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被逃婚后,我在恋〕〔开局赘入深渊〕〔反派结社搞事中〕〔剑尊为我手撕剧本〕〔四合院:我是傻柱〕〔哥斯拉之末世无限〕〔妖孽小仙农〕〔人在光之国,开局〕〔拯救魔女的一百种〕〔圣道先贤〕〔西游:刚成阎王,〕〔我在王者开饭店,〕〔我的师父什么都懂〕〔穿越后撩完天师惹〕〔和离后,弃妇带崽〕〔全民穿越:团宠领〕〔庶女医妃:独苗王〕〔长安之上〕〔塘雨潇潇〕〔异能:我从天界下
天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大魏执笔人 第四十五章 吾辈楷模李三思
    不仅是楚白狼,在场所有人都在关注着长公主的动向。

    她要去哪?

    公爵府前一片沉寂,只有长公主那轻柔缓慢的脚步声在此间传荡。

    如今的平秋候心中惊怒交加,他完全没想到,和自己私交甚好的长公主若柔,自己的亲表妹,竟然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让自己下不来台。

    更没想到,她竟然会站在执笔人那边。

    为什么?

    凭什么?

    看她走动的方向,好像还是奔着那个叫做李三思的混账去的......一个小小的木组新兵,死活有这么重要?

    平秋候满心焦躁,想不通个中缘由,便开始思考起该如何善后的问题。

    想着想着,他心态直接炸裂......自己的儿子奸杀了自己的女儿,这尼玛叫什么事儿?!

    自己一心守护的公爵府声誉,怕是从此要毁于一旦了。

    非但如此,还要赔上一对儿女。

    平秋候绝望的低下头,“人间不值得。”

    冷长空却渐渐放松下来。

    听长公主的意思,她是帮理不帮亲的。

    而且还打算调皇城里的禁军来协助执笔人办案,这格局可真不是一般的大。

    不愧是大魏宅男女神,果然三观极正!

    冷长空越看越喜欢。

    “只是她为何要去凤起那边?”

    冷长空百思不得其解,“该不会真的看上凤起了吧?”

    这也是在场所有人都想知道的答案。

    楚白狼除外。

    呼吸之间,长公主已经来到了李三思身边。

    她静望片刻,发现眼前的这张脸很有意思。

    他的五官单独拎出来很是一般,可要是拼凑在一起的话,却又是那么的讨人喜欢。

    尤其是那双眼睛。

    明明都快昏死过去了,却还是固执着露出一丝缝隙,清亮的很,仿佛瞳孔中藏着一道直抵人心的光。

    断案时,你就是靠着这双眼睛来洞察一切的吗?...长公主盯着李三思的眼睛,忽然呢喃了一句,“你能看到本宫吗?本宫好不好看?”

    她的声音很轻,轻到即便是离她最近的小太监都没有听清楚在说些什么。

    近乎昏死状态的李三思自然更听不清楚。

    他只知道自己身前站着一个人。

    那人身上的气味随风飘来,香香的,糯糯的......比苏姬身上的味道还要好闻。

    隐约还能瞧见胸前的鼓胀......嗯,有些夸张。

    这女人是谁?

    他想起身,可胸口的伤势将他封印在了原地,剧烈的疼痛感再次席卷而来。

    “疼!”

    这一次,他终于撑不住了。

    脖子一歪,彻底昏死过去。

    意识消失的那一瞬间,他能感觉到,身前的那个人俯身下来了,她抱住了自己,动作十分轻柔。

    她把自己的脑袋倚放在了一个地方。

    那个地方很拥挤,也很柔软。

    跟棉花糖一样。

    公爵府前,死一般沉静。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望着眼前的那一幅画面,感觉,世界观崩塌了。

    大魏宅男女神,无数人心中梦寐以求的终身伴侣,长公主若柔,竟然,俯身抱住了一个小小的执笔人新兵?!

    而且,姿势还是那么的亲近,那么的暧昧,那么的,无惧世俗眼光!

    跟在长公主身边过来的那几位小太监和小丫鬟全部低下了头,不敢多看一眼。

    公爵府的无数高手则瞪大了眼睛,他们盯着那个躺在长公主怀里的大魏执笔人李三思,扪心自问下,都在反思自己是不是惹错人了?

    被楚白狼一刀斩退,受了重伤,如今好不容易从尘土废墟间爬起来的长枪石牙,现身第一眼便看到了公主抱的场景。

    他呆滞片刻,随后掉头就走,速度快到匪夷所思......原来他是长公主的人!罢了!从此浪迹天涯去吧!

    登上第九楼之前,大魏不能回!

    平秋候无语凝望。

    他知道自己这位公主表妹向来善猎奇,喜面首,生性豪放。

    可谁能想到,她的口味竟然这么重?

    一个小小的执笔人木组新兵,不过是破了宗案子,就值得她,这般无私,这般,有容乃大?

    甚至不惜与自己翻脸!

    无法理解。

    冷冷伫立在原地的楚白狼呼吸急促起来。

    体内刀意和杀意并起,在他的识海之间疯狂撞击,猛烈沸腾。

    如今他只有一个念头:杀了李三思!杀了李三思!杀了李三思!

    妒火在燃烧,在炙烤着他残留的理智。

    他那握刀的右手因为太过于用力而有些微微发白,看的出来他在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

    最终,他忍住了,然后走了。

    提着长刀,往皇城中而去。

    哪怕心中再恨再怒,他也没有忘记长公主交待自己去调兵的命令。

    楚白狼的身形消失在公爵府的那一刻,高墙之外,突然有一束饱含杀气与怒意的惨白刀光,自地面而起,似长虹贯日般,落入漫天云色之间,仿佛,要将这片苍穹给完全贯穿。

    提刀少年的无能狂怒。

    冷长空收起了长剑。

    看着昏迷中的李三思,逼王沉默了。

    为什么大家同为执笔人,倒在长公主怀里的却不是我?

