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这贤妻良母不当了〕〔唐潜〕〔藏地行者〕〔从火影开始的魔封〕〔斗破之成就万界〕〔上门龙婿叶辰免费〕〔叶辰萧初然最新章〕〔叶辰萧初然小说〕〔上门龙婿〕〔上门龙婿免费全文〕〔上门龙婿叶辰免费〕〔上门龙婿〕〔黑龙灭世〕〔诸天之从国漫开始〕〔我是王富贵〕〔大侠请选择〕〔农女有田有点闲〕〔法兰西之狐〕〔述爷又被夫人扫地〕〔筝爱一心人
天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闲妻不下堂 208 生疏父子
    <b>最新网址:陆远峰和阮小满还有魏大娘商量了一下这事,心里有了个底,这单子可以接,他想好了大概的章程了。

    不过在这之前他得再做些准备才行,陆远峰打算把旁边那块闲置的土地也买下来,这作坊或许得再改造一下才行。

    而且人手还不够,他还得再招些人进来作坊这边帮忙。

    别的还好,这加建的事情请来木匠详细规划了一下才动工。

    阮小满和魏大娘则是贴出了告示要招聘女工。

    一天不到便来了好几十人,阮小满和魏大娘都被吓了一跳,但还是能够理解的,毕竟这样子适合女子的活计可不多。

    陆远峰让卫宁看着作坊的进度,他修书好几封,约见有意向合作的商户。

    作坊差不多完工了,陆远峰打算去县城那边和商户见一见面,没想到田七把陆镇棠给领了过来。

    阮小满看到陆镇棠来了,整个人都傻了,他来干嘛?

    陆远峰也是没想到田七竟然会把他爹领到作坊里来,一时间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田七看到阮小满和陆远峰如临大敌的样子,见势不妙,拔腿就跑,他这算不算是好心办坏事了。

    此时,陆镇棠心情更加复杂,他在这里好像并不受欢迎。

    “爹,你怎么来了?”陆远峰愣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了。

    “呵呵。”阮小满不大情愿地靠近陆远峰那么一点点,对着陆镇棠傻笑,这一声“爹”实在是喊不出来。

    “你去忙吧。”陆远峰不想看到阮小满在,免得被人看穿了。

    阮小满如释重负,她才不想呆在这里,一点也不,只是又不得不露个脸,听到陆远峰那样子说,立马就走开了。

    “作坊挺不错的,做胭脂水粉的?”陆镇棠嗅了嗅,然后问。

    “嗯,小满想出来的东西,还挺受欢迎的。”陆远峰淡定地说了句。

    “陪我走走吧,很久没来兴隆镇了。”陆镇棠看了一眼忙碌着的其他人,对陆远峰说道。

    “嗯。”陆远峰点了点头,他是不是忘了自己过年的时候才来过这里。

    不过陆家的生意重心都转到青阳那边了,这边就只剩鱼坝村的药材库房了,陆镇棠不用怎么过来也行的。

    兴隆镇不大,走不了多久就走到河边,陆镇棠打量了陆远峰片刻,越发稳重了,不错。

    “你三叔的事情我知道了。”陆镇棠犹豫着,尴尬的开了口。

    “哦。”陆远峰点了点头,这是他写信告诉他的啊。

    “他写了信给我,说是香玉斋不开了,他们要离开玉枝县,去一个没人认识他们的地方重新开始。

    他还说当年你出水痘的事情是他害的,他没脸面对你,也没脸再做陆家人了。”陆镇棠望着平静的河面,静水流深,就好像他此时此刻的心情一样。

    陆远峰震惊了,略显茫然的望着陆镇棠,他知道他爹不会拿这事来开玩笑的。

    “其实当初我曾有所怀疑,但不敢肯定,所以才不得不将你送到这里来,怕你再遭毒手。”陆镇棠颓然地说道。

    一次又一次,接二连三的失去了对事情的判断力和掌控,这让他感觉到了害怕。

    “为什么?”陆远峰忽然问,陆镇逸为什么要害他,为什么还能若无其事的面对他,为什么……

    他有点后悔救陆镇逸了,哪怕是迫不得已而为之的,他还是后悔了。

    “许是公孙长清指使的吧。还有你……那女人疯了。”陆镇棠叹了一口气,公孙明月和陆镇逸的丑事,他怎么好意思和陆远峰说。

    公孙明月那女人天天骂,天天吵,他都已经搬到书房那边住了,可也不能由着她胡闹。

    陆镇逸的信本不想拿给她看的,但见她闹得过分,虽说守着院子的人是他的心腹,但他也不想公孙明月把那点丑事扬了出来,所以最后还是将信拿给她看了。

    公孙明月看完信之后便彻底安静了,安静了没多久便疯魔了,神神叨叨的,但他已经听不见了。

    这事公孙长清还不知道,知道了不知道又会掀起什么风浪来,陆镇棠暂时还不想告诉他,等他处理完茶园的事情再说吧。

    陆远峰对公孙明月疯掉的事情没有多大的感触,她对于他来说由始至终不过是一个不相干的人罢了。

    但她占着他娘亲的位置,他却是不得不守礼法,如今来这兴隆镇已然是他自己的选择了。

    这大概便是她的报应吧,可是公孙长清的报应在哪,陆远峰想着想着,嘴角浮现出一抹淡淡的冷笑,却是一瞬即逝。

    看着陆远峰几乎是无动于衷的样子,陆镇棠心里越发的难过。

    陆镇逸只承认水痘的事情是他做的,但陆远峰伤及子嗣的事情他并没有承认。

    这事陆镇逸按理说是不知情的,或许他并不是真凶。

    公孙明月那女人被激怒了什么都敢说,但她没有承认过这事,不,不,不,那时候的她应该没这本事能够害他儿子吧,陆镇棠只想到了一个可能,公孙长清。

    只是他怎么动的手,陆镇棠查不到什么线索,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怕是查到的机会更加渺茫了。

    陆家的家业他是绝对不可能交到那两个孩子手上的,但远峰他又这样,陆镇棠眼神一暗。

    “我明天要动身去福垣,陆家在那买了一个茶园,新茶上市,我要去盯着点。”陆镇棠说出了最后一件事情。

    他只是顺道来看看他的而已,他们父子之间的关系虽然回不到从前了,但他还是想要尽力挽回一下。

    茶园,买的?

    陆家的产业可没这个,估计是他和公孙长清之间的交易吧,陆远峰脸上多了几分玩味的笑意。

    只是陆镇棠心事重重,没有注意到陆远峰脸上一闪而过的嘲笑。

    陆远峰想了想,自从知道自己多了个茶园,他便开始了解和茶叶有关的事情,福垣他自然是知道的,那里产出的绿茶久负盛名。

    但茶园可是会下蛋的金鸡,公孙长清怎么可能会将茶园让给他爹。

    “那茶园的主人怎么会卖掉自己的茶庄?”陆远峰忍不住问了句。

    “估计是有什么难事吧。”陆镇棠一愣,他从不关心这样子的问题。

    。

    <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初始技能也很猛〕〔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大宇微尘〕〔噬神纵天〕〔曜天之刃〕〔凌依然易谨离小说〕〔大道纪〕〔我的系统总想逼我〕〔初笺〕〔以情为陷:总裁的〕〔一世巅峰〕〔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荣耀巅峰〕〔极品老木匠〕〔农门医女:三爷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