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司徒婉左擎宇〕〔调香〕〔唐思雨邢烈寒最新〕〔错嫁权臣:此生岂〕〔夫人在上:总裁将〕〔我家女友是巨星〕〔回到古代当花旦〕〔我有座修真试炼场〕〔生活系大导演〕〔你爱的是我吗〕〔我真没想当巨星啊〕〔我有一个属性板〕〔木叶之贼手〕〔我变成了一块地〕〔我穿越到了女帝世〕〔神级舔狗〕〔一不小心无敌了〕〔我真没想当娱神〕〔艾泽拉斯新秩序〕〔我是诸天第一圣
天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爆宠神医妃 【222】异世同乡
    本站:m..桥上,刘丞相十分直接:一场车祸亡魂异世,破落望门挣扎上位,太多太多的身不由己……

    惆怅说罢,抱拳冲尉迟飞凤深深一鞠:先前不知同时天涯沦落人,多有得罪,还望海涵。

    尉迟飞凤冷冷一笑,装谁不会?

    伸手扶他的同时,叹道:我要真与你计较,炸的就不是你外院正屋了。

    待他直起,她才转眸望向远方,一脸思忆:异世漂泊非本愿,个中滋味,有口难言,却是万万没想到,竟会遇上同类……呵,我这样形容,你不会不高兴吧?

    怎么会?

    刘丞相勾了勾唇,虽然笑容很淡,却瞬间软化了他的面部线条,让那雌雄难辨的五官,生出几分媚气来。

    他也转身眺望着远方,似是思忆着什么:虽然不太好听,但真的,不管在这里生活多久,依然觉得自己是异类……

    你以前是做什么的?

    尉迟飞凤顺口便问,自然得好像,根本没有细想其他,只是气氛使然,随口而已。

    化学老师。刘静笑应,也问:你呢?

    一般人造得出炸药?尉迟飞凤没好气白了他一眼,随后咬牙切齿:辛辛苦苦训练,却竟然搭上猪一样的队友,头次任务就直接为国捐躯了。

    刘丞相眸光一闪,笑得仰慕:特种兵?

    虽然都是严格训练出来的特殊人群,但,特种兵和杀手,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人!

    前者是为国为民而生,有血有肉有感情,而后者,纯粹为了杀戮而存在,冷酷无情不择手段……

    如果她真是特种兵出身,说不定,还能把她劝过来!

    尉迟飞凤惆怅叹气:现在已经不是了。

    刘丞相沉默了会儿,叹气:你很聪明,为何还要嫁入战王府?

    你会不知?

    尉迟飞凤讥讽一笑,恼怒尽在脸上:左右到最后,还是从我和尉迟明珠之间选一个,我来生存几率岂不更高?更何况,嫁入战王府虽有风险,却也不是绝无生机不是吗?就算运气真的那么背,才进门那战王就嗝屁了,我带着丰厚的嫁妆直接遁入空门,谁又能把我怎么样?

    刘丞相都听得一愣一愣的:咦?这样吗?我还以为你跟战王早就认识,毕竟你那匹悍马飓风,原本是战王的。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高明啊……

    尉迟飞凤暗暗冷笑,面上却没好气道:你信也好,不信也罢,反正我真是成亲后才知道,当初为什么会莫名其妙得到飓风。

    说着也是一副世界观被刷新的嘴脸:君王制度下的上位者就是牛逼,轻轻一个合眼缘,价值连城的东西就能送给陌生人……

    刘丞相迟疑了下,才问:那你……喜欢战

    王吗?

    尉迟飞凤歪头拧眉,想了想才道:我也说不准,可好歹是条命,何况他的生死还关乎我后半生,总不能放着不管,尽管遁入空门的确是条活路,可有的选的话,谁会想去当尼姑?

    刘丞相不敢放过尉迟飞凤一丝一毫细微的表情,却……

    始终无法判断,她到底是在说谎,还是说真的!

    如果是真的,还好,如果是假的,那就糟透了……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我如今有家有儿,太多羁绊,很多事已不是我能做主。

    刘丞相惆怅一叹,诚挚看着尉迟飞凤:君王制度,你也看到了,我为臣下,纵是倾尽全力,所能做到的只不过是不掀起大规模战争,让更多无辜生命卷进来,别的恐怕……你今后……好自为之。

    这话倒是有几分真诚的味道,也以断战王府血脉的方式,的确避免了大规模战争,避免葬送更多无辜性命,但,还是太偏激了……

    尉迟飞凤可不吃政治无情身不由己那一套,立场不同?那就你护你的主,我保我的人,何必说得那么冠冕堂皇!

    不过,人家热衷唱戏,她自然要给点面子:你也是,多保重。

    刘丞相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抱拳欠身。

    转身离去时,他又叹了一句:异世漂泊,相遇多不易,若我不是投在左家,你不是尉迟府女儿,该多好……

    尉迟飞凤翻了个白眼:是啊。

    刘丞相走后,尉迟飞凤便下了桥。

    她看向安欣安和:都听清了?

    安欣安和尴尬低头,不知该怎么回话。

    尉迟飞凤撇撇嘴,直接往办赏梅会的小院去。

    还没到,尉迟娉就匆匆迎上来了。

    听罢她话,尉迟飞凤挑起眉来:你说八姐送十一姐回别院了?

