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结婚后被植物人老〕〔快穿:被渣后的偏〕〔影帝你老婆又怀孕〕〔特种岁月之弹道无〕〔临高启明之海外扬〕〔名门枭宠:重生全〕〔百倍逆转:气不气〕〔重生八零,野崽子〕〔让你代管新兵连,〕〔疯批太子他嗜娇如〕〔十三剑道〕〔转生异界从挨打开〕〔镜观其变〕〔重生之少年狂想〕〔请务必一招将我击〕〔我在东京吞噬诡秘〕〔选秀综艺后,玄学〕〔破军狼王〕〔女尊快穿之妻主是〕〔三国神话世界
天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大魏执笔人 第五十三章 逝者已去 生者安息
    面对李三思的称赞,金色牢笼背后的魔只是发出了一声不屑的冷哼。

    对它而言,毁灭一只小鬼,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实在没什么值得炫耀的。

    反而因为自己需要自降身份去对付这么一只低贱的鬼怪而感到懊恼和羞愧。

    李三思却显得尤为振奋,魔的突然出现让他心里安全感爆棚!…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会被人欺负了。

    此时他能感觉到,进入自己体内的那只嚣张的鬼怪已经消失不见了。

    它的所有气息都已彻底湮没,像是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样。

    此间黑雾也已消散,窄窄的牢门将长廊和密牢划分成明暗交替的两个极端。

    低头望去,恢复了原有样貌的罗修贤倒在潮湿的杂草之间,剧烈的喘着粗气。

    神情间的温和之意被一抹无助和惊慌所替代。

    眉眼之间带着绝处逢生后的一丝侥幸,但转而便又陷入痛苦和挣扎之中,想来是回忆起了当夜的洞庭湖奸杀案。

    在那场案子中,他虽被鬼怪操纵了意识,身不由己,但本质上,确实是自己这具身体完成了那邪恶的一次犯罪。

    罗修贤低下头,以双手撑地,眼神随即被垂下的发梢遮住,他的身体微微颤动,很快便从暗影之间传来一阵痛苦的哭泣。

    他如何能过的了心里这一关?

    又该如何完成自我救赎?

    悲伤交杂着悔恨,落入李三思耳中,不免有些唏嘘。

    既然洞庭湖之案有了鬼怪的参与,那么对于案子本身的定性就绝不是一场简单的奸杀案这么简单。

    人鬼两界的平衡已经遭到了破坏。

    现在最重要的已经不是该如何处置罗修贤的问题了,而是要尽快调查清楚大魏国运衰退的根源,以及连接两界的通道究竟在哪里。

    重新镇压鬼界,阻止百鬼入侵大魏才是当务之急。

    沉思之中,思维宫殿中的魔感知到了他的心绪,忍不住嘲笑起来:“虽然那些鬼怪在本尊眼里不过是一群跳梁小丑,可对你而言,却是足以威胁到生命的存在。所以我劝你不要掺和进去,害了自己不打紧,但要是连累本尊被人鬼两界的那些所谓高手给发现到,那你可真就死一万次都无法赎罪了。”

    语气中带着贯穿始终的骄傲。

    以及警告。

    要不是看在你救我一命的份上,早踏马给你一顿喷了!...李三思沉淀思维,恭维道:“有您这位魔道祖师在,我想就算自己再怎么掺和,也应该问题不大。”

    马屁一拍,魔沉默了。

    似乎没想到一向喜欢顶嘴的李三思竟变得这般顺从。

    把它整不会了。

    魔罕见的没再嘲讽,片刻后,淡淡的吐出两个字:“也是。”

    李三思趁热打铁,突然问道:“话说回来,您为何这么长时间都没有了消息?您知不知道,上次我差点死在了公爵府?”

    说不清是询问还是质问,总之语气中带着十足的怨气。

    魔的声音随之传来,简单做出解释:“当日城南孤山中,我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力量有了突破的征兆,必须暂时隔绝外界的一切打扰,所以选择了闭死关。”

    解释完之后,似乎又在疑惑自己为何要对这只小爬虫做出解释。

    所以很快魔又摆起了架子,“而且就算我没有闭死关,难道就一定要搭理你?小小爬虫,真是可笑!”

    傲娇的不像话。

    信不信我现在就去自杀,大家同归于尽?...李三思忍不住吐槽,随即话题一转,“既然您现在已经破关而出,肯定是有所突破喽,不知道现在恢复了几成实力?”

    这很重要!

    可以间接的决定自己以后行事能有多嚣张。

    魔的声音很快响起:“一成。”

    啥子?...李三思瞪大了眼睛,明显有些失望:“才一成?就这还要闭死关?以后我岂不是还要夹着尾巴做人?”

    “你懂个屁!”

    魔感知到了李三思思维中的动态,不由大怒:“你还敢嘲笑我?你这个废物爬虫!你可知道我这一成实力,便相当于人间修行体系七楼的水准?”

    吹牛的吧?...李三思明显不信。

    表面上却还是恭维道:“厉害厉害!魔霸霸莫要动怒,我只是希望你早日恢复实力,也好一睹您的无敌风采。”

    “本尊恢复实力对你有什么好处吗?”

