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笑色变 第6章 回忆
作者:庄辉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我有个很不好的习惯,每到一个新环境,总是睡不好,再加上四点多就醒的习惯,是以,没睡多久,就已醒了过来,睁开眼睛,四周还是一片黑暗,透过窗台,还依稀见得星光闪烁。

    听着身边彼此起伏的呼吸声,心中一片宁静,一天没上qq,铁子杨羽指定发了不少信息过来,也不知道有没有为我而担心,可惜了,实在是没有办法回复,想来以我俩的关系,他也不会说些什么。

    和杨羽的认识,也不能不说,是种缘分,那是09年的七月,辞了工作后的我,一时间没有更好的去处,本着危险职业工资高的心理,就到北京的振远护卫报了名。

    报名的是三大队,在北京朝阳区的边界,很是偏僻,由于,新进队员都要经过培训才能上岗,而那时候,整个三大队的新队员,只有我和另外一个人,那个人,就是杨羽。

    杨羽,周口的,虽离我家比较远,也算是河南老乡,再加上同是一个大队过去培训的,所以,在去培训基地的路上,就比较熟悉了。

    到了基地,每个人体检完事,要拍相片留档案,然后发放吃饭的家伙,当然了,这些都不是免费的,其实也没多少钱,照相10块,碗筷5块而已,杨羽在我前面,我看到他在兜里摸索了许久,满是尴尬的样子,料想他在北京已经漂泊了许久,身上有些拮据,所以,挤了上去,掏了钱,对工作人员道:“俩人!一起的!”

    其实当时,我也没有多想,本着都是一个地方来的,加上又是老乡,能帮则帮嘛,反正又没多少钱,也算力所能及,说老实话,还幸亏再没有其他的项目,我那会也比较穷,全身上下也不会超过一百块,否则,就算想帮,也算有心无力了!

    就是这件事,杨羽对我心存感激,自此成了无话不谈的铁哥们,事后,他也曾说过,当初交了报名费之后,身上真的是一毛钱也没有,放眼几千人的基地,肯伸出援助之手的,只有我一个,所以,就这么一件事,他把我当做了最最最好哥们,没有之一,用他的话来说,同甘的人,大把,有没有,无所谓,共苦的,哪怕只有一个,当,珍惜一生!

    想到这里,我嘴角隐隐浮起了一丝笑容,想起了杨羽,就不由自主的想起了盼,和盼故事可以说是相当的复杂,远非杨羽这么简单。

    06年的十一月,我还是列兵,在连队里呆了许久,也算是混的熟了,偷偷买了个手机,用以排遣寂寞,那时候的手机,真的没法跟现在比,什么功能都欠缺,不支持内存卡,什么也不支持下载,什么手机版的qq,想都不要想,当时也不会玩什么3gqq,拿到了手机,真的是不知道干嘛,后来闲来无事,就注册了飞信,说起飞信,我那个年代的人们,应该都不会陌生,而故事,就从这里开始。

    还记得,盼的飞信昵称是‘夜空下星星’,是我第一个看到的id,我也懒得再看别人,就和盼聊了起来,时间过得太久,已经记不清开始说的是什么,只记得,通过聊天得知,她比我要大,家是河南许昌的。

    后来聊得多了,知道的信息也越来越多,知道了她叫盼,比我大两岁,谈了个网友,去西安见网友,被骗走了纯洁,而后就再也联系不上那个网友了。

    其实说起来,这种事,在那个时候,真的很多,我隐约有些失望,不过,人家对咱没有隐瞒实情,证明,这个人本质不坏,加上有个能说话的人总是好的,我收起了谈朋友的心思,把盼认认真真的当做了姐姐,交往了起来。

    那段时间盼的心情很低落,总觉得没脸回家,而在西安又举目无亲,一度生过轻生的念头,经过我三寸不烂之舌,哦,不,应该是妙笔生花的文字劝说下,总算使得她重新找回了自信,重新开始面对生活,于是去了心目中的圣地,北京!

    通过接触的时间越来越久,我们俩的交往也渐渐多了起来,发短信,打电话,写信等等,俩人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而真正使得她对我的感觉产生质变的事,我觉得应该是我给她家人不间断发的报平安短信。

    我知道,盼唯一不敢面对的就是家人,所以,要来了她爸爸的手机号,当然了,我没那个胆子直接打电话,而是是时不时的发条短信:伯父,您好,我是盼盼的同事,盼盼在北京上班,和我们的关系都很好,一切都安好,家里勿念。

    盼和我说过,她老爸不会发短信,但是会看,由于当时部队查的很严,我常常是发完短信就关机,把手机藏进裤腿里,直到晚上熄了灯,才缩在被窝里,蒙的严严实实,开机调静音和盼发短信,所以,她老爸有时候会打过来,我从来也不敢接。

    就这样断断续续,发了大概有好几月之久吧,有一天,盼老爸发来了一条信息:姐,我是小妹,家人早就不怪你了,只是有些想你,什么时候有时间了,回家看看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