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金牌经纪人攻略〕〔一掷成妃〕〔许沐恩秦桦〕〔漫漫婚途:总裁爹〕〔重生七零有宝妻〕〔重生兵奶爸叶凡〕〔狂医归来〕〔冲喜医娘〕〔绝世仙尊在都市〕〔第一战妃:王爷清〕〔随身带着个葫芦娃〕〔无限气运主宰〕〔长路难行〕〔都市之极品灯神〕〔龙抬头〕〔特种兵之融合万物〕〔重生之阵法大宗师〕〔总裁宠妻进行时〕〔神医仙婿〕〔萌妻乖乖:总裁老
天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爆宠神医妃 【189】嗜血妖刀
    刘丞相不蠢,哪能到这时候还不明白,尉迟飞凤秘密出府的线索,从一开始就是故意泄露给他们的。

    又气又悔,恨自己太过自负,连累本就势弱的唐帝一夜之间损失几百号人还不能发作,正情绪低落不知如何面对此刻龙椅上的人,就听脚步匆匆,没一会儿外边就气喘吁吁报道:皇上,刘相家里出事了。

    犹如平地一声雷,刘丞相面色骤变,第一反应就是百里瞳反击了,但很快就又镇定了下来。

    不管是不是百里瞳报复,事都已经出了,再着急也没用,失去冷静反而更容易陷入对方的套里无法自拔!

    他转头看向龙椅中的唐帝,却还没开口,就见他道:进来仔细说。

    末了,竟然还给他一个安抚的眼神。

    面容冷峻的刘丞相,顿时眸光一荡,因为感动而柔软了面部线条。

    这时门开,一个公公小步匆匆而入,但礼到一半就被唐帝打断了:直接说。

    那公公也是个机灵,一听便知道唐帝眼下心情,应声便道:具体怎么回事,奴才也不是很清楚,只听丞相府的下人说,丞相府前院正屋忽然……小心翼翼瞥了刘丞相一眼,才怯怯继续道:一声巨响,就……就塌了……

    刘丞相面色顿变,眸光阴沉:果然!果然!

    不等蹙眉的唐帝出声问,他扭头就往外走,到了门口才猛然想起自己现在是在御书房里,旁边还有个公公,但也急着回去进一步确认某些事而没回头:皇上恕罪,臣家中突发急事,先行告退。

    说走就走,头也不回!

    那公公都惊呆了。

    他跟在皇上身边当差也有些年头,哪时见过这位才华横溢的冷面丞相如此失礼……

    让人跟去看看。

    唐帝透着寒气的沉声,吓了小公公一跳,慌忙应声退下。

    战王府。

    听闻上官雄父子到了,才离开青云居的胜王妃就又折了回去,陪同老王妃和几位表小姐一起,带已经领进门的父子二人去千禧园。

    尚在正月,厚雪未化,天气严寒再加上防腐变的干花,便是已经几天过去,上官琴的尸身也没有丝毫变化,仿佛她只是睡着了而已,下一刻就会醒来。

    虽然路上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可上官战看到自己当心肝一样宠着的女儿如今已成冰冷尸体,还是控制不住的悲痛欲绝,愤怒之色纵横在脸上。

    不过,他没有发飙,因为半路上已经跟尉迟飞凤约定好了。

    女儿已死,他在如何也已经换不回她,反倒是没控制好情绪被人利用的话,还会拖累整个上官家陪葬……

    上官雄见他到底还是算忍住了,暗暗松口气,老王妃和胜王妃却是惊愕不已。

    上官战的脾气,她们比

    谁都清楚!

    说实话,她们早就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却不想,他一脸悲痛愤怒,却竟然没有发作出来……

    胜王妃暗暗凝眉,不自觉握紧袖子里的手,老王妃则轻叹一声,说道:好好的人儿说没了就没了,我也很难过,但事已至此,却也只能尽快查清真相,若真是什么歹人所为,不论对方是谁,战王府必定严惩不贷,还琴儿一个公道。

    上官雄固然悲痛,可也知道什么叫功高盖主,更清楚战王府接连出事,血脉都随时会断绝,绝不正常,可他们当初却还是猪油蒙心,把上官琴姐妹几个硬塞进来……

    说到底,是他们动机不纯在先,如今上官琴出事,仔细起来还真怪不得人家战王府没帮他们看顾好,毕竟百里胜都死了,百里瞳也同样着了黑手!

    叹气,他道:战王府多事之秋,战王自顾不暇,琴儿……也是她的命,你们也无需太过自责。

    老王妃看了看上官战,又看了看上官琴的尸身:唉,我们还是换个地方说话吧。

    上官战却站着没动,一双眼睛紧紧盯着女儿的尸身,五官粗犷的脸庞因为紧紧咬牙而显得铁青狰狞,很是吓人。

    上官雄拍拍上官战,提醒他一定要忍住:走吧,有些话不适合在琴儿面前说。

    上官战生硬的扭头看了上官雄一眼,沉沉闭上眼:我知道了。

    说罢转头,不待众人反应过来,大步率先往外走。

    上官雄叹气:老王妃见谅。

    老王妃点头道:三叔,一家人不必如此,我都明白的。

    但她不明白,尉迟飞凤到底是怎么压住上官战这头蛮牛的暴脾气的?

