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兵王归来〕〔终极至尊兵王〕〔修仙强者重回都市〕〔绿茵王牌少帅〕〔玩转电竞:大神萌〕〔间谍的战争〕〔古董除岁师〕〔二次元之真理之门〕〔斗武乾坤〕〔斗破苍穹之水君〕〔正牌亡灵法师〕〔英雄无敌大宗师〕〔快穿之机不可失〕〔时空飞盘〕〔暗月纪〕〔暗色之夜〕〔瓦罗兰传说〕〔甜系小青梅:傲娇〕〔生生不灭〕〔我能偷取万界天赋
天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爆宠神医妃 【199】我比较怕死
    边上的灵巧吓慌了神,情急之下竟没想太多就撞了过来。

    木吉木珂本就站在尉迟飞凤身后,又早有提防,眼见灵巧要撞上尉迟飞凤,手疾眼快一把就将毫无防备的尉迟飞凤带离了床边,护住身后。

    两人还齐声大喝:放肆!你想做什么?

    雪雁暗恨灵巧不争气,却还是想要出声给她解释,却听尉迟飞凤好笑摆手:应该是照顾二嫂累了,一时没站稳,你们太大惊小怪了……

    雪雁三人惊愕的看着她,尤其情急之下无礼的灵巧。

    这么大声,吵了二嫂怎么办?尉迟飞凤尴尬对雪雁三人道:你们好好照顾二嫂,三舅公和四舅还在府里,我就先回去了。

    战……

    雪雁才出一声,屋外就传来了匆匆的脚步声,似乎还不止一个人。

    一怔之后,雪雁三人面色骤变,不由自主就看向了转身欲走的尉迟飞凤,却见她正小心翼翼的敛着神色,偷瞥床上的胜王妃……

    糟糕!

    雪雁脑子嗡一下,警铃大响,呼吸都险些窒住,怀疑尉迟飞凤真会医术,发现了胜王妃怀孕的秘密。

    尉迟飞凤也似乎发现了她正注意着她,顿时有些慌色的别开脸,匆匆往外走。

    不能让她走!

    绝对不能!

    雪雁内心如此咆哮催促间,匆匆的脚步声也到了屋外,根本不让人有一点点反应的机会,咿呀一声就直接推开了……

    乍见屋里被吓一跳的尉迟飞凤,气喘吁吁的沁香更加惶恐:战,战王妃!

    是沁香呀,这风风火火的是去了哪?

    尉迟飞凤看清是她,松口气的笑着打招呼,跟着眸光一抬,就看到沁香身后的人……

    个头很高,一身猛虎营玄色戎装穿在身上,更显挺拔,虽然低眉敛眸一副恭敬模样,但尉迟飞凤还是看得出来,刻意抹灰了脸也掩不住他五官的潇洒清俊,往哪一站,颇有几分暖夏青竹的味道。

    理所当然的问道:这位是?

    沁香的心,咯噔一跳,却也反应极快,敛着慌色应道:回战王妃,这位是胜王妃的的表兄,猛虎营来的校尉,奉李将军之命来送些东西给胜王妃。

    呵呵……

    就算战王府兵家豪门不拘小节,可送东西竟然还送到房间来,也太不讲究了!

    尉迟飞凤暗暗冷笑,却一副明白了的模样点点头,但也没来得及再说话,身后的雪雁就沉不住气的说道:战王妃,您不是给胜王妃把了脉吗?她情况如何?

    这……

    分明就是在暗示门口的两人,不能让她就这么离开!

    尉迟飞凤差点就笑了,而果真,门口的沁香和那一直低头的所谓校尉,一听都倏地抬起头来看着她。

    没,没

    什么大碍,歇息会儿就好了,我先回去了。

    尉迟飞凤故作慌张低下头,匆匆就出门,甚至想要挤开沁香快快离开。

    沁香一听雪雁那话和尉迟飞凤的反应,就知了大概,顿时吓得不清,却也着实机灵,趁着尉迟飞凤挤她之时,不露痕迹就卯足劲回撞尉迟飞凤,硬是将她撞了个趔趄回去要人扶,而她身后那校尉也是机灵默契,如似本能一般,人影一晃便在木吉木珂之前用半身挡扶住了尉迟飞凤……

    你的手往哪放?

    尉迟飞凤忽然冰冷刺骨的声音,瞬间将混乱的场面冻凝,那校尉更是惊愕不敢置信的看着,她那只纤细的小手竟稳稳有力的扣住他欲行凶的手,而他修长的指尖,还捏着一枚淬毒的银针!

    事到如今已经没有退路了,那校尉干脆一不做二不休,面色一沉暗自发劲,要将指尖的银针弹入尉迟飞凤心口,哪想千钧一发之际,身后陡然生风,紧跟着好几只手扣上他肩和头,如同魔王降临一般,瞬间将整个房间笼罩出一片可怕的阴霾之中……

    你想对我们家可爱弟妹做什么?

    原来二四五六七八师兄都在呀。

    尉迟飞凤轻笑着松开那已经不能动弹的校尉的手,无视几位风一般掠过她的师兄,笑眯眯对那校尉说道:说实话,我虽然大言不惭承诺了,一定会找到害死琴儿表妹的凶手,却其实也是很没底的,不知道上哪去找他,又怎么才能让他伏法,哪想,你竟如此善解人意,人赃一并送上门来。

    声落时,旁边沁香以及床边的雪雁等人,都已经被师兄们制住了穴道,一动不能动。

    呵呵呵……哈哈哈哈……

    意料之外,那校尉非但没想沁香等人那样惊恐,还忽然大笑起来,甚至眉飞色舞,好像什么得逞了一样,饶有兴味的看着尉迟飞凤。

    尉迟飞凤笑了:你以为,我为什么能这么精准的人赃并获抓到你?

