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倾城大小姐〕〔柯学世界里的法师〕〔披着陀总壳子的我〕〔斗罗:崩坏降临〕〔逍遥小捕快〕〔我的老婆是反派鲛〕〔天命为凰〕〔我在综漫世界弹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穿成炮灰后,我竟〕〔魔尊被假哭包攻了〕〔超级神农的田园生〕〔请勿惊扰邪神[无〕〔不想选秀的我一直〕〔天生钓系[快穿]〕〔反派被迫深有苦衷〕〔国风守艺人从木偶〕〔郁嘉宁元凤修〕〔马甲的千层套路〕〔被逃婚后,我在恋
天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大魏执笔人 第五十五章 自尽
    陈汉心气场全开,刚刚处置完自己的亲儿子,矛头再次对准当值狱卒,“你明知道小少爷做事向来孟浪,认识的朋友也大都三教九流,他带来的人,怎能轻易进入密牢?嗯?你真是该死!”

    “而且本院长生平最痛恨的就是你们这些玩忽职守之人,平日里吊儿郎当也就算了,如今是什么局面?啊?公爵府的小王爷被关在咱这里,你们也敢疏忽大意?赶紧滚吧!找个牢房进去待上三天!”

    声音中带着不容置疑的决然感。

    落入李三思耳中,总感觉有些不对劲。

    白鹿门之案中,他就是因为玩忽职守而身陷牢狱的。

    陈汉心该不会是在指桑骂槐吧?

    当值狱卒屁都不敢放一个,乖乖的告罪一声便自己提着钥匙往密牢深处走去。

    有种无妄之灾的赶脚。

    场间无人说话,都被陈汉心的暴脾气给震慑到了。

    就连公爵府的六楼保镖宋缺都低调起来,老老实实收起了四散的拳意,站在了罗修贤身侧。

    片刻沉寂,陈汉心的目光终于落在了李三思身上,停留片刻,便迅速挪开。

    他微昂起头,显得足够傲娇......没有你我也过的很好。

    “冷长空,你怎么回事?执笔人都已经把嫌犯送到监察院来了,你还跑过来做甚?”

    陈汉心平复心态,眼神随之定格在冷长空身上,板起脸来:“而且还不带执笔人的文书,私闯监察院密牢,你可知道这样做是要砍头的?”

    “谈不上私闯,我们不是和陈小院长报备过了?”

    冷长空收起长剑,将其驻地,摆出pose后凝声说道:“况且执笔人和监察院虽各司其职,但本质上都是刑狱司的部门,兄弟关系,不分彼此,更何况......”

    说到这里,冷长空忽然拍了拍李三思的肩膀,随后笑道:“更何况洞庭湖之案,本就是我和凤起负责的,不过两天时间,我们就把案子给破了。可刚刚找出凶手,发现他就要被移交到三法司去了,身为主要负责人的我们难道还不能过来看看?”

    此话一落,全场惊寂。

    陈汉心瞬间绷直了身子,问道:“你说什么?这案子是你们破的?而且还只用了两天?”

    “没错。”

    冷长空昂起头,满脸骄傲。

    在装逼这方面,他向来是一马当先的。

    李三思看了一眼陈汉心,生怕刺激到对方,赶忙补充了两个字:“侥幸。”

    陈汉心深吸了口气,有些后悔轻易放李三思离开监察院了。

    沉默许久的刘侍郎也微微抬起头,望向李三思的眼神中露出了一丝惊叹。

    短短数日,他便连破白鹿门和洞庭湖之案,这可不是简单的侥幸两个字便可掩盖其锋芒的。

    他是真正的探案天才啊!

    陈汉心紧紧盯着李三思,眼神变得炙热起来。

    他忽然说了一句话:“我听孟浪说,你留在监察院的东西都还没有搬走?”

    李三思如实回答:“最近太忙,没顾得上,不过陈院长您放心,我会尽快的。”

    “不急!”

