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司徒婉左擎宇〕〔调香〕〔唐思雨邢烈寒最新〕〔错嫁权臣:此生岂〕〔夫人在上:总裁将〕〔我家女友是巨星〕〔回到古代当花旦〕〔我有座修真试炼场〕〔生活系大导演〕〔你爱的是我吗〕〔我真没想当巨星啊〕〔我有一个属性板〕〔木叶之贼手〕〔我变成了一块地〕〔我穿越到了女帝世〕〔神级舔狗〕〔一不小心无敌了〕〔我真没想当娱神〕〔艾泽拉斯新秩序〕〔我是诸天第一圣
天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爆宠神医妃 【231】分毛
    本站:m..尉迟澈听得啧啧称奇,却也觉得好笑,看着尉迟飞凤的眼睛,也愈发明亮:唯有九妹你才能如此淡然接受,若是别家女子,呵,恐怕早被那么猫猫狗狗吓得腿发软,不知多久才能适应过来。

    那眼神……

    安欣安和面面相视。

    看错了吗?

    转眸再看尉迟飞凤,见她小脸神色淡然,似乎根本没有察觉什么,可又好像,什么都清清楚楚,让人根本看不懂。

    这时,一抹人影掠近,是昆影。

    他停在尉迟飞凤面前,欠身行礼:王妃,王爷找您。

    尉迟飞凤心知肚明,肯定是秃儿跑回去通风报信了,点点头:我这就下山。

    说罢看向尉迟澈,微微颔首:大哥慢慢逛,战王府许多事都没那么讲究,早餐你什么时候用都有的。

    尉迟澈笑着点头,看着尉迟飞凤带着昆影等人往山下走,明眸慢慢暗了下去……

    独自一人,毫无目的的转了转,实在觉得没意思,就准备下山,却听到远处隐隐有劈砍声传来。

    尉迟澈皱眉想了想,还是过去看一看。

    远远看到林彩儿正左手笨拙执剑在那乱砍,他第一反应就是掉头离开,但很快,也不知道他想到了什么,抿唇就转头又靠了过去。

    剑不是这么用的。

    猝不及防的林彩儿,吓了一跳,看去就见尉迟澈坐在被她狂砍的树上。

    风轻轻吹过,他发袍起舞,坐着不动却也给人一种翩若惊鸿的轻盈感,俊美温柔,如同天神降世……

    林彩儿回过神来,迅速低头掩饰自己发烫的脸庞:怎么又是你?

    尉迟澈却反问:你的右手怎么了?

    提起右手,林彩儿顿时如同炸毛的猫儿:表嫂没告诉你?

    我九妹从不嚼人舌根。尉迟澈眸光微沉,面上出声却是带着莞尔:也不可能是她伤的你。

    为何不可能?

    林彩儿憋着一肚子气,正没处发作:一口一个九妹,你们不过是堂兄妹而已!莫说她养在外面十四年,就单以你们尉迟府的家教规矩而言,也该分开住在所谓的内外院……

    你又有多少机会了解她?又凭什么说,她不可能伤得了我?你该不会以为,你那九妹真如面上看起来那么柔弱吧?难道你不知道,她会武功而且还相当强?

    你说九妹她……

    尉迟澈猛然想起刚才尉迟飞凤斗秃儿的情形,低身便掠了下来,一把扣住林彩儿握剑的手:九妹会武功的事,你从哪听来的?

    什么听来的?我是亲眼所见!我们表姐妹几个还跟她斗……

    话到一半,林彩儿猛然清醒过来,神色古怪的看着尉迟澈:你真不知道?

    尉迟澈点头:如你

    所言,我就没十四岁之前都养在外边,回府后,她住内院我住外院,见面的机会都很少,的确没多熟悉……说起来,就算是我们兄弟姐妹,也只是知道她以前养在外面,可到底养在哪里,怎么养的,恐怕府里的长辈知道的都不多。

    他看着林彩儿:再说了,就她那单薄小身板,哪里像个练武的人?她一向又不多话,最多你问她答,从不会主动说什么,谁又会想到去问她会不会武?你不说,我恐怕这辈子都不知道。

    林彩儿听得一愣一愣的,看了他好一会儿才忍不住啧啧道:你们家可真是……

    猛然惊觉评论人家家族不好,忙住了口。

    生怕尉迟澈不悦,她小心看向他,却觉扣着她腕的大手一滑,轻易取走了她手中的剑。

    林彩儿一惊张嘴,正想呵斥他放肆,就见剑在他手中闪出朵朵剑花,说不出的漂亮优雅,不自觉就又闭上了嘴。

    尉迟澈长指轻轻抹过明亮的剑身,笑赞:真是一把好剑!

    当……

    林彩儿神气仰首,却还没说完,就被尉迟澈斜眸看来,笑着打断了:落在不会使的人手里,却是暴殄天物。

    林彩儿一听,瞬间炸毛:你什么意思?我不会使剑?要不是我右手……

    剑,不一定非得右手吧?

    尉迟澈笑说着,剑便从右手抛转到了左手,同时脚下轻移,霎时间剑光如花飞绽。

    优雅潇洒行云流水,看着就知道很厉害!

    林彩儿不禁看得出神,直到那与她腰一般粗的树干被剑斩断倒过来,才猛然回神,却又惊愕的忘了逃。

    眼看断树就要砸上身,林彩儿想躲已经迟了,却有只长臂先一步搂住了她,急声带着斥骂:你是木头吗?竟然逃也不会逃?

