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小俏媳,超凶哒〕〔一胎三宝:人鱼老〕〔劫炼苍宇〕〔仙女姐姐带我飞〕〔盛宠之毒妃下手有〕〔毒后凰妃:妖孽废〕〔追爱之巨星专宠小〕〔我的毕加索先生〕〔水嫩娇妻:冷情老〕〔重生之最强魂武道〕〔收集末日〕〔许你一生宠你一世〕〔白狐之我的同桌〕〔帝少的神秘丑妻〕〔终极特种兵〕〔张子宇的逆袭人生〕〔都市绝品狂尊〕〔地球至尊奶爸〕〔公主嫁到:莫少,〕〔舌尖上的九零年代
天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爆宠神医妃 【193】忽然不适
    上官琴和上官莲放了沁香就转身了,并没有看到,后来还是发现上官香没跟上,上官琴回头去找她才看到的。

    都是一般年纪,上官香有心恶作剧,又被上官琴撞见,就干脆邀了她一起。

    两人假装肚子疼要上茅房,让了上官莲先回,等到四下无人的时候,就一起偷偷将那包东西打开了,发现里边除了几根年份不高的人参外,还夹着只精致的小瓷瓶。

    瓶里装的是好些豆子大小的药丸,味道怪怪的,两人不通医理,也闻不出个所以然来,就是见那沁香鬼鬼祟祟的怎么想都很可疑,就干脆偷拿了一粒出来,想着回头找个大夫问问是什么。

    她们以为,反正药丸那么多,少了一粒应该也不至于被发现,却没想到……

    上官香泪流满面,后怕得直发抖:后来香儿便真的肚子疼了,就让琴姐姐去找莲姐姐她们一起把东西送回静心园,可琴姐姐说没多大事,她一个人去就行,还把偷出来的那颗药丸给了香儿保管,说是免得她不小心被发现,结果我们还没机会找大夫看那药丸,而琴姐姐就……就……呜呜呜……

    此时在场的,除了老王妃便是上官家的长辈和上官天运,听后个个面色难看到几点。

    老王妃气得够呛: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早说?

    香儿不敢,香儿害怕……

    上官香不停摇头,瑟瑟发抖的缩成一团。

    老王妃,不是末将袒护女儿,而是……上官武沉着脸开口道:这事说不定直接牵扯上胜王妃,又有琴儿暴毙在前,这孩子吓都吓坏了,如何说得清楚,如何敢说?

    沁香是胜王妃的亲信武婢,谁敢担保上官香和上官琴一时贪玩好奇偷下的东西,是沁香的而不是胜王妃的?而胜王妃是老王妃亲自挑选的儿媳妇,一直深得老王妃宠爱且能力卓绝……

    唯一能证明上官香的上官琴已经死了,这时候她再贸然开口把自己也暴露出去,只怕事情还没说清楚,自己就又贴了进去!

    这里毕竟是战王府,而胜王妃原本也是战王妃,如今还掌着府中大小事宜,事情若真跟她有关,她为自保而让上官香永远闭嘴,是很容易的!

    老王妃心里清楚,顿时无言以对。

    三叔,在这儿您辈分最高,何况出事的琴儿还是您老人家的嫡亲孙女……上官武看向上官雄:您老倒是说句话啊,这事现在该怎么办?

    他辈分高是在上官家,而这里,是战王府!

    上官雄都怀疑,上官武是不是还不清楚状况,依然在欺战王年幼病重,对某些事还抱着不切实际的幻想……

    不过,战王的情况他也只是猜测,具体如何没法确实,倒真是不能说破,可上官武毕竟是他侄子

    ,当真不提醒一下,也说不过去,于是道:战王和战王妃还在外面呢。

    这跟……

    上官雄冷冷一横,硬生生打断上官武后边放肆的言语,对上官战道:请战王和战王妃请进来。

    上官战脾气火爆,很多时候行事鲁莽欠缺思考,却也并不是个没脑子的,何况昨天才在战王妃手里吃下大亏,今天又刚刚才被那病重快死,怎么看怎么人畜无害的战王瞬间制住……

    岂会大傻到什么都没意识到?

    起码他不会再像以前那样轻看了那对小夫妻了!

    应声便去。

    上官武父子惊愕不已。

    上官战什么脾气他们最清楚不过了,更何况现在上官琴尸骨未寒……

    上官天运眸光一闪,跟了上去:我也去。

    跑腿本就是小辈该做的,上官天运跟上去,倒也不算太突兀,而且,他也很想看看传说中的战王妃究竟什么鼻子什么眼。

    然而门开,其他人都在,唯独战王和战王妃不知所踪,一问才知,两人一伤一病,没站一会儿就累了,早就去了旁边的厅里坐着休息。

    上官天运礼貌开口:要不四叔先回去,天运去请?

    上官战瞥了他一眼,点点头,转身就回暖阁。

    看着上官战进了暖阁,上官莲立马蹭过去低声问:堂哥,香儿是不是醒了?我好像听到她的哭声。

    嗯。

    上官天运瞥了她一眼,既是警告又是提醒:该你知道的时候,自然会告诉你,不该你知道的时候,别多问。

    说罢,匆匆就去了厅那边。

    上官莲一听就不高兴了,论起来,她爹才是老王妃的嫡亲哥哥,百里军的十大将军之一,她跟老王妃的血缘可比他们浓厚多了,而上官天运这些却只是他们的同宗,血缘早就稀薄了,不过是为了家族的整体实力,凑数的亲戚,凭什么这么神气说教她?

