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笑色变 第4章 逛街
作者:庄辉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我立刻浑身不自在起来,别看午饭吃的很是愉快,可那是建立在大家的基础上,一顿饭下来,我没有说过一句话,我不知道别人怎么看,更不知道陆姐怎么看,我只知道,我还是外人,再怎么愉悦,还是没有融入的感觉,所以,当陆姐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隐约有些不安起来。

    大家的办事效率还是蛮高的,就在我发呆的时候,屋子里面已经收拾干净,而大家伙基本上也都散了一干二净,燕姐坐在炕上,笑吟吟的看着我道:“小帅哥,发什么呆啊?怎么着?一会不见,都开始心神不宁了?”

    面对燕姐的打趣,我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这个时候,曾坐在左手边吃饭的刘率涛走了进来,随口问了句:“帅哥哪里人?”

    其实,我对陌生人,真的不擅长打交道,要不是他开了口,我真的不想多说什么:“河南。”

    没料到刘率涛却是惊讶道:“呀!不容易啊,没想到在这东北还能碰到老乡呢,自我介绍下,刘率涛,河南平顶山,你是河南哪里的?”

    燕姐又打趣道:“哎,刘率涛,我一直都很好奇,你们家为什么叫平顶山啊?是不是因为你们家那里的山顶都是平的?”

    平顶山,我还真有些印象,只知道和我们洛阳离得不远,或许就像他说的那样,仅仅是老乡两个字,瞬间拉近了我们俩之间的关系,听到陆姐的话,我不由笑了:“燕姐说笑了,怎么可能是这个原因嘛,我家是洛阳的。”

    没想到刘率涛一本正经道:“没错,是这样的,只不过,不是所有的山都是平顶的,而是北面最著名的那座山顶是平的,所以就叫平顶山了!洛阳啊?那咱两家就是挨着的嘛!”

    燕姐笑了:“没想到,还真被我猜中了!这下又多了点见识。”

    又何止是燕姐,我也是头一次知道平顶山的名字居然是这么来的,当时我还有些不大相信,后来查过资料,才知道,他,没有说谎。

    燕姐似乎像是想起了什么:“哦,对了,这个小帅哥也是当过兵滴,看起来你俩还真挺有缘的,不仅是老乡,还是战友类!”

    刘率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那事就甭提了,还不是在武校老惹事,被老爹给送进去了,痞子兵而已,没少挨揍,没什么好说的。”

    燕姐似有蛮有兴趣:“给我说说你们当兵时侯的事嘛,我挺想知道的。”

    其实,这个是大多数女孩子的通病,都对军旅生活充满了好奇与憧憬,当然了,也有少部分对当过兵的有些排斥,多少会觉得对方有暴力倾向。

    刘率涛似乎不愿在这方面多说(直到后来我才知道真正的原因):“我的都是些不光彩的事,燕姐还不如问我老乡呢!”

    一句话,果然转移了燕姐的矛头:“小帅哥,你那时候在哪里当兵啊?”

    我满脸感慨:“就在东北,离这里不远,赵本山老家,开原市。”

    燕姐一脸好奇:“当兵是不是很好玩啊?啊,不对,是不是挺苦的?”

    我摇了摇头:“苦倒不算太苦,毕竟别人都和你一样的程度在训练,只是比较枯燥,心里压力比较大,难以承受而已。”

    我没有多说,说了,她也不会懂,部队的要求很高,甚至是死板,同一个动作,往往要做上几百次乃至上千次,今天要做的事情,明天后天乃至无数天后,依然要做,在部队有一句话,让我印象深刻:简单的东西,重复做,重复的东西,坚持做!一句话,道出了,军人的辛苦。

    燕姐接着问:“我看电视上那什么,演习的时候,都带着枪,真的假的?”

    我笑了:“我说燕姐,那是军队哎,又不是拍电影,你还以为都是道具啊?自然都是真的!”

    燕姐兴致不减:“这么说,你也摸过枪?什么感觉?”

    一般来说,都是男孩子对枪感兴趣,没想到,燕姐也是如此,一句话暴露出燕姐真实的性格。

    我点点头:“其实,刚开始,我对枪也是很好奇,总觉得很神秘,后来到了部队,逐渐对枪开始厌烦,那时候,每周都要对枪支进行保养,一天下来什么都不用做,就坐在枪库里,拆成零件,用枪油擦过来擦过去,再组装起来,那时候,我们连队有四十六支步枪,手枪记不清了,少说也有几十把,从早上搞到天黑都搞不完,再就是训练战术的时候,要持枪训练,八一步枪,全重八斤多,往往一个动作要保持几十分钟乃至半个小时,一节课下来,累到手指头都不会弯了。”

    燕姐有些失望:“步枪啊?那多没意思,打一枪还要上个膛什么的,麻烦死了!哪有来劲!”

    我好笑道:“我说燕姐,你从哪听来的啊?我估计你说的那是解放前的事吧?我们那时候的八一步枪已经很落后了,可好歹也是半自动步枪好不好?打第一发子弹的时候,是需要上膛,剩下的29发,只要不卡膛,只用扣扳机就好了!再说了,就算是八一,也有单发连发的保险嘛,拨到连发,跟也没什么区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