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让你代管新兵连,〕〔疯批太子他嗜娇如〕〔十三剑道〕〔转生异界从挨打开〕〔镜观其变〕〔重生之少年狂想〕〔请务必一招将我击〕〔我在东京吞噬诡秘〕〔选秀综艺后,玄学〕〔破军狼王〕〔女尊快穿之妻主是〕〔三国神话世界〕〔这个世界什么时候〕〔离婚后我成了总裁〕〔继承家产后马甲大〕〔最长一梦〕〔医路艰难,被迫不〕〔逆天神妻〕〔宿主她每天都在变〕〔诡道修仙:我能豁
天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大魏执笔人 第八十九章 真正的主角
    御书房内的气氛变得异常的沉静。

    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聚焦在李三思身上。

    也就是在这时,在场的不少大人们才注意到,秦逍遥的身后一直站着一枚执笔人小铜牌。

    除了有限的几人外,大都还不知道李三思是谁。

    所以此时见秦逍遥竟然向他投去了希冀的目光,不由得大为震惊,“秦逍遥你他吗开玩笑吧?难不成要把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这个小铜牌?是打算让他去做炮灰?”

    神皇也没见过李三思,只知道昨晚的追凶计划是一枚小铜牌想出来的,便吩咐秦逍遥一并带了过来。

    此前一直专注于喷人,没空去理他。

    如今看了一眼,说实话无感。

    “看着也不像有多机灵的样子啊?这小子能去应付洛无双?”

    神皇皱起眉,表示怀疑。

    他没说话,等待着秦逍遥的解释。

    大太监曹人往却忽然凑近了神皇耳边,“陛下,我看这孩子面相不错。”

    声音很轻,只有神皇能够听到。

    “哦?”

    神皇没想到一向眼光极高的曹人往竟然会主动夸人,不由大感意外,压低声音问了句,“将军喜欢他?”

    在神皇的观念里,对于曹人往一直以将军的身份待之,这一点大魏朝的人都知道。

    足以见其在神皇心中的地位。

    他知道曹将军有收徒授刀的习惯。

    此前大魏年轻一辈第一人楚白狼就拜在了曹将军的门下。

    难不成今日曹将军又有了收徒的兴致?

    “谈不上喜欢,只是觉得挺有眼缘的,陛下应该也觉着他不错吧?”

    曹人往难得露出了一丝隐晦的笑意......这句话等于是给了神皇一个暗示,李三思这孩子他罩定了。

    看来是真的对李三思很满意。

    神皇一生只信两人——曹人往和祭酒。

    所以对于这位三朝总管,并且一直被自己视作御前大将军曹人往的话,他一般都是无条件顺从的。

    “嗯,确实不错。”

    神皇再次望向李三思时,似乎顺眼了不少。

    曹人往笑笑,不说话了。

    原本微微倾斜的身影再次挺得笔直,额角那两道厚重的眉毛随之铺平,像是两把归鞘的大刀。

    此时吏部尚书姜子瑜的声音响了起来,“秦司长,你这是什么意思?打算让这位铜牌去见剑圣?执笔人衙门里没人了?”

    你有资格说话吗?...秦逍遥吐糟了句,他也不解释,先介绍起来:“他叫李三思,虽然只是一枚小铜牌,但昨晚能够顺利抓到洛溪亭,可以说全是他的功劳。”

    声音很轻,语速十分缓慢,确保大家都能够听得很清楚。

    昨晚的刺杀案全城皆知,虽然刑部也参与到了破案之中,但明眼人都知道主要是由执笔人负责。

    并且那名女刺客最终也是被秦逍遥亲自制服的。

    只是却少有人知道追凶计划是李三思这枚小铜牌提出来的。

    所以闻言至此,全场惊寂片刻,随即哗然。

    虽然未见其人,但是李三思这个名字百官们还是听说过的。

    曾经轰动一时的白鹿门以及洞庭湖之案不就是一个叫做李三思的后生破的?

    难道就是眼前这位?

    听到了大佬们的议论声,李三思情不自禁挺起了胸膛,差点就要喊出来,“没错,正是在下!”

