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倾城大小姐〕〔柯学世界里的法师〕〔披着陀总壳子的我〕〔斗罗:崩坏降临〕〔逍遥小捕快〕〔我的老婆是反派鲛〕〔天命为凰〕〔我在综漫世界弹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穿成炮灰后,我竟〕〔魔尊被假哭包攻了〕〔超级神农的田园生〕〔请勿惊扰邪神[无〕〔不想选秀的我一直〕〔天生钓系[快穿]〕〔反派被迫深有苦衷〕〔国风守艺人从木偶〕〔郁嘉宁元凤修〕〔马甲的千层套路〕〔被逃婚后,我在恋
天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大魏执笔人 第一百三十八章
    剑圣闻言笑了,“天外天的道理,听听也无妨。不过我得提醒你一句,若只是动动嘴皮子,怕是我的剑会很不满意。”

    云淡风轻间,尽显仙人风采。

    “你确定吗?”

    少年望着他,平静开口,“我怕你承受不来。”

    听上去有装逼的嫌疑,可但凡听过那些道理的人,想来都应该清楚少年这句话里的分量。

    剑圣打心眼里不喜欢少年这般冷漠孤傲,像是一切尽在掌控中的姿态。

    有被看轻和羞辱到的感觉。

    他迅速收起笑容,面无表情说道,“不如快点试试。”

    声音很冷,似剑意一般深沉。

    满身战意也早已接近饱和,充满了挑衅意味。

    只是剑圣的身份摆在这,让他不好先行出手。

    换做年少轻狂时,只怕那把看不见的人间最强一剑早已经斩落在了少年的身上。

    少年无动于衷,自顾自说道,“在我下来之前,祭酒大人曾多次嘱咐过我,你既入大魏国门而来,便算是我们的客人,只要行事不过分,我们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所以哪怕你方才重伤了曹人往和当朝国师,我也没有出面,以为你会适可而止,可没想到,你最终还是触碰到了我们的底线。”

    “你们的底线?”

    剑圣下意识朝着李三思看了一眼,“应该是指这枚来自执笔人衙门里的小铜牌吧?”

    关我吊事?...李三思心中怒骂,却躲在少年身后不敢露头。

    他虽然肩负二代逼王的称号,但还不至于装逼装到天上去......自己连祭酒的面都没见过,哪来的那么大牌面被这般护着?

    可少年却很快点了点头,肯定的态度让李三思都有些怀疑起自己的身世了。

    剑圣却并不觉得意外,只是仍有疑惑,“他果真是祭酒的传人?”

    少年这次却摇了摇头,纠正道,“是比传人还要重要的人。”

    剑圣微愣。

    他眨了眨眼,剑眸微凝,沉思了片刻后,叹道,“难怪。”

    比传人还要重要的人,自然便只有至亲。

    难怪刚刚登上二楼的小铜牌便有资格代表大魏朝来与自己谈判,原来是和祭酒有这么一层关系在。

    李三思闻言也是瞬间来了精神,“莫非我是祭酒大人的私生子?”

    思维宫殿中储存的记忆显示,原主父母双亡,孤儿一枚,十九年前被守城人老李头从皇城脚下捡了回来。

    可这些记忆都是后天所获,并不能当真。

    众所周知,父母双亡的人都不简单。

    背后往往牵扯到极强大的后台和势力。

    联想到少年的态度和话里的意思,他可能真的是祭酒的儿子!

    想到这里,李三思顿时满心振奋,当场陷入yy状态:

    受人欺负的时候大喊一声,“我爸是祭酒!”

    试问还有谁敢招惹自己?

    怕是就连剑圣都要掂量一下了!

    不知不觉,李三思从少年的背后站了出来,虽然没有越线,却也比此前多了不少的嚣张姿态。

    有祭酒撑腰,他还怕个鸟?

    一段时间的沉默过后,少年的声音再次响起,“我说这么多并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要告诉你,我们做事,向来都是这样,依理而行......是你先触碰到了我们的底线,我们才想着和你好好的说说来自天外天的道理,所以这并不是在欺负你。”

    剑圣闻言怒极反笑,“听你的意思,你的道理我是非听不可了?”

    少年想了想,认真说道,“如果你愿意和他道个歉,并且承诺答应大魏朝提出的一切要求的话,我可以收回之前说过的所有话,你也可以当我从没出现过。”

    少年口中的“他”,自然指得就是李三思。

    小铜牌下意识昂起头,傲娇的姿态和此前的畏首畏尾形成了巨大的反差。

    剑圣不说话了。

    他神情沉静,看上去并没有多少情绪变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当社恐穿成网络渣〕〔流放后男主都爱上〕〔成为无限游戏美人〕〔我还能苟[星际]〕〔她作死向来很可以〕〔开局我就想退出江〕〔真千金在星际放牛〕〔继承妖怪古玩店后〕〔绿茶女主和男配在〕〔绝色美人有话说[综〕〔十分红处〕〔这一世,我再也不〕〔穿到乱世搞基建(〕〔影帝的娇气小哥儿〕〔拯救卑微偏执男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