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你不是笔直笔直的〕〔这个明星来自地球〕〔乡村透视仙医〕〔道观养成系统〕〔婚然心动:总裁老〕〔超品修仙小农民〕〔至尊特工〕〔我的时空旅舍〕〔盛世娇宠之名门闺〕〔地球求生指南〕〔绝品透视高手〕〔乱世妖凰养成计〕〔明星萌妻有心机〕〔快穿控戏:冷漠女〕〔权门小老婆〕〔乡村小神农〕〔战神狂妃:邪帝,〕〔陋俗之婚闹〕〔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暖婚似火:老公,
天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爆宠神医妃 【187】扒光
    上官战脾气本就火爆,怒极之下口不择言已是常事,再加上他生在将门长在军营,处的多都是糙汉子,说话根本没那么多忌讳,如今又突兀丧女……

    脾气上来就忘了尉迟飞凤是个女子,是战王妃,冲动之下直接动手也不算太奇怪,但,眼睁睁看着他诸多无礼的上官雄却只是皱了皱眉,完全没有出声阻拦的意思!

    尉迟飞凤暗暗冷笑,估摸着上官雄对她也是诸多怀疑的,但碍于身份,不好明说,于是干脆借用上官战的脾气造势,就算结果真是冤枉了她,也能就此推脱,更能先给个下马威,让百里瞳那边不得不更加慎重上官琴的死,甚至……

    以此换取更大的好处!

    这么做倒也不能说他们疼爱上官琴的心意有假,而是,人反正已经死了,再怎么也活不过来了,不如贡献最后的价值,为活着的人制造更好的生存条件!

    什……

    被尉迟飞凤那么一说,上官战更恼羞成怒,再加上上官雄竟然有些放纵的意思,胆子瞬间就更肥了。

    他沉声一喝就追了上来,伸手就又是一抓:你说不是心虚就不是心虚了?给我把话说清楚!

    既然文明那套在四堂舅这儿不受用,那我就只好稍微暴力一点了。

    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旁边老的还自作聪明打算袖手旁观到底,尉迟飞凤也是来了火气。

    她眸光微寒足下一点,娇小的身子立即如燕般轻巧掠起,再落下,竟就精准踩住了扑过来的上官战两便肩头。

    双手环胸,居高临下,她冷冷看着始终袖手旁观打着算盘的上官雄,身形不动,却有一股股磅礴的力量从她双腿往上官雄肩头碾压……

    一时间,上官战不但当众受着女子胯下之辱,还被那陡然倾轧下来的磅礴力道碾得几乎立即跪下地去!

    不过,他毕竟出身将门自小习武,又先天生得魁梧粗壮,身形纤细又错过习武最佳年龄的尉迟飞凤,现在也不过是半桶水的高手而已,还真是没法一下就将他碾到地上去,但她胜在时机抓得精准,平日也勤足够奋,内力也算精纯颇有资本,如此一波一波接连抨击,短时间内完全可有做到不给上官战丝毫扳回局面的机会,倒硬是压弯了他的膝盖……

    虽不至于跪下去,可也站不直起来!

    这突兀的巨变,也是把上官雄吓得不轻,鬼使神差的抬起头来,就猝不及防的对上了尉迟飞凤那双冰冷的眼眸……

    那双眼,眼帘微低,柔光不再,只剩下让人毛骨悚然的森冷,就像被封印的饮血魔刃忽然破开桎梏重见天日,迫切渴望鲜血去抚慰狂躁!

    上官雄生在将门,连同百里瞳在内一共侍奉了三代战王,更是跟着前两代战王征战杀敌半生,

    见过残暴凶戾,见惯尸山血海,自问心理承受力过人,没有什么能真的吓到他,但……

    此时此刻的尉迟飞凤,却给他一种直面死神的恐慌感,生不出一丝忤逆的心思!

    然而,就在他意图补救的时候,身后的亲兵队里,毫无征兆的忽然疾射出数支利箭,而且支支都奔着尉迟飞凤的要害去!

    上官雄大惊变色,倒也反应迅速,探手就抓住了两支。

    可惜,奔着尉迟飞凤去的利箭何止两支!

    眼见剩下八箭越过他就直奔正与上官战僵持的尉迟飞凤去,追也来不及,上官雄还是狠狠咬牙,拔腿去追,却见忽然人影掠动,刚刚还远在几十米外马背上的那六人竟到了眼前……

    只其中一人挥挥手,奔向尉迟飞凤的箭便全被打掉了,而剩下那五人则停都没停,一掠就直接扑进亲兵队里。

    打掉箭的徐进玦则落到上官雄面前,抬脚抵住他腹部挡下他的冲势,而后才不咸不淡的抱拳道:上官大人,失礼了。

    上官雄又不傻,哪里看不出来,徐进玦是故意拿脚化解他冲击带来的惯性,原因嘛,必定是因为他父子二人对尉迟飞凤的不敬态度,同时也在表明一种态——你们以为可以随意搓圆搓扁的小丫头,在尉迟府却是不容羞辱或质疑的至高存在!

    这时,亲兵队里一片慌乱,跟着,七八个亲兵被那扑进去的五人丢垃圾一样丢出来。

    伴着他们咚咚的落地声,还有一道跪陷地的巨响!

    上官雄惊愕望去,便见面色铁青的上官战终于承受不住的跪到了地上去,而他膝下的地面,甚至深陷成坑!

