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倾城大小姐〕〔柯学世界里的法师〕〔披着陀总壳子的我〕〔斗罗:崩坏降临〕〔逍遥小捕快〕〔我的老婆是反派鲛〕〔天命为凰〕〔我在综漫世界弹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穿成炮灰后,我竟〕〔魔尊被假哭包攻了〕〔超级神农的田园生〕〔请勿惊扰邪神[无〕〔不想选秀的我一直〕〔天生钓系[快穿]〕〔反派被迫深有苦衷〕〔国风守艺人从木偶〕〔郁嘉宁元凤修〕〔马甲的千层套路〕〔被逃婚后,我在恋
天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大魏执笔人 第二十三章 天黑得 像不会再天亮了
    风停了,月光变得暗淡,显得夜色愈发深沉。

    李三思泛着血眸,冷漠的眼神在五位黑衣杀手身上停留了片刻,便朝着四周望去。

    寂静的黑夜,遥远的苍穹,镇魔街上的枯石和青石板路,更远处的楼阁和长街,还有这人间的味道,无处不在的烟火气......他与这一切,似乎都是久别重逢。

    静静的凝望许久,他的眼神有些恍惚,只是片刻,便再次恢复到最初的冷漠状态。

    他再次望向身前无法动弹的五位黑衣杀手,瞳孔深处的血光惊亮了一瞬,一股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可怕气机自他身上出现,随着夜色缓缓散开。

    五位黑衣杀手的眼神早已被恐惧之意涌满。

    虽然黑布遮住了他们的脸,但从他们不断颤抖的身躯中不难看出,黑布下的那五张脸,应该都已被吓得一片苍白。

    他们能感受到李三思身上的气息变了......变得深沉,变得冷厉,变得没有了任何感情,像是一头从地狱中爬出来的洪荒猛兽,随时都可能将他们给吞入腹中。

    “情报中不是说,这个叫做李三思的家伙,是个被秦淮河的酒色掏空了身体的弱鸡吗?”

    这是五位黑衣杀手心中最后的念头。

    很快,一只手落了下来。

    掌心卷动着血色风沙,似天幕倒垂,借着夜色的掩盖落在了五位黑衣杀手身上......没有多余的动作,只是落掌,五位黑衣杀手连惨叫声都没能发出,便似烟尘般消融,涣散,成为了掌心风沙的一部分。

    匆匆结束了他们的杀手生涯。

    身前再无人,五把大刀落地惊响,将思维宫殿中的李三思吵醒。

    他迅速睁眼,看了一眼黑暗牢笼中的魔,发现它那巨大的手掌正从牢笼两端松开,血瞳也已变得暗淡不少,像是陷入了虚弱状态。

    “你,还好吗?”

    不知为何,李三思竟有些担心起来。

    “本尊无碍。”

    魔冷漠且高傲的声音很快响起:“不过是将刚刚恢复的些许魔力耗尽罢了......这段时间你低调些,本尊需要闭关休整,可能暂时无法再替你出头了。”

    话刚落下,它似是觉得自己的语气过于温柔了些,很快便又补充了一句:“本尊天下无敌,所以无所畏惧,可你不一样,爬虫就要有爬虫的觉悟,在本尊出来之前,夹着尾巴好好做一只爬虫,别惹事。”

    你吗!不装逼会死吗?!...刚准备感谢下救命之恩的李三思掉头就走,退出了思维宫殿。

    留下傲娇的魔道祖师在黑暗中独自叹了口气,“祭酒老头,等本尊出去后,一定要杀破你的天外天!你可知,你!害苦本尊也......”

    镇魔街上,眼神恢复如常的李三思看了一眼坠落在地的五把大刀,沉静半息后,一把抱起,迈着沉重的步子继续往三尺阁跑去。

    一盏茶后,他累的不行,预估着离三尺阁大概只有二里地了,便扔下大刀,颓然倒地喘气。

    随意的望了一眼镇魔街方向的夜空,那里,强烈的金光和刀光最后惊亮了一瞬,便各自消融,再也没有亮起。

    想来那边的战斗也已接近尾声。

    “时间刚刚好!”

