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回到过去当富翁〕〔我在大秦长生不死〕〔七零宠婚:咸鱼甜〕〔我的婆婆是重生的〕〔极品老妇要翻身〕〔抱错的可爱妹妹回〕〔女配在年代文里做〕〔我真不是气运之子〕〔结婚后被植物人老〕〔快穿:被渣后的偏〕〔影帝你老婆又怀孕〕〔特种岁月之弹道无〕〔临高启明之海外扬〕〔名门枭宠:重生全〕〔百倍逆转:气不气〕〔重生八零,野崽子〕〔让你代管新兵连,〕〔疯批太子他嗜娇如〕〔十三剑道〕〔转生异界从挨打开
天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大魏执笔人 第一百零五章 气氛破坏者秦逍遥
    风停了。

    太阳下山了。

    这个世界变得安静了。

    安静到屋外的那个声音虽然很轻,但是落入李三思和洛溪亭耳中时,却好似一道惊雷炸响。

    两个人同时被惊醒,然后睁开眼。

    首先看到的,是彼此的眼眸。

    迷离中带着慌乱。

    慌乱中带着震惊。

    瞳孔向下望去,便是各自的嘴唇。

    几乎已经碰到了一起,只差一点点,两个人嘴唇上的湿度和温度都将在对方的唇间晕开。

    洛溪亭呆住了,“这个死淫贼,他!他!他竟然真的敢对我行不轨之事!”

    又一次想到了李三思此前的诸多轻薄举动,她通红的脸颊间带着震怒,刚想发飙,却听李三思突然叹了口气,“可惜。”

    已经洒落的大网被人给破坏掉,可不得可惜一手?

    “他在说什么?可惜?”

    洛溪亭闻言却觉得可笑。

    她的冷笑声刚起,李三思的目光便落在她的脸上,示意她不要说话。

    随后他转头望向了屋外。

    洛溪亭气到不行,却也无可奈何,手脚皆被他束缚住,自己还能做些什么?

    只能红着脸与之一起望去。

    那里,夕阳西下后的最后一抹红光下,执笔人大司长秦逍遥黑衣裹身,双手背后,正静静的站在那里。

    他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眼神平静如初,不带任何情绪。

    像是没有任何人,任何事情能影响到他的心境。

    可是就在刚才,当他迈步而至,看到李三思和洛溪亭竟然同时闭起了眼,看样子是打算亲嘴儿的时候,他的心境其实有过一丝微妙的变化......这怎么可能?他们两个怎么搞一块儿去了?

    凤起我只是让你来跟她搞好关系,没让你上手啊!

    此前长公主对李三思的过分青睐已经让秦逍遥颇有些无语,并且隐有嫉妒了。

    但长公主素有生性豪放,喜招面首的传闻,所以他多少还能理解下。

    可如今一向骄傲冷漠,并且与李三思有着私人恩怨的剑圣传人洛溪亭,为何也对李三思投怀送抱了?

    他不能理解!

    也无法接受!

    秦逍遥微昂起头,深深看了李三思一眼,“凤起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场间气氛变得有些沉寂。

    李三思和洛溪亭同时盯着秦逍遥,眼中带着批判和审视的光,他们没有说话,但是想要表达的意思已经很清楚,“你来干嘛?”

    秦逍遥有些尴尬。

    此刻的他显得有些多余……那我走?

    好在既然能坐上执笔人大司长的位子,说明他的抗压能力是极强的。

    他尽量面不改色,将所有情绪暂且放下。

    沉默片刻后,再一次问出了那个问题,“凤起,你们刚才,在做什么?”

    他指的自然是闭眼亲嘴一事。

    洛溪亭闻言羞红了脸,没有说话。

    只是瞪了秦逍遥一眼,像是一种无声的警告,“我劝你不要多管闲事!”

    “我说我们刚刚准备闭眼休息会儿,只是休息,你信不信?”

    李三思说道。

    “你说我信不信?”

    秦逍遥的目光从二人身上轻轻扫过,“若是休息为何不去床上?在地上杵着做什么?另外,你们这姿势又是什么意思?能不能给我个解释?”

    此时洛溪亭的双手仍被李三思稳稳抓在手心。

    右腿也还被李三思托住,紧贴着他的腰腹。

    整个人几乎完全挂在了李三思的身上,姿势要多亲近有多亲近,要多暧昧有多暧昧。

    年轻人也太会玩了吧。

    秦逍遥深吸了一口气,感觉十分的不平衡......这还是那个刚烈不屈,无比骄傲的剑圣传人洛溪亭吗?

    凤起他的身上究竟有着什么魔力?竟能让这些女人前赴后继的扑到他的身上!

