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退婚夜!战神王爷〕〔我在隋唐当暴君〕〔武当扫地道童,开〕〔暗恋有声音〕〔疯了吧!你管这叫〕〔灼你去下饭〕〔修仙:从心动大律〕〔在逃生游戏里拐了〕〔源家家主不想转世〕〔清宫娇宠妾妃(穿〕〔侠不留行〕〔这个锦衣卫明明超〕〔我在雪豹当战神〕〔前妻乖巧人设崩了〕〔黎明赤辉〕〔NBA:狂徒崛起〕〔世界足坛之王〕〔万人迷小雌性她一〕〔赵浪穿越秦朝〕〔丧尸绝城
天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大魏执笔人 第三十五章 执笔人小木牌
    天还没亮,近乎虚脱,却还不想离开的苏姬就被秦淮河来的马车给接走了。

    可不能让人看到秦淮河的头牌花魁在外面跟人过了夜。

    身价会大跌。

    随身侍奉的丫鬟看到自家花魁娘子被折腾成这个样子,不由得心疼起来,“李公子就这么不知道疼人吗?”

    说着给苏姬盖上软和的裘被。

    苏姬脸上挂着尚未褪去的红晕。

    闻言笑了笑,“他呀,看着瘦瘦的,在我身上,却跟头牛一样......我喜欢的很。”

    花魁娘子说话一向露骨,丫鬟虽早已习惯,此刻却还是脸红起来,“李公子有这么厉害吗?”

    “死丫头你还不信?”

    苏姬看了她一眼,“下次我不行了,就换你去试试。”

    不知道是不是玩笑。

    总之丫鬟没吭声了。

    李三思坏坏的样子从她眼前一闪而过。

    她想起来,那位李公子每次去找花魁娘子的时候,可都是一天一夜不起床的。

    也不知道哪里来的精力。

    “我怎么想起这些了?”

    丫鬟迅速低下头,眸子羞得能滴出水来。

    惹来花魁娘子一阵调笑。

    在秦淮河,丫鬟跟着自家花魁娘子一起侍床是常有的事。

    也算是秦淮河的一种优良文化了。

    颇受人欢迎。

    马车迅速远去,奔向同样热闹了一整夜的秦淮河。

    李三思也终于沉沉睡去。

    这一觉,他睡得香甜。

    一夜平静,辰时准时醒来。

    精神抖擞,看不出半点疲态。

    来到这个世界之后,他发现自己的身体机能似乎发生了某种变化。

    最直接的体现便是耐力的增强。

    醒后他未起身,试着在床上做起平板支撑,本以为和前世一样几分钟完事,却没想愣是被他熬过了一个时辰。

    四肢发软,小腹抽筋,可下床之后没过多久这些症状基本上就消失了。

    简直离谱!

    权当是天赋异禀了......李三思二话不说又跑到院里扎起马步,又是一个时辰过去,先是全身疲累,而后精神舒爽。

    感觉自己浑身的肌肉块块都鼓起了不少。

    他有预感,要不了多久,就能正式登上一层楼了。

    后天体魄,应该会更加持久吧......脑海中不由浮过苏姬的脸蛋,一阵躁动。

    巳时一刻,从小院跑步出发,直奔执笔人衙门。

    隔壁俩新兵刚好也在这时出门,看到了李三思,顿时热情的想要打个招呼,“这位同僚......”

    咧开的嘴角看上去无比讽刺。

    李三思理也不理,哼着小曲儿急速掠过。

    老子记仇着呢。

    “呸!什么玩意儿!”

    新兵甲骂道,“狗眼看人低!老子最看不起走后门的家伙。”

    想起昨夜冷长空对李三思的热情态度,他们理所当然认为对方是靠着过硬的关系加入执笔人的。

    “走后门一时爽,可到了里面,就要看真本事了。”

    新兵乙冷笑道,“执笔人可不是混吃等死的地儿,案子破不了,再硬的关系都是白搭。听说咱那位秦司长,原则性极强,探案摸鱼者,一律都让滚蛋。哼,我看这小子能撑几天。”

    言语间颇有些酸味儿。

    ......

    李三思赶到执笔人衙门时,发现冷长空已经在门口候着了。

    刚打完招呼,青衣苏羡拎着黑色长笔不知从哪冒了出来。

    这基佬今天还化了个淡妆......李三思拱拱手,“见过苏大人。”

    迅速起身,往冷长空身边靠近了一些。

    刻意的与之保持距离。

    苏羡也不在意,他缓步走来,竟然直接上手,捏了捏李三思因为快速奔跑而微微红润的脸蛋,笑道:“从新兵营跑过来少说也要半个时辰,你连气都不喘几下,体力蛮好啊。”

    神经病吧你......李三思尬笑了一声,直接躲在了冷长空身后。

    只露出一只脑袋来。

    苏羡打算绕过去,却被冷长空伸手拦下,“别闹了,今日凤起入职,你别耽误事!”

    说话间长剑发出了一声嗡鸣。

    带着极浓的警告味。

    “一时失态。”

    苏羡提笔笑道,“来,我带你去领制服和腰牌。”

    说着便要去拉李三思。

    “一起去吧!”

