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赵浪穿越秦朝〕〔丧尸绝城〕〔我的成就系统大有〕〔女尊快穿之妻主是〕〔墨爷,夫人偷偷给〕〔穿成渣A后我的O怀〕〔麻衣风水师〕〔无限重生之我有99〕〔人在大唐已被退学〕〔全民御卡开局篆刻〕〔我的倾城大小姐〕〔柯学世界里的法师〕〔披着陀总壳子的我〕〔斗罗:崩坏降临〕〔逍遥小捕快〕〔我的老婆是反派鲛〕〔天命为凰〕〔我在综漫世界弹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穿成炮灰后,我竟
天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大魏执笔人 第十九章 八千年的封印
    黑暗中的小巷,幽深且狭长。

    就像是,去往地狱的通道。

    李三思站在原地,浑身上下已经布满了冷汗。

    他知道,此刻魔就站在自己的面前,离自己可能只有一指的距离。

    他甚至能清晰的感知到从对方身上传来的沉沉呼吸,以及,因为过度疲累而出现的微微喘气声。

    魔的身形与这片黑暗融为了一体,看不清它长什么样。

    只知道它很高。

    自地面而起,所散发出的气息顺着黑暗朝顶空延伸,似乎,已经触碰到了那片苍穹。

    当这样强大到近乎无敌的远古存在如此真实的站在自己面前时,李三思彻底认命了......来吧,夺走我的身体吧!

    李三思闭上了眼,等待着魔的吞噬。

    可黑暗中却迟迟没有动静。

    这让李三思有些意外。

    他没敢说话,心再次突突起来......死亡固然可怕,但更加可怕的,是等待死亡的过程。

    不得不说,魔的确有两把刷子,不仅战力恐怖,心理战术也很有一套。

    它在等什么?难道是打算慢慢折磨我?...李三思骂了声娘,刚想冒死继续口嗨一番,加快死亡进程。

    魔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你不对劲。”

    突如其来的四个字,带着疑惑和慎重的意味。

    你才不对劲!你全家都不对劲...李三思心中怒斥,表面不动声色:“你什么意思?”

    语气中已经没有了最初的恐惧和敬畏。

    而是尽量保持着平静。

    死也要死的体面些。

    魔忽略了李三思的态度,黑暗中的双眸似冷刀一般刺入了李三思的体内,“你的神念,比本尊想象得要强大太多,这不是一只爬虫该有的神念强度。”

    声音不再平静,而是带上了一层戒备。

    李三思知道魔说的是自己那bug一般存在的思维宫殿,心神微凝,没想到这都能被发现!

    “你到底是谁?”

    魔开口问道,黑暗中的杀气已经来到了李三思身前。

    随时可能将其笼罩。

    李三思没有回话,想了想,故作高深的开口:“你怕了?”

    “怕?”

    魔的声音很快响起:“大魏的国运都快被本尊耗完,祭酒老头的封印也已被本尊破掉,八千年困兽岁月都熬过来了,还有什么值得本尊怕的?”

    “那你还在等什么?还不快来夺走我的身体?”

    李三思感觉自己抓住了魔的软肋,冷笑着问道:“难不成,现在的你,已经虚弱到连战胜我的信心都没有了?”

    言语间嘲讽的属性点到了满级。

    魔怒了,随即冷笑......但也仅仅是冷笑,而没有做出任何的反驳。

    因为李三思说中了它的心思。

    接连破掉大魏国运以及祭酒的封印后,它已经是强弩之末,勉强在黑暗中维持法相已是极限,想要成功夺舍,至少要休息两个时辰,让自身实力恢复至半成左右才行。

    而夺舍还有一个前提,就是李三思必须真的要跟爬虫一样弱小,并且无法做出任何反抗。

    可当魔感知到李三思那无比强大的神念之后,它犹豫了,震惊了。

    这只爬虫的神念,为何会如此强大?

    巅峰时候的自己自然毫无顾忌,直接出手便是。

    可如今自己虚弱到不行,若是强行夺舍,只怕,会适得其反。

    到时候不仅无法控制对方的神念,反而,会被对方控制也说不定......这,可不就成笑话了?

    李三思虽然看不到魔,却能感知到魔的情绪变化。

    他抓住了一丝曙光。

    整个人再次振奋起来。

    看来自己猜的没错,现在的魔,确实没有把握成功夺舍!

