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暴武君〕〔你不是笔直笔直的〕〔这个明星来自地球〕〔乡村透视仙医〕〔道观养成系统〕〔婚然心动:总裁老〕〔超品修仙小农民〕〔至尊特工〕〔我的时空旅舍〕〔盛世娇宠之名门闺〕〔地球求生指南〕〔绝品透视高手〕〔乱世妖凰养成计〕〔明星萌妻有心机〕〔快穿控戏:冷漠女〕〔权门小老婆〕〔乡村小神农〕〔战神狂妃:邪帝,〕〔陋俗之婚闹〕〔魔教教主的退休生
天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爆宠神医妃 【184】放线钓鱼
    咦?

    尉迟飞凤还真不知道这一出,不禁惊愕的看着徐进玦。

    她那个短命娘,曾经有过收他做养子的打算?

    所谓的意外,是什么意外?

    不过不管是什么意外,似乎都很正常,毕竟富雅苑那老太太最是在乎血脉正统,所以才那么执着非要她那冰冻死尸爹继承尉迟府,又怎么能允许他们没生养自己嫡子前就先认养一个外来血统?

    当时的徐进玦,怕是吃了不少苦头,甚至危及性命……

    那么,他真的没问题吗?

    他,真的不曾一点恨过尉迟府?

    神思飞转,回过神来就见徐进玦一脸促狭的看她。

    他仰头喝了一口酒葫芦里的酒,才笑道:别把我当父亲一样敬重的人当成傻瓜好不好?

    当父亲一样敬重……

    是指那个冰冻死尸爹?

    虽说那个爹,确实不会随便把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不能信任的人,但……

    尉迟飞凤冷哼:喝的是酒,喷出来的却是酸气。

    徐进玦愣了下,再度喷笑,又喝了一口酒才看着她喃喃道:你啊,到底是像谁呢?

    尉迟飞凤耸肩摊手:抱歉啊,养在外面十四年,一不留神就长歪了。

    噗……

    徐进玦才入口的酒猛就喷进了火堆里。

    轰!

    燃烧中的火堆,应声炸开……

    一切发生得太快太忽然,盘腿坐在旁边戳火堆的尉迟飞凤因为姿势的关系,根本躲不及。

    眼看炸开的火就要喷上她脸,徐进玦竟先一步扑过来,用身体帮她挡住了喷扑而来的火焰。

    虽然那一炸是酒精引起的,只炸了一下便恢复了,但徐进玦身上的衣服还是被火点燃了。

    不等尉迟飞凤反应过来,他哇一声大叫就冲了出去,再回来已经蓬头垢面一身烧焦味,说不出的狼狈滑稽。

    他瞪着幸灾乐祸笑得花枝乱颤的尉迟飞凤,张了张嘴想要抱怨两句,却不知为何,最后竟什么都没说就坐回了火旁,掏出匕首很随意的割掉被烧焦的发尾。

    作为报答,我帮你呗。

    尉迟飞凤忍住笑,掏出自己削铁如泥的短刀靠过去。

    徐进玦却忌讳的侧仰躲避,一脸怀疑:你确定是帮我?不是要趁机杀我?

    尉迟飞凤一听乐了,小手却一落就非常用力的揪住他的发顶:乱动的话,我真不保证会不会有什么奇怪的意外。

    徐进玦痛得呲牙咧嘴:你绝对不像先夫人!

    却还是乖乖的坐着不动,就是不停的提醒:虽然我不是什么美男子,可也好歹五官端正能见人,你可别对我的头发乱来,还我回头都不能去百花啊嘶……你是想把我脑袋拧下来吗?

    放心放心,绝对给你一个帅裂

    苍穹的发型。

    身后诚意缺缺的敷衍,却让徐进玦嘴角几不可见的飞扬起来:当初皱得跟小猴子似的娃娃终于长大了,倒是出落得亭亭玉立,颇得先夫人真传,就是这性子……

    嗯?

    尉迟飞凤挑眉,还真有些意外:你见过小时候的我?

    小猴子一样皱?

    那应该是出生没几天的时候?

    笑话,那时候我可有份送你去江南。

    徐进玦嘴角勾得更高,语气却透着不满:你真以为,才出生没几天的你在那种情况下,只靠一个妈妈照顾就活得下来?

    那种情况?

    是指老太太有心让她自然夭折吗?

    尉迟飞凤抿了抿唇:你,这算是在变相挑拨我跟祖母的关系?

    啧,我分明是让你对我感恩戴德一点!徐进玦没好气说着,忽然发现落在地的断发不太对劲:喂喂,割那么长你故意的吧?这好长一截明明都没有烧焦啊!

    尉迟飞凤咧嘴:放心吧,我对你感恩戴德得要死,保证绝对让你帅裂苍穹,到哪都能惹人回头望。

    说着挥下最后一刀:好了。

    为什么我有种不祥的感觉……

    徐进玦嘟囔着抬手摸向头顶,下瞬,整个人都石化了。

    正是夜深人静好眠时,一声刺客的惊呼,划破战王府的宁静。

    很快,侍卫的身影飞快涌动,四处搜索,连后院那些猫啊狗啊各种大小动物都也窜出来凑热闹,彼伏的吠个不停,一时间热闹非凡。

    几道黑影悄然从青山苑掠出……

    戒备这么森严都能进来,功夫不错。

    然而还是被发现了!

    要活的还是死的?

    这声一出,众人纷纷瞥向同一个方向。

    那里长袍翻滚,隽秀的容颜淡漠如水:不抓。

    这是打算放回去,然后顺藤摸瓜?

