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退婚夜!战神王爷〕〔我在隋唐当暴君〕〔武当扫地道童,开〕〔暗恋有声音〕〔疯了吧!你管这叫〕〔灼你去下饭〕〔修仙:从心动大律〕〔在逃生游戏里拐了〕〔源家家主不想转世〕〔清宫娇宠妾妃(穿〕〔侠不留行〕〔这个锦衣卫明明超〕〔我在雪豹当战神〕〔前妻乖巧人设崩了〕〔黎明赤辉〕〔NBA:狂徒崛起〕〔世界足坛之王〕〔万人迷小雌性她一〕〔赵浪穿越秦朝〕〔丧尸绝城
天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大魏执笔人 第三十三章 大魏国运的衰退
    秦逍遥不想在背后过多议论长公主,这是大不敬。

    所以简单几句,便将此事彻底揭过。

    “希望如此吧。”

    李三思叹了气。

    心里还是有些担忧。

    不过既然已经加入了执笔人,便等于多了座无比强大的靠山。

    就算楚白狼还想杀自己,也要掂量下有没有那个实力了。

    至于曹人往嘛......李三思暂时不愿去想,那等人物若是真想对付自己,挖空心思也没用,该死还是得死。

    接下来要做的只有两件事:

    好好探案。

    好好练剑。

    当然,还要防着基佬苏羡。

    暖阳下,李三思忽然摆正姿态,对着秦逍遥恭敬行礼:“日后,就全仰仗司长大人了。”

    随后又对着冷长空和苏羡拱拱手,“二位,同僚一场,还请多多关照。”

    入职第一件事,先搞好领导和同事关系,没得错。

    他最后一句话主要是对苏羡所说。

    冷长空对他的好早已明了,尽在心里,不必多言。

    “好说好说。”

    苏羡笑着去拉李三思的手,被冷长空提剑拨开,“明日我带你去领制服和腰牌,顺便大家伙儿一块儿聚一聚,也好互相认识下。”

    颇有几分老大哥的风范。

    李三思当场笑道:“有劳冷大哥了。”

    冷大哥?...苏羡脸黑了下来。

    他转动着手中长笔,一言不发。

    冷长空也注意到了李三思对自己称呼的变化,心情大好,“兄弟一场,不必客气,日后有不懂的地方,尽管来问我。”

    “要不,我请大家去秦淮河听小曲?”

    李三思犯浑了,“那里我熟,吃酒听曲可以打折!”

    秦淮河向来是让友情升温的不二场所。

    气氛突然沉寂下来。

    苏羡怪笑了一声,仍不言语。

    秦逍遥脸色铁青,看样子是忍着没发火。

    李三思望向冷长空,投去疑惑的眼神,“我说错啥了?”

    “凤起,秦淮河一事日后不准再提!”

    冷长空满脸正气,厉声喝道,“你忘了我跟你说过的?加入执笔人,从此便不准再去秦淮河!这是司长大人定下来的规矩!念你是初犯,便不追究了,日后可要担心点!”

    声音很大,语气中却听不住多少责怪。

    更多的还是忠告。

    我擦!忘了这一茬了!...李三思心态崩了,“这秦逍遥变态吧!私人生活也要管?”

    “晓得了。”

    李三思低眸应了声。

    随后偷偷看了秦逍遥一眼,迅速低下头。

    对于这位黑袍裹身的小狱神,他打心眼里还是有些畏惧的。

    “冷长空,李三思暂且还是跟在你后面吧,等教会了他执笔人里的规矩,再送到我这里来。”

    秦逍遥冷冷扫视了一眼李三思,“规矩就是规矩,既然来了,就必须遵守!执笔人的刑罚一百八十条,我希望不会用到你的身上。”

    语气中警告味十足。

    李三思低着头,一副惶恐的样子。

    心态早已炸裂......从此不去秦淮河?这不是要了我的亲命吗?

    看来以后只能安排上门服务了。

    随即想到花魁苏姬,也不知道执笔人的那两位新兵事情办得怎么样,有没有请动苏姬过去铺床?

