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赵浪穿越秦朝〕〔丧尸绝城〕〔我的成就系统大有〕〔女尊快穿之妻主是〕〔墨爷,夫人偷偷给〕〔穿成渣A后我的O怀〕〔麻衣风水师〕〔无限重生之我有99〕〔人在大唐已被退学〕〔全民御卡开局篆刻〕〔我的倾城大小姐〕〔柯学世界里的法师〕〔披着陀总壳子的我〕〔斗罗:崩坏降临〕〔逍遥小捕快〕〔我的老婆是反派鲛〕〔天命为凰〕〔我在综漫世界弹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穿成炮灰后,我竟
天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大魏执笔人 第一百零四章 海王和美人鲨
    在个人英雄主义盛行的年代,两世为人的李三思还是坚信团结才是力量。

    一个人的实力就算再强,哪怕登上了九楼,也绝不可能以一己之力去对抗一整个王朝。

    若真打起来,千万人冲杀之下,累也把他给累死。

    “大魏朝传承千万年又如何?这么多年不还是只出了一个上九楼的李密?”

    洛溪亭的声音中带着不屑。

    她秀眉微蹙,隔着极短的距离将目光落在李三思身上,“而且老师可不是一般的修行者,他是剑道体系的先驱,强大的九楼剑修,他的那把剑,绝不是依靠人数的优势就能将其折断的。”

    自小便跟在剑圣后面修行历练的她,很清楚自家老师有多么的强大。

    她曾在北境之地亲眼看到过自家老师和一群平均实力在七楼左右的高手打过一架,对方参战的人数很多,将近千人,大魏朝和南晋国的人都有。

    能入北境之地的都是些亡命之徒,性子野,不怕死的那种。

    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没有认出剑圣,或许只当他是个散修剑客,所以来要点过路钱。

    又或许知道他就是剑圣,所以故意上来找麻烦。

    毕竟只要杀了剑圣,消息一传去,他们无论是名声还是身价都将暴涨......这两样东西对于在北境之地讨生活的亡命之徒们很重要。

    当然,没人关心那场战斗是群殴还是单挑。

    只要能杀了剑圣就好。

    当时的洛溪亭还很小,才十五岁。

    她很害怕,因为她从未见过老师出手,不知道他的那把剑究竟有多锋利。

    只听他常常吹嘘说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几个人之一。

    要用天下无敌来形容他也不是不可以。

    洛溪亭自然不信,她说老师你就吹吧,别到时候被人追杀时只知道跑路。

    剑圣也不说话,只是笑笑。

    满身的锋利剑意在自己这位唯一的学生面前表现得从来都很温柔,她又如何能感受到自己的强大?

    所以他带着洛溪亭逍遥人间的时候刻意去到了北境之地,那里很乱,再强的修行者进去都可能会遇到危险。

    剑圣也不例外。

    所以当他们刚刚踏足北境之后没两天,剑圣入北境的消息便已传开。

    然后将近一千人的亡命之徒就找上门来了。

    洛溪亭吓坏了,催促着老师快跑。

    虽然没见过老师打架,但是御剑飞行是常有的事。

    速度很快,一眨眼的功夫就是千万里之遥,这群人肯定追不上。

    剑圣却摸了摸她的头,说不用跑,也别怕,老师真的天下无敌。

    不信你看。

    然后他就走上去了,准备一个人单挑近千人。

    没有什么开场白,战斗很快开始,对方人数虽然多,但真正的战斗时间其实很短。

    大概也就是一息的功夫。

    剑圣只做了件事,拔剑和落剑。

    看上去就跟砍瓜切菜一样。

    一息过后,剑圣便牵着洛溪亭走了。

    他的神色没有任何变化,眼神轻轻淡淡,看不出多少情绪。

    显得有些漠然。

    临走时还不忘提醒洛溪亭一句,“不要回头往后看。”

