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司徒婉左擎宇〕〔调香〕〔唐思雨邢烈寒最新〕〔错嫁权臣:此生岂〕〔夫人在上:总裁将〕〔我家女友是巨星〕〔回到古代当花旦〕〔我有座修真试炼场〕〔生活系大导演〕〔你爱的是我吗〕〔我真没想当巨星啊〕〔我有一个属性板〕〔木叶之贼手〕〔我变成了一块地〕〔我穿越到了女帝世〕〔神级舔狗〕〔一不小心无敌了〕〔我真没想当娱神〕〔艾泽拉斯新秩序〕〔我是诸天第一圣
天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爆宠神医妃 【230】尉迟浩然?
    本站:m..知道了。

    叶云胤没兴趣听下去,直接打断她的话。

    他抬手推了推门,确实没动,扭头对陈锦蓉说道:什么都好,去弄些吃的来吧。

    说话间,按着门的手微用巧劲,跟着便听到门闩啪嚓医生,断了。

    见叶云胤推门进去,陈锦蓉松了口气。

    退下前,她还是两武婢和芙蓉芙华打了眼色,又看着芙蓉芙华就跟进去点上灯,这才稍微放了些心……

    倘若战王妃当真那么绝情,不再管世子妃,那么,她们就只能靠自己了!

    屋里,尉迟明珠一动不动的坐在椅子里,一双漂亮的眼睛,已经哭成了一对大红核桃。

    她似根本没发觉有人进来,兀自发着呆,还时不时的,滚下几滴泪珠,直到灯光亮起,才不适应的一颤眯起。

    勉强适应再睁开,就要发飙,却看到叶云胤站在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对……

    怎么了?

    那磅礴的压迫感,让尉迟明珠险些喘不过气来,本能张嘴就想道歉,却被叶云胤打断。

    他在她面前蹲下,出声还特别轻柔,直让尉迟明珠都反应不过来,直到忙碌的芙蓉芙华弄出轻声,这才发现,房门敞着,外边玉文清帛也在探头探脑……

    哪里还不明白?

    尉迟明珠的眼泪,顿时就落得更凶了:怎么办,九妹生气了,我从没见过她生那么大的气……

    这一刻,她是真的慌,慌到甚至忘了,面前这个男人有多恨她!

    叶云胤安静听着,杏眸却已经微微眯起,眸光阴冷。

    可他却轻柔拉住她膝上那双搅得发白的小手,温柔得不像话:她为什么生气?你说了什么?还是,做了什么惹到她了?

    我……

    尉迟明珠险些就要说出来了,却关键时刻猛然想起这个男人是恨自己的,慌忙摇头。

    好了,别哭了。

    叶云胤抹了抹她眼角滚落的泪珠,扭头吩咐芙蓉打盆温水来,又轻柔尉迟明珠:好了好了,别哭了,明天我早些回来陪你再去一趟战王府,若是说错了做错了,道歉就是了,若只是误会,早些说清楚也好,我相信,你妹妹不是那么小心眼的人,一夜过去,什么气都消了才是。

    除非,你太过分!

    尉迟明珠却被那份温柔蛊惑,也急于重修姐妹情,用力就点头:嗯嗯。

    不一会儿,芙蓉打了水来。

    叶云胤不但亲自拧了毛巾给她洗,还等陈锦蓉把吃食端来后,又陪她一起吃。

    任谁看着,都瞧不出半点不对,只觉得他很温柔,是真心在待尉迟明珠,所以,就连尉迟明珠本人都迷失了……

    被哄上床的她,拽住床边就要起身的叶云胤:我知道你很忙,但是……

    但是……能不能……能不能,再陪陪我?

    面向床而背对着门的叶云胤,冷冰冰的眯了眯眼,却又坐回了床沿,出声温柔:好。

    半夜,住进京城与镇北城之间驿站的尉迟擎天,便收到了尉迟明珠派人送来的加急信件。

    本来尉迟明珠这个时候送来加急信,就很奇怪,何况尉迟擎天自收到信后就一语不发,甚至沉默坐那,直到天亮……

    向庆早上看到尉迟擎天出来,却没有吩咐半句,更觉古怪,就忍不住开口:爷……

    尉迟擎天沉默了会儿,竟然叹气了:那两孩子,吵架了,似乎,飞凤把话放得有些狠……

    说罢,直直看着向庆。

    这难道,是想让他给点意见?

    向庆瞬间哭的心都有了,无比后悔开这个口。

    他一个婚都没结的人,压根就没孩子,又哪里有什么教育孩子的经验传授?

    跟尉迟擎天瞪了会儿大小眼,向庆终还是败下阵来:九小姐做事,向来有分寸,也不会胡乱发脾气……应该,过段时间就好了……吧?

    尉迟擎天沉默许久,忽的道:以前一直以为,那孩子就此脱离尉迟府,会过得更轻松更舒适,却怎么也没想到,兜兜转转一大圈下来,她反而走上了跟我一样的路……

    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他忽然勾唇,笑却嘲讽:能者多劳么?呵,能者多劳……

    向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算了,由着她们去吧,明珠确实应该吃些苦头。

    尉迟擎天说罢,直接转开话题:那个铁面人,查得如何?

    向庆忙道:枫城肖家庄庄主,父母早逝,没有兄弟姐妹,今年二十四岁,名下产业田地居多,经营茶叶买卖,算是祖业,大概九个月前,一场意外大火焚身,倒是保住了小命,却毁了容,自此就少与人交往了,茶庄生意也一落千丈……照理来说,他不太可能认识您。

    尉迟擎天淡淡:他认得我,还恨我!

