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魂兽:开局抽到神〕〔从仙剑开始拯救女〕〔冤种老父亲的育儿〕〔回到过去当富翁〕〔我在大秦长生不死〕〔七零宠婚:咸鱼甜〕〔我的婆婆是重生的〕〔极品老妇要翻身〕〔抱错的可爱妹妹回〕〔女配在年代文里做〕〔我真不是气运之子〕〔结婚后被植物人老〕〔快穿:被渣后的偏〕〔影帝你老婆又怀孕〕〔特种岁月之弹道无〕〔临高启明之海外扬〕〔名门枭宠:重生全〕〔百倍逆转:气不气〕〔重生八零,野崽子〕〔让你代管新兵连,
天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大魏执笔人 第四章 击鼓求见
    三尺阁,府衙大堂外。

    李三思昂着头,望着身前那面足有半人高的赤红重鼓沉默了很长时间。

    心头有一万匹草泥马奔驰而过。

    “这就是你想出来的办法?”

    野风匆匆过,将李三思惊醒。

    他拍拍陈小德的肩膀,提醒道:“这鼓要是敲响了,就必须要有冤情在身,若是无冤乱敲鼓,后果是什么样,应该不用我多说吧?”

    三尺阁沉冤鼓,一般人敲不得,一般的案子更敲不得。

    自建阁以来,这鼓也不过响了七次而已,而且几乎每一次都有着惊世大冤情。

    若是敢无冤敲鼓,那就拜拜了您嘞,准备好后事吧。

    曾经就有人喝酒喝高兴了,玩嗨了,跑到三尺阁府衙外拿头去撞沉冤鼓。

    听到鼓声后,当时正在床上耀武扬威的三尺阁赵司长没有任何犹豫,直接从自家小妾的肚皮上爬了下来,连夜升堂断案。

    结果发现击鼓者无冤可诉,只是喝大了,气得赵司长火冒三丈,骂了声头真铁,当场就让三尺阁的术士把那个人的头给炼化了,连渣都没有剩下。

    李三思融合了原主的记忆,对刑狱司中的诸般禁忌之物很是敏感,这沉冤鼓就是其一。

    他可不想出师未捷身先死。

    所以见陈小德带自己过来敲鼓,他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个刁民想害朕!

    果断拒绝!

    陈小德白了李三思一眼......如果不是真的没有其他办法,谁又原意来到这里冒风险?

    “以你如今的死囚身份,想要以破案为缘由去见王典尉,几乎不可能,也许没等见到他,就被人给抓回到监察院的大牢里去了。”

    陈小德说道:“可若是击鼓鸣冤的话,性质可就不一样了,不管你是何身份,地位如何,哪怕是个死囚,王典尉都必须出来见我们一面,甚至连赵司长都有可能出来......为世人沉冤昭雪,不分贵贱,这便是三尺阁设立沉冤鼓的初衷。”

    有点道德绑架的意思。

    可以啊,陈孟浪!关键时候还是靠谱!

    只要能见到王典尉,冒一次险似乎也值得。

    李三思眼神一亮,他一把将陈小德扯了过来,推到沉冤鼓边上:“你来敲!”

    啥子?......陈小德瞪大了眼,满脸疑惑。

    他不动声色往后退了一步,与沉冤鼓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劝道:“凤起啊,你反正已经是个死囚了,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还是你来敲吧。我就不一样了,我爹就我一个儿子,我可不能出事。”

    李三思拽住了陈小德的衣袖,提醒他:“你爹是刑狱司司长,没人敢动你。”

    “可他和三尺阁的赵司长关系很不好,去年俩人还干架来着。”陈小德可不傻。

    “本想着把这个出风头的机会让给你,既然你不愿意,只能我自己来了。”

    李三思先是表示遗憾,随后潇洒一笑:“今日过后,秦淮河两岸的花船上,都将传唱起我李三思勇敲沉冤鼓的英勇事迹。话说回来,那几位娇滴滴的花魁们,可不正是喜欢我这样有骨气的人吗?”

    “凤起且慢!说起骨气,我陈孟浪怕是未必会输给你。”

    陈小德听到花魁两个字,腰杆子瞬间硬了起来。

    这是他一生的软肋。

    他按住李三思,缓缓走到沉冤鼓前,沉默片刻,开口道:“我最后问你一次,你真的确定自己能破案?”

    李三思目光坚定,毫不犹豫:“你尽管敲!接下来交给我便是!”

    再信你一次......陈小德将羽扇别进玉带中,拎起重鼓旁边的两根大木锤,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屈肘,横臂,落锤......沉闷的鼓点开始很慢,随后节奏渐起,瞬间加快密集,似轰隆隆的雷鸣之声,将沉睡许多年的三尺阁府衙彻底惊醒!

    “何人击鼓鸣冤?”

    一个冰冷的声音突然响起。

    陈小德吓得手一抖,木锤差点落地。

    李三思前进一步,挡在了陈小德面前,沉声道:“继续敲!”

    雷鸣声继续。

    一道白衣身影出现在李三思面前,冷漠脸,无情眸,眉心一点金光,似开了天眼。

    是三尺阁的术士!

    传闻中可以搬山移海,只手摘星辰的存在。

    “监察院的死囚?”

    术士的冷眸穿过李三思,落在敲鼓的陈小德身上,声音似极寒冰雪:“你们不懂沉冤鼓的规矩?”