    陈汉心摆摆手,漫不经心说道:“东西不妨就先放这,房子我也给你留下,日后回家来的时候,也好有个住的地方。你和孟浪玩了这么久,情同兄弟,可不能因为加入了执笔人就变生分了。”

    刻意强调了“回家”这两个字,陈汉心望向李三思的眼神渐渐变得温和起来。

    有种慈父盼儿归的味道。摆明了是想挖墙脚。

    冷长空警惕道:“陈院长有心了!凤起在执笔人新兵营有两间大院子,房子够住,监察院的那间房,您还是留给其他人吧。而且不出意外的话,我们以后也来不了几回监察院了,他的东西,今日就会搬走!”

    不留一点余地。

    陈汉心瞪了冷长空一眼,隐有怒意。

    却也不好再多说什么。

    如今刑部刘侍郎在场,他可不想被外人看笑话。

    片刻沉寂后,他不再搭理冷长空,直接切入正题,“刘大人,嫌犯可就交给您了,本案卷宗和交接文书晚点我会派人送去刑部。”

    语气渐渐缓和下来。

    “有劳陈院长了。”

    刘侍郎对着陈汉心点点头,随后望向神色憔悴的罗修贤,轻叹一声,“小王爷,得罪了。”

    他挥挥手,身后顿时走出两位披甲将士,一左一右来到罗修贤身边,准备押着他离去。

    可心如死灰的罗修贤却忽然抬起了头,枯死的眼神中露出了一缕悲凉意味。

    他猛然侧身,伸出右手抽出了披甲将士腰间的那把大刀,在所有人惊诧的眼神注视下,刀口翻转,很突兀的割断了自己的脖子。

    像是一次有预谋的自杀。

    血流如注,喷了宋缺一脸。

    这位公爵府的六楼保镖呆愣了一瞬,完全没预料到竟然会出现这种情况。

    按照候爷的计划,小王爷被刑部的人带走后,便会直接送往公爵府,改头换面后换个身份继续生活。

    并且已经有一位死囚充当了替死鬼,正在刑部的大牢中待命受死。

    一切都已安排妥当,小王爷只要跟着刑部的人走就好。

    可为何,他会选择自杀?

    没有一点点防备,在场众人都陷入懵逼状态。

    宋缺醒悟过来时,罗修贤已经倒在了地上,鲜血流了满地,染红了灰暗的牢房地砖。

    大刀坠地的一声脆响惊醒了宋缺,让他产生了深深的恐惧感......该怎么和候爷交待?小王爷死了,自己,还能活吗?

    他缓缓蹲下身子,感受了下小王爷身上的气息,喉管几乎完全断裂,已经没有任何挽救的可能。

    宋缺的双眸变得幽深且晦暗。

    他往后连退两步,倚靠在墙边,神情像是在一瞬间苍老了许多。

    陈汉心脸色铁青,他第一个反应过来,大声喝道,“马上去请医官!”

    “来不及了!”

    冷长空将目光从罗修贤身上收回,“呼吸脉搏心跳全部停止,神仙也救不回来了!”

    他提剑而起,走到罗修贤尸体身边,替他将瞪圆的双目合上,说道:“诸位都有见证,罗修贤是自我了断,这个消息要第一时间送到公爵府中去。”

    宋缺从墙边走了过来,他想抱起罗修贤的尸体,却被刘侍郎阻止:“你别动他!小王爷虽死,但仍是戴罪之身,还是要交由刑部处理。”

    话音刚落,刑部将士顿时封锁现场,将宋缺逼退到牢房之外。

    刘侍郎随即望向陈汉心:“请陈院长马上取卷宗过来,务必第一时间将罗修贤自尽一事登记在册。”

    果断而坚决。

    陈汉心点点头,给了身后狱卒一个眼神,“快去!”

    脚步声响起的瞬间,场间肃杀之意瞬起。

    宋缺冷眼扫视全场,目光最终定格在了李三思身上,“今日要不是你来到这里,小王爷绝不会有轻生的念头!李三思是吧!候爷他绝不会放过你的!”

