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魂兽:开局抽到神〕〔从仙剑开始拯救女〕〔冤种老父亲的育儿〕〔回到过去当富翁〕〔我在大秦长生不死〕〔七零宠婚:咸鱼甜〕〔我的婆婆是重生的〕〔极品老妇要翻身〕〔抱错的可爱妹妹回〕〔女配在年代文里做〕〔我真不是气运之子〕〔结婚后被植物人老〕〔快穿:被渣后的偏〕〔影帝你老婆又怀孕〕〔特种岁月之弹道无〕〔临高启明之海外扬〕〔名门枭宠:重生全〕〔百倍逆转:气不气〕〔重生八零,野崽子〕〔让你代管新兵连,
天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大魏执笔人 第一百零二章 谈判的那个人
    看来她是真的被逼急了。

    曾经无比骄傲的剑圣传人竟然学会用自杀来要挟别人了。

    李三思却根本不吃这一套,“洛姑娘你不是在开玩笑吧?以你七楼体魄的强度,就算把这间屋子撞塌了你也死不了吧?”

    他的目光落在洛溪亭身上,见她双目圆瞪,快要炸毛的样子顿时觉得十分有趣。

    感叹道,“冷艳中带着几分可爱,可爱中又有着几分性感,就连生气时都这么好看,就是不知道脱下这一身村姑的衣服后她会是什么样子。”

    下意识的陷入yy中,耳旁破空声忽起,李三思心神微颤,“有杀气!”

    抬眼一看,好家伙!

    洛溪亭不知何时竟已来到他的面前,悄无声息间她再次抬起了自己的右手,对着李三思刚刚恢复过来的脸颊呼了过去。

    力道虽然不重,但她这实打实的七楼体魄可不是开玩笑的……这就好像一个弱女子拎着一块巴掌大的金石去抽他,哪怕力气再小,金石的硬度也足以让他脸蛋开花。

    此前已经有过教训。

    这一次李三思可不会再傻傻的被动挨打。

    登上二楼之后,他的专注度和反应力都大大的提升。

    所以在洛溪亭的巴掌落下之前,他迅速往后退了一步。

    等到她的右手落空后,他又踏步上前,二话不说,直接伸手抓住了洛溪亭那两只白嫩的小手,防止她继续撒野。

    入手光滑细嫩,软和的一批,李三思大呼过瘾。

    趁此机会揩个油,嘴里却大声呵斥:“洛姑娘,你不要太过分!再敢动手可别怪在下翻脸无情!”

    洛溪亭俏脸微寒,“言而无信的淫贼,你放开我!”

    修剑二十年,她何时与一位同龄男子有过如此亲密的接触?

    如今双手被抓,对方掌心中传来的温柔触感让她既害羞,又感到屈辱。

    一股奇特而又莫名有些好闻的男人气息从李三思身上传来,洛溪亭满脸通红,转过头去不敢看他。

    心跳逐渐加快。

    李三思却压根没打算放手,“洛姑娘,我看有什么话咱就这样说吧,免得你手痒难耐,又忍不住动手。打坏了我不要紧,要是伤到了你的手,我可是负担不起的。”

    洛溪亭又挣扎了会儿,却怎么也无法摆脱李三思的束缚。

    剑息被封,除了体魄强度依然可怕外,她的力量和其实普通女子没什么区别。

    她心中又气又急,沉寂片刻,突然往前走了一步。

    二人之间的距离本就很近,这一步过后两个人几乎就贴在了一起。

    李三思虎躯一震,“该不会被我的男子气概所震慑,打算投怀送抱了?”

    他没来由振奋起来,“鱼儿已经落网?”

    若是洛溪亭此时再靠近一些,他就准备冒险将她搂入怀中了。

    可很快他就发现是自己想多了。

    作为一名登上七楼的剑修,洛溪亭全身上下的每一个部位都有可能成为杀人利器。

    她的双手虽已被束缚住,但她还有双腿。

    两个人之间的距离越近,她的腿杀就越能发挥出最大的优势。

    于是下一刻,就在李三思惊叹的目光中,洛溪亭的双手在李三思的掌心中突然借力,将自己的身体牢牢稳住。

    左腿立于原地不动分毫,修长笔直的右腿则凌空而起,来了一个潇洒无比的回旋侧踢,直奔李三思的腰子而去。

    大长腿呼啸而至,惊起的破空声让李三思瞬间回过神来。

    他沉下眼,望着近在咫尺的这张冷艳俏脸,“洛姑娘,这可就怪不得我了!”