    一想到那个磨人的小妖精,李三思心里直痒痒。

    恨不得现在就杀回去宠幸一番。

    可秦逍遥却还没有离开的打算,他训斥完毕,便又对着冷长空和苏羡吩咐道:“鬼界入国门的事情,尽快调查清楚,秘密进行,非必要不得引起恐慌。”

    语气中带着几分凝重。

    “诺!”

    说起正事,冷长空和苏羡神色顿时凝重起来。

    鬼界?...李三思心里一惊,“开玩笑的吧?不是说这里的一切都是幻术所致吗?哪里来的鬼界?”

    “在进行这场考核之前,我们确实杀了一只鬼。”

    秦逍遥语气稍显沉重,“虽然只是一只毛头小鬼,两根手指头就能捏死的那种,但却给了我们一个信号,鬼门已开,被大魏国运镇压在地底深处的鬼界大军,已经有了来此人间的能力。”

    李三思目瞪口呆。

    苏羡左手背在身后,右手提笔而立,不搞基的话,他的颜值还是很能打的。

    他接过秦逍遥的话:“本来我们的考核只是在这孤山深林之间安排一场简单的伏击,正是因为那只小鬼的出现,才让我们突然来了兴致,幻化出地底鬼界来,打算给你的意志来个双重受压,所幸,你扛下来了。”

    言语间几多欣慰。

    望向李三思的眼神也愈发暧昧。

    李三思早已陷入震惊和思索中,没空鸟他。

    鬼门已开?

    意味着什么?

    那些被困在地底深处的孤魂野鬼随时都会窜出地面,在大魏皇城中四处游荡?

    鬼和人不一样。

    哪怕是最低级的小鬼,依然有着无视地形,可以在任意场合行走活动的能力。

    试想一下,你正在床上睡觉,突然惊醒,睁眼时发现屋子里飘着几只游魂恶鬼,而且是吐着舌头的那种,它们盯着你笑,你怕不怕?

    李三思打了寒颤,想起了魔说过的一句话:

    大魏国运正处于不断衰退的过程中。

    开始他不以为意,以为它是在危言耸听。

    现在看来,是假不了了。

    可是,无论从哪方面看,大魏王朝的实力都仍处在人间最顶尖的水平,哪怕妖族和南晋国联手都无法撼动军神李密所率领的屠龙军,国运应该正值巅峰才对,又怎会衰退?

    李三思很不理解。

    他望向秦逍遥,投去询问的目光。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但此事我也无法做出解释。”

    秦逍遥双手背后,眼神中散发着几缕神光。

    他突然面向皇城方向,说道:“过几日我便会去向神皇禀报此事,希望能请国师出面,为大魏王朝卜算一卦,吉凶如何,自有分晓。”

    大魏国师?那个八楼菩萨境的佛宗高手?

    李三思放松下来,随即开始自嘲,“自己连剑道一楼都未曾登上,还好意思去关心大魏国运的衰退与否,这不是胡闹吗?”

    总之有祭酒在,大魏王朝倒不了就是。

    一声长叹,带着小人物的唏嘘。

    沉寂关头,暖阳之下忽然出现了一道灿烈无比的金光。

    咦?熟悉的气息...李三思抬眼望去,“果然是熟人!”

    金光之下,三尺阁的白衣术士星魂带着王友德以及一票装备齐全的将士们现出身形。

    他们也是追踪执笔人的信号而来。

    只是此前秦逍遥以幻术遮蔽了孤山气息,所以白衣术士未能发现这条小道。

    直到此时才通过强大的神念感应到孤山有人,找寻过来。

    王典尉一眼便看到了李三思,见他与执笔人站在一起,已经明白了大概。

    他面色沉稳,看不出任何情绪变化。

    眼神很快便从李三思身上挪开,落向秦逍遥,平静说道:“没想到竟是秦司长您亲自带队,看来你们是不需要帮忙了。”