    李三思不动声色。

    丝毫不慌。

    身为一名经验丰富的海王,他的秘密捕捞被人给发现时,他总是能找到很好的理由给搪塞过去。

    这次也不例外。

    他很快说道:“屋子里有蟑螂,洛姑娘害怕的跳到了我的身上,不敢下来,刚好就被司长大人您给看到了......这个解释怎么样?”

    不怎么样,你当我是傻瓜吗?...秦逍遥深以为然的点点头,“原来如此,洛姑娘,要不给你换间客房?”

    “不必了,蟑螂已经被赶跑了。”

    洛溪亭恢复到往日里的高冷姿态,她的目光落在李三思脸上,“蟑螂走了,你也该走了。”

    意思赶紧放开我,然后趁早滚蛋。

    或许在她的心里,李三思就是一只讨厌的蟑螂。

    语气生疏的不像话。

    此前的羞意似乎已烟消云散。

    就连脸上的红晕都已经完全退下。

    李三思很是心塞。

    这一次的捕捞计划只差一步就要成功,但终究还是功亏一篑。

    罪魁祸首就是不当人子秦逍遥!

    来得太不是时候!

    李三思转眼望向他,满脸哀怨。

    秦逍遥脸一沉,“凤起,你看着我做甚?赶紧把洛姑娘放下来 ,咱俩走人啊,别影响洛姑娘休息。”

    言语间带着警告的意味。

    李三思“哦”了一声,沉寂片刻,终于恋恋不舍的松开了双手,放下了被自己夹得很紧的大长腿,那软嫩并且充满弹性的触感从他身上离开的那一瞬间,海王叹了口气,“洛姑娘,多有得罪,还请见谅。”

    说话时他打起了精神,体内真力快速涌入体魄之间,防止脱困的洛溪亭突然暴走。

    好在她似乎并没有出手的打算。

    好不容易重获自由,她也不想再冒险被李三思抓住。

    白嫩纤细的双手中似乎还残留着李三思掌心的气息和温度,右腿被托住的地方似乎也还有着被挤压后的古怪触感,想起刚才与李三思的亲密接触,她又羞又恼,很快转过身去,不想被他们看到自己再次红起来的那张脸。

    “你们走吧,我想一个人静静。”

    洛溪亭突然开口。

    语气显得生硬而冰冷。

    秦逍遥站在屋外应了声,“那便不打扰了,晚点秦某会再派人过来伺候。”

    见李三思还在屋内赖着不走,秦逍遥板起脸来,“凤起,还不出来?”

    “来了来了。”

    李三思敷衍了几声,随后丢下了一句话,“洛姑娘,我与你说过的话,还请务必考虑清楚......两天后的那场谈判,剑圣肯定要见你,到那时......”

    “我知道了。”

    洛溪亭打断他,“不用你教我做事。”

    有些扎心。

    李三思叹息着摇摇头,说了声告辞后便退了出去。

    反手将屋门关上的那一瞬间,屋内的洛溪亭听到了渐行渐远的脚步声,始终紧绷的身体终于放松下来。

    她走过去将屋门反锁住,确保李三思无法在不经过允许的情况下推门进来。

    暗沉的光线下,洛溪亭回想着李三思对自己做过的种种轻薄之举,不由银牙紧咬,越想越气,越想越羞,忍不住轻声呢喃道:“死淫贼,等我解开封印后一定要亲手杀了你!”

    语气一如既往的冰冷。

    只是却少了许多杀气。

    执笔人衙门里的某条长廊间,秦逍遥与李三思并肩而起,缓缓迈步,往衙门外走去。

    二人起初都没有说话,气氛显得有些沉静。

    直到快接近衙门口的时候,李三思看了一眼面沉如水的秦逍遥,说道:“司长大人,你有什么想问的就开口吧,别憋着。”

    秦逍遥双手背后,面无表情说道:“我有什么想问的?”

    “你没什么想问的?”

    李三思有些意外,见他的脸色似乎有些不好看,也不敢乱说话了。

    心想我怎么得罪他了?

    突然,秦逍遥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你和洛溪亭究竟怎么回事?”

    不是没什么想问的吗?...李三思想了想,给了个模糊的回答,“就那么回事。”

    “是我看到的那样?”

    秦逍遥的声音刻意保持着低沉,但是李三思还是听出了一丝八卦的心思。

    他沉默半晌,没有开口。

    随后却又很认真的点了点头......就是你看到的那样。

    虽然最终没能抓住那条美人鲨,但他有预感,这是早晚的事......来自一位资深海王的信心。

    秦逍遥深吸了一口气,边走边拍了拍李三思的肩膀,“凤起,长空他说的没错,你的确是吾辈楷模!”

    连骄傲到要上天的剑圣传人洛溪亭都能搞定,秦逍遥除了嫉妒之外,就只剩佩服了。

    李三思谦虚道:“跟您比还是差了点。”

    “但你有没有想过,若是剑圣知道你们的事,他会怎么做?”