    短暂沉静过后,李三思做出了一个惊人的举动。

    他往前迈了一步!

    这一步不长不短,刚好一个身位,如果身前的魔不避让的话,这一步将会踩在魔的身上。

    他内心忐忑,却也无比兴奋。

    一步而起,朝着黑暗重重落下。

    脚下,是厚实的土表层,并没有任何多余的东西。

    与此同时,李三思集中起精神,清晰的感知到,离自己不过一指距离的魔,悄悄往后退了一些,堪堪避开了自己的落脚点。

    你退半步的动作是认真的吗?...李三思极具成就感,“自己竟然逼退了一只强大的,只存在于传说中的魔?!”

    黑暗依旧。

    气氛变得沉寂。

    李三思看不到魔的表情,却能明显感知到从对方身上飘来的愈发清晰的杀意。

    以及,一种深深的无奈情绪。

    此时唯有沉默,才能掩饰魔的尴尬和恼怒。

    李三思却不打算给它沉默的机会:“八千年前的魔道祖师,怎么连我这只小爬虫的一脚都承受不住?”

    贱到不行!

    魔的呼吸声响起,沉重且沉闷。

    它终于再次开口:“你应该知道,等本尊恢复实力的时候,你将要面对的是什么。”

    没有刻意的威胁,只是平静的诉说。

    但李三思知道,这个时候的魔,比此前的任何时候都要认真,杀意也要更重。

    “等你真的恢复了再说吧!”

    李三思心中打鼓,嘴上不怂:“小爷我先走了!”

    说完他便往后退去,想要穿过这条黑暗中的小巷。

    此前有魔的阻挠,走路像是鬼打墙,无法出去。

    如今魔已重伤,气息微弱,再也无力维持这小巷的神通,只要沉淀思维,保持清醒,就能一口气直接闯出去!

    事实证明,也确实如此。

    李三思起步开始,便快速奔跑,不过片刻,就已经感觉到了周围的变化......黑暗中的小巷,突然照进了一束月光!

    轻柔的光辉照亮了前方的路,一片光明!

    说明自己已经渐渐离开了这个鬼地方!

    再过一会儿,自己就能回到镇魔街上!

    而身后的魔明显开始躁动起来,奔涌的杀气在小巷中沸腾,却无法让李三思的脚步停下半分。

    它的伤太重了!

    眼睁睁看着李三思走远,却无可奈何,只能无能狂怒。

    就在此时,时间突然静止了!

    注意!是静止!绝对的静止!

    李三思奔跑的脚步停下了,左脚踏地,右脚向后蓄势,双手一前一后处在摆动的过程中,就这么突兀的僵持在了原地。

    飘飞的衣角向上四十五度的倾斜,也很诡异的悬停在月光和黑暗的交界处。

    甚至于他眼角因为快速奔走而晃动起来的肌肉都没有再回到最初的位置,而是固定成永恒。

    当空而下的月光静默在小巷一角,与巷中的黑暗处在绝对的平衡状态。

    风声消散,从最初的喧嚣转为默剧。

    就连小巷深处的魔,都停在了原地,彻底安静下来。

    气息也仿佛凝滞。

    只有那亘古不变的杀气依然缓缓渗透而出,似乎已经脱离了空间的限制。

    一个老人凭空出现在这静止的小巷中。

    老人一身白袍,须发亦皆白。

    脸上神情很淡,看不出多少情绪。

    眼神平静,瞳孔中藏着智慧的光。

    他缓步而行,来到李三思身边,静静打量片刻,嘴角忽而露出了一丝莫名的笑意。

    他轻抚长须,自顾自说了一句话:“既来之,则安之,别急着走。”

    伸手拍了拍李三思的头顶,少年便闭上了眼......随后打破静止的局面,起身而动,退回到了最初的黑暗中。

    来到魔的身边。

    从始至终,他都没有睁开眼,像是陷入了思维的怪圈。

    老人跟在后面,随之而来。

    感受到黑暗中魔的气息后,他笑了笑:“八千年的寂寞都熬过了,为何还要争这一朝一夕?到头来,不过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惹人笑话。”

    老人的立场在此,魔无法说话。

    只在黑暗中,将神念缓缓传散开:“这是你安排的人?”

    它指的是李三思。

    老人摇摇头:“他只是碰巧子时路过镇魔街。”

    “一个普通人,就算子时路过镇魔街,在没有你的允许下,他又怎能穿过封印来到小巷中?”

