当然。

    百里瞳抿了抿唇,不再说话,伸手抱她上已经染成米白色的飓风后背,却又还没等她真正落上马背就忽然一收长臂,又将她卷回他怀里。

    只见眼花缭乱间,风在耳边掠过,再停下,已被他带到了马厩旁那间小屋后边,隔绝了所有送行人的视线。

    假如我说不要去,你会留下来吗?

    明知道答案,可埋首在她颈间时,他还是忍不住轻轻问,一双手更是紧紧抱着她,恨不得将她嵌进他身体里一样。

    不会!

    她一如既往的干脆果断,没有犹豫,也不是在意气用事,却冷静得让他气愤: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要犯我,绝不轻饶!

    抬手轻轻的拍了拍他: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而你,也不许有事。

    她这话,带着命令式的霸道,却比成千上百个喜欢你更让他心动……

    他从她颈间抬起头来,情深款款看着她的眼:说好的,上穷碧落下黄泉,不离不弃。

    不是百分之百确定的话,可

    不要乱追哦!她笑着轻咬上他的唇:不然,轮回路上真会错过。

    不知为何,听到她这话,他心一松便笑了,任她咬:你也要记住。

    这是必须的。

    此时,只不过是句笑言,可未来的某一天,却成了他执着下去的唯一信念……

    正月十八天刚亮,老王妃亲自下令,战王府暂时闭门谢客,每天除了例行给战王诊断开方的御医外,通通不许进。

    听到这个消息的尉迟静心,立马闹了起来:我要见九姐,我要见战王妃!

    可惜,来见她的人却只有尉迟昱。

    他劈头就是沉声:战王府出事了,九姐要照顾王爷,自顾不暇,你少惹事!

    对尉迟昱那天的粗暴,尉迟静心还是心有余悸的,一看到他过来就忍不住往床内侧缩,但,依然叫嚣:九姐答应帮我找人的,如今战王府却忽然闭门谢客……

    尉迟昱一听,脸色更难看了,忽然间特别厌烦这个嫡亲的同胞妹妹:所以?

    九姐好歹是战王妃,放个人进来的权力总该有吧?如果找到人的话,就把那个人带进……

    她理直气壮的语气,直接把忧心仲仲的尉迟昱惹毛了,不等她说完就一手刃劈过去。

    眼见尉迟静心两眼一翻晕过去,尉迟昱才猛然回过神来,恍惚发现,自己竟然无意间学会了九姐的暴力?

    正月十八傍晚,上官颖儿领着大队人马带了十几车礼物直奔战王府,可惜,被拒门外。

    其实还没进京,她便知道战王府的出事了,也知道战王府已经闭门谢客,但她还是直奔战王府,一是为表诚意,二则,她毕竟是尉迟飞凤名义上的母亲,不看僧面看佛面……

    她以为,老王妃就算为了颜面上好看,也不至于将她大队人马拒于门外,却没想到,人家根本不买账!

    甚至,她求见战王妃都被拒绝,理由是战王身体不适,战王妃需要随身照看,没有空。

    她千里迢迢赶来,进不去门就算了,那丫头竟连出个门口见她一面的时间都没有?

    上官颖儿不信。

    她认为,定是尉迟飞凤狐假虎威,趁机故意让自己难堪!

    越想脸色越难看,但夜色已不早,她总不能在大门口一直等到尉迟飞凤为止,可见不到人,她又怕尉迟飞凤心狠手辣,趁这个机会害了尉迟静心,更怕尉迟静心娇纵成性没轻重,脾气一上来就不管不顾,在这个时候胡闹……

    为了宝贝女儿,上官颖儿只能厚着脸皮豁出去,低声下气亲自恳求战王府门房传话,退而求其次,想见正住在府里的尉迟昱和尉迟静心。

    这个请求很快得到回应,却是尉迟昱直接抱着昏睡中的尉迟静心,和当日随他前来的尉迟府侍卫一

    起出来……

    送他们出来的,只是战王府的小管事,莫说老王妃胜王妃了,就是尉迟飞凤的影子也看不到!