    前有秦淮河苏姬,后有女神长公主,凤起啊凤起,你,究竟还有多少秘密瞒着我?

    此时无声胜有声,今日一战,李三思虽败犹荣。

    沉寂关头,一声长啸自云间而来。

    伴随着急剧的破空声。

    冷长空抬眼望去,扯了扯嘴角,叹息了一声,“速度真慢!”

    执笔人大队,姗姗来迟!

    飞檐之间,无数道身影纷纷而落,似黑云压城一般,掩盖了整座公爵府。

    气势上几乎碾压了公爵府的无数高手。

    为首者正是执笔人大司长秦逍遥。

    在他身侧,苏羡手握长笔,面带微笑,目光横扫全场,一副大局在握的沉稳姿态。

    可当他的眼神落向长公主和李三思那边时,他却瞬间眯起了眼,神情逐渐凝重。

    感觉到了来自情敌的威胁。

    平秋候冷眼望去,不由怒哼一声,“秦逍遥!想给我个下马威吗?”

    “不敢!”

    黑袍裹身的秦逍遥面无表情说道:“我们只是依规矩办事。”

    “规矩?什么规矩?”

    平秋候大怒,“在我公爵府的地盘上,你们休得放肆!统统给我滚下来!”

    看得出来他有些恼羞成怒了。

    秦逍遥不再理会平秋候,忽然吩咐道,“找到罗修贤,带回执笔人衙门。若有反抗阻拦者,杀!”

    声音沉稳无比,带来几度惊寒。

    苏羡应了声,当前而去。

    笔墨流散间,又有数十道身影紧随其后。

    平秋候猛然挺直身子,双目圆瞪,指着秦逍遥怒吼:“你敢抓我贤儿!我要你不得好死!”

    秦逍遥双手背后,叹息了声,“候爷,到此为止吧,就当是给公爵府留下最后一份体面。”

    一句话,瞬间击溃了平秋候心中所有的防御堡垒。

    他呆愣在原地,神色怅然。

    眉眼之间多出了几分枯死之意。

    他最终颓然的低下头,高大身躯有倾倒的趋势,被身后的一位公爵府兵士扶住。

    秦逍遥不再理会他,转眼望向四周,“执笔人办案,闲杂人员统统退下,违者,立斩不赦!”

    声音不大,语气中却满是威严。

    公爵府诸多高手当年大都是混江湖的社会人,多多少少听说过执笔人小狱神秦逍遥的名头,知道他是个狠人。

    能躲就别惹。

    加上平秋候如今自身难保,且心灰意冷,群龙无首之下,众人纷纷而退。

    院中的军队也被逐一遣散。

    平秋候最终被闻讯赶来的周管家接走,扶进后院。

    跌跌撞撞中,仿佛一瞬间苍老了许多的平秋候问了声,“贤儿呢?”

    周管家叹道:“被执笔人抓走了。”

    “还会回来吗?”

    平秋候望着周管家,眼神渐渐浑浊。

    “抓人的那位银牌说,杀人偿命。小王爷他,怕是回不来了。”

    周管家不敢去敢自家候爷的眼神,他叹了口气,劝道,“候爷,就这样吧......罗郡主她,可以瞑目了。”

    听到“罗郡主”三个字,平秋候身躯骤然僵住了。

    他深深看了一眼周管家,“你也觉得贤儿该死?”

    言语间带着几分戾气。

    周管家摇摇头,“不敢评论小王爷......可我也想问王爷一句,难道罗郡主她,就该死吗?”

    气氛突然沉寂下来。

    无人再说话。

    周管家低下头,他感受到了自家候爷身上愈发苍老的气息,忽觉有些伤感。

    今时与彼日,恍若隔世。

    突然,平秋候推开了周管家,独自往府内某个地方走去。

    骄阳之下传来他的声音:“别跟过来,我去看看南晴。”

    有风起,吹来几度悲凉。

    周管家知道,这座公爵府,要没落了。

    人声静默之时,秦逍遥自飞檐而下,独身走到长公主身边。

    他放下双手,低下头,没有去看她,保持着谦卑的姿态。

    随后恭声说道,“长公主,凤起他,是你救还是我救?”

    长公主抚摸着李三思瘦弱的脸庞,说道:“他是你们的人,自然是你来救。”

    说完她便将其轻轻放回到地上,起身之时,她看到自己雪白玉臂之间留下了挤压后的红印......没来由低头看了一下自己半露的酥胸,果然,也有。

    她笑了,转身就走。

    临行前留下了一句话:“秦司长,凤起重伤不宜多动,你亲自抱他回去吧。”

    声音说不出的温柔细腻。

    “遵命!”

    秦逍遥稳如老狗,目送长公主离开。

    冷长空提着长剑走了过来,一会儿看看秦逍遥,一会儿看看李三思,终于忍不住叹道:“凤起他,真是吾辈楷模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当社恐穿成网络渣〕〔流放后男主都爱上〕〔成为无限游戏美人〕〔我还能苟[星际]〕〔她作死向来很可以〕〔开局我就想退出江〕〔真千金在星际放牛〕〔继承妖怪古玩店后〕〔绿茶女主和男配在〕〔绝色美人有话说[综〕〔十分红处〕〔这一世,我再也不〕〔穿到乱世搞基建(〕〔影帝的娇气小哥儿〕〔玄幻:开局一座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