    李三思剧烈喘气,迅速摆出惊魂未定的姿态。

    片刻后,金光瞬起,白衣术士卷起满身杀气出现在李三思身边。

    他浑身气息强大,卷动百丈金光。

    眉心天眼开到极致,单瞳已有些微微发红,像是用力过猛所致。

    脸色稍显苍白,原本平静无波的神情间裹挟着一层无比凝重的色彩。

    现身瞬间,看了一眼满脸惊恐的李三思,见他没事,顿时松了口气,神情稍缓。

    随后天眼冷冷扫视全场,杀气再起,“他们人呢?”

    问的自然是五位黑衣杀手。

    早化成飞灰了......李三思情绪切换自如,他双眼无辜,一副受人欺负后找爸妈告状的可怜样子,“那五个人追我到这里后,刚准备动手,却突然被一股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白光给击中,给他们吓得不轻,丢下大刀后就跑没影儿了。”

    白衣术士顺着李三思的目光望去,地上的五把大刀无规则摆放,确实像是惊慌未定时胡乱丢弃。

    “白光?”

    白衣术士皱起眉,看了一眼不远处的三尺阁府衙,似是想到什么,很快舒展眉头,“应该是三尺阁的法阵出手了,这里离三尺阁只有二里地,完全在法阵的覆盖范围。若被法阵感知到有三尺阁编制外的人在此动手,它便会先以白光警告,若外人不走,它便会以蓝光驱赶,看来,那五位黑衣人了解过法阵的威力,所以便仓皇逃窜了。”

    说到这里,金光退去,白衣术士眉心天眼亦缓缓闭合,他扶起李三思,说道:“楚白狼是拼了命想要拖住我,出手之间皆是死招,我一时间也无法挣脱。不过幸亏你够机灵,跑的也快,要不然,今夜你怕是要挨刀子了。”

    影帝李三思顿时露出后怕的表情,“是啊是啊,幸亏我跑的块!对了,楚白狼人呢?咋没给他抓回来?这家伙摆明了是要我死,若是不把他解决了,日后我的小命不天天吊着在?”

    “抓他?”

    白衣术士露出一丝苦笑:“哪那么容易?且不说他是长公主的贴身侍卫,在皇城中颇有些地位,我不能随意抓他。单是他武道六楼的实力,再加上一手所向披靡的霸刀,这样的人,又岂会轻易让人抓住?”

    语气中颇有些无奈。

    李三思瞪大了眼睛:“该不会,刚才那一战,你输了?”

    “那倒没有。”

    白衣术士微微昂首,情不自禁挺直身子:“他的刀虽然强,但与我的天眼瞳术比起来,还是差了一筹。我想今夜一战后,他最少需要半个月的时间去调息修养,才能恢复过来。”

    你还是有实力的啊!...李三思放下心来,“看来至少这半个月,可以放心的去秦淮河听小曲儿,不用担心被人砍了。”

    “你还敢去秦淮河?”

    白衣术士满脸不可思议:“花魁虽然妙,但也要有命享受才行。你要知道,今夜真正的杀手,其实并不是楚白狼,而是那五个黑衣人。”

    他神情凝重起来,看了一眼李三思,继续说道:“不用我多说,你也应该知道他们是谁派来的了......白鹿门之案虽然让你在刑狱司中备受好评,声名鹊起,但在皇城三法司那里,你的口碑可是糟透了。”

    李三思泄气了,随即问道:“那怎么办?我可是刑狱司的人!三法司敢这么肆无忌惮的暗杀一个未来的探案之星?”