    乍一看,就像是她的宝贝儿子女儿,被战王府赶出来一样……

    上官颖儿气得脸都青了,却还得挤出笑脸,命人打赏那位小管事和几次三番帮忙传话的门房。

    值得庆幸的是,这一来二去,夜幕已经降临,再加上元宵灯节还未结束,人群都往四大灯市挤了,倒是没什么人注意到这里。

    否则,更难看!

    然而……

    不论哪里,传播速度最快的,就是流言蛮语!

    只要有一个人看到了,就能一传十,十传百,猴子成大象……

    这些都是后话。

    眼下,尉迟昱一上马车就看到了上官颖儿难看的面色。

    无需多想,他便知道了个中原因,薄唇不禁动了动,企图要说点什么提醒一下,却最终又因为种种利害关系,什么都没说便靠窗坐下。

    看着儿子被赶出来还这么淡定,上官颖儿不禁怀疑,他和尉迟静心在战王府这几天是不是被尉迟飞凤苛待麻木了。

    越想越不舒服,不由冷哼:当战王妃还没几天呢,派头倒是越来越大了!

    尉迟昱皱了皱眉,原也不想出声,但一想到默默背负着尉迟府存亡,此刻又正快马加鞭在路上,还不知道会遇上什么危险的尉迟飞凤,都忍不住为她不平了:娘……以前我就很想问,八姐九姐,特别是从小就被养在外面的九姐,到底做错了什么竟如此惹您针对?

    上官颖儿惊愕不敢置信的看着他。

    夜渐深,老王妃不放心午后开始就因忧心劳累而病情加重的战王,睡前又特地去了一趟青山苑。

    许是上官琴尸骨未寒实在没心情,又许是午后已经跟来探过一次,反正这一次,表小姐们都没有再跟来。

    老王妃不动声色打量着此刻已经戴上人皮面具,正准备欠身退出去的秋霜,凭心而论,真的很惊讶。

    撇开精湛到以假乱真的易容术不说,就那举手投足的姿态,这孩子可真是把那孩子模仿得惟妙惟肖!

    非要说哪里不足,就是嗓子。

    那孩子的嗓子,天生天籁,独一无二难以模仿!

    不过,也不知道这孩子是怎么弄的,声音竟然沙哑得恰到好处,若不是老王妃事先知道眼前这个是假的,她就说她是累了,不舒服导致的,也会信。

    百里瞳靠在床头,看得清楚,眸光幽幽转暗,忽然开口叫住已经退到门口的秋霜:秋霜,把无盐姑姑和木吉木珂叫来。

    秋霜怔愣一瞬,应诺而去。

    老王妃奇怪看向百里瞳,却见他苍白的俊脸平静淡然,只是那微低的眼帘,总似盖着重重心事……

    瞳儿

    。

    老王妃怔怔出口,面色复杂。

    这孩子,是她在战场上怀上的,后来即将临盆的时候,又因为担心受伤的丈夫而不顾劝阻再次赶往战场,结果导致他不足月就降生在了尸山血海里……

    那时候,她很虚弱,但也知道,他出生之后一声没哭,以至于晕过去前,她甚至以为自己生的是个死婴!

    然而,他却奇迹的活了下来,只是羸弱得直到三岁离家前也未发出过任何声音,更甚至,没有睁开过眼……

    她很后悔。

    如果那时候没有鲁莽行事,他可以足月降生的话,或许是个非常健康的孩子!

    她比谁都更想要弥补他,疼爱他,却因为太过愧疚了,反而不知任何面对他,甚至不敢伸手去碰他,直到……

    老战王最终决定,将他托付给信任的朋友,为他四处寻找隐世神医!

    她不舍得,却也没有办法,因为当时她是战王妃,同时也是另外两个孩子的母亲,不可能为了他就撇下另外两个孩子以及丈夫。

    但她万万没想到……

    他离家没多久就遇袭了!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妈咪,他才是爹地〕〔大明之从孙子到皇〕〔星际绿化大师〕〔古龙绝技横行大明〕〔蜜糖甜妻:腹黑老〕〔快穿,男神大人乖〕〔两界布道〕〔编篡诸天〕〔苏茜茜小陈叔叔免〕〔隋唐大猛士〕〔农民工传记〕〔影后,你老公偏执〕〔灵明石猿〕〔特种兵之御兽龙皇〕〔我和末世有个交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