    尉迟飞凤却依旧维持着那个双手环胸的姿势,笔直凛然,面无表情的跨站在上官战的肩头上,如视蝼蚁般瞥了眼那些被丢出来的亲兵,淡淡开口:

    现在,可以好好听我说话了吗?

    上官战开口之前,上官雄赶紧抱拳欠身,恭敬道:请战王妃示下。

    一家人,三舅公不必如此客气。

    尉迟飞凤勾唇一笑,瞬间什么森冷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又恢复回了那副人人可欺的柔弱模样,却抬脚猛落,硬生生将上官战那已到嘴边的话踩成闷哼。

    她若无其事的边碾上官战,边与上官雄说道:天色不早,附近又恰好有个山洞,不如我们就去那里把话说个清楚再顺便休息一晚,三舅公觉得如何?

    上官雄瞥了眼痛得呲牙咧嘴根本说不出话来的上官战,抱拳欠身:末将听令。

    徐进玦的薄唇这才勾起,而后态度恭敬的微微弯腰却举高手,将尉迟飞凤从上官战肩头上扶下来。

    实际上,尉迟飞凤此时已经腿软到不行,若不是徐进玦适时扶她一把,保不准要来个下地趔趄,

    甚至摔个狗吃屎,到时候攒了半天的威风瞬间泄光,哪能像现在这样落地优雅。

    也正是有了徐进玦的掩护,她两条腿得到了片刻的缓冲,如此落地负手就又能继续故作高深了。

    她慢条斯理走向那几个被点穴后丢出来的亲兵,却几不可闻的对身后跟上来的徐进玦低声道:谢啦。

    徐进玦本来是想说不客气的,但一想她都这样了还要继续装逼,又忍不住喷笑出声来。

    笑声虽低,但尉迟飞凤还是听得清楚,心头那点感激瞬间荡然无存,可如今众目睽睽之下她又装逼进行中,也不好回头跟他算账,又恰好已经走到那几个亲兵跟前……

    就干脆拿他们泄愤,冷冷便道:扒光他们。

    这令一下,瞬间连徐进玦都惊木了,其他人更是不用说的,几百张脸清一色的瞠目结舌,包括那几个待会儿被剥的!

    徐进玦最先反应过来,微微弯身凑近,压低声音:真要扒光?

    不会吧?

    开玩笑的吧?

    当初的小猴子长大以后是这么凶猛的吗?

    尉迟飞凤淡淡道:必须要确认他们身上有没有贴身藏着什么危险物品!

    徐进玦恍然大悟,抬手一挥,那随行而来的五人便靠了过来。

    自己的亲兵队里竟然混进刺客,上官雄细思极恐,慌忙拉上不甘不愿的上官战一起过来告罪:末将识人不清,御下不严,竟让这些贼子混进亲兵队中,险些伤到战王妃,还请战王妃……

    尉迟飞凤托住两人,没让他们再跪下去:有心算计,自有手段,倒也不能怪您,但我毕竟是战王妃,如今更是代表战王,所以就算我肯不计较,有些人也未必肯……

    忽然微扬脸,看向额角青筋已经暴跳的上官战,似笑非笑:要不,我就以此来换四堂舅配合表妹一事,如何?

    这世上总有一些人骨头特别硬,就算打到他残废,他也不一定会低头,这上官战脾气火爆,有啥不爽当场发作,明显的勇多谋少最容易被人利用,却似乎就是那种硬骨头,不然也不至于被她踩跪到地上了,却还一脸不服的瞪她……

    可惜,只要是人就一定会有弱点,而亲情,家族,都是不错的筹码!

    上官家族在百里军中的确举足轻重,再加上老王妃,更是某种程度的远超其他家族,但百里军百万之众,总共八大元帅十大将军,而这十八人里,上官家只占了一帅一将两个名额而已……

    谁敢保证,其他七帅九将不想增加自己的人马和军饷,扩展势力?

    老王妃再怎么公平,上官家也是她的娘家,她公正分配也难保下面的人不会自作主张,偷偷多给上官家一点好处,其他人就真的不会眼红?

    她相信,

    人都是自私的,在利益面前,大多数人还是会将自己以外的人,视作敌人!

    你……

    上官战再怎么也好歹是个将军,不可能一点脑子都没有,又岂会听不出来,尉迟飞凤这是在变相的威胁他,当场气个半死,却又偏偏还有点理智和头脑在,知道不能乱呛乱接话。

    尉迟飞凤笑了。

    而,上官战都听得出来,上官雄又岂会听不出来?

    虽说他惊愕于尉迟飞凤敢这么堂而皇之的威胁,但一想刚才那个森冷嗜血的眼神,又顿时觉得理所当然,更敢说就敢做……

    战王妃……

    生怕上官战气头上说错话,拖累整个家族,上官雄赶紧出声,却被尉迟飞凤打断:三舅公,您是个明白人,应该知道我为什么非要跟四堂舅约定不可。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丹武大帝〕〔从骑士开始进化〕〔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反派王爷想整我〕〔极品老木匠〕〔冷兵时代〕〔重生之剑神〕〔豪门大佬求放过[穿〕〔伏命葬世〕〔佛系反骨(快穿)〕〔沧海神记〕〔穿越之爱如尘沙〕〔[综英美]纽约今天〕〔重生八零腹黑娇妻〕〔抗战:少年大军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