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三国神话世界〕〔这个世界什么时候〕〔离婚后我成了总裁〕〔继承家产后马甲大〕〔最长一梦〕〔医路艰难,被迫不〕〔逆天神妻〕〔宿主她每天都在变〕〔诡道修仙:我能豁〕〔哥斯拉之末世无限〕〔逃荒:嫁给黏唧唧〕〔重生之乘风而起〕〔无限物资:带着空〕〔被通缉后,我成了〕〔仙道邪主〕〔重生:开局攻略沈〕〔这个歌手不敢退休〕〔明末:日月重开〕〔四合院:从秦淮茹〕〔我和崇祯成了合伙
天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大魏执笔人 第二章 思维宫殿的逼格
    我也想救你,奈何实力不允许啊......陈小德拨开李三思的双手,叹了口气:“凤起你放心,等你死后,我一定会请镇魔街上最好的缝尸匠,还你一个全尸。”

    “墓地我也给你选好了,就在城南郊外,那里土地肥沃,气候宜人,很适合埋葬,到时候,我会给你烧一只花船下去,当然,唱曲儿的姑娘也绝对少不了。”

    “另外,碑文我也会亲自替你刻好,都是你在秦淮河两岸的风流事迹,以供世人瞻仰......至于立碑人的落款嘛,我想了很久,既然你在大魏已无亲人,那么就只能写我的名字了,上书:那些年和我一起吃花酒的兄弟——陈孟浪......你看怎么样?”

    我看不怎么样......李三思说道:“我觉得自己还可以抢救一下!”

    陈小德沉默了。

    他放下手中的老酒,拍了拍李三思的肩膀,眼神中满是遗憾。

    片刻后,他开了口,语气开始凝重:“怎么抢救?三位司长联名下的判决书,说一定要拿你开刀,以儆效尤。我爹知道我跟你关系好,特地提醒过我,让我不要跟你玩了。”

    “可你还是来了。”李三思有些感动。

    “因为我从不听我爹的话。”陈小德面无表情甩起扇子,故作潇洒。

    有被孝到。

    李三思没空跟他扯皮,他直入主题:“如果我把白鹿门的案子破了呢?”

    陈小德一愣:“我没听错吧?你要破案?”

    没错,我不能轻易狗带......李三思斜着眼睛去瞅陈小德:“怎么,看不起我?”

    陈小德呵呵一笑:“当然不是!”

    不是才怪!三位司长大人联手都破不了的案子,你一个小小的守城人能破?

    吃花酒,你在行,破案嘛,免了吧!

    陈小德心中不屑,却又不想打击李三思,便摆出倾听的姿态:“那你打算怎么破?”

    李三思神采飞扬:“我自有办法,不过你要先帮我弄到本案的卷宗。”

    “不可能,卷宗都在执笔人的手上,我没资格。”

    “尸检报告呢?”

    “三尺阁的术士保管,我也无能为力。”

    要你何用?请回吧!

    刚升起的希望又到了破碎的边缘,李三思有些心灰意冷。

    陈小德看了李三思一眼,安慰道:“就算你拿到卷宗和尸检报告也没用,里面并没有什么有价值的情报,我可听说了,仵作开膛验尸查了一整天,连一根头发丝儿都没有放过,可愣是没有找到一个伤口,死因不明。现在外面都在传,说白鹿门那边有不干净的东西在作祟......”

    “哦?”

    李三思再次振奋起来:“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去案发现场看看!或许能发现什么重要的线索!”

    陈小德“啪”的一声收起扇子,轻斥道:“胡闹!你是死囚,牢门都出不了,如何去案发现场?”

    自然要靠你了,好兄弟......李三思深情的凝望着陈小德,诱惑道:“带我出去!只要我能活下来,日后秦淮河两岸的十大花魁,我全给你弄过来!”

    融合了原主的记忆,李三思知道自己在秦淮河的名声极大,是出了名的花魁收割者。陈小德眼神一亮,内心狂喜,却故意板着脸说道:“你我兄弟说这等见外的话作甚?莫非没有花魁,我就会眼睁睁看着你死去吗?”

    “会不会你心里没点逼数吗?”李三思内心忍不住吐糟。

    陈小德也不废话,唤来狱卒,直截了当的说道:“我要带他出去,你有没有意见?”

    狱卒看了一眼被举到自己头顶的酒坛子,感觉到了被开瓢的危险,无奈说道:“我什么都没看到。”

    “很好!”