    尉迟飞凤秘密出府的事情,连胜王妃都不知道,所以老王妃这时候也不好问,倒是,上官雄父子都到了,却不见那对小夫妻,却是有些失礼的:已经派人去请战王和战王妃,差不多也该过来了,我们先去青云居喝杯茶。

    如此移至青云居,又等了有一会儿,却竟然还是不见百里瞳和尉迟飞凤,老王妃不禁蹙眉,又差了人去喊。

    弟妹前两天磕破了头,昨天儿媳去看她的时候还是昏昏沉沉的,三弟也……便是过来,怕是没那么快,要不,儿媳过去看看?

    老王妃想了想,点头:也好。

    待胜王妃离去,几位表小姐又暂时退走,老王妃才终于忍不住好奇,疑惑的问起上官雄父子来。

    老王妃知不知道,尉迟擎天定的继承人,就是战王妃?

    老王妃怔了怔,总觉得自己好像听错了什么。

    您没有听错。已经接受自己所见所闻的上官雄,此刻反而镇定了许多:这话是尉迟府的人说的,应该不会有错。

    可是根本没

    有消息传出……

    老王妃话到一半乍止。

    消息没放出来,却不代表尉迟擎天不是这么选择,更何况,这儿媳妇虽是她那小儿子自己选的,可从始至终他若自己不承认,谁能看得出来?若上边那位没抱着除去战王府的心思,又怎能如此顺利成事?

    尉迟擎天能把尉迟府经营成一个偌大的商业帝国,心思手段何等超群,又岂会看不通透这些弯弯道道?

    撇开他为什么放弃嫡长子而定嫡次女为继承人不说,就说纯粹只是为了保护这个继承人,他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将风声放出来!

    尉迟府那嫡长子,前段时间我见过了,虽然确还有不足之处,可毕竟还小,若有人在身边点拨提拔,假以时日也非池中之物,可尉迟擎天却竟然直接放弃了他……

    老王妃看着上官雄:尉迟擎天这是真的疯魔了,还是,我那小儿媳妇的确比她那弟弟更有能力胜任?

    虽然那夜见过尉迟飞凤后,她心中已经有了答案,但还是忍不住想要看看上官雄的意思。

    毕竟……

    尉迟飞凤的年纪,还是太小了些,又是女子,再怎么培养,有些东西还是先天会比男儿差一些的,后天虽然可以弥补,却是太难太难了!

    上官战抿唇不语,由始至终保持那个姿势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安静得反倒让老王妃都很不习惯,一再惊讶的频频向他侧目,而上官雄则若有所思的喝了一口茶后,才慎重反问:老王妃可知道,战王妃这一趟是带着兵符出城的?

    咦?老王妃惊出声:什么?!

    反应很明显,她并不知道!

    一直没出声的上官战这会儿都忍不住开了口,面色微妙:战王兵符乃是奇玉所造,晶莹剔透暗纹交错,是初代战王偶然所得,又耗费整整三年时间才亲自将其打磨成令箭形状,刻上百里二字,已经伴随历代战王历经无数战役,几十年几代人的鲜血,早已随着暗纹浸入玉中,使其内部暗纹自然形成一条暗红色的狰狞蛟龙,绝对无法仿造……战王妃手中的兵符,我亲眼所见,确是真品无疑!

    老王妃拧紧了眉头。

    正如上官战所言,战王府的兵符是极其特殊的,见符如见战王本人,手掌此符者,可代表战王本人任意调动支配百万大军,是何等重要的东西,可瞳儿却竟然……

    他就当真不怕,她拿了兵符挥军作乱,毁战王府于一夕之间?

    上官雄看着老王妃的面色,心中有数,又问:那么,老王妃可见过战王妃的真面目?

    真面目?

    老王妃又是一愣,所谓的真面目是指什么?那晚她见到的?可……不是说那只是一半吗?完全不藏的话……

    神色一凝,她看着

    上官雄问:难道三叔见了?

    何止见了。

    上官雄如今回忆起那个眼神,依然觉得毛骨悚然。

    老王妃蹙眉看得仔细,心咯噔就是一跳,刚想问,上官雄就开口了:我至今,已经侍奉了三代战王,什么大风大浪都经历了,可说得上是阅人无数,却也还是头一次见到这样的人……如果非要用什么来形容的话,我当时就感觉,她是一柄自己将自己尘封起来的嗜血妖刀!

    !

    老王妃不敢置信的瞪大眼。

    上官战昨天并没有看到那个眼神,因此,对上官雄的形容也惊得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蹙眉道:虽然我也不得不承认,这位战王妃的确……与众不同,但,爹,您这形容会不会太抬她了?

    对他而言,那终究只是个未满十六的孩子而已,能力再强阅历不足,有些东西也是无法弥补的,又怎配得上这诡异可怕的形容?

    不,我没有抬她!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妈咪,他才是爹地〕〔大明之从孙子到皇〕〔星际绿化大师〕〔古龙绝技横行大明〕〔快穿,男神大人乖〕〔农民工传记〕〔三国之九原虓虎〕〔隐仙〕〔灵明石猿〕〔我和末世有个交易〕〔蜜糖甜妻:腹黑老〕〔影后,你老公偏执〕〔两界布道〕〔神话之我有几亿个〕〔安之若素叶澜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