    不论他裹得再严实,毁得再彻底,只要那双眼不坏,很多事情就藏不住……

    那天,尉迟擎天很清楚的看到,肖赢看着他的时候,眼底汹涌着恨意。

    九个月前……

    尉迟擎天若有所思的重复着,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忽然道:看来有些事,我得问问云卿了。

    五爷?

    这跟五爷什么关系?

    等等!

    向庆猛然想起,已被逐出家门的尉迟浩然,九个月前恰好葬身火海,难道……

    他们找到的,并不是他的尸首?

    面色顿时一凛,颔首便利落去通知大家启程。

    京城,战王府。

    尉迟澈走南闯北好几年,早就练就随遇而安的技能,没有认床睡不着的

    娇气毛病,可也实在受不了,战王府后院这看似无人却其实四处是人,到处都是猫狗鸟各种动物的气氛……

    试想一下……

    你刚要睡着,就听到人影掠动的声音,夜鸟扑翅的声音,还睡得安稳吗?

    何况天一亮,战王养的那些鸡啊鸭啊鹅啊鸟啊,就争着开叫,然后惹得猫狗一起成片吼,简直此起彼伏……

    左右睡不着,干脆早起。

    他看了一眼缩在被子里,捂紧脑袋也要继续睡的尉迟振义,莞尔失笑,独自出了屋子。

    闲着无事,又不敢随便乱走,就想到去后山走走,便找了个侍卫问:我能去后山走走吗?

    那侍卫点点头,但想了想,又补充:战王妃平常挺喜欢在后山走动,也向来起得极早,不知道这时候在不在……

    他的意思是,即便尉迟澈跟尉迟飞凤是兄妹,也终究男女有别,何况尉迟飞凤如今的身份已不一般,该注意的,还是要注意。

    尉迟澈听得明白,心中暗喜,微微点头:我明白了。

    既然他明白了,那侍卫也不再多想什么,便给尉迟澈指了路。

    尉迟飞凤还真在后山,但尉迟澈还没来得及喜,就先惊到了……

    他那柔弱的九妹,正举着根三指来宽的干树枝跟一只凶鹰打架!

    那鹰也不知道什么品种,个头倒不是很大,脑袋有点儿秃,迅猛得超常。

    尉迟澈估摸着,有些功夫底子的人都要伤在它爪下,可他那九妹却神情自若,干树枝起起落落干脆利落,半个多余动作都没有……

    虽然一次都没打中那鹰,却也逼得那气势凶猛的鹰近不得她身!

    她的身后,木吉和安欣安和竟然凑着看热闹,半点帮忙的意思都没有,看着就不是第一次发生这种事。

    尉迟澈都呆住了。

    看着看着,他忽然觉得那鹰有些眼熟,可究竟在哪里见过,又一时之间想不起来,倒是这时,那鹰忽然一转,竟向他扑了过来!

    尉迟澈一惊回神,藏在袖子里的飞刀便落上了指尖。

    就在他准备射杀那鹰的时候,猛然想起,百里瞳酷爱飞禽走兽各种小动物,战王府后院就生生被他搞成了动物园,这鹰毛色漂亮,看着就不像野生的……

    万一是战王众宠之一,打死了可不好!

    这么一想,指尖的飞刀便收了回去,瞧准时机,掠身往一边闪开。

    让他没想到的是,他掐得已经很准,躲得也快,可那鹰的利爪,却还是从他的脸擦过……

    尉迟澈暗暗惊心,更加谨慎,却见那鹰半空一盘,头也不回直接掠下山去了。

    这时,看到他的尉迟飞凤主动开口:还这么早,大哥怎么就到这儿来了?

    干树枝已经被她丢开,神色自若,半点

    没有被他撞见秘密的紧张,倒是让识趣的人,不好追问什么。

    尉迟澈鹰眸明光暗闪,不由就笑了:醒得早了些,闲着没事就来后山走走,不想九妹也在这里。

    四下看了看:王爷没来?

    王爷是个什么情况,大哥又不是没看到。尉迟飞凤没好气:偶尔倒也上来走走,日日却是吃不消的,何况现在还早,往日这个时候,他都在喂那些猫猫狗狗鸡鸡鸭鸭。

    说起这个,尉迟澈是真觉得好笑了:以前就听说,战王喜欢特别喜欢飞禽走兽,不但养在府里,规模还庞大,真是百闻不如一见,这规模种类真的……

    尉迟飞凤一听就懂了,他这是被吵醒的,莞尔:大哥也看到了,王府这后山,根本没圈墙,所以除了那些猫猫狗狗是王爷捡回来的外,别的很多其实都是自己从山里跑来的,完全把王府后院当客栈,住个一两天就走,改天又不知道回来些什么……大哥这几天要是看到什么奇怪的动物,也别太惊讶,习惯就好。

    (本章完)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妈咪,他才是爹地〕〔大明之从孙子到皇〕〔星际绿化大师〕〔古龙绝技横行大明〕〔蜜糖甜妻:腹黑老〕〔快穿,男神大人乖〕〔两界布道〕〔编篡诸天〕〔苏茜茜小陈叔叔免〕〔隋唐大猛士〕〔农民工传记〕〔影后,你老公偏执〕〔灵明石猿〕〔特种兵之御兽龙皇〕〔我和末世有个交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