    陈小德拍拍狱卒的肩膀:“要是有人找你麻烦,就说是我罩的,下次吃花酒算你一个......凤起,我们走!”

    白鹿门位于刑狱司往北二十里,现在打马出发,一个时辰便能到。

    可惜马厩离此太远,李三思身份敏感,不宜前去,便让狱卒牵来两头黑膘神驴充当脚力。

    巳时三刻,刑狱司外黑光闪过,两骑绝尘而去。

    ......

    午时三刻,白鹿门。

    命案发生之后,城门已经关闭,路旁树已尽枯,黄叶凋零,皆是破败之景。

    除了偶尔有刑狱司的人过来取证外,再无人敢踏足这里。

    李三思拍驴赶到之时,正是阳光最烈的时候,可他还是感觉到了一丝阴冷的气息。

    那两扇已经被贴上了封条的城门在阳光下反射出了金属的冰冷色调,仿佛在提醒着来此的不速之客:生人勿近!

    大白天的都这么瘆人,到了晚上还得了?

    难怪都说这里有不干净的东西.....李三思镇定心神,走向城门边的一间小屋。

    那里便是守城人夜里住的地方,孙无常就死在里面。

    陈小德将黑驴系在路边,不敢乱跑,紧紧跟在李三思身后往前艰难挪动。

    小屋不大,几乎全屋封闭,只留着一扇窄门。

    也就是说,凶手杀完人后,必须经窄门而出。

    可据陈小德描述,白天守城将士过来换班的时候,这扇唯一的窄门是从里面反锁的!

    将士们敲门无应,便直接破门而入,这才发现孙无常就坐在屋子里的那把摇椅上,触之已无呼吸。

    密室杀人!

    李三思有些兴奋,陈小德却差点尿裤子。

    推门而入,年久失修的老铁门发出了刺耳的“吱呀”声,吓得陈小德哭爹喊娘。

    一把摇椅,应该就是守城人死时坐的那把。

    墙上插着一支蜡烛,室内照明需要。

    角落摆着一堆木炭,取暖所用。

    地上竖着根火把,城外巡查必备。

    除此之外,别无它物。

    “孙无常死在屋中哪个位置?”

    进入查案状态,李三思开始认真起来。

    “就在那把摇椅上。”陈小德站在门口不敢进来。

    死在摇椅上?

    风自铁门外吹来,卷起些许灰尘,让室内光线变得更加浑浊,那把摇椅也在风中摇晃起来......就好像,现在有人坐在上面一样。

    这鬼屋太瘆人了,陈小德已经随时准备跑路。

    李三思却突然弯腰坐了下去!

    离了个大谱!

    这货什么时候胆子变得这么大!还是鬼附身?

    陈小德再不犹豫,转身就要跑,李三思却忽然闭眼,厉喝一声:“关门!闭嘴!屏住呼吸!别打扰我!”

    三魂丢了两魂半,还有半魂在出汗......陈小德左手抵住门,右手捂住口鼻,心里开始求佛:佛祖爷爷,观音娘娘,太上老君,镇元大仙,我是信徒,拜托保佑啊......

    铁门一关,屋内陷入绝对的黑暗中。

    密不透风,温度也开始上升。

    看不到卷宗,更无法验尸,案发现场的布局也太过于简单,没有一丝疑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把自己当成死者,从死者的角度去冥想,还原案发现场,或许能发现点什么......那一晚,死者就坐在这把摇椅上。

    李三思双手交叉放在胸前,闭眼晃动着摇椅。

    现在,在他的思维宫殿中,自己就是死去的孙无常。

    李三思猛然睁开眼,思维逐渐沉淀......找出半月前值白班的守城将士名单,不在名单上却出现在现场的就是凶手!

    “孟浪!开门!”

    李三思情绪激动:“回刑狱司!我要见执笔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流放后男主都爱上〕〔她作死向来很可以〕〔成为无限游戏美人〕〔十分红处〕〔陆见深南溪免费阅〕〔当社恐穿成网络渣〕〔第一百次相亲当天〕〔绿茶女主和男配在〕〔南太太马甲A爆了〕〔禁止殴打逃生游戏〕〔我还能苟[星际]〕〔穿到乱世搞基建(〕〔李准穿越六皇子〕〔我加载了修仙游戏〕〔表妹每天都病怏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