    击鼓有冤,说来听。

    无冤击鼓,便去死。

    强大的压迫感自术士身上传来,犹如重山当头而落。

    陈小德脸色苍白,双锤终于掉落,人也跪在了地上......乖乖,三尺阁的术士果然霸道!

    李三思却强撑着没有倒下。

    两世为人的他,有着足够强的意志力,面对术士的精神压迫,他虽无法还击,却也能勉强抵抗。

    白衣术士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李三思,没想到一个小小的死囚竟然能扛住自己的强大威压。

    莫非是个登堂入室的武夫?

    心绪刚起,术士冷眸微挑,眉心金光便落在了李三思身上,一触即退,有些失望......只是一个连武道一楼都未曾踏入的匹夫。

    术士摇摇头,纯当李三思是侥幸。

    他不打算浪费时间,开口道:“有冤否?”

    陈小德内心害怕到了极点,敲鼓的是自己,这最不讲理的白衣术士该不会直接把自己给炼化成渣吧?

    这事可不是没发生过。

    实在不行,只能搬出自家老爹来挡枪了。

    李三思却毫无所惧:“无冤可诉,来此击鼓,只是想见王典尉一面。”

    术士面无表情摇摇头:“既然无冤,还见王典尉作甚?且去死吧,监察院那边,我会去报备一声。”

    完了!陈小德哀嚎一声:“我爹是司长!”

    术士不为所动,他稍稍抬头,一道杀意漠然惊起,携风暴狂涌而至。

    生死之际,李三思突然开口道:“白鹿门的案子,我能破。”

    空气在此时凝滞。

    那一刻,风暴骤停,天色瞬间明朗。

    杀意也在刹那间退去。

    陈小德浑身冷汗,感觉绝处逢生。

    白衣术士则眯起眼睛,若有所思。

    ......

    内院。

    桌上青瓷茶碗里的茶水已经被下人撤掉,重新换上了滚烫的两杯。

    王典尉和冷长空却再没心思去喝了,商讨半天,一无所获,还喝个屁的茶!

    急得上火!

    “实在不行的话,我只能求助于执笔人了,都是自家人,他们应该会给我这个面子的。”

    冷长空把剑抱紧,哪怕再紧张,他依然面不改色:“此案已经拖得太久,再折腾下去对我们刑狱司的名声影响极大,必须速战速决。”

    王典尉当场拒绝:“绝对不行!赵司长明确发过话,此案绝不能和执笔人扯上关系!否则的话,他一世英名尽毁!”

    赵怀远有个屁的英名......冷长空心态炸裂,他绷不住了,怒斥道:“这个赵怀远的脑子被驴给踢了?难不成个人的荣辱比刑狱司的名声还要重要?哼!莫非以为狱神大人闭关后,就没人能治的了他了?”

    还真没有......王典尉摆摆手,叹道:“这话跟我说没用,得让赵司长听到才行,要不,我安排你俩见一面?”

    冷长空脸一沉,没去接话。

    他只是执笔人里的打手,一介武夫,赵怀远却是三尺阁的司长,位高权重。

    虽不在同一个部门,不受对方的管辖,但毕竟差着等级在,有些话,背后说说,稍微装下比就行了,当面该客气还是要客气的。

    做人嘛,眼力见儿必须有!尤其是在官场上。

    气氛有些尴尬,沉默再次来袭。

    最怕的就是空气突然安静。

    忽然,窗边一道白光闪过,白衣飘飞的术士幽灵一般出现在此,将沉默打破:“大人,白鹿门的案子,有人给破了。”

    一来就是王炸!

    冷长空眼中剑光一闪,抱剑的胳膊紧了紧。

    王典尉先是一愣,继而狂喜,后又觉得失态,重新板起脸:“此事可开不得玩笑。”

    术士说道:“破案的那人叫李三思,是他亲口所说,为求见大人,他敲响了沉冤鼓。”

    敲响了沉冤鼓?

    王典尉陷入沉思,“看来是抱着破釜沉舟的心态来的,莫非真的破了案?”

    王典尉内心焦急,却故作镇定。

    多年的官场生涯让他对各种场面应对自如,心态亦能稳住。

    他终于再次端起了桌上的青瓷茶碗,茶水已温,口感正好,小饮一口,将茶叶吐出,这才问道:“李三思何许人也?”

    “监察院的一名死囚。”

    术士开口,见王典尉皱起眉头,似是没印象,便又补充了一句:“您忘了?就是案发当夜,玩忽职守,去秦淮河的花船上快活了一夜,后被判了西市问斩的那位年轻的守城人。”

    “哦?是他?他不是被关在监察院的大牢里?如何能来到三尺阁?”

    王典尉沉吟片刻,不再淡定,大声道:“带他进来!”

    术士点点头,眉心金光一闪即逝,天眼顿开,照出了一个身穿囚服的身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流放后男主都爱上〕〔她作死向来很可以〕〔成为无限游戏美人〕〔十分红处〕〔第一百次相亲当天〕〔当社恐穿成网络渣〕〔绿茶女主和男配在〕〔陆见深南溪免费阅〕〔我还能苟[星际]〕〔南太太马甲A爆了〕〔禁止殴打逃生游戏〕〔穿到乱世搞基建(〕〔我加载了修仙游戏〕〔李准穿越六皇子〕〔拯救卑微偏执男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