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三国神话世界〕〔这个世界什么时候〕〔离婚后我成了总裁〕〔继承家产后马甲大〕〔最长一梦〕〔医路艰难,被迫不〕〔逆天神妻〕〔宿主她每天都在变〕〔诡道修仙:我能豁〕〔哥斯拉之末世无限〕〔逃荒:嫁给黏唧唧〕〔重生之乘风而起〕〔无限物资:带着空〕〔被通缉后,我成了〕〔仙道邪主〕〔重生:开局攻略沈〕〔这个歌手不敢退休〕〔明末:日月重开〕〔四合院:从秦淮茹〕〔我和崇祯成了合伙
天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大魏执笔人 第七十六章 携手进城
    之所以把她认作村姑,是因为她的身上穿着一件土到掉渣的粗布麻衣。

    单肩斜挎的那个小包裹看着也像是用最廉价的布料制作而成。

    很容易让人联想成她就是为了观看祈福仪式,而出来凑热闹的农家村姑。

    可当她抬起头,露出了那张水润动人的精致玉颜时,黑暗中的李三思忍不住咽了口口水,“这尼玛要是村姑的话,秦淮河里一大半的姑娘都得被认作是村姑她奶奶。”

    她的眼神柔弱中带伤,像是藏着许多心事。

    被猥琐大叔逼到角落里后,双眸中的韵色从害怕到惊慌,最终变成了一种宁死不从的决然。

    看样子也是一位贞洁烈女。

    鹅蛋脸儿上有着两个浅浅的酒窝,给她那令人惊艳的容颜间带来了几分莫名的可爱。

    多种气质在她身上相互交融却并不觉得违和,更不显得娇柔做作,反而让她的美丽多了些层次和神秘感。

    你的酒窝里面没有酒,可我却醉得像一条狗......李三思本能性的想起了这句台词,“原来一个人的气质真的和穿着无关,我那岳父岳母可真是粗心,这么晚了怎么放心让俺媳妇儿一个人出门?”

    独自yy的关头,他做了最后的打量。

    黛色柳眉似清风拂过脸庞,高高的鼻梁,小巧的鼻翼,在黑夜中泛着雪白柔美的光,樱桃小嘴微微开阖,银牙咬紧,似乎在为此刻的遭遇做着无声的抵抗。

    粗布麻衣无法遮住她的完美身材,胸前的鼓涨虽然没有长公主那么夸张,却和她的曲线有着最佳的比例。

    李三思敢打赌,手感绝对不差!

    “她的一切,刚好都是我喜欢的样子,真是缘分啊!”

    李三思凝起双眸,迅速恢复到正人君子的做派。

    他看到猥琐大叔的双手已经开始不老实了,不断的往她身上抚摸着,身体也在不断靠近,隔着这么远都能听到他那变态的调笑声。

    李三思再也无法忍受,尤其是当最美村姑低下了头,表现出无法抵抗的姿态后,更加激起了他强烈的保护欲望。

    在那一刻,体内肾上腺素开始急速飙升,在英雄主义的鼓动下,他提拳猛冲,人尚未至,怒吼声已经响起:“放开那个女孩!”

    声音很大,尤其是在黑夜之间,更是清晰可闻。

    猥琐大叔吓了一大跳,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么偏僻的角落里竟然还有其他人存在。

    但这家伙并不怎么慌张。

    行走江湖多年,他不是没遇到过不长眼的人,但只要不是朝廷里的官爷,他这颗贼胆都是敢碰一碰的。

    他的手伸向了自己怀中,握住了一把锋利的匕首,已经做好了反杀的准备。

    “这小丫头长得这么水灵,今晚谁都不能坏我好事!”

    猥琐大叔贪婪的看了眼前的“村姑”一眼,“你要是敢跑,我就先弄死你!”