    可惜冷长空不在此,要不然就能借着他的嘴来装个逼。

    好人前显圣一把。

    不过秦逍遥在也一样。

    在装逼这件事情上,执笔人个个都在行。

    “诸位,你们猜的没错,白鹿门和洞庭湖的案子确实都是他破的。”

    秦逍遥环顾四周,很满意众人的态度,他忽然压下所有议论,很快补充了一句,“那两个案子,一个是加入执笔人时的入门考核,一个,是从木牌到铜牌的晋升考核。虽然不难,但也着实让他费了好大一阵功夫,本司长也只能说是勉强满意。希望他不要骄傲,毕竟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他需要继续努力,往后我会认真教他的。”

    一顿夸,一顿勉励,顺便给自己和衙门的脸上都默默的贴个金,秦逍遥的装逼风格虽然没有冷长空那么直接,但效果明显要更好。

    李三思顺势低下头,表现出一副受教的模样。

    与李三思演过对手戏的刑部左侍郎刘叔文听到秦逍遥的话后却莫名冷哼了声。

    秦逍遥的话糊弄别人可以,糊弄他可不行。

    破掉白鹿门之案的时候,李三思还是一名阶下囚呢!跟执笔人有个屁关系?还入门考核,我可去你的吧!

    王尚书却没有多说什么。

    毕竟今日讨论的是李三思这个人,别的不重要。

    而那两个案子确实都是李三思破的没有错,再加上昨夜的刺杀案,可以说这枚小铜牌几乎包揽了大魏朝近期所有的重案。

    这份探案的功底,可就真的有些恐怖了。

    可惜,他不愿意加入刑部的阵营......对此王尚书深表遗憾。

    但他其实并没有完全放弃,等到刺杀案彻底完结后,他还是决定试一试招揽对方。

    对于一位真正的人才,王尚书不介意多磨点功夫。

    这是必要的坚持。

    吏部尚书姜子瑜深深凝望了李三思一眼,好半天没说话。

    眼里的不屑早已经散去。

    只是碍于脸面没有表现出过多的热情和赞许。

    但心里却早已掀起波澜,“此子,真乃我大魏之才也!可惜,竟然加入了执笔人,若是能入六部,想来日后的成就绝对不简单。”

    和他一般想法的大有人在。

    百官俱惊。

    心想秦逍遥为何如此命好?竟然能招揽到这么一位天资卓绝的探案天才?

    他们的目光中夹杂着嫉妒和不解这两种情绪,被秦逍遥注意到后不由大大的满足了自己的虚荣心。

    李三思却始终不动声色。

    他知道能来到这间御书房的都是官场老油条,他们对于一位新世出的年轻人最开始确实都抱着欣赏的态度,不过若是那位年轻人始终无法与自己站到统一立场的话,那么之前有多少欣赏,往后就会有多少敌意。

    时间将会证明,他的理念是正确的。

    所以此间御书房中,李三思充分扮演好一个马仔的角色,尽量不主动装逼,以免弄巧成拙。

    低调的姿态再次惹来百官的赞赏。

    就连神皇都微微点头,表示曹将军的眼光确实不错。

    此人确实是个人才。

    秦逍遥的声音忽然再次响起,“正是因为他连续破掉了好几起重案,所以我才敢放心的让他去独面剑圣。当然,风险肯定是有的,但身为大魏执笔人,先尽忠,再顾己,我们必须时刻做好为陛下,为大魏奉献一切的准备,对此,不管是我,还是凤起,都绝不会有半点悔意!”

    他的神情变得很是严肃,声音慷慨激昂,像是在演讲一样。

    不管是不是真心,至少这份积极的态度表现出来了。

    百官沉寂,表示学到了,这一番话说得是真漂亮。

    神皇点点头,威严的神情间充满了欣赏,“很好!难怪狱神闭关后会选择你来挑起刑狱司的大梁,秦逍遥,你果然没有让朕和狱神失望!”

    只有李三思是懵逼的,心想秦逍遥你来真的啊!我他吗的并没有做好准备啊!我答应去见剑圣了吗?

