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被逃婚后,我在恋〕〔开局赘入深渊〕〔反派结社搞事中〕〔剑尊为我手撕剧本〕〔四合院:我是傻柱〕〔哥斯拉之末世无限〕〔妖孽小仙农〕〔人在光之国,开局〕〔拯救魔女的一百种〕〔圣道先贤〕〔西游:刚成阎王,〕〔我在王者开饭店,〕〔我的师父什么都懂〕〔穿越后撩完天师惹〕〔和离后,弃妇带崽〕〔全民穿越:团宠领〕〔庶女医妃:独苗王〕〔长安之上〕〔塘雨潇潇〕〔异能:我从天界下
天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大魏执笔人 第一章 守城人之死
    大魏镇魔街,刑狱司。

    李三思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冰冷的草席上。

    脖子上挂着沉重的枷锁,脚上铐着泛青的桎梏。

    死囚的标配。

    环顾四周,心态逐渐炸裂。

    青色的石墙已经剥落,上面有鲜血干涸后留下的斑驳痕迹,昏沉的暗色成了整个房间的主色调,沉闷且压抑。

    阴暗的角落里,贝塔和舒克四处觅食,完全无视他的存在,偶尔还会抬头与之对视一眼,像是在嘲笑他此刻的狼狈。

    这是哪?

    李三思面色发白,有了片刻的恍惚。

    我穿越了......

    纷杂的记忆似潮水般涌来,冲垮了他意识中的所有防线,在他的脑海中掀起滔天巨浪。

    李三思,字凤起,大魏皇城刑狱司下辖监察院里的一名深夜守城人,年仅十九。

    月俸极少,只够温饱。

    父母不详,是个孤儿。

    十九年前,他被同样是守城人的老李头从皇城脚下捡了回来,抚养长大。

    前不久,老李头重病不治,撒手西去,临死前的最后一个愿望,就是希望监察院能够将自己守城人的职位沿袭给养子李三思。

    这本不符合规矩,可念在老李头一辈子任劳任怨的份上,院长陈汉心破例答应了他这个请求。

    守城人虽然赚钱不多,但胜在工作稳定,且包吃包住。

    在老李头看来,这便够了,足够让凤起安然度过一生了。

    李三思却并不满足:“说好听点叫守城人,其实就是个看大门的,没前途。”

    融合了原主的记忆,他发现两世为人的想法竟然都一样。

    现实虽然骨感,理想仍要丰满。

    李三思的理想是做一个和狱神大人一样强大的探案高手,手眼通天,美女倒贴。

    而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守城人。

    为此他在每夜的守城工作中并不安分,常常玩忽职守,要么开溜回去睡大觉,要么就去秦淮河边的花船上听小曲儿。

    但更多的时候,他还是躲在没人的地方,翻阅着刑狱司三位司长大人联名编纂的那本《探案密要》,为理想而奋斗。

    往日里没人去管他,只要白鹿门那边不出事就好。

    每夜的守城人有两位,除了他以外,还有一个叫做孙无常的同僚。

    孙无常是个退休老卒,工作勤勤恳恳,有他守着白鹿门,李三思很放心。

    当玩忽职守成为一种习惯,就很难改掉了。

    可他怎么也没想到,竟有一天,自己要为玩忽职守付出如此惨痛的代价……身陷牢狱,三日后被押往西市刑场问斩。

    事情是这样的:

    “开局就要跟我玩命啊这是......”李三思后背冷汗直流,心也沉到了谷底。

    怎么办?

    凶手虽未找到,但是他的罪责已经定下,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穿越大魏,重活一世的他将要再次狗带。

    这并不是他想要的结局。

    他不想死!

    生死重压下,李三思反而镇定下来。

    他闭上眼,精神高度集中,整个人进入了一种忘我的状态。

    此刻在他的意识画面中,已经不见了这间阴暗潮湿的监牢,而是出现了一座巨大无比的宫殿。

    这座宫殿里有无数个房间,里面没有任何具象化的东西或是人,而是存储着无数特定的思想,信息和记忆。

    当他的大脑开始高速运转,记忆和思想所构建成的房间就越来越多,宫殿的规模也就越来越大。

    所有的信息和知识都完美的储存在这座巨大的宫殿里,随时可以为己所用。

    这是他思维宫殿的雏形。

    当他进入思维宫殿的那一刻,局势开始有了一丝转机:

    李三思闭眼皱眉,思维宫殿中的记忆墙壁开始快速崩塌,融合,汇总,最终重组构建!

    清晰的思路出现在思维宫殿的某个房间中:

    想到这里,李三思猛然睁开眼,眼神中带着狂喜……破了案子就能活命!

    可怎么破?

    思维宫殿虽然足够变态,但要有一定的案件信息,才能在最大程度上还原案犯过程……信息从哪里来?

    李三思大脑飞速转动:“卷宗或是尸检报告!只要二者其一,我便有机会复盘整个案子!”

    可问题又来了,如今自己身陷牢狱,出都出不去,又哪里能弄来卷宗和尸检报告?

    心态崩了啊!

    李三思有些着急,三日后便要被问斩,时间不多了。

    就在这时,监牢之外那条幽长的走廊之间,忽然响起了一个幽怨的声音:“凤起啊,你糊涂啊!当夜秦淮河边听小曲儿为何不喊上我?你要是喊上我的话,就不会整夜独自劳累,以至于白天起不来床!更不会被人抓住把柄,送到这监牢里来了啊!”

    声音刚刚落下,一个面相极好的公子哥便在一名狱卒的带领下,唉声叹气的出现在李三思面前。

    此人身材匀称,衣服是上等的冰蚕丝绸,绣的是最华丽的滚烫金边,腰间玉带束紧,玉坠缠绕,富贵气逼人。

    他的左手提着一把风流羽扇,右手则拎着一坛子未开封的老酒,看样子是来为李三思送行的。

    “开门,解开枷锁和桎梏。”

    公子哥对着狱卒说道:“我要与凤起最后把酒言欢一次。”

    声音很是悲痛与惋惜。

    狱卒为难道:“少爷,他是死囚,这样不合规矩吧。”

    “叫你开就开!出了事我爹担着!”

    公子哥怒斥一声,吓了狱卒一跳,慌忙打开牢门,替李三思解掉了枷锁和桎梏,随后退下等候。

    看到公子哥后,李三思心中燃起了熊熊的希望之火。

    他认出了此人。

    陈小德,字孟浪,刑狱司司长兼监察院院长陈汉心的独子。

    与李三思相识于秦淮河的某次大型舞会上,二人虽身份差距极大,但因臭味相投,一拍即合,当场结为了表面兄弟。

    好兄弟,幸亏你来了!

    李三思一把抱住了陈小德:“孟浪救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当社恐穿成网络渣〕〔流放后男主都爱上〕〔成为无限游戏美人〕〔我还能苟[星际]〕〔她作死向来很可以〕〔开局我就想退出江〕〔真千金在星际放牛〕〔继承妖怪古玩店后〕〔绿茶女主和男配在〕〔绝色美人有话说[综〕〔十分红处〕〔这一世,我再也不〕〔穿到乱世搞基建(〕〔影帝的娇气小哥儿〕〔玄幻:开局一座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