    秦逍遥说道:“没有看不起你的意思,但以你如今的地位和实力,怕是难以入他的眼。虽然没有见过剑圣,但是坊间有传闻,那位登上九楼的剑圣大人,是这个世界上最骄傲的人之一,他的眼光,自然也高得离谱。”

    李三思笑笑,他要开始装逼了,“两天之后的那场谈判,我不仅要做到被剑圣放在眼里,还要被他记在心里。”

    秦逍遥面色终于变了,“竟如此有信心?”

    这不是有信心,而是别无选择,先装一手再说……李三思故作深沉,叹息道:“不管怎么样,一个刚刚登上二楼的执笔人小铜牌,就敢去到潜龙之巅去和传说中的剑圣谈判,单是这份非人的勇气,应该就足以让人难以忘怀了吧?”

    秦逍遥点点头,“的确,两天后不管结果怎么样,凤起你都将是衙门里的英雄……如果成功,别忘了是我推荐你去的,陛下封赏时也别忘了衙门里和你相亲相爱的同僚们,如果失败了,你也别怪我,我会自掏腰包,为你选一块风水宝地的……”

    李三思呵呵一笑,“司长大人,您对我可真是好。”

    秦逍遥面不改色,“你知道就好。”

    说话间,二人已经来到了衙门口。

    “司长大人,要带我去哪?”

    李三思疑惑道,“咋还出来了?是有什么案子吗?”

    秦逍遥摇摇头,语气变得沉闷,“长公主要见你,马车已经在外面等很久了。”

    “长公主?”

    李三思无奈摇头,说道:“这才几天没见就想我了?现在事情这么多,我哪有时间见她?”

    话虽这么说,其实已经快流哈喇子了。

    一想到公主殿下胸前的雪白风光,他便有些心猿意马,被洛溪亭撩拨的心再次跳得欢快。

    秦逍遥看似面不改色,却微不可觉的翻了个白眼,“凤起这小子说话能气死人。”

    跨过衙门那扇大门,李三思一眼便看到了守在外面,听云轩的那辆马车。

    马夫和小桂子就站在马车旁,笑眯眯的准备迎接李三思上车。

    路天材和贾不阳正在守着大门,看到秦逍遥出来后顿时有些惶恐,赶忙恭敬拜下,老老实实喊了声司长大人。

    对于跟着一起出来的李三思则视而不见。

    内心却在腹诽他和秦司长的关系……看来猜的没错,李三思和司长大人确实有一腿,要不然怎么走得这么近?

    秦逍遥摆摆手,让路天材和贾不阳退到一边,随后对着李三思吩咐道:“去到听云轩要守点规矩,别丢执笔人的脸,而且毕竟是在皇城里,行事尽量低调,别让人抓住了把柄。”

    “最重要的是,最好别在那里过夜,两天后就要与剑圣谈判,我怕你精力消耗太多,耽误事儿。”

    “明白。”

    李三思简单回应一声,心想絮絮叨叨跟班主任一个样。

    随后便告辞转身,大步走向马车……深宫里的美人鱼,你的海王爸爸来啦!

    路天材和贾不阳视线随着李三思的脚步转移,随之瞪大了眼睛,“他想干嘛?怎么独自走到马车那里去了?听云轩的马车不是来接司长大人的吗?”

    难以置信,无法理解。

    更无法理解的还在后面。

    他们看到那个叫小桂子的公公很快露出了谄媚的笑,上前扶过了李三思,无比恭敬的将他带到了马车前。

    那个长相粗犷的马夫则用自己的衣服擦了擦踏板,伺候着李三思小心翼翼的登上了马车。

    随后自己才跳了上去,大嘴这么一吆喝,小鞭子这么一抽,骏马长嘶,开始迈步,车轮滚滚而去。

    小桂子公公紧紧跟在马车后面小跑起来,没过多久就消失在长街尽头。

    秦逍遥目送着马车离去,眼神中带着羡慕的光。

    他双手背后,在一声叹息中回到衙门里。

    留下路天材和贾不阳面面相觑,二脸懵逼。

    李三思,他,终究是活成了自己惹不起的样子。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流放后男主都爱上〕〔她作死向来很可以〕〔成为无限游戏美人〕〔十分红处〕〔第一百次相亲当天〕〔当社恐穿成网络渣〕〔绿茶女主和男配在〕〔陆见深南溪免费阅〕〔南太太马甲A爆了〕〔我还能苟[星际]〕〔禁止殴打逃生游戏〕〔我加载了修仙游戏〕〔穿到乱世搞基建(〕〔李准穿越六皇子〕〔拯救卑微偏执男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