    了解。

    数抹人影声落散开,亢奋着往了不同的方向,都期待着自己能碰到对方。

    前后不过一盏茶的功夫,整个战王府便灯火通明了,到处都是侍卫掠动的身影,不过已经检查过的静心园,恢复了宁静。

    没事了,都回去睡吧。

    胜王妃摆摆手,示意被惊醒的妈妈丫鬟们都回房休息。

    回房间重新上床后,她又将四个贴身武婢都撤了:你们也回去歇着。

    四人应声熄灯,最后离开的雪雁还顺手带上了门。

    然而……

    本应只剩胜王妃一人的屋里,却在门关上之后多了一道挺拔修长的身影,而且,无比熟悉的抹黑来到胜王妃床前,自然而熟练的撩开床幔……

    天亮了,依然没有找到刺客。

    老王妃觉得对方估计已经跑掉了,再搜也没意义,干

    脆下令侍卫们轮班休息,加强戒备即可,尤其千禧园。

    百里瞳刚刚吃过早饭,八师兄封行就先回来了,手里还拎着一大包外面买回来的煎饼肉包子,坐下就大口吃起来:你要不要?

    百里瞳摇摇头,对昆影道:把其他师兄都叫回来吧。

    昆影颔首离去。

    封行接过百里瞳递来的茶喝下才道:老九啊,你多久没去看你二哥了?

    百里瞳看了看他:你这么一提,还真有些日子没去了,不过,还是等凤儿回来再去。忽又一笑:不得不说,我娶了个不得了的女人。

    封行超级无敌鄙视某王随时随地撒狗粮,然后理所当然把空茶杯放百里瞳面前,等他给自己续了茶之后才取:我祝你未来的日子无限堪忧!

    某王昂首挺胸一脸臭屁:我乐意。

    京城西南,尉迟府别院。

    从早上开始的摔东西的声音,这时候总算因为尉迟静心累得动不了而停下来。

    当然,屋里的东西也被她摔了又摔,早摔光了,此时一地稀碎,狼藉不堪。

    屋外围了一圈人,但谁也不敢这个时候进去触霉头,只能在外边瞪着眼睛,死死盯着这位小祖宗,以防她不小心就被自己摔碎的东西绊倒或者划伤。

    过了约莫一盏茶的功夫,上官颖儿慢悠悠出现。

    她微摆手,撤了屋外那一圈围观的妈妈和丫鬟,这才踱步进屋。

    看着满地狼藉,她皱了皱眉,小心避开,来到仰着泪脸望她的尉迟静心面前,扬手……

    啪!

    清脆响亮的巴掌声,连守在房外的左妈妈都吓得一激灵,骤然回头往里望,就见尉迟静心捂着半边脸,不敢置信的歪倒在地上。

    她头晕眼花,好不容易回过神来,就听到上官颖儿冷冷道:绝食,自残,摔东西……你也就这点儿能耐了,却还妄想着跟尉迟飞凤抢男人,呵呵,你是打算笑死谁?

    我好不容易住进王府,您为什……

    尉迟静心不服气的抬起头来,却被上官颖儿那张阴霾狰狞的脸吓了一跳,不自觉瑟瑟往后缩:母亲……

    母亲这是怎么了?

    明明之前不管她怎么闹,母亲就算生气,却也没有露出过这样狰狞恐怖的表情来……

    这就怕了?

    上官颖儿居高临下,冷冷看着她:莫说谋了,就连勇气都没有!还拿什么去跟尉迟飞凤争?你以为堂堂战王府就她一个女人?

    尉迟静心怔怔看了上官颖儿好一会儿,才猛然明白了什么似的,跪着爬过去抱住她的腿,又哭又笑:娘,我就知道您最疼我了,我就知道……

    屋外左妈妈暗暗叹气,心情忽然比那不见蓝的天还要阴郁。

    此时,长乐宫的公公

    ,也不例外的被拦在了战王府外。

    虽然人没能进门,但皇后召见战王妃的口谕,还是通过门房带进了青山苑。

    说好听了是聊聊人生,顺便安慰两句,可说难听点,就是打听之余兼顾套交情。

    半空细绳上,唐京懒懒的抠了抠耳朵:毕竟运气好一点的话,说不定能通过备受恩宠的战王妃给她儿子弄点兵权什么的。

    哈哈,以前我就觉得,四师兄你不入仕太可惜。

    唐京撇嘴:算了吧,伴君如伴虎,脑袋什么时候搬家都不知道。

    就是,现在多逍遥,尤其周家那几位,都恨不得把你请回去当祖宗供起来。

    祖宗?呵呵呵,只怕进门就成狗了,还是只吃屎那种!

    二师兄,你是不是讨打?

    去去去,要打去外边打去,这里还要说正事。五师兄叶青看向靠着床头翻书的某王,硬生生将歪掉的楼又掰回来:府里有你打掩护,秋霜那丫头倒是撑得住,可进宫就不一样了……

    百里瞳啪一声合上书,说道:有人来了。

    声落,便有脚步声近来。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丹武大帝〕〔从骑士开始进化〕〔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反派王爷想整我〕〔极品老木匠〕〔冷兵时代〕〔重生之剑神〕〔豪门大佬求放过[穿〕〔伏命葬世〕〔佛系反骨(快穿)〕〔沧海神记〕〔穿越之爱如尘沙〕〔[综英美]纽约今天〕〔重生八零腹黑娇妻〕〔抗战:少年大军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