    八妹等你许久,不见你回来便说来找你,十一妹硬要跟上去,我被那周慧云拖着也走不开,。

    尉迟娉脸色也难看:我就说十一妹今天不太对劲,哪知道还真出事,竟然路上晕倒,旁边就只有八妹在,总不好不管她。

    尉迟飞凤尴尬开口:给你添麻烦了。

    尉迟娉面色瞬缓:你们是你们,十一妹是十一妹,就不是一个肚子爬出来的,你们又哪里管得住她。

    尉迟明珠都走了,刘丞相也见过了,尉迟飞凤也不想再呆下去了:那个,七姐,我出来也有些时候了,我想……

    欲言又止。

    不过,百里瞳还病着,尉迟娉哪能不明白,当即点头:行了行了,我都明白,不过你好歹也过去露个脸再走,省得回头那周慧云还不知道要怎么说,我做小辈也不好顶回去。

    好。

    尉迟飞凤点头,跟着尉迟娉便去了小

    院,正式道别才离开丞相府。

    丞相府书房。

    刘丞相沉声问:你确实听清楚了?

    一奴仆打扮的人,用力点头:属下听得清清楚楚,那尉迟府十一小姐,确实是这么跟那忠勇侯世子妃说的。

    刘丞相薄唇一勾,喃喃道:这下就有趣了……

    尉迟飞凤一回王府就直接去了后山。

    百里瞳闻讯寻来,看到木吉和安欣安和在断崖上。

    看了断崖下一眼,见尉迟飞凤趴在潭边一动不动。

    虽然距离有些远,水汽蒸腾其实看不清楚,可他还是敏锐察觉到,气氛不太对……

    眉头一紧,他看向木吉三人:发生了什么事?

    安欣安和瞥了木吉一眼,见她不开口,但也没有不让她们开口的意思,才低声回道:丞相果真单独和王妃聊了一会儿,不过王妃真正变得奇怪,是在知道忠勇侯世子妃送尉迟府十一小姐回别院之后。

    百里瞳眸光瞬沉,他最担心的事情,果然还是发生了?

    我知道了。

    他点头说罢,转身就要下崖,却忽然想起什么,迟疑了下才问:听到丞相和王妃,说了什么吗?

    安欣安和忽然想起,还在丞相府时尉迟飞凤那一问……

    不禁迟疑着低下头去。

    原来如此。

    安欣安和闻声一怔,她们都还在纠结要不要说呢,您咋就好像懂了呢?

    抬头,却见百里瞳已经下崖去了。

    一脸懵逼的两人,面面相识,最后看向木吉:木吉姐,我们……不小心说漏嘴了什么吗?

    木吉面色古怪,摇摇头:不该说的,你们什么都没说。

    木吉……

    跟百里瞳上来的影,忽然唤她。

    安欣安和一下激动了,两眼放光望过去,看得本就尴尬的昆影,红着脸就别开去:我有点事想问你,能不能借一步说话?

    木吉怔了一下,转瞬红了脸,胡乱点点头。

    百里瞳落地的轻声,太熟悉了,尉迟飞凤无需抬头就知道是他。

    她趴着把头一转,空出只手来拽刚刚坐下的他的袍角。

    像邀请,像撒娇,可又像是闲着无聊,拽着好玩……

    我家小王妃终于学会撒娇了吗?

    百里瞳说笑间,就着那身衣袍下了水,鞋袜都没脱,长臂一伸便将那她抱进怀里。

    他眉飞色舞,一副得意的样子,却不会让人觉得讨厌,甚至有种春风徐徐,温暖却不易察觉,悄悄然便暖了整个心湖……

    尉迟飞凤抿唇托腮,定定的看着他。

    温热的潭水,将她白皙的皮肤蒸成漂亮的粉红色,尤其那张脸,红得最是娇俏,可那双眼却清澈明亮,有一股纯真的味道。

    只是……

    她知不知道,她

    这么销魂的姿势,很残害人?

    百里瞳捂额,别眼,暗自深呼吸。

    尉迟飞凤愣了一下,随即,眉眸弯出两道温柔的弧度。

    她承认,听到尉迟娉说尉迟明珠亲自送尉迟静心回别院那一刻,心里的确很不舒服,有种拿了很多肉包子,却喂了狗的膈应感,但很快,什么感觉都没有了……

    之所以一回来就来这里,是因为觉得有点累,也趁着放松身体的功夫,安静的想点事情。

    可眼前这个男人,却以为尉迟明珠伤了她的心!

    呵……

    他若知道她的过去,还会这么认为吗?

    他若知尽她过去,还敢这么抱着她吗?

    还会这么温柔的,怜惜她宠爱她吗?

    还会如此小心翼翼,珍惜她吗?

    她……

    不想让他知道她那些过去,越来越不想。

    感觉怀里的人在往上爬,百里瞳怔了一下。

    转眸,捂额的手便被她拉开了。

    还没反应过来,她小手已经捧住他的脸,主动低头,吻了下来……

    (本章完)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妈咪,他才是爹地〕〔大明之从孙子到皇〕〔星际绿化大师〕〔古龙绝技横行大明〕〔蜜糖甜妻:腹黑老〕〔快穿,男神大人乖〕〔两界布道〕〔编篡诸天〕〔苏茜茜小陈叔叔免〕〔隋唐大猛士〕〔农民工传记〕〔影后,你老公偏执〕〔灵明石猿〕〔特种兵之御兽龙皇〕〔我和末世有个交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