    恐吓了一句,料想“村姑”应该被吓到了,毕竟她连叫一声的勇气都没有,看来在贞洁和生命之间,她毫不迟疑的选择了后者。

    明智的选择!...猥琐大叔邪恶一笑,随后便转过身去,他没注意到,“村姑”那对清凉如水的双眸中,突然闪过了一丝冰冷的杀意。

    破空声瞬起,等到来人逼近,猥琐大叔这才注意到竟然是刚刚碰到的那位执笔人官爷。

    “是你!”

    猥琐大叔骂了声真晦气,下意识想要逃跑。

    对于朝廷里的人,他有着本能的恐惧感。

    李三思有意卖弄,带着满身正气杀到了猥琐大叔的前方,根本不给他逃跑的机会。

    直接一记重拳轰然砸下,这一拳没有任何的真力波动,单凭自身的体魄力量,却也是虎虎生风,看上去颇有几分气势。

    多日训练,果然初见成效,这一拳怕不是能打七八个过去的自己?

    他感觉自己如今的力量已经达到了后天体魄的最强标准,怕是用不了几天,便能正式登上第一层楼了。

    想想都有些激动。

    猥琐大叔被这一拳直接干懵了,踉踉跄跄的往后退了好几步。

    他出来跑江湖恐吓威胁别人靠的都是刀子,拳脚功夫却是差点意思的,见李三思出拳这么猛,他当场就跪了下来,“官爷饶命!官爷饶命啊!一切都是误会!误会啊!小人是看这位姑娘迷了路,所以想问清楚她家在哪,好送她家!绝无他想啊!大人您可千万要明察啊!”

    虽然没流一滴泪,但是这声音却是凄厉的很,情绪很到位,若不是亲眼所见只怕就信他了。

    误会你吗!...李三思大声喝道:“是不是误会,衙门里走一趟就知道了!”

    他背对着身后的“村姑”,尽量保持着自己的正义形象,心里已经在思考“救她一命是不是该以身相许“这种问题了。

    说着便走上前 ,要去夺下猥琐大叔手中的匕首。

    突然寒芒瞬起,本是低头求饶的猥琐大叔竟然瞬间暴走,匕首在半空中划过一个优美的弧度,以极其刁钻的方式穿过黑夜,刺向了李三思的胸口。

    看他直刺的位置,这是要下死手的。

    李三思大怒,但也没敢硬接。

    如今身体素质虽然增强不少,但说到底还是后天体魄,被捅一刀还是得嗝屁的。

    所以他本能性的往后退了一步,同时双手合掌往下一压,拍在了猥琐大叔的右手腕关节处,“啪嗒”一声响,匕首轻松掉落,李三思愣了一瞬,“这么容易?”

    抬眼一看,猥琐大叔趁着李三思退步的关头,已经疯一般往祈福队伍所在的方向跑去。

    原来他压根就没想动手,只是想找一个逃跑的时机。

    他倒是聪明,那里吃瓜群众贼多,处处都是掩体,加上夜色已深,进去之后再想找他可就难了。

    李三思气极,刚想要追上去,可发现身后的“村姑”已经从暗影角落里走出来了。

    她侧身对着自己,朝着猥琐大叔逃跑的方向看了一眼,突然开口,“这位大人您别去追了,娘亲常说,坏人最终都是有报应的。”

    声音竟然显得颇为镇静。

    不像是差点遇害的样子。

    看来我的出现让她多出了不少安全感!...李三思遥望一眼,猥琐大叔已经跑没影了,便也作罢。

    走近“村姑”身边,带着满身正气,轻声问道:“姑娘为何会深夜独身至此?而且还背着包裹,是从城外来吗?你家里人呢?”

    语气低沉有魅力,温暖而不油腻。

    很容易让人生出好感。

    作为一名合格的海王,要能轻松自如的控制自己的语速和感情基调。

    “村姑”转过身来,如此近距离的观望,李三思更觉得惊艳,“竟然还是素颜!这底子是得有多好?不做我老婆可就太可惜了!”