    那校尉也是真聪明,一听就想到了什么,面色骤变。

    不过很快,他竟又释然了,倒是让尉迟飞凤有些惊讶,不过……

    她杏眸微微眯起,突兀道:七师兄,你曾说过易容术有两种,一种是人皮面具,而另一种,是银针以秘术刺入后脑大穴,强行更改面目骨骼,没错吧?

    季轶勾唇:确是如此。

    尉迟飞凤又笑了:我若没看错,眼前这位就是第二种?

    季轶笑道:弟妹果真聪慧,一点就通。

    客气客气。尉迟飞凤客套了句,看着那眼底已经涌上慌乱的校尉,笑得意味深长:你,竟然还是条忠诚到蠢的狗啊……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那校

    尉看着她,竟又恢复了一派淡然,就差没在脸上写着——就算你知道了又如何,能耐我要护的那人如何?

    没关系。

    尉迟飞凤粉唇一勾,杏眸便妖艳森森:我这人比较慢热,喜欢慢慢玩,结束太快对手也因祸得福反而少受点痛苦,就太没意思了。

    不知为何,对上那双眼,校尉都觉毛骨悚然,简直不敢相信它刚才还是柔光幽幽惹人怜爱的。

    不止是他,而是但凡听到这个冷声的众人,都吓得变色,几位师兄都面面相视,心说以后还是少惹这丫头比较好……

    这时,百里瞳,老王妃以及上官雄等人都到了,随行的昆影手里还拎着只拳头大小的封口罐子。

    尉迟飞凤上前福身:母妃,儿媳已亲自探过二嫂脉象,确认她已有两个多月身孕无疑,也幸不辱命,已人赃并获擒到了杀害琴儿表妹的凶手,请母妃和王爷处置。

    一声落,整个静心园陷入死一般的寂静,所有人纷纷看向老王妃。

    老王妃的脸色已不是一个难看可以形容,若不是两位妈妈一左一右扶着她,她甚至可能会承受不住这个刺激而站不稳。

    好半晌,她才气若游丝的开口:先……把淑雅弄醒。

    是。

    尉迟飞凤颔首转身,走回床边。

    跟过来的几位表小姐这才回过神来,却面面相视之后,皆是一片懵懂和惊骇……、

    这,确实是她们认识的那个战王妃?

    为什么总觉得,这一刻的她似乎哪里不一样了?

    屋里,胜王妃头痛欲裂的醒来。

    她皱着眉头稍缓过来,正要出声,却忽觉气氛不对,惊讶转眸,率先看到的便是床边的尉迟飞凤,而后是坐在不远外面色难看的老王妃,百里瞳,以及虎视眈眈恨不得撕碎她一般的上官家长辈!

    怎么回事?

    脑子还没转过弯来,余光便瞥见地上跪着的一干人等,尤其定睛一看那个身穿猛虎营军装的男子,又见到男子眼底的愧疚和解脱,瞬间什么都明白了,眸光一沉抬手便向离她最近的尉迟飞凤脖子掐去……

    然而,一柄乌黑短刀却先一步顶住她的小腹!

    那腹中可正孕育着一条鲜活的性命……

    除了坐得最偏的上官武外,屋里众人都瞧清了她的动作,纷纷头皮一阵发麻。

    杀人不过头点地,但这种一尸两命,甚至可能死小而生大的事情,正常人还是会因为心理障碍而做不出来的,可这位战王妃却……

    面不改色!

    然而,胜王妃面色骤变涌上惶恐之后,却就与那校尉一模一样的,忽然解脱般长长舒了一口气,笑着收回手:战王妃深藏不露,连我都看走眼了。

    尉迟飞凤淡淡道:我只是比

    较怕死而已。

    因为怕死,所以要活得比别人更好更长久,所以不得不掌握让别人先去死的能力?

    百里瞳眉头微紧,便见她收了袖中短刀,恰恰好让身后好奇探头的上官武错过,从头到尾只看到她有一只手曾接近过胜王妃小腹。

    胜王妃若无其事坐了起来,越过侧身让开的尉迟飞凤,来到那校尉身边,这才跪向老王妃那边。

    不过,她略显苍白的脸倔强扬起,半点愧疚都没有:这都是你的错!是你以权以利生生断我姻缘在先!是你自己害死了自己的孩子,若不是……

    转眸看了百里瞳一眼,这一刻前所未有的后悔,后悔当初就不应该被他那张不染纤尘的脸蒙蔽,乱起恻隐之心,让他逃过这一劫,而她自己和她所爱之人,却要为此万劫不复!

    回眸再看已经气得浑身发抖的老王妃,她忽然又觉得解恨了,勾唇一笑妖娆动人,竟然众目睽睽之下,堂而皇之歪头枕上那校尉的肩:云华哥,你怕吗?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丹武大帝〕〔从骑士开始进化〕〔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极品老木匠〕〔重生之剑神〕〔反派王爷想整我〕〔豪门大佬求放过[穿〕〔冷兵时代〕〔伏命葬世〕〔佛系反骨(快穿)〕〔穿越之爱如尘沙〕〔[综英美]纽约今天〕〔抗战:少年大军阀〕〔治婊专家[快穿]〕〔陛下息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