    不过,她虽然一肚子不满,却也只敢在冷哼一声而已。

    厅门开着,但昆影和木吉木珂却候在门外。

    不管三人为什么侯在厅外,都让上官天运无法直接进门,还要客客气气的先与三人说:香儿已经醒了,长辈们请战王和战王妃过去一趟,麻烦帮忙通报一声。

    表少爷稍等。

    昆影客气有礼的回了一句,便转头对厅里把话又重复了遍。

    嗯。

    厅里,百里瞳应声却没动,甚至脑袋还枕在怀里的小王妃肩上,还低声抱怨:刚才没让他见着,现在竟然特地跑过来看……我要不要揍他一顿?

    尉迟飞凤无语。

    别不信,要知道当初我可就是这么看上你的。百里瞳不满的瞪她:你好歹也对自己的魅力有点自觉好不好?

    所以

    呢?尉迟飞凤好笑又好气:所谓的自觉是怎么个自觉法?闭嘴当哑巴?还是躲在屋里不出门?

    百里瞳竟然点头:这主意不错。

    尉迟飞凤直接赏他个大白眼,起身,却被他拉了回去,跟着后脑便被大手控住,而后颈间一阵刺痛……

    她简直不敢置信,他却霸王警告:待会儿一眼都不许看他!

    你属狗吗?动不动就咬人?

    尉迟飞凤捂住颈侧发疼的部位,恨不得把他那一口白牙一颗颗的掰下来:我就是看,你能把我怎么样?

    昆影。

    百里瞳扬声落下时,也起身将一脸懵逼的她放下了地,而昆影,也从外面窜了进来。

    这时,他才弯腰凑近她耳边,轻轻吹气说道:你看了,我再告诉你。

    想起这货一张纯净脸一肚子腹黑水,尉迟飞凤不自觉打了个寒颤,可脸却很不争气的烧了起来。

    夫妻间不实际上破坏的惩罚,不外乎就是那种……

    这下好了!

    不看,他事后肯定会说,她除了他就看不上别的男人……

    看了,他又肯定会说,她是因为太喜欢他惩罚了才故意看别的男人的……

    左右横竖怎么着,都不对!

    而那罪魁祸首却心情极好的跟昆影说道:王妃说过,我是天才,以前我还以为她是在嘲讽我,现在才发现,她明明是先见之明,眼光毒辣!

    昆影默默的开启选择性屏蔽功能。

    门外,上官天运等到满腹疑惑,才终于等到战王大人慢悠悠的被昆影搀扶出来,而身材娇小的战王妃,华丽丽的又被他们挡住了。

    表哥,一起走吧。

    百里瞳诚意邀请,上官天运也不好拒绝,还上前就接过昆影的差事。

    不过,趁这空隙,他终于如愿的看到了战王妃的真面目……

    小脸苍白,脑袋上还缠了几圈白纱布,却半点掩盖不住她五官的柔美精致,再加上三千青丝自然散在肩背,更让她的脸看起来很小,身板也纤细得似乎不盈一握,让人忍不住想要去怜惜。

    表哥在看什么?

    百里瞳的轻声,强行拉回上官天运不小心迷失的魂,转眸便见百里瞳面带微笑的看着他,那张不染纤尘的脸,怎么看着怎么无害,却……

    前不久,险些因为战王妃而将尉迟府给踏平了!

    就算对方的确平庸,手中也握有让无数人忌惮的权势,上官天运自然不敢与他直杠,如今又冷不丁的被他逮个正着,顿时有些心虚的直摇头:没什么。

    哦。

    百里瞳似乎信了,随口又问了上官香的情况,几句话就将话题带开。

    很快,暖阁到了。

    表兄弟二人直接进了暖阁,尉迟飞凤也正要跟上,

    却就听到身后有人急声叫她:战王妃稍等。。

    一时间不止是她,就连候在院子中的几位表小姐和妈妈丫鬟们,全都顺声转头,便见胜王妃的亲信雪雁匆匆走来。

    她来到木吉身边,在木吉耳边低语了两句,又木吉将话传给尉迟飞凤:胜王妃月事来了,请王妃跟老王妃说一声。

    葵水来了?

    真是个不错的借口!

    这样一来,她就可以理直气壮,接连几天内都不出静心园一步,甚至要毁了某些一直下不定决心毁掉的东西,也能一鼓作气通过这次,神不知鬼不觉……

    哼!

    我明白了。

    尉迟飞凤不动声色点点头:回去让二嫂安心休息,你们也仔细照看着。

    雪雁倒是沉得住气,应诺便不紧不慢的离去。

    尉迟飞凤也懒得看她背影,转头就进了暖阁。

    老王妃也听到雪雁叫住尉迟飞凤了:怎么了?

    雪雁说二嫂有些不舒服,这几天都不能过来了。尉迟飞凤说着便去了百里瞳面前,轻声说道:王爷,您该吃药了,您看是让人送到这边来,还是回去喝?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丹武大帝〕〔从骑士开始进化〕〔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极品老木匠〕〔重生之剑神〕〔豪门大佬求放过[穿〕〔反派王爷想整我〕〔伏命葬世〕〔佛系反骨(快穿)〕〔穿越之爱如尘沙〕〔[综英美]纽约今天〕〔冷兵时代〕〔陛下息怒〕〔豪门重生:全能强〕〔都市之我就是神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