    但是随着剑圣御剑而去的那一刻,洛溪亭还是忍不住好奇,趁着剑圣没注意的时候转过了头。

    她看到那将近千名的亡命之徒全都傻傻的站在原地,他们的身子没有动,但是脑袋却全部搬了家。

    所有人整整齐齐,一个不落。

    场面极其诡异。

    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洛溪亭知道,老师他没有吹牛,他是真的几乎天下无敌。之所以用几乎,是因为老师曾说过在这个世界上还有好几个和他一样厉害的存在。

    在那些人面前,老师也没有把握能稳赢。

    只能保证自己不败。

    而在遥远的天外天,还有位常年穿着白袍,喜欢饮酒时俯瞰人间的祭酒……他的实力,要比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要厉害。

    包括自己的老师。

    好在他很少从天上下来,也很少过问人间的事。

    所以老师从没有把那位祭酒大人当成对手过。

    但是却很尊敬对方。

    修行的日子久了,洛溪亭的实力也变强了。

    她登上了七楼,看得更高更远,所以也就愈发清楚老师的九楼剑道是有多么恐怖,多么强大。

    多么的,遥不可及。

    她相信老师若是全力出手的话,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任何势力能将他留下,更别说击败。

    当然,不在九楼体系的祭酒大人除外。

    所以关于李三思对自家老师的质疑,她显得不以为然……什么都别说了,老师是无敌的,大魏朝的高手一起上都不够看。

    李三思叹道:“照你这么说,登顶九楼便可天下无敌的话,那边境战场上的多年战斗还有什么意义?”

    “李密将军岂不是孤身一人便可杀入南晋国和妖族领域,把对方的几位王侯将军杀个干干净净,然后再从容而退?”

    “同样的道理,南晋国的那位读书人,以及妖族的鬼帝大妖白无敌也可以杀到大魏朝来,把咱们的神皇陛下给宰了,岂不是一劳永逸?”

    洛溪亭被问住了,沉寂半晌,最终昂着头说道:“他们都没老师厉害。”

    有种小女生的傲娇感。

    她这种对剑圣的盲目崇拜让李三思有了一丢丢的嫉妒,醋味儿上来了,空气都有些发酸。

    他气笑了,“你这就没道理了,都是问鼎九楼的强者,凭什么你的老师就要比他们厉害?”

    洛溪亭瞪着他,显得极不耐烦,“这句话你应该去问老师,他会告诉你答案的。”

    “当我没说。”

    李三思摇摇头,有些无奈。

    很快话锋一转,回到最初的话题上,“你自己想清楚吧,若你真觉得剑圣能凭借一己之力带着你杀出大魏的话,那你大可与他抱怨一番,说你在执笔人衙门受了天大的委屈,他自然会拔剑替你出头的……但我还是得提醒你一句,大魏朝的底蕴,真的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也许你已经不把自己的性命当回事了,但是否要考虑下剑圣?他原本可以继续逍遥天地间,悠哉快哉,如今却要因为你而承受陨落的风险,你……你的良心过意的去吗?”

    语气中颇有几分遗憾。

    有拱火的嫌疑。

    “你说什么!”

    洛溪亭冷眸一抬,眼里闪烁着凶光,“你解释这么多,无非就是担心老师大开杀戒后,会第一个杀了你!”

    声音清冷肃杀,带着几多嘲讽。

    “我不否认,我也是人,我怕死。”

    李三思说道。

    他倒是直接,如此坦白的话直接给洛溪亭整不会了。

    “但我更害怕你死。”

    李三思静静的看着她,认真且深情。

    海王的魅力无处安放。

    隔着如此近的距离,洛溪亭被他盯得有些慌乱。

    她侧过脸去,轻啐道:“你在说什么浑话?”