    语气中带着极浓的怨气和杀意。

    关我叼事?...李三思当即站了出来,“陈院长和刘侍郎在此,你可别给我乱说!罗修贤明明是畏罪自尽,与我何干?”

    宋缺冷笑起来,阴沉的眼神紧紧盯着李三思,看的他有些发毛。

    刘侍郎见势头不对,很快又吩咐道:“来人,送公爵府这位大人回去!”

    他知道宋缺是平秋候派来的人,最好不要引发冲突。

    如今罗修贤已死,洞庭湖之案便算是彻底终结了。

    接下来的问题,是该如何压制平秋候的怒火。

    毕竟在原有的计划里,三法司已经答应了平秋候,会将罗修贤完好无损的送回公爵府。

    “不必!我自己知道走!”

    宋缺看了一眼刘侍郎,“刑部那边,我家候爷也一定会亲自去说道说道的!”

    不等刘侍郎回应,他便骤然转身,提拳离去。

    留下满身杀气。

    刘侍郎脸色很不好看,他一想到那位脾气火爆的平秋侯便十分头疼。

    “看来此事要尽快上报尚书大人了。”

    刘侍郎轻叹了声,随即对着陈汉心拱拱手,“陈院长,事发突然,不想嫌犯竟当场自尽,本官要尽快回去处办此事,不便久留,就此告辞了!”

    言语间带着几分忧心。

    陈汉心此刻也是一阵头疼。

    执笔人送来的嫌犯竟然死在了自家监牢里,尽管是自尽,但自己多少还是要担负些监管不力的责任来。

    他无心客套,随意敷衍了几句便任凭刘侍郎将罗修贤带走。

    本想着再继续找李三思下询问下洞庭湖之案的细节,可冷长空却根本不给他机会,随便找了个理由便拽着李三思快速离开密牢。

    生怕陈汉心跟他抢人。

    监察院外的那条长街上,落日余晖下,冷长空将长剑扛在肩头,迎着清风长呼出一口气,“怎么样凤起?这下该满意了吧?凶手自尽而亡,应该算是这个案子最好的结局了。既顺了你的心,也给罗郡主报了仇,还不用让我们担责任,一箭三雕。不过回去可千万别跟秦逍遥说我们来过监察院,以他的性格,少不了要叨叨几句。”

    听得出来他的心情很不错。

    一路说说笑笑,就差哼起歌来了。

    李三思却显得兴致不高,眉眼低沉,像是心事重重的样子。

    他叹了口气,开口道:“这件事还真就得跟秦司长好好说说。”

    “为啥?”

    冷长空表示不解。

    “罗修贤他,是因为被鬼附身了,所以才失去理智,奸杀了罗郡主。这是自当日城南孤山之后,出现的另一只鬼。而且我相信,在这个世界上,应该还会有第三只,第四只,甚至无数只鬼越过了大魏国门,混迹于人群当中。”

    李三思缓缓开口,声音变得无比低沉:“所以我猜测,如今的皇城领域,只怕早已经是百鬼横行。”

    他看了一眼冷长空,“冷大哥,该好好查查了。”

    冷长空瞬间停下脚步,剑眸微沉,神情凝重起来。

    他望向远空,落日已散,红光敛去,黑暗,正在一点点吞噬着这条长街,这个世界。

    传闻鬼界领域,便是一片无休止的黑暗。

    所以鬼怪最喜欢在夜色间活动。

    暗夜笼罩下,冷长空没来由打了个冷颤。

    他再次望向身前长街时,看见的每一个过往行人,都像是鬼。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当社恐穿成网络渣〕〔流放后男主都爱上〕〔成为无限游戏美人〕〔我还能苟[星际]〕〔她作死向来很可以〕〔开局我就想退出江〕〔真千金在星际放牛〕〔继承妖怪古玩店后〕〔绿茶女主和男配在〕〔绝色美人有话说[综〕〔十分红处〕〔这一世,我再也不〕〔穿到乱世搞基建(〕〔影帝的娇气小哥儿〕〔拯救卑微偏执男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