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笑色变 第3章 午餐
作者:庄辉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不多时,陆陆续续走进来五六个人,有男有女,似乎并没有注意到我的存在,一个蛮漂亮的矮个子女孩子一进门,就坐在榻榻米上,靠着墙壁发牢骚:“累死我了!我还真是命苦,这么努力,还是被老大屌了一顿!”

    一男孩子忙凑过去操着一口四川话:“哎呀!多大点事啊?忙中出错嘛,要不下午我帮你?反正我的岗位比较闲?”

    女孩子一脸不快:“滚!边凉快去!你那叫比较闲?那是闲的要死?帮我?你有那份心?哼!动机不纯!”

    男孩子一脸尴尬,回过身,似乎看到了我,诧异了一下,下意识的看了眼坐在炕上的蕊,随即恍然,冲我道:“帅哥!会不会下象棋?”

    象棋,我并不陌生,小学就开始接触,在父辈们的各种“虐待”下,棋艺还算不差,只是养成了先走的习惯,有时也在qq上玩上几局。

    我点点头:“会一点。”

    男孩子笑了:“帅哥还真够谦虚的!来来来,咱俩杀上两盘!我这么多天一直也找不到对手,手痒的紧,哎!话说,高手都是寂寞滴!”

    也不知他从哪里摸出一副棋来,边摆子,边道:“自我介绍下,我来自重庆,潘桦林,让你红先。”

    反正闲着也没事,正好通过他们聊天多了解下蕊的姐姐是什么样的人物,所以也没推辞,听到让我执红,正中下怀,边摆子边道:“我是河南人。”

    潘桦林故作惊讶:“呀!自古中原多才人!看来遇到高手了!”

    这人说话无比幽默,我很喜欢和这种人接触,心情也比较愉快:“那你可要小心了!我比较擅长先走!”说着当头炮摆出!

    潘桦林哈哈一笑:“那正好,我恰恰擅长后发制于人!嘿嘿,是你要小心才是了!”说话间,毫不犹豫跟我一样当头炮架出!

    我不禁乐了,这种阵容,我遇到过无数次,其实我最怕的不是硬刚,而是碰到我那些父辈们那种心思缜密,步步设防,让我无从下手的阵容,所以想都不想,直接打掉对方中卒!

    潘桦林眉头一挑:“帅哥的杀气好重哇!很有我当年的风格!你打,我也打!怕个串串!”

    我笑吟吟的把自己打出的炮往后移至自己已经被吃掉中卒,也就是对方的空头炮上方,做下了后手,静看对方如何应对。

    潘桦林皱了下眉头:“跑的贼快!占了便宜就想走,哪有这么容易的事?”说着跳马,为下一步出车腾出道路。

    我暗中摇了摇头,毫不犹豫跳马,欲踩对方架在我头上的空头炮,其实,接下来的几步,我想都不用想,我这波绝对占了便宜!

    由于,后路已被我后退的炮封住,下路又是相口,士角,对方想要保住这枚棋,只能左右横移,只是他不管左移还是右移,都只是徒劳的挣扎罢了!

    潘桦林明显也是个老手,眼珠一缩:“呀!貌似这只炮要丢了!死就死!要死也要轰轰烈烈!坐以待毙,可不是我谭某人的风格!”说着,将炮炮左移一步。

    我笑嘻嘻将另一只炮架到象口,已成双炮将军之势!

    潘桦林眼中厉芒一闪而过:“别看我个子小,关键时刻能顶包!我堵!”说着,将左移出去的炮,重回原位!

    不能不说,潘桦林很诙谐,不过,棋盘上就是这样,除非两者差距太大,否则,一步让,步步让,可能就是满盘皆输,所以,我毫不心软,直接跳马踩炮,而对方这只炮,就如同他刚说的那样,只能轰轰烈烈的扛起了包!

    虽只几步棋,我的杀机毕露!

    潘桦林满眼欣赏的看了我一眼:“有两下子啊!”再不犹豫,直接动帅。

    对于潘桦林的雷厉风行,我也满是赞赏,不过,手下却是毫不留情,直接跳马边角,先将!

    这一波互换,可以说,我是大占便宜,为我接下来的局势,奠下了坚定的基础,随着局势的变化,我满腔心思俱都扑到了棋盘上,依稀记得,还有几个人又走了进来,有的在打牌,有的在聊天,说些什么,我都已没去在意了!

    一盘棋,足足下了半个多小时,如果说,不是潘桦林开局失利,我还真不定拿的下,占着优势,我横冲直撞,势不饶人,大打换棋之术,饶是老潘机关算尽,最后仍被我一车两卒逼到了绝境!

    潘桦林大呼过瘾,直嚷嚷着再来一局的时候,有人喊了声:“老板回来了!”

    只这一声,呼啦,一下子所有人都站了起来,跑到门口,毕恭毕敬道:“老板回来了?老板辛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