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兵王归来〕〔终极至尊兵王〕〔修仙强者重回都市〕〔绿茵王牌少帅〕〔玩转电竞:大神萌〕〔间谍的战争〕〔古董除岁师〕〔二次元之真理之门〕〔斗武乾坤〕〔斗破苍穹之水君〕〔正牌亡灵法师〕〔英雄无敌大宗师〕〔快穿之机不可失〕〔时空飞盘〕〔暗月纪〕〔暗色之夜〕〔瓦罗兰传说〕〔甜系小青梅:傲娇〕〔生生不灭〕〔我能偷取万界天赋
天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爆宠神医妃 【208】柳异重伤
    顿时,别说五个没出阁的姑娘了,就是尉迟飞凤也羞得面红耳赤。

    她忍不住就狠狠拧他一把:直接说不用守夜不就行了?干嘛……

    傻凤儿,夜是会过去的,不说明白点,我怕她们糊涂。百里瞳语重心长:万一关键时刻她们撞过来了,怎么办?

    已经往外的木吉木珂和秋霜一听,跑得更快,一溜烟就没了影。

    安欣安和初来乍到,压根不清楚详细,一看三人如此,也被影响,拔腿就飞窜着追上去。

    都是好姑娘呢。

    听到声音的百里瞳,忍不住称赞。

    转眸发现尉迟飞凤鄙夷看他,咧嘴便笑着凑近过去:凤儿……

    干,干嘛?

    尉迟飞凤有种不好的预感,不由往后缩,却被他一下搭住肩头。

    要不今晚你辛苦一点……他嘴角咧到耳根:声音能放多大放多大,让她们都听个清清楚楚,回头说不定,连夜就搬到隔隔壁院去了。

    尉迟飞凤黑线滚滚,忽的抬手反搭他肩:您可真是千年难得一遇的人间极品!

    百里瞳脸不红气不喘:所以说,你捡到宝了,好好珍惜。

    我哪是捡到了……尉迟飞凤摇头:分明是被砸了。

    噗嗤哈哈哈……

    感觉到马车前行,躲在被子里的尉迟静心瞬间乐了。

    她才得意骗过了尉迟明宇,就感觉背上忽的一沉,压得她闷哼出声。

    糟糕!

    尉迟静心才一惊,遮掩她身体的被子就被人一把扯开了。

    下瞬,尉迟明宇饶有兴味的看着她。

    左右已经被发现,尉迟静心干脆大方坐起来,还摸了摸发型确定乱没乱,才笑眯眯的叫了声:三叔。

    你啊……尉迟明宇无奈摇头:这么偷偷摸摸,是打算去哪?要是被你娘知道……

    尉迟静心一本正色:静心想去找恩人。

    尉迟明宇挑眉:恩人?就是上次救你那个?

    尉迟静心点头,见尉迟明宇蹙眉,忙道:三叔放心,他虽然毁了脸,但绝对是个好人。

    尉迟明宇却问:你知道他在哪?

    尉迟静心脸不红气不喘:之前便拜托九姐找过,不想战王府前阵子有事耽搁了,昨儿不是跟娘去了战王府嘛,正好撞见她回来,她告诉我的。

    尉迟明宇似乎信了,可眉头却未松:这事,你娘知道吗?

    尉迟静心撅嘴,没说话。

    尉迟明宇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道:我陪你去。

    尉迟静心考虑了下,也觉得有个长辈陪着更安全,咧嘴笑着抱住尉迟明宇手臂:三叔,您最好了。

    尉迟明宇好气又好笑,轻叩她脑门:你啊……

    尉迟静心嬉笑躲

    避,根本没发现,温柔的三叔眼底深处,有抹森一闪而逝……

    自从知道柳异来了,木珂那双眼就没放开过尉迟飞凤,满脸写着:王妃,快让我去买东西吧,让我去买东西吧……

    意外的是,尉迟飞凤竟道:这回我也去。

    木珂一怔,旋即看木吉,看秋霜,看无盐姑姑,最后还忽的,飞快瞥了百里瞳一眼,然后,心咯噔往下沉。

    瞎想什么?尉迟飞凤没好气弹她脑门:这都还没把你娶进门呢,他舍得死啊?

    木珂揉了揉辣痛的脑门,低下头去,脸色也少见的不是发红,而是发白。

    尉迟飞凤无奈:他的确受伤了。

    为了救乌兰丽娜!

    别太担心。尉迟飞凤安慰木珂:他既然还能带着乌兰丽娜逃回京城来,伤就不会重到哪去。

    旁边木吉看了安欣安和一眼,皱眉凑近尉迟飞凤:王妃,也带上她们两个吗?

    那些事,让她们知道,真的好吗?

    尉迟飞凤扭头看了那对姐妹花一眼,竟直接问:你们是跟我出去,还是留在府里?