    “不是浑话,是真心话。”

    李三思说道。

    有些大胆和露骨。

    他在时刻观察着洛溪亭的表情变化,若是对方反应太大自己必须立马自圆其说,及时止损,以免造成她更大的反感。

    细水长流的道理他懂得。好在洛溪亭只是脸变得更红了,骂了声死淫贼后就没再吭声。

    不知是害羞还是不屑。

    李三思感觉有戏,他看着近在咫尺的这张侧脸,心里没来由有些冲动。

    前世他看过一篇报导,说异性之间只要对视超过两秒钟就会打kiss,他一直不信,今日是个好机会,感觉可以试一试。

    心里有些紧张,但好在海王身经百战,经验丰富,很快就镇定下来。

    他平静下呼吸,开口唤道:“洛姑娘......”

    声音很轻,像是情郎的呼唤。

    洛溪亭下意识“嗯”了一声,随后反应过来是这个死淫贼在喊自己,不由再次板起脸,冷眼寒霜,没好气的回道:“干嘛?”

    “你把头转过来。”

    李三思轻轻开口,“看着我的眼睛。”

    “你让我转我就转吗?死淫贼,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洛溪亭非但没有转过脸,反而往侧边去了更多一些。

    就差拿后脑勺对着他了。

    李三思沉住气,问道:“你不敢?”

    对于一个骄傲固执,脾气还不太好的女人来说,激将法往往很有效果。

    果然,洛溪亭听不得挑衅,迅速转过脸来,冷漠的眼神瞬间盯上了李三思,“我转过来了,怎么样?死淫贼你又想玩什么花样?”

    李三思却没说话了。

    他沉淀了所有情绪。

    眼神变得深沉且温柔。

    不动声色将自己的脑袋往前挪动了半寸,两个人鼻尖几乎都快撞到一起去了。

    洛溪亭感觉有些不对劲,“他靠这么近做什么?”

    她瞬间警惕起来。

    已经做好了吐口水和咬人的准备。

    李三思看着她的眼睛。

    眸间的光色变得愈发温柔。

    深情的凝望,让海王的心逐渐融化......从第一秒钟开始,他便知道那篇报道的内容应该假不了。

    因为他的嘴唇已经在蠢蠢欲动。

    很想咬住眼前的软糯红唇。

    洛溪亭的心跳也莫名加快。

    不知为何,她有些不敢直视李三思的眼睛。

    强烈的男人气息汹涌而来,说不上好闻与否,总之有些奇特。

    她想要转过眼不再看他,可多年养成的骄傲让她坚持没有动。

    她不相信他敢对自己怎么样。

    可他若真的对自己怎么样了呢?

    他又不是没对自己怎么样过!

    她有些不安。

    心里下意识觉得李三思是在挑衅自己,试探自己。

    就是想要看看自己到底会不会害怕,会不会因此手足无措。

    “自己怎么可能让他如愿?”

    洛溪亭努力放平心绪,最终还是没有转过眼去,但她却选择闭上了眼......眼不见心不烦,这个死淫贼,你自个玩儿去吧,我懒得理你!

    “她闭眼了!她默许了!她想和我亲嘴儿了!”

    李三思注意到了洛溪亭的眼神变化,他瞬间振奋起来。

    浑身变得炙热!

    海王布局一整晚的那张巨网,终于将要落在那条美人鲨的身上。

    在彼此之间强烈荷尔蒙的催动之下,李三思也闭上了眼。

    并且他嘟起了嘴,缓缓靠近洛溪亭的嘴唇。

    近了!近了!越来越近了!

    他甚至已经能感觉到对方那香甜诱人的喘气声。

    两颗心都在猛烈跳动。

    两个人已经越贴越紧。

    两张唇随时都会碰到一起。

    突然,屋外脚步声忽起,有人不请自来,“凤起,你们在做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当社恐穿成网络渣〕〔流放后男主都爱上〕〔成为无限游戏美人〕〔我还能苟[星际]〕〔她作死向来很可以〕〔开局我就想退出江〕〔真千金在星际放牛〕〔继承妖怪古玩店后〕〔绿茶女主和男配在〕〔绝色美人有话说[综〕〔十分红处〕〔这一世,我再也不〕〔穿到乱世搞基建(〕〔影帝的娇气小哥儿〕〔玄幻:开局一座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