    我……

    林彩儿被骂得面红耳赤,跟着又觉不对,大怒:要不是你忽然把树砍倒我这边来,我怎么会吓到?

    她现在可是伤员!

    我怎么知道你笨到跑都不跑?

    尉迟澈似乎更气,落地就差没直接扔了她,剑也倏地往才刚刚站稳的她脚边插去,扭头就走。

    林彩儿怔了一下,更怒:站住!你凶什么凶?险些伤人还有理了?喂,你听到没有你个左撇子!

    尉迟澈忽然停了下来,回头看着林彩儿。

    林彩儿吓了一跳,以为他要掉头回来打她,却见他忽然挥了下右手……

    哧哧两声,小小的飞刀从林彩儿身边的剑掠过,一把切断剑穗,一把则顶着剑穗继续向前飞,直到将它钉在不远外的树干上。

    我不是左撇子。

    尉迟澈淡淡说着,头也不回转身就走了。

    林彩儿呆呆张嘴,却终究是没声喊住他,看着他渐去渐远

    ,直至再也看不到,才将收回的目光,转向那刚被他左手一剑拦腰砍断的树干……

    切口非常平整!

    这不止正面剑很锋利,还证明,使剑的人力道力量不属于一般人右手!

    不远外,一只灰猫悄然下树,下山……

    才用过早饭没多久,尉迟明宇和夫人柳氏就来了。

    尉迟飞凤知道他们的目的,客套了几句,便直接把院子让出来给一家四口,还很干脆的直接说明——事关姻缘,她不掺和,事情不说清楚解决清楚,就都别出来!

    柳氏一脸尴尬,才回过神却是忍不住有些酸:才多久没见,倒是愈发有战王妃的气魄了。

    最近战王府一直出事,她也历练了不少吧。

    尉迟明宇浅笑,并未多在意的样子,转眸便见尉迟澈抿唇不知所思。

    可他却端起了茶,不准备出声点破。

    柳氏却是忍不住。

    反正现下这么大个院里,就他们一家四口,话还真不怕挑明了说!

    于是沉脸便呵斥尉迟澈:澈儿,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知不知道我跟你爹昨日是怎么过的?

    尉迟澈回神看向柳氏,叹气:娘,我真不喜欢那个方小姐……

    后院一间小亭里,百里瞳正逗着趴在毯子上的奶猫儿玩。

    尉迟飞凤失笑走近:你还真是,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都能偷闲自乐。

    这么快就说清楚了?

    百里瞳闻声抬头,笑着冲她招手。

    原本那些挤满亭子的猫猫狗狗,应声回头就自动列队,给她让出一条足够她行走的小道儿。

    早有一些猜测的尉迟飞凤,神色淡定,不觉出奇:又不是我的事,我有什么好说的。

    百里瞳笑了笑,忽然道:我准备挑个时间,把它们送走。

    尉迟飞凤挑眉,看了看那些在他怀里掌中翻滚撒娇的小奶猫尔:真舍得?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的确是真心喜欢这些小家伙的。

    百里瞳笑着转眸看她:我身边有你,不就够了吗?

    忽……

    木吉和安欣安和就在亭子外,他却张嘴就来这么一句,搞得尉迟飞凤都不好意思了。

    不过很快,她又敏锐的想到了一种可能,却才张嘴要说话,脑门就挨了他一记轻叩……

    他好笑又好气:你什么都好,就是太聪明,还半点不给我留脸面!我好歹是个男人啊,你就不能勉为其难假装一下,满足满足我的自尊心和虚荣心?

    尉迟飞凤撇嘴,在他旁边坐下。

    百里瞳翻手便将掌心的小猫儿放上桌去,假兮兮的,又在自己那早不知道粘了多少猫毛狗毛的身上擦了擦……

    尉迟飞凤立马一脸警惕,横眉怒目拒绝他伸过来的手:一身狗

    毛也要分点给我?滚你!

    百里瞳愣了一下,旋即大笑出声:就不滚。

    说着就不顾她反抗,一把就将她拖进怀里,还贴着她就一顿乱蹭: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猫毛狗毛再小也算个物件,既然都要送它们走了,自然要趁现在还有的时候好好分分。

    亭外昆影木吉等人,纷纷红着脸低下头去哀嚎。

    王爷,您知不知道您现在的姿势有多……

    某人却完全没有自觉,继续在那蹭个不停,直蹭得原本都不想出声的尉迟飞凤,也实在忍不住恼羞成怒:够了,别闹了,都多大的人了……

    身后的人还真应声一定,居然嗯了声就没再乱蹭了。

    一个无耻不正经的人,忽然正经起来,尉迟飞凤是真惊讶的,但很快,顶住后腰的东西就让她明白过来了。

    百里瞳头低靠在她肩上,瓮声瓮气低咒:我真是笨蛋……

    尉迟飞凤面色绯红,差点就要笑出声来,却听到耳边他低声警告:敢笑出来,立马扛你回房!

    (本章完)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妈咪,他才是爹地〕〔大明之从孙子到皇〕〔星际绿化大师〕〔古龙绝技横行大明〕〔蜜糖甜妻:腹黑老〕〔快穿,男神大人乖〕〔两界布道〕〔编篡诸天〕〔苏茜茜小陈叔叔免〕〔隋唐大猛士〕〔农民工传记〕〔影后,你老公偏执〕〔灵明石猿〕〔特种兵之御兽龙皇〕〔我和末世有个交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