    魔的神念中带着质疑。

    老人盯着身前的黑暗,沉默了半晌,随后说了一句话:“谁跟你说的,他是普通人?”

    此话刚落,小巷便陷入了漫长时间的沉默当中。

    气氛变得沉寂。

    魔的情绪随着弥漫的杀气而急剧起伏,看得出来,它有些激动。

    魔的眼神缓缓落在了李三思身上,沉静了许久,问道:“这只该死的小爬虫,究竟什么来头?”

    老人笑道:“不可说。”

    魔的神念中顿时升起一丝暴戾气息,“你还是那么欠揍!”

    “你可以试试。”老人毫不在意,说道:“八千年前我都不怕你,何况是现在?”

    说完他便又笑了,云淡风轻。

    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很有趣的事情,随之说道:“小巷的封印被你打破,镇魔街聚拢多年的大魏国运也已彻底散去,该给你找个新家住着了。”

    魔冷笑道:“你还打算继续关着本尊?”

    老人点点头:“关了你八千年,都没能把你的臭脾气磨平,只能再关你八千年,如果你一直这么不听话,那便让你坐个死牢好了。”

    “大魏国运日益衰退,早已不复当年巅峰,你觉得,失去了大魏国运的加持,凭你一个人的力量,还能将本尊封印八千年?”

    魔终于笑了,带着几分嘲讽的意味:“你别忘记了,严格来说,当年将我封印在此的人,并非是你,而是依靠大魏一整国的力量!单论境界和战力修为,本尊!魔道祖师!才是当世最强!”

    有点中二范儿。

    老人平静说道:“真正的强者,从不会说自己最强。”

    魔沉默着。

    老人继续说道:“真正的大师,永远都抱着一颗学徒的心。”

    魔继续沉默,只是呼吸开始加重。

    似乎正在压抑着自己的燥怒。

    老人给出暴击:“而且,不管你曾经有多么的强,现在,还不是沦为大魏的阶下囚?我现在要把你关起来,你能有什么办法?”

    魔终于绷不住了,怒吼道:“本尊说了,你关不住本尊!”

    “关的住。”

    老人的声音很是平静。

    “关不住!!”

    魔几乎快要暴走。

    “关的住。”

    老人乐此不疲。

    “......”

    无聊的争论,以魔的神念枯竭而告终。

    但它虽然恼怒,却并不担心。

    因为它很确信,大魏的国运确实正在急剧的衰退过程中,这说明这座掌管了大半人间疆域的大魏王朝,气数将尽了。

    所以就算老人再一次将自己封印起来,它也不惧。

    只要它的实力成功恢复至巅峰状态,破掉没有大魏国运加持的封印,并不算什么太难的事情。

    现在问题是,老人会把自己关在哪?

    黑暗中的魔望向了老人。

    老人则望向了李三思,嘴角挂着浅浅的笑意。

    “什么意思?”

    魔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你该不会,想把本尊封印在他体内?”

    “不是正如你所愿吗?”

    老人笑了:“都不用你费工夫夺舍了,我送你一程便是。”

    “可他的神念太......”

    魔急促开口,话还没说完,老人便向前伸出了一只手,平铺的掌心微微屈起,整条小巷便在瞬间塌缩成一团暗光,随着老人掌心的摆动,那一团暗光缓缓平移,最终落入了李三思的眉心。

    魔的气息瞬间消失了,黑暗亦散。

    月光落下,一片光明。

    “他的神念太过于强大,你无法夺舍掌控?”

    老人将双手背后,笑道:“那便,只能让他来掌控你了。”

    谈笑声中,老人消失不见。

    似来时一般莫名。

    小巷亦消失不见,似乎从来没出现过。

    静止的空间开始了流转,一切如常。

    李三思缓缓睁开眼,发现自己就站在空旷的镇魔街上,像是从未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当社恐穿成网络渣〕〔流放后男主都爱上〕〔成为无限游戏美人〕〔我还能苟[星际]〕〔她作死向来很可以〕〔开局我就想退出江〕〔真千金在星际放牛〕〔继承妖怪古玩店后〕〔绿茶女主和男配在〕〔绝色美人有话说[综〕〔十分红处〕〔这一世,我再也不〕〔穿到乱世搞基建(〕〔影帝的娇气小哥儿〕〔玄幻:开局一座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