    冷长空挑开苏羡的手,看了一眼李三思,“这段时间你先跟着我,等熟悉了执笔人的办事制度,我再送你去秦司长那边。当然,剑道修行,我还是会继续教你。”

    苏羡突然插嘴,“别看我持笔,其实剑术我也不差,你要是有需要,我也可以亲自教你。”

    这位同志,请自重!......李三思望向苏羡,礼貌性的笑了笑,心里叹了口气,“你的贱,不是我的剑。”

    “边走边说。”

    冷长空压根不想搭理苏羡,领着李三思往后勤办事处走去,顺便介绍起执笔人的工作内容,“衙门里除了秦司长外,下分金银铜木四大组,探案一事往往都由金银二组统管,偶尔也会下发简单的案件交给铜组处理。”

    “但大多数时候,铜组和木组都只负责衙门里卷宗的整理和记录,以及文书的抄写。职位虽然低,但是工作任务却较为繁重,且很重要。很适合磨练人。”

    从基层做起嘛......李三思看了一眼冷长空黑色武士服下晃荡的银色令牌,问道,“冷大哥升入银组用了多长时间?”

    他打算旁敲侧击下执笔人衙门的晋身机会多不多。

    “五年!”

    冷长空叹道,“我用了整整五年时间,才从木组升到了银组。放眼执笔人,也只能说一般。”

    说是一般,可听他的口气却是相当的骄傲。

    以你的脑子,已经算是相当走运了!...李三思心里有了底,“连冷长空都能在五年内升到银组,我怎么着也不能比他差吧?”

    与李三思之间隔着一个冷长空的苏羡伸出了脑袋,突然冷笑了一声:“如果不是遇到我这个完美搭档,再给姓冷的五十年,怕是最多也只能升到铜组。”

    这绝对不是在黑他。

    执笔人追凶探案。

    动脑子才是关键。

    要是没有苏羡,冷长空怕是都没有拔剑的机会。

    冷长空横了苏羡一眼,“我警告你不要胡说八道!”

    随后望向李三思,“你信吗?”

    我信!...李三思打了个圆场,“搭档之间就是要互相成就,谁都离不开谁,所以不用计较那些。”

    苏羡笑笑,不说话了。

    冷长空哼了一声,突然傲娇起来。

    想来是自尊心稍有受挫,感觉不太爽。

    李三思叹了口气,他在想这两个人搭档这么多年到底是怎么坚持下来的?怎么动不动就吵吵?

    说好的相亲相爱执笔人呢?

    “那我一定是进入木组喽?”

    李三思打破僵局:“这样一来岂不是没有探案的机会?”

    思维宫殿的逼格施展给谁看?

    “这个你别担心!”

    冷长空拍了拍李三思的肩膀,“每一队银组下面都分管了一队铜组和木组,司长大人让你暂时跟着我,那你肯定就在我所管辖的木组中。到时候有什么案子我都会带上你,多给你点历练和出头的机会,日后升职也快些。”

    “以你的探案天赋,我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进入银组......到时候,我就去求司长大人把你交给我。”

    说到这里,他沉寂了片刻,斜眼瞅了下女人味十足的苏羡,“也是时候换个搭档了。”

    升入银组才有正式探案的机会。

    到那时每个银组新人都需要选一个共事的搭档。

    同时银组老人也有一次换搭档的机会。

    有了李三思,冷长空毫不犹豫的抛弃了苏羡。

    “正合我意!”

    苏羡冷笑道,“要不是你拖后腿,只怕我早已升入金组了。”

    气氛忽然凝重起来。

    又来!...李三思赶忙拉住将要拔剑的冷长空,岔开话题,“金组大佬有几位?”

    除大司长秦逍遥这枚主心骨外,金组几位大佬可都是执笔人的中流砥柱,李三思初来乍到,该巴结还是要巴结的......好歹也是活了两世的人,人情世故总要懂得,尤其是在官场上。

    “三金六银,每队金组统管两队银组。”

    冷长空平复心绪,缓缓说道:“负责我们这一队的是杨天杀杨金牌,有机会我带你认识下。”

    杨天杀?李三思刚准备吐糟下这位金牌讲师的名字,后勤办事处便到了。

    冷长空吩咐办事的衙内取来一块小巧的木牌,看着不起眼,入手倒还挺沉。

    掂量一下,应该是实木雕刻,上面有执笔人的图案。

    李三思刚准备系在腰上,被冷长空阻止:“先把制服换上。”

    同样是一套黑色武士服,大小正合身。

    李三思刚刚换好,苏羡便眉开眼笑,两眼放光:“果然精神了不少,不过我倒觉得青衣更适合你。”

    语气阴柔的不像话。

    他忽然一把拽过了冷长空手中提着的木牌,不顾对方能够杀人的眼神,亲自将木牌系在了李三思的腰带上。

    这还没完。

    他随后又将长笔束好,空出的双手将制服上的褶皱尽数抹平,仔细的像是个伺候相公的小媳妇。

    李三思一身恶寒。

    动也不敢动。

    求助的眼神望向冷长空。

    苏羡起身说道,“这木牌就是你的身份,你要保管好,要是丢了,是要挨板子的哦。”

    天哪!我竟然听出了撒娇的语气!这货绝逼有问题!...李三思惊恐不已,本能性的后退,避开了苏羡的爪子。

    这时,一位挂木牌的小吏员举着一本卷宗急匆匆的跑了过来,边跑边喊,声音急促,“冷大人,苏大人,洞庭湖边出事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当社恐穿成网络渣〕〔流放后男主都爱上〕〔成为无限游戏美人〕〔我还能苟[星际]〕〔她作死向来很可以〕〔真千金在星际放牛〕〔开局我就想退出江〕〔继承妖怪古玩店后〕〔绿茶女主和男配在〕〔绝色美人有话说[综〕〔十分红处〕〔这一世,我再也不〕〔穿到乱世搞基建(〕〔影帝的娇气小哥儿〕〔拯救卑微偏执男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