    “探案之星?好奇怪的用词。”

    白衣术士说道:“可严格意义上来说,你现在已经不是刑狱司的人了。”

    啥意思?李三思懵逼了一瞬,很快反应过来......监察院回不去,三尺阁刚出来,执笔人情况未知,现在的自己,就是一只孤魂野鬼啊!

    没有任何势力傍身的他,可不就得任人宰割?

    白衣术士很懂得察言观色,他再次向李三思发出诚挚的邀请:“加入三尺阁,你就安全了,我发誓没人再敢动你。”

    他神色诚恳,满眼期待。

    好家伙!在这等我呢!...李三思有些为难,不知该如何回应,只能以沉默应对。

    但其实拒绝的态度已经十分明确。

    白衣术士没有放弃,“你应该看的出来,王典尉对你很器重,跟在他后面做事,你的路只会越走越宽,日后前途不可限量。”

    “另外,你的神念虽然强大,但你似乎并不能对其掌控自如,因为你还不知道该如何修行,关于这些,我也可以教你。”

    “总之,加入三尺阁后,你就真正是自己人了,我们会不遗余力的栽培你.......李三思!别犹豫了!来吧!未来,是你的!”

    这已经是掏心窝子的大实话了,说不感动是假的。

    李三思看着白衣术士那真诚的眼神,再想起这些日子对方带给自己的超强安全感,有些意动了。

    片刻沉默,李三思决定给彼此一个机会:“我要见赵司长。”

    有戏!...白衣术士克制情绪,点头道:“你先回去休息,明天一早我就带你去见他。”

    “不!我现在就要见他。”

    李三思抬头望天,认真说道:“趁天还没亮。”

    .”......”

    片刻后,三尺阁司候府外,金光闪过,白衣术士带着李三思现出身形,看了一眼府外上夜班的两位守门人,白衣术士对着李三思说道:“我已金光传信给王典尉了,他一会儿也会过来。”

    大可不必吧!...李三思指了指守门人:“你去还是我去?”

    “自然是我去,司候府的人,调子高着在,怕是不会理你。”

    白衣术士漫不经心说了句。

    李三思笑笑没说话。

    只见白衣术士快速走到门前,与两位守门人轻声交谈了几句,三人目光在李三思身上兜兜转转,墨迹了许久,其中一位守门人这才黑着一张脸走入司候府内,应该是去通报了。

    白衣术士走了回来,脸色有些难看,硬是对着李三思挤出一丝笑容:“等等吧。”

    这一等,就是一盏茶的功夫。

    司候府大门忽开,进去的守门人出来了,反手就将门关上......白衣术士刚准备上去询问,守门人却伸出了一只手,将其拦下:“星魂大人,实在抱歉,司长大人还在休息。他说了,天大的事,都等天亮了再说。”

    说完他便正立不语,神色倨傲的像是尊门神。

    此时黑夜依旧深沉,离天亮还有一个时辰。

    被称作星魂大人的白衣术士愣住了。

    他收回目光,下意识望向了李三思,却发现身边没人。

    脚步声忽然响起。

    抬眼一看,李三思抱着瘦弱的膀子,已经走出了司候府的外门,孤独的闯入了夜色中,头也不回的离去。

    他的背影,看不出一丝留恋。

    又有脚步声突然响起,显得急促,复又停下。

    白衣术士转过眼,刚好看到了从府中急匆匆赶来的王典尉。

    他就站在司候府外门处,身上随意的披着一件黑色外袍,望着李三思离去的方向,脸色阴沉。

    天,漆黑如墨。

    像是,不会再天亮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当社恐穿成网络渣〕〔流放后男主都爱上〕〔成为无限游戏美人〕〔我还能苟[星际]〕〔她作死向来很可以〕〔开局我就想退出江〕〔真千金在星际放牛〕〔继承妖怪古玩店后〕〔绿茶女主和男配在〕〔绝色美人有话说[综〕〔十分红处〕〔这一世,我再也不〕〔穿到乱世搞基建(〕〔影帝的娇气小哥儿〕〔拯救卑微偏执男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