    她神情间没有多少情绪,有种与生俱来的淡漠感。

    李三思打死也不相信这气质会是一个简单的村姑,很可能是被拐卖的失足少女......他已经打定主意要救她与水火之中了。

    当然,与颜值无关。

    他单纯的爱心泛滥。

    “村姑”说道:“不怕大人笑话,奴家现在已是孤身一人。父亲在我出生时便抛弃了我和娘亲,不知去向,母亲前不久也已重病身亡。临死前她告诉我,父亲就住在内城,让我来寻他,希望父亲能看在死去娘亲的份上,将我收留下来。”

    说到这里,她低下头,眸间有水光。

    黑夜中的她楚楚可怜,可一想到她从外城孤身来到内城的那一路艰险,李三思竟又觉得她很坚强。

    认真倾听着她的那些经历,李三思没来由收起了心中的那些海王念头,神情也变得凝重起来。

    “村姑”的声音再次响起,“奴家好不容易来到内城,听说今天是皇后娘娘去佛堂为大魏祈福的日子,便在长街两边观望了一阵。可没想到刚才那人见我背着包裹,看出我是从城外来的,需要住宿,便说他是客栈的掌柜,见我一个小姑娘可怜便要带我去他的客栈,可以便宜些,我便跟他走了......可谁知道,他不是一个好人。”

    接下来的故事就不用多说了......黑暗的路上,客栈掌柜化身猥琐大叔,要对妙龄村姑伸出邪恶之爪,最终被路过的正义猛男所救。

    那人如此猥琐,看着就不像个好人啊!...李三思叹道,“姑娘独自出行,一切都要小心为上,切不可轻信他人。”

    “村姑” 点点头,轻声道:“多谢大人提醒......夜色深了,奴家就先告辞了,日后有缘再见,奴家一定好好报答大人。”

    听到“报答”二字,李三思来劲儿了,“且慢!姑娘有地方住了吗?”

    “村姑”摇摇头,“准备去内城看看。”

    “内城?刚好我也要去内城!”

    他立马掏出了自己腰间的铜牌,先表明身份,让对方放下戒心,“在下来自执笔人衙门,姑娘若是信得过在下,不妨先跟在我身边,等在下忙完公务,再去给你找一间客栈住下。”

    语气尽量保持着平静,不让对方听出自己的迫切感。

    “村姑”犹豫了一瞬,还是摇摇头:“不麻烦大人了。”

    “这有什么麻烦的?”

    李三思霸道总裁的派头上来了,上前接过了她的包裹,笑道:“你一个小姑娘这么晚走夜路可不安全,要是刚才那人去而复返可怎么办?”

    见“村姑”还是有些犹豫,他竟然不由分说拉住了她的手腕,二话不说就往内城大步走去。

    黑夜中,二人双手触碰的那一瞬,“村姑”的温柔眼神突然凌厉了一瞬,一层清寒杀气迅速聚集,只是很快便又消失无踪。

    她低着头,没有说话。

    面色有些微微的发红。

    李三思当前而行,“村姑” 落后稍许,霸道总裁内心很是忐忑,“该不会以为我也是个变态吧?”

    好在对方并没有过多挣扎,只是顺从的跟上。

    夜风中,两道身影缓缓向前,位置从一前一后逐渐变成了并肩而行。

    远远一看,像极了爱情。

    与此同时,祈福队伍已经穿过了这条长街,往更远处而去。

    再过一个时辰,应该便能走到佛堂。

    围观群众随之远走,一路欢送。

    喧嚣和热闹怕是还要持续很久。

    而在某条长街的一角,黑暗笼罩下的青石板路上,猥琐大叔却与这个热闹的世界显得格格不入......他倒在了地上,闭着眼,已经没了呼吸。

    他的胸口,有一道剑伤,将其贯穿。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流放后男主都爱上〕〔她作死向来很可以〕〔成为无限游戏美人〕〔十分红处〕〔陆见深南溪免费阅〕〔当社恐穿成网络渣〕〔第一百次相亲当天〕〔绿茶女主和男配在〕〔南太太马甲A爆了〕〔禁止殴打逃生游戏〕〔我还能苟[星际]〕〔穿到乱世搞基建(〕〔李准穿越六皇子〕〔我加载了修仙游戏〕〔表妹每天都病怏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