    魔的声音再次冷漠下来,“你是不是忘记了,一旦本尊恢复了全部实力,就能彻底突破此间牢笼的束缚,真正做到夺舍重生,到那时,你要么死,要么就变成一只行尸走肉。”

    无论哪一种,结局都不太美好。

    金色牢笼中,魔的高大身躯在暗影间微微挪动了稍许,似乎是换了一个坐姿。

    如山般高大的身躯下传来冷厉的杀意,渗入思维宫殿的那一刻,让李三思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该死!忘了这一茬了!”

    李三思心神一震,“这魔道祖师可也不是什么善茬啊,表面上是个保镖,其实踏马的也是个杀手,干的还是跟鬼怪一样夺舍重生的勾当。真要说起来,它比鬼还要可怕!”

    再仔细一想,这次魔的出手表面上是救了李三思,其实是救了它自己。

    人魔命运羁绊,他死它也死。

    李三思瞬间好感全无,懒得再搭理魔,骂骂咧咧退出了思维宫殿。

    金色牢笼中的魔还准备继续装逼,却已经感知不到李三思的心声了。

    不知为何,它突然有了种莫名的失落感。

    它漫不经心的在暗影间挪了个身子,翻着一对血瞳望向身前的黑暗,显得有些百无聊赖。

    “跟这只小爬虫斗斗嘴还蛮有趣的。”

    魔轻声低语着:“要不要继续消失一段时间,等到他遇到危险的时候再突然现身?”

    回想起李三思听到自己声音时那兴奋的神情,魔便觉得很有成就感。

    它享受这种被人膜拜的感觉。

    胡思乱想了一阵,魔最终忍不住叹息了声,“八千年枯守岁月,如今好不容易有只小爬虫可以说说话了。只可惜,他对本尊似乎并没有那么敬重,多少有些不像话,日后还需要多多管教。”

    心绪刚落,冷哼声便随之响起,伴随着十足的傲娇情绪。

    最终沉默来袭,为今日的这场人魔重逢,做了一个潦草的收尾。

    密牢中,李三思盯着身前不远处,心如死灰的罗修贤,心里很不是滋味。

    还有什么比亲手杀死了自己的亲人还要更加痛苦的事情吗?

    李三思不敢去想,他叹了口气,此行而来所持有的杀意渐渐消散。

    鬼怪已死,罗郡主的仇便算是报了。

    晚上不用担心做噩梦了。

    只是可怜了这位公爵府的小王爷,往后的日子,怕是不好过了。

    他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对方,只能报以同情。

    突然,罗修贤的声音响了起来,声音有些沙哑:“你这次来,不是为了杀我吗?为何还不动手?”

    语气中带着悲凉的味道。

    李三思摇摇头,“既然你的黑暗一面已经伏法,那么拥有人性的这一面,就该好好的活下去。”

    “可我不想活。”

    罗修贤没有抬头,声音穿过低垂的发丝传了出来,“我要去找姐姐,我要亲自和她解释清楚......”

    听得出来他已经有了求死之意。

    要死也别赖上我啊!...李三思打断他:“我想罗郡主会知道的,小王爷请保重。”

    语气变得生硬起来。

    他不打算久留于此了。

    既然真相已经彻底查清,真凶也已经付出了生命的代价,那么这次的密牢一行,便算是完美结束。

    算算时间,也快到刑部提人的时候了。

    必须尽快离去!

    刚准备去到门口呼唤陈小德,密牢右侧的那块墙壁突然被一股极强的力量给轰成了碎渣,尘烟弥漫间,两道身影迅速冲了出来,各自卷动着强大的拳意和剑气,落于密牢两个角落。

    李三思凝眸望去,散落剑气的自然便是逼王冷长空。

    他面色虽然有些苍白,眉心也露出了些许疲累之色,但缠绕全身的战意和剑气却仍是那么汹涌。

    长剑悬于身前,绽放出的雪白剑芒将密牢暗影一扫而空。

    看得出来,他很享受此前的那场战斗。

    与他相对而立的是位穿紫袍的高大老者。

    虽然是个糟老头子,但他身上的气势却丝毫不显老态。

    双拳静静的悬浮于腰侧,看似不动如山,实则已经做好了随时出拳的准备。

    强横的拳势之下隐有雷鸣之声,吓得李三思赶紧躲在了冷长空身后,只敢偷偷的抬眼瞄着看。

    不用说,这老头一定就是平秋候派来的那位六楼保镖宋缺了!

    不愧是六楼高手,与冷长空一战过后仍然面不改色,看得出来他尤有余力。

    一把年纪了拳头还这么重!...李三思感觉宋缺的一拳能够轰死一百个自己。

    并且还是保守估计。

    静立片刻,宋缺的目光从冷长空的那把剑上挪开,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狼狈不堪的罗修贤。

    见自家小王爷身上的囚服都已炸裂开来,像是经历过一番严重的撕扯。

    并且情绪也很不对劲,有种被人羞辱过的感觉。

    他瞬间变了脸,怒气值迅速飙升,一束至强拳意随之而起,将正探着脑袋看过来的李三思死死笼罩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流放后男主都爱上〕〔她作死向来很可以〕〔成为无限游戏美人〕〔十分红处〕〔第一百次相亲当天〕〔当社恐穿成网络渣〕〔绿茶女主和男配在〕〔陆见深南溪免费阅〕〔南太太马甲A爆了〕〔禁止殴打逃生游戏〕〔我还能苟[星际]〕〔我加载了修仙游戏〕〔李准穿越六皇子〕〔穿到乱世搞基建(〕〔表妹每天都病怏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