    他的双手没动,依然将洛溪亭的白嫩小手稳稳把持住。

    身子却骤然往左下沉,肌肉饱满的上臂随之下落一尺,刚好将洛溪亭的侧踢给拦下。

    却并未就此罢休,而是在洛溪亭的右腿回落之前,猛一下将她的右腿给夹在了自己腋下。

    这是一个羞耻的姿势。

    洛溪亭的双手被他抓紧放在自己胸前。

    右腿被他夹紧置于腰侧。

    另一条腿虽然立于地面,但因为两个人贴的太过于靠近,以至于他们的腿其实是紧挨在一起的。

    李三思甚至能感觉到她修长大腿间饱满而富有张力的弹性跳动。

    相信洛溪亭也一样能感受到李三思大腿间绷紧的肌肉和炸裂的男人气息。

    “这大长腿真的是爱了爱了,精致而有形,入手没有一丝赘肉......果然修行过的就是不一样,我敢打赌她的身材比例,包括体脂率都在最完美的黄金标准内。”

    李三思忍不住遐想,随后很快摇摇头,将脑海中乱七八糟的念头强行抛出。

    隔着如此近的距离,他能很清楚的闻到从洛溪亭身上传来的淡淡香味儿。

    这绝不是任何一种香料或是胭脂水粉能制造出来的味道。

    身为一位经验丰富的海王,他很快就判断出这是专属于女人的处子之香。

    强行压下内心悸动,他看着眼前这张不施粉黛,却依然美的惊心动魄的脸,说道,“洛姑娘,得罪了,恕我暂时还不能放开你……”

    不能,也不舍。

    这条美人鲨已经在自己的掌控之中,接下来就要考虑该怎么将她放入到自己的鱼塘里去。

    “你会死的。”

    洛溪亭打断了他,语气尽量保持着平静。

    可稍有颤抖的声调还是暴露了她内心的不堪和紧张,“老师若是知道你这样对我,他一定会杀了你,一定会。”

    随之侧过脸去,不去与他对视。

    但这样的暧昧姿势让她的剑心根本无法平静下来……如此近的距离,她感受着李三思微微的喘息和炙热的男子气息,心里没来由变得慌乱。

    哪怕她极力克制,身子还是有些发软。

    甚至于原本用力挣脱的双手都在李三思的掌心中安静下来。

    很是莫名。

    她想继续挣扎,可手上已经没了力气。

    柔软的双手静静置于他的掌心,像是乏力的小兽,任凭他将自己抚摸。

    她脸上的红晕已经弥漫到了耳根,不知是因为害羞,还是愤怒。

    李三思叹了口气,突然开口:“洛姑娘,我还是那句话,对你所做出的一切出格举动,都非我本意。如果从一开始你就好好配合的话,我想我们之间也不会有这么多的误会。”

    洛溪亭没去回话,转过去的侧脸中杀意犹存,情绪莫名。

    李三思盯着她,时间越久,他越觉得对方美得惊心动魄。

    洛溪亭掌心的温度愈发滚烫,看得出来她应该很紧张。

    大长腿在李三思的臂弯之间扭动了一瞬,便又很快安静下来......每动一下都要和李三思的身体进行一次亲密的摩擦,这让她羞愤难耐,坚不可摧的七楼体魄变得愈发柔软。

    她知道此刻就算再怎么挣扎也是徒劳,索性僵持在那里,沉静成一尊雕像。

    李三思也不敢乱动了。

    此情此景下,他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变得僵硬起来。

    记住,是每一个部位。

    他担心惊扰到洛溪亭,所以不动声色的往后挪动了几寸。

    避免了与她身体的直接接触。

    即便如此,从洛溪亭的柔嫩双手以及笔直大长腿之间传来的绝妙触感还是让他有了喷鼻血的征兆。

    他知道必须找些话题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要不然年少轻狂只怕真的会爆的。

    “不是我言而无信,而是我并不知道剑圣如今在哪里。”

    李三思看着洛溪亭发红的柔软耳垂,声音几乎是在她的耳边响起,“你先别生气,我虽然不知道剑圣在哪,却知道他何时在何地会出现。”

    洛溪亭依然侧着脸,没有理他。

    想来是觉得他根本不可信。

    李三思有些急了,直接挑明,“两天后,大魏潜龙之巅,神皇将会派人去和剑圣谈判,如果顺利的话, 那天你就能出去。所以这两天你不妨耐心一点,该吃吃,该睡睡,别总想着寻死或是逃出去。”

    这是掏心窝子的大实话了,语气显得极为诚恳。

    闻言至此,洛溪亭总算是有了反应。

    她皱起眉头,冷声道:“谈判?大魏朝谁有资格能与老师直接对话?难不成军神李密从边境战场回来了?还是说祭酒从天上下来了?”