    这一问,不止木吉木珂惊愕,安欣安和也发愣。

    尉迟飞凤皱了皱眉:回答呢?时间就是生命,不要浪费时间。

    安欣安和忙欠身,异口同声道:安欣(安和)的任务,本来就是护卫战王妃的安全。

    尉迟飞凤也不啰嗦:木吉木珂,带她们去换衣服。

    说着自己就利落散了满头青丝,脱衣服。

    安欣安和有些适应不过来,看得呆呆的,而后就见百里瞳抱着猫,跟进了内房去,再然后……

    木吉木珂忽然冒出来,巧妙的挡住了她们的视线。

    木吉还好,木珂却是直接面色不善:不是要跟吗?还杵在这里做什么?我们王妃是好说话,也体贴下人,可不代表什么都会纵容!不想滚蛋,就给我利索一点。

    安欣安和相视一眼,旋即便笑弯了眉眼,异口同声:谢谢木珂姐姐提醒。

    木珂怔住,木吉也神色古怪看她们。

    无名镖局在京城有两处分局,柳异和乌兰丽娜在比较大的东城分局。

    换了男装戴上人皮面具,尉迟飞凤五人,堂而皇之从正门进。

    这里是镇北城分局大了近三倍,生意更兴隆。

    五人进来的时候,不少人正跟相熟的镖头说着话。

    尉迟飞凤也是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遇见周玉华。

    也不知是不是前些日子被师兄们整得惨,今天的他,一身紫色金丝袍倒也华贵,却比起以前来,朴素多了。

    正跟周玉华谈话的,是东城分局的江总镖头。

    伙计凑近耳边低声报了两句,江总镖头神色瞬凛,立马委婉撇下周玉华,去迎尉迟飞凤

    。

    周玉华倒是好奇起来了。

    看去,他便觉变装后的尉迟飞凤有些眼熟,却也想不起来在哪见过,直到一行五人跟着江总镖头匆匆离开,看到尉迟飞凤的背影,才猛的瞪大眼:不会吧,难道是她?

    柳异内伤外伤都不轻,再加上拖着乌兰丽娜,一路还要隐藏行踪,其中艰难,更是不言而喻。

    尉迟飞凤到时,伤加疲惫的他,已经不省人事,倒是一路被护着的乌兰丽娜,只是受了些轻伤。

    乌兰丽娜精神状态很不太好,一确认来人是尉迟飞凤,立马扑过来抱住她就放声大哭。

    尉迟飞凤这会儿却没有功夫哄她。

    一个眼神,木吉木珂立马过来,直接将乌兰丽娜点住拖开。

    我知道你遇上了很多事,也很急,但我还是得先救人。

    尉迟飞凤淡淡说着,便往柳异躺着的床走去,而后对跟上来的江总镖头说道:把他脱光。

    江总镖头已经将近五十,走南闯北见识多逛,乍听这一声,也惊怔了:脱,脱光?

    那就留条贴身的裤子。

    尉迟飞凤也知道自己是女的,身份还不一般,便干脆的退了一步,跟着指尖便落上了柳异的腕。

    很快,她蹙眉:之前是哪个庸医给他看的?

    江总镖头一听,顿时有些不悦了,张嘴就要说话,却听尉迟飞凤又道:算了,赶紧脱了他的衣服,再找几十只竹罐来,一时找不来这么多,用大茶杯顶替也行。

    见江总镖头不动,还要说什么,凤眸一沉便横了过去:你家少主有个好歹,你担待的起吗?

    江总镖头愣了下,狠狠咬牙,迅速把柳异的衣服脱得只剩贴身薄裤。

    虽然他不知道,这个少年到底什么身份,但她手执神影门令牌出现,地位绝对不凡!

    脱掉衣服,柳异的外伤一目了然。

    木珂吓得腿都软了,好在木吉手疾眼快,扶住了她,又低声安抚:放心,不会有事的。

    江总镖头退出去拿东西时,尉迟飞凤才咧嘴对木珂说道:放心吧,有我在,这小子死不了,我只是看不惯那大块头拖拖拉拉,故意吓他的。

    嗯。

    木珂胡乱点头,脸色并没好多少。

    安欣安和面面相识,走近床边,对正在拆柳异身上绷带的尉迟飞凤说道:王妃,我们来吧。

    木珂一听,骤然回神:还是我来!

    说着就三两步跑过来,竟也不腿软了。

    怎么说都是她男人,还是让她来吧。

    尉迟飞凤戏谑着扔开柳异的手,给木珂腾出位子来。

    安欣安和齐齐惊讶看向木珂,便见她面红耳赤又羞又恼,却直直挺着不肯退让,牛高马大的人儿此时却说不出的可

    爱……

    不禁掩嘴一笑,也让开路来。

    柳异是少主,江总镖头也不敢马虎,很快回来。

    除了竹罐大茶杯,还跟来个二十出头的年轻男子,一个其貌不扬的小厮。

    闻到年轻男子身上有淡淡药香,尉迟飞凤不由瞥了他一眼,见他与那江总镖头眉宇神似,瞬间恍然大悟。

    敢情她刚才当人家老子面,骂人家儿子是庸医了,难怪人家老子不高兴!

    不过,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她是不会收回的,而且,一开口就直接连那年轻男子的嘴都一起堵上:看就看,不许问。

    说话间,手上已经麻利的往柳异脓水没清干净的伤口,以及周身大穴盖火罐。

    转眼完事,尉迟飞凤拍拍手拨开那看呆了的年轻男子,走到乌兰丽娜对面坐下,眼神示意木吉解了她的穴。

    这才问道:说吧,怎么回事?

    有这一段时间沉淀,乌兰丽娜也冷静了下来,但身子却还是有些抖:事实上,我阿爸还在的时候,周家就找过我们,但我和那日松都不肯,阿爸也没办法,便拒绝了周家,谁知道……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丹武大帝〕〔从骑士开始进化〕〔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极品老木匠〕〔重生之剑神〕〔反派王爷想整我〕〔豪门大佬求放过[穿〕〔冷兵时代〕〔伏命葬世〕〔佛系反骨(快穿)〕〔穿越之爱如尘沙〕〔[综英美]纽约今天〕〔抗战:少年大军阀〕〔治婊专家[快穿]〕〔陛下息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