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退婚夜!战神王爷〕〔我在隋唐当暴君〕〔武当扫地道童,开〕〔暗恋有声音〕〔疯了吧!你管这叫〕〔灼你去下饭〕〔修仙:从心动大律〕〔在逃生游戏里拐了〕〔源家家主不想转世〕〔清宫娇宠妾妃(穿〕〔侠不留行〕〔这个锦衣卫明明超〕〔我在雪豹当战神〕〔前妻乖巧人设崩了〕〔黎明赤辉〕〔NBA:狂徒崛起〕〔世界足坛之王〕〔万人迷小雌性她一〕〔赵浪穿越秦朝〕〔丧尸绝城
天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大魏执笔人 第一百四十五章 谁欺负了你
    此时的他,站在洛溪亭面前,已经不再是那位登上九楼,冷漠决然的人间剑圣。

    而是变成了一位普通的长者,温柔的先生,或者说,慈祥的父亲。

    他静静的望着洛溪亭,嘴角带笑,平静缓慢的问出那番话,眉眼间充满了关切和鼓励。

    白衣之下剑意内敛,所有锋芒也已全部收起。

    似乎是怕惊扰到了眼前这位自己最看重的学生。

    月光落满观景楼,四处皆是银白。

    淡淡的月晕之下,这场相隔已久的师徒重逢显得格外温馨。

    周围人声静默,呼吸声亦暂缓。

    没人敢去打扰。

    只是押送着洛溪亭来到此处的两队人影却如临大敌,纷纷拉开阵势,防止剑圣突然暴走,强行带着洛溪亭离开。

    金牌杨千杀显得尤为不安,作为此次押送的领队,他职责重大。

    若是洛溪亭今日被人劫持走,他可是要挨板子的。

    搞不好还要被关禁闭。

    所以此时他比在场任何人都要紧张和专注。

    作为一名登上七楼的强大武夫,自信和骄傲是他的标配。

    遇事不多想,一般情况下就是先莽,很少考虑后果。

    从没有害怕过什么,也不见他对谁有所畏惧。

    可此时站在他面前的可是那位近乎人间无敌的白衣剑圣。

    哪怕杨千杀再怎么莽,终究不是无脑。

    知道自己若是在剑圣面前装逼,下场可比关禁闭要惨多了。

    所以他难得低调下来,没去管刑部的那些人,只是对着身后的四位银牌轻声吩咐道,“一会儿不管发生了什么,只要我不动,你们就必须保持安静,别犯糊涂。”

    四位银牌当即应诺,心想我们有那么勇吗?

    原则上来说,剑圣只能站在看守阵地外,与洛溪亭远远对望,根本不能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这不符合规矩。

    可那些皇城高手根本不敢阻止。

    也来不及阻止。

    就连曹人往和国师大人都没有看到剑圣起身而至的动作。

    更别说其他人了。

    放眼场间,大概也只有那位国运加身的张首辅能完整捕捉到剑圣的身影。

    只是落剑而无杀意,剑息隐而不发,此时的剑圣平静的很,也安全的很。

    他不会强行带洛溪亭离开的。

    首辅大人很放心。

    尤其难得见到剑圣这般温柔平和的姿态,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不由得有些唏嘘……哪怕成为了陆地神仙,本质上还是一个正常的人啊。

    人间有约束,这样的剑圣,反而更加可敬。

    张首辅无声笑了笑,挥手示意百官静坐。

    周围严阵以待的皇城高手也四散退下。

    师徒重逢,千万人在看。

    却不容任何一人惊扰。

    安静的月色下,洛溪亭眼角的泪水终于滑落,顺着那张柔美细腻的脸庞低落下来,积压了许久的委屈也终于随着一阵让人揪心的哭声宣泄而出。

    她还是没有回话,只是扑倒在剑圣怀中,俯在他的胸口,像是孩儿依偎在父亲的怀中般,安静享受着这一刻的温暖。

    剑圣叹了口气,轻轻摇头,有一下没一下的拍打着洛溪亭的背,哄孩子一般的安抚。

    李三思的目光已经落在洛溪亭身上许久,看得心里直痒痒,此刻的他很想要进入思维宫殿中,把自己幻想成是剑圣的那只手。

    代替剑圣对洛溪亭进行安抚。

    却突然感觉到有一束意味深长的目光落在了自己身上。

    他虎躯一震,顿觉不妙......自己是不是看得太过于忘我了?以至于忽略了些什么?

    片刻沉寂,调整好心情,他的脸色瞬间恢复到古井无波的状态。

    随后缓缓转过头,下意识朝着长公主那边看了一眼。

    果然,那束目光就是来自于长公主。

    说不清楚什么韵味,有些让人捉摸不透。

    只是很确定的是,长公主那好看的丹凤眼中仍被温柔的情意涌满,尤其是当李三思对视过来的时候,更是多出了一抹水光,柔情蜜意中藏着数不尽的妩媚。

    可不知为何,李三思同样感觉到,有一丝淡淡的寒意也正自那对足以让人沉迷的双眸中散出。

    只是被隐藏的很好。

    或许是出于心虚,李三思讨好似的给了长公主一个海王式的招牌微笑。

    温柔中带着些许男人味。

    长公主同样以微笑应对。

    脸上的表情看不出什么变化,依然风韵十足,爱意满满。

    就在李三思以为是自己多想了的时候,他注意到,站在长公主身边的楚白狼忽然露出了一丝嘲弄式的笑意,并且抬起空出的左手,对着自己比划出了一个很隐晦的割喉动作。

    想要表达的意思很清楚......你死定了!

    同时小桂子满脸的焦急表情,以及不断朝着洛溪亭那边示意的动作也给了李三思一个红色信号......他对洛溪亭的花花心思已经被公主殿下发现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当社恐穿成网络渣〕〔流放后男主都爱上〕〔成为无限游戏美人〕〔我还能苟[星际]〕〔她作死向来很可以〕〔真千金在星际放牛〕〔开局我就想退出江〕〔继承妖怪古玩店后〕〔绿茶女主和男配在〕〔绝色美人有话说[综〕〔十分红处〕〔这一世,我再也不〕〔穿到乱世搞基建(〕〔影帝的娇气小哥儿〕〔拯救卑微偏执男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