    李三思闻言有些尴尬。

    军神和祭酒?的确,按照正常人的思维,放眼大魏王朝,有那个资格与剑圣进行谈判的,除了同样登顶九楼的李密将军外,也就只有那位超越九楼的祭酒大人了。

    自己?自己算个der啊?

    被洛溪亭这么一问,他一时间倒是不知该如何回答了。

    突然有了种小人物的自卑感。

    尤其是在这条美人鲨面前,他感觉有失自己海王的尊严。

    沉默来袭。

    片刻后,见李三思没再说话,洛溪亭终于转过头来,与他的脸只隔着两寸的距离,寒眸微凝,很是生气的问道:“为什么不说话了?你又在骗我?!根本就没有什么两天后的谈判是不是?你也根本不知道老师究竟何时会出现对不对?”

    质问的语气中带着失望的情绪。

    李三思终于与她正面而对了。

    如此近的距离,他看着这张哪怕是生起气来依然美得不要不要的一张脸,突然笑了。

    洛溪亭瞪着他,“你还敢笑?难道我说的不对吗?你就是个大骗子!大淫贼!”

    生气状态下的她似乎都忘了什么是害羞。

    看着近在咫尺的这张让人讨厌的脸,她很想一爪子挠死他,可是双手被他紧紧抓住,根本拿不出来。

    试探着将手往外拿出一些,可是李三思握得更紧了,生怕她会逃走似的。

    洛溪亭被他看得心里发慌,刚准备再次躲闪,但是此前的骄傲来袭,让她固执的瞪着他,忍不住又骂了句:“大骗子!大淫贼!你看什么看?”

    语气足够冰冷,但是不知为何却少了很多的杀伤力。

    李三思看着她,眼中带着宠溺的光。

    这是海王捕鱼时的惯用眼神。

    洛溪亭怔住了,“死淫贼再敢乱看给你眼睛挖出来!”

    李三思不以为意,只是静静的看着她。

    只要自己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她。

    果然,她最终还是败北转过头去,嘴里还在骂骂咧咧的喊着死淫贼。

    “我没有骗你,两天后的大魏潜龙之巅,剑圣绝对会出现,只是,与他谈判的那个人,既不是军神李密,也不是祭酒大人,而是,我。”

    李三思突然开口,语不惊人死不休。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默然肃立,身姿不知不觉变得挺拔。

    似乎是想让自己的海王形象在这头美人鲨面前变得更加高大。

    单纯的男人自尊心在作祟。

    他抓着她的手,稍稍用力,足够热切。

    他抱着她的腿,往腰侧又贴紧了一些,这一次,他的胆子变得足够大。

    洛溪亭不可置信的转过头来,注意力完全被他的话给吸引过去,以至于都忽略了他的那些小动作。

    她很认真的看了李三思一眼,从他的眼神中判断出这个死淫贼似乎并不是在开玩笑。

    “你是说,两天后,将由你这个刚刚登上二楼的执笔人小铜牌,去和我的老师,也就是当今的九楼剑圣进行谈判?”

    洛溪亭盯着他,“是这个意思吗?”

    “没错。”

    李三思认真说道:“正是在下。”

    他与她对视,目光坦荡。

    毫不怯场。

    小人物的自卑,他有。

    但是小人物的志气,他同样也有。

    穿越这种事他都经历过了,还有什么大风大浪是他不敢面对的?

    “凭什么?凭什么是你?”

    洛溪亭问道:“就算李密无法从边境战场脱身,祭酒他不问世事,也应该派出大魏朝的那位修佛的国师,或是当朝首辅张守维去才对,最不济,也要让执笔人衙门的大司长秦逍遥出马吧?不管怎么样,这场谈判怎么也轮不到你去的......

    “难道是你想要出风头,所以求着你们的那位秦司长,让他给了你这个机会?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劝你还是趁早放弃吧。老师的剑虽然从不杀弱者,但他若是知道我之所以被抓到执笔人衙门来,全部都是你出的主意的话,我想他很可能会因此破例一次。”

    语气中带着提醒和警告。

    李三思摇了摇头,说道:“并非是我求着秦司长给我这个前去谈判的机会,而是他求着我去跟剑圣谈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流放后男主都爱上〕〔她作死向来很可以〕〔成为无限游戏美人〕〔十分红处〕〔第一百次相亲当天〕〔当社恐穿成网络渣〕〔绿茶女主和男配在〕〔陆见深南溪免费阅〕〔我还能苟[星际]〕〔南太太马甲A爆了〕〔禁止殴打逃生游戏〕〔穿到乱世搞基建(〕〔我加载了修仙游戏〕〔李准穿越六皇子〕〔拯救卑微偏执男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