    执笔人的金色信号代表满城求助,并不局限于执笔人同僚。

    王典尉看到信号后便能带人过来,算他有心了。

    秦逍遥双手背后,静静的盯着王典尉,叹道:“友德,许久不见,你愈发苍老了。”

    言语间颇有几分感慨。

    王典尉面无表情,简单说道:“是人都会老的。”

    听上去有些刻意的生分。

    秦逍遥却不以为意,他走上前去,想要拍拍王典尉的肩膀,却被躲开,单手尴尬的停在半空,随之收回。

    “十年前我便说过,加入三尺阁,是你这辈子最错误的选择。”

    秦逍遥看了一眼三尺阁众人,随后目光再次落在王典尉身上,“赵怀远这个人我最了解,生性自私,狂妄自大,你在他身边做事,讨不了什么好的。”

    王典尉没说话。

    心绪平静的像是一汪死水。

    三尺阁的将士们见不得有人诋毁自家司长,想要发飙,可面对的却是刑狱司最有权威的秦司长,他们敢怒不敢言。

    只能个个冷着脸,表现出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

    只有白衣术士开着天眼站了出来,说了一句话:“三尺阁的事,就不劳秦司长费心了。您的话,我会转带给赵司长的。”

    金光下的白衣术士显得尤为自信,哪怕面对秦逍遥的强大气场也毫无惧意。

    冷长空看了白衣术士一眼,右手准备拔剑。

    苏羡冷笑了一声,他提起长笔,笔墨缓缓散开,只差一步便要融入金光之间。

    秦逍遥瞪了他们一眼,“做什么?都给我退下!”

    这该死的压迫力!...冷长空与苏羡二话不说,各自收剑落笔,退到一边。

    再不敢胡乱出头。

    他们深知秦司长的脾气......平日里把他们当兄弟,你皮任你皮。

    发起火来他们就是弟弟,想怎么锤怎么锤。

    秦逍遥深深看了一眼白衣术士,没有理会,他再次望向王典尉,“我还是以前那句话,不管什么时候,只要你愿意,执笔人的大门都将永远为你敞开。”

    看得出来他们之间是有故事的。

    王典尉将双手拢入袖口,沉默了很长时间,没有回话。

    最终,他也只是轻轻摇了摇头。

    无声的拒绝。

    这便是他的态度。

    秦逍遥有些失望,却并不觉得意外。

    他还想再说些什么,王典尉的声音突然响起:“既然秦司长这边无恙,我就告辞了,日后若有机会,来我三尺阁喝茶。”

    一句话划清界限。

    秦逍遥眉眼低沉,不再言语。

    王典尉的目光终于再次落在了李三思身上,他看着这位曾被自己寄予厚望的守城少年,终于明白当夜他为何会拒绝自己了......在三尺阁和执笔人之间,他终究是选择了后者。

    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力,没什么好说的了。

    只当是自己错付了。

    “恭喜,你如愿以偿了。”

    王典尉平静开口,说不出喜怒。

    白衣术士同样看来,三只眼里都带着失望。

    李三思愣了一瞬,低下头来,只说了两个字,“抱歉。”

    对于王典尉,他确实是心有愧疚的。

    无人回应。

    再抬头时,一缕金光闪过,三尺阁众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李三思心里顿时空落落的。

    秦逍遥拍了拍李三思的肩膀,神色怅然,“友德他,是个好人。”

    “是啊,他是个好人。”

    李三思幽幽叹道。

    孤山之间,有风吹过。

    带来几度寒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当社恐穿成网络渣〕〔流放后男主都爱上〕〔成为无限游戏美人〕〔我还能苟[星际]〕〔她作死向来很可以〕〔真千金在星际放牛〕〔开局我就想退出江〕〔继承妖怪古玩店后〕〔绿茶女主和男配在〕〔绝色美人有话说[综〕〔十分红处〕〔这一世,我再也不〕〔穿到乱世搞基建(〕〔影帝的娇气小哥儿〕〔拯救卑微偏执男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