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被逃婚后,我在恋〕〔开局赘入深渊〕〔反派结社搞事中〕〔剑尊为我手撕剧本〕〔四合院:我是傻柱〕〔哥斯拉之末世无限〕〔妖孽小仙农〕〔人在光之国,开局〕〔拯救魔女的一百种〕〔圣道先贤〕〔西游:刚成阎王,〕〔我在王者开饭店,〕〔我的师父什么都懂〕〔穿越后撩完天师惹〕〔和离后,弃妇带崽〕〔全民穿越:团宠领〕〔庶女医妃:独苗王〕〔长安之上〕〔塘雨潇潇〕〔异能:我从天界下
天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大魏执笔人 第一百三十九章 生而登天者
    在那一刻,整个天地都安静下来。

    剑鸣声戛然而止。

    风声彻底隐没。

    就连在场三人那沉沉的呼吸声都已消失。

    散落的剑意于少年的头顶完全消融。

    和漫天云色一般被某种神奇的力量给彻底击溃。

    那把当世无敌的最强一剑也已不见,此前它落在少年的头顶大概有十息。

    这么长的时间,不要说是一个人的身体,便是这个天地都能被它完整斩裂。

    可此时的少年却安然无恙。

    平静的姿态下带着一如既往的冷漠和从容。

    甚至连发梢都没有一丝缭乱。

    没人知道他是如何做到的。

    他伸出的那只手除了比一般人要细长精瘦些外,并没有多余的特点。

    可却偏偏能无视剑圣所有的剑息防御,穿透来自九楼的巅峰体魄,将对方的脖子给捏住。

    这怎么可能?

    当李三思感觉到周围安静下来之后,他抬起了头,睁开了眼。

    然后就陷入了长时间的震惊和恐惧中。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绝对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这一副画面。

    剑圣他,被人捏住了脖子?

    李三思揉了揉眼睛,确定这不是幻觉。

    并且从剑圣那张涨红的脸,以及瞪大的双眼中可以判断出,他现在已经没有了任何反抗的能力。

    那一袭白衣已经不再飘动,而是死死的垂落在身前,变得无比沉寂。

    那只握剑的右手也已经不再是握拳之势,而是早已打开,空荡荡的掌心中仍有残留的剑意在游荡,只是很快便被少年身上的冷厉气息给彻底抹净。

    这位骄傲了三百年,出场即巅峰,直到现在都还没有找到真正对手的人间剑圣,在向天外天发出的第一次挑战中,便彻底落败。

    这过程其实很短,只是相对于剑圣以往的战斗时间来说,已经算是很长了。

    落剑十息,足够他杀人千里,不留半点痕迹。

    可此时却连眼下的一个少年郎都没能解决掉。

    不仅没被解决掉,自己反而受制于人,变得动弹不得。

    人间九楼剑圣,这个世界已知的修行体系的最巅峰,在这位来自天外天的摘星楼守门少年眼里,似乎只是一个笑话。

    他试着催动剑息,调动已然散落的剑意。

    可结果却是徒劳。

    少年身上那块不知名的幽暗兽皮中散出着一层古怪的光芒,隐有惊雷缠绕,落在剑圣的身上,将他的所有气息完全封死。

    冷漠中带着居高临下的孤傲。

    他的手落在剑圣的脖颈上,并没有刻意的用力。

    但掌心中所蕴含的力量却强大到连剑圣都有些绝望。

    这是一股陌生而又熟悉的力量。

    之所以说它陌生,是因为它绝对不在人间九楼体系的划分范围内。

    说它熟悉,是因为剑圣也曾真真切切感知到过那股力量的存在。

    虽然只是惊鸿一瞥,但却让他永生难忘。

    在过去的那些日子里,早已登顶九楼的剑圣曾多次朝着顶楼往上的某个未知空间发起过冲击,希望能摆脱眼下的桎梏,去到剑道体系的另一个高度。

    虽然最终没能成功,但探索的过程中他还是有所感悟......人间九楼,并不是修行的终点。

    登天而去,剑道依然广阔。

    天外之天,才是他们这些早已站在九楼巅峰的强大存在该去的地方。

    这也是他为何非要来找祭酒打一架的真正原因。

    找到了祭酒,就能找到打破桎梏的办法。

    从而登上第十楼,十一楼,甚至更高楼......

    毕竟千万年以来,从修行初始至今,这个世界所有的修行体系中,包括远古时代存在的魔,他们当中都曾出现过许许多多强大到难以想象的存在......可唯一有资格去到天上,将苍穹的尽头当作自己主场的,就只有那位生而知之,神秘可怕的大魏祭酒。

    世人皆知祭酒住在天上。

    却从未有人能主动找到他。

    因为现有的人间强者中,还没有人有资格,有能力跨过天地之间的距离,登天而去。

    只是让剑圣没想到的是,来自天外天的一个守门少年,竟然都有着将自己轻易击败的力量。

    这更让他坚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人间以九楼为约束,人间之外,则是另一个修行天地。

    所以潜龙之巅,剑圣被少年单手捏着脖子,原本应该震怒不安的他,开始慢慢变得平静下来。

    他身躯微微后仰,放松呼吸,以稍稍减轻脖颈处的不适感。

    沉默片刻后,他开口了,“这就是来自天外天的力量吗?竟能如此轻易逼退我的剑,果然没让我失望。”

    声音有些沉重,可以感觉到他的气息也有些不稳,应该是呼吸受限所导致。

    少年闻言却摇了摇头,似乎对于这句话并不太认同。

    李三思和剑圣同时皱起眉,有些不明白少年的意思。

    直到他再次开口,做出解释,“这只是我七成的力量,若我使用全力的话,这个世界的大道规则可能会崩塌,而你蓄养多年的那把剑也将不只是被逼退,而是将被直接折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当社恐穿成网络渣〕〔流放后男主都爱上〕〔成为无限游戏美人〕〔我还能苟[星际]〕〔她作死向来很可以〕〔开局我就想退出江〕〔真千金在星际放牛〕〔继承妖怪古玩店后〕〔绿茶女主和男配在〕〔绝色美人有话说[综〕〔十分红处〕〔这一世,我再也不〕〔穿到乱世搞基建(〕〔影帝的娇气小哥儿〕〔玄幻:开局一座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