    他望向了秦逍遥,刚想说出自己的想法,秦逍遥却微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阻止了他开口。

    “凤起,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一定是想在陛下和诸位大人面前保证,说自己一定会好好完成任务对吗?”

    秦逍遥拍拍他的肩膀,笑道,“你的心思我们都懂,我们也相信你一定能够做到!你放心去吧!只要这次摆平了剑圣,我力保你上位,铜牌升银牌,指日可待!陛下也绝不会亏待你。”

    他盯着李三思,温暖的眼神中充满了鼓励。

    李三思同样盯着他,小小的脑袋大大的疑惑......秦逍遥你不当人子啊?让我这枚小铜牌去和剑圣硬刚,那不就是要我去死?

    事情发展到现在已经超出了他的预料,局势明显不受控制。

    就在他还在考虑着该怎么婉拒秦逍遥的时候,神皇却已经目光落在了曹人往身上,“曹将军,你怎么看?让这枚小铜牌去见洛无双,是否合适?”

    遇事不决问太监,这也真是千古第一遭了。

    由此可见曹人往在神皇心中的地位。

    “只要是代表了陛下的意志前去,那自然就合适。”

    曹人往缓缓说道:“不过等去的那一天,还望陛下请出国师暗中相随,皇城禁军亦随之埋伏,老奴也将跟在后面,这样做既是为了确保这孩子的安全,也是为了保住咱大魏朝的脸面,不至于到时候谈崩了,剑圣拔剑而出时,我大魏真的无人应战。”

    说话的时候,他看了李三思一眼,眼神温暖而慈祥。

    李三思慌忙转移视线,愈发觉得这曹公公对自己有想法,要不然怎么会对自己这么好?

    神皇点点头,随之望向了始终保持沉默的张首辅,“张老,您的意思是?”

    和对曹人往的信任不同,神皇对首辅大人张守维的态度,是一种绝对的尊重。

    在张首辅面前,神皇就像是一个虚心请教的孩子,态度谦卑到不行。

    张首辅依然保持着平静的坐姿,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片刻沉寂,他开口道:“就这样吧......不过谈判的时候声音可以低,但是态度却不可卑微,不能丢了我大魏朝的脸面。若是觉得无法胜任,要趁早说,本首辅会亲自去会一会洛无双。”

    张首辅虽然脸色苍老,声音亦显得十分沧桑,但是语气中却带着一股难以言说的威严气势。

    早说啊!怎么不早说?早说你去就轮不到我了啊!...李三思对这位张首辅的马后炮行为极其不爽。

    第一眼的好印象直线下降。

    “朕明白了。”

    神皇平静心绪,压下百官躁动,目光最终完完整整的定格在李三思身上,“李三思是吧?独面剑圣,你可愿意?”

    看似是在询问,实则已经定性。

    我还有别的选择吗?...李三思挺直身子,目光瞬间坚定,他大声喝道:“臣!愿为陛下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此话一出,全场惊寂。

    百官无不色变。

    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此子之忠心,真可感天动地!

    张首辅猛然转过眼,沉静的脸色终于微微动容。

    王尚书静静的凝望着李三思,目光中的欣赏之意变得愈发浓厚。

    曹人往微笑着看向他,温暖的眼神像是在看自己的私生子。

    秦逍遥则懊恼不已,“我怎么想不出这种话来?”

    神皇沉静片刻,重重点头,“好!很好!有你这句话就够了!两日后,大魏潜龙之巅,朕亲自送你去见剑圣!”

    “多谢陛下!”

    李三思昂首挺胸,虽慌但也暗爽。

    因为这一次,他是真正的主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流放后男主都爱上〕〔她作死向来很可以〕〔成为无限游戏美人〕〔十分红处〕〔第一百次相亲当天〕〔当社恐穿成网络渣〕〔陆见深南溪免费阅〕〔绿茶女主和男配在〕〔南太太马甲A爆了〕〔禁止殴打逃生游戏〕〔我还能苟[星际]〕〔穿到乱世搞基建(〕〔我加载了修仙游戏〕〔李准穿越六皇子〕〔拯救卑微偏执男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