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笑色变 第7章 高人
作者:庄辉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不知谁家的公鸡一声啼鸣,打断了我的回忆,瞥眼再看,天色仍没有亮的意思,只是星星已然消失不见。

    炕上比较热,一时间浑身不自在,爬了起来,摸索着,胡乱把被子折了折,怕吵醒了别人,轻手轻脚下了炕,没想到房门有些年纪了,吱呀一声,特别刺耳,一下子把大家都吵醒了。

    潘桦林翻了个身,迷迷糊糊道:“怎么起的这么早?”

    我不好意思道:“睡不着,起来上个厕所。”

    刘率涛翻身起来,接口道:“刚巧被憋醒,一块去。”

    我也没在意,一道走了一趟,回来的时候,刘率涛在厅内开了灯,我随手提了下暖瓶,没多少热水,顺便接了壶水,找到热得快,插上电源,轻声对刘率涛道:“哪个是洗脸盆?我洗个脸。”

    刘率涛在白色的脸盆中,抽了一只:“其实还早,再睡会也没什么的!”

    我苦笑:“习惯了早起,真是睡不着了,要不你回去躺会吧,把你们吵醒了,真是有点不好意思。”

    刘率涛表情有些僵硬:“呵呵,没事,反正过不了多久他们也要起来上班了。”

    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毕竟自觉理亏,轻手轻脚回到房间,从包里取出水杯,顺便把白天买的洗漱用品一道拿了出来,懒得去等水开,直接用冷水洗漱。

    说真的,大冬天,用冷水洗漱,特别提神,以前打死我也不会这么做,习惯是当兵的时候留下来的,用毛巾擦干了头发,收拾好了东西,恰巧水也烧开了,倒了杯水,搬个小马扎,坐在厅口,静静地呆着。

    刘率涛看了半晌,也没说什么,回到了寝室里。

    其实,多数时候,我都是这个样子,喜欢一个人静静地呆着,听着别人的高谈阔论,看着别人的嬉笑打闹,心静如水,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一种病,但我懒得去改变。

    喝完一杯水,寝室里逐渐有了动静,先是刘率涛出来洗漱,紧接着,大家都忙开了,我总觉得自己坐在这里有点碍手碍脚的,于是,再次倒了杯水,回到了寝室。

    寝室已经收拾干净,再次恢复到了白天的整洁,我忍不住瞟了眼窗台下,“衣柜”,果然再次成型,这帮男孩子,收拾倒也干净利索!

    坐在榻榻米上,半倚在炕上,我轻轻的吹着水杯,忽地一阵空虚来袭,下意识的想摸手机,待摸了空,才禁不住一阵苦笑,蕊还真是害人不浅。

    刘率涛走了进来,挨着我坐下:“你平时也起的这么早?”

    我啜了口水:“在部队四点起床搞内务,在北京差不多也是四点起来查岗,貌似形成了习惯,怎么也改不过来。”

    刘率涛深有同感道:“咱俩差不多,我也醒的早,只不过,到了外面,又不是一个人住,就算睡不着,我一般也是躺在床上闭目养神,我这人脸皮薄,就怕吵到别人!”

    虽说是他自嘲,我却总觉得是在说我一样,微红着脸道:“我没想到,这门动静这么大……”

    刘率涛忙道:“你别误会,我没有说你的意思……”

    话不投机,也就没有再说什么,手中的水杯,外面有许许多多的圈圈图案,我百般无聊得用手指在水杯上顺着那些痕迹画圈圈,刘率涛似乎也觉得无聊,起身走了出去。

    也不知道画了多少个圈圈,被人踢了一脚,我愕然抬头,却见蕊披散着头发,一脸惺忪满是不快:“你这人真是的,昨天不让人睡好也就算了,今天又算什么个情况?存心给我过不去?”

    我小心嘀咕:“这又关我什么事,我又不是存心的……”

    蕊似乎也觉得大早上对我发脾气,似乎有点过火,顺势靠着我坐了下来,语气也软了下来:“咱毕竟是来这里玩的,也算是客人,可是人家都是要上班的啊,白天辛苦了一天,再被你打扰的睡不好,是,看在我姐的份上,嘴上肯定不会说你什么,可是心里难免不舒服,这人呐,做什么事,总要多换几个角度思考下,对不对?”

    我完全没有想到,一向在我心目中骄横惯了的蕊,能说出这么出人意料的一番话来,我呆呆的看了她许久。

    蕊不觉纳闷,不自觉的摸了一把脸,没发现什么不对:“看什么看?没见过?”

    我忽地笑了:“原本见过,这会突然觉得有点陌生,我刚刚一直在想,你既然懂得这么多,那整天刺激我的时候,不知道也换位思考过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