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笑色变 第8章 心机
作者:庄辉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抛开我原本就对公园没有兴趣不说,单是见识了神秘小男孩的强大之后,更是再也提不起任何想看的兴趣,看到蕊拿个手机玩的不亦乐乎,心中痒痒:“把我手机给我呗,我就看两眼。”

    蕊抬头瞅了我一眼,透过帽檐下的面孔满是幸灾乐祸:“不好意思,你的手机我忘了拿。”

    我……假如不是蕊,但凡敢换个人,我绝不会忍气吞声,好吧,我认栽!

    燕姐随口道:“帅哥!要不下午去我们单位转转呗!”

    我明显兴致不高:“我去多不合适,算了吧!”

    燕姐倒是不以为意:“那有什么,反正,我们几个刚刚都已经商量好啦,蕊蕊可是都已经同意了,你觉得呢?”

    我郁闷,心说,你们都商量好了,还问我干嘛?她都说去了,我能说什么?难不成唱个反调,让你们多看几个我的笑话?

    只好道:“去就去嘛,真是的,没必要,啥事都拿蕊来压我吧?我又不是那么不讲理的人好不好!”

    依稀只见的燕姐和蕊相视一笑,好不诡异,一时间,我不由暗暗琢磨,是不是俩人又商量了什么鬼主意来捉弄我?本着兵来将挡,水来土屯的道理,我也没多想,大不了,再吃个亏嘛,反正和蕊交手以来,也没占过什么便宜。

    中午没回家,就在公园门口随便买了点东西吃了两口,一行人跟着燕姐开始了世上最崎岖难走的路程,一路上,是左拐右转,这边穿过一排民房,那边绕过一座小区,走了起码一个小时,愣是没有走过一条直路,就那,燕姐还说是抄近道,我禁不住腹诽:这特么谁研究出来的近道?简直就是消遣人,也难得燕姐还记得这么清!

    眼看我一脸不高兴越来越浓,燕姐适时来了句:“哎呀!好像忘了接下来怎么走了!刘率涛,你记得怎么走不?”

    刘率涛黑着脸,估计也高兴不到哪去:“我整天开车,谁走过这些路,我可不知道!”

    燕姐自言自语道:“那要不,算了吧!”

    我立马多云转晴,忙不迭道:“燕姐英明!刚巧,我也是这么想的!”

    燕姐眼珠一转,似乎又冒出了个坏主意:“咦……那边好像有个山哎,咱去爬山吧?”

    我嘞个去!我貌似知道蕊为啥最近这么刁蛮了,记得刚开始认识的时候,那叫一个温柔,感情燕姐高材生的外表下,藏着一颗恶魔般的心,都说近墨者黑,你说,这俩人要是整天呆在一块,能学好才怪!

    这下子不止是我,蕊似乎也有些不大情愿:“爬山啊?貌似很累人的,要不……”

    还没说完,燕姐挽住蕊的胳膊,边走边道:“哎呀,其实也没多高的,我跟你说啊,其实那山上有好多东西,你见都没见过,比如说……”

    接下来说的什么,我没听到,燕姐的声音一下子小了起来,似乎就是怕我们听到,也不知蕊被她灌了什么迷魂汤,居然没在反对,如果可以骂人的话,我心中真的是十万个草泥马在奔腾……

    还好,刘率涛也抱怨了句:“早知道这样,我还真的不出来了!”顿时,我有了种知己的感觉,两人一边在后面抱怨,一边不情愿的远远坠着。

    不得不说,燕姐的心思真的应了那句,女孩的心思你别猜,因为,你永远也不会猜到燕姐的下一个目的是哪里。

    好不容易走到了山脚下,我望着光秃秃的山顶,心中说不出的好笑,还好多没见过的东西,石头?难不成还有有个庙?庙里有个老和尚?老和尚是个土地公?

    正胡思乱想的时候,远处突然爆出出一阵整齐的叫好声,接着噼哩叭啦一阵敲打声传来过来,燕姐立马又不爬山了:“哎……那边好像很热闹哎,走走走,咱也凑凑去!”

    不由分说,拉着蕊就走,好吧,主心骨都跟着去了,剩下我们两个小喽啰,还能翻出什么风浪来?只好再次傻不拉唧的跟了上去。

    走到一处果园,我看到果园深处,有好几间彩钢瓦盖就的房子,声音就是从里面传来的,门口还有个穿西装的人,似乎是接待的,把燕姐和蕊迎了进去。

    我和刘率涛相视苦笑,也跟着走了进去,进门的瞬间,心里不由震撼了一下,房间里密密麻麻坐了少说七八十号,男女老少都有,黑色白的,肤色各异,好不容易在拥挤的人群里找到燕姐和蕊,挤了过去坐下。

    抬头看去,人群前方的墙壁上挂着一块大黑板,上面写了不少粉笔字,写的什么我没注意,黑板前站着一个身穿西装的男孩子,我禁不住纳闷,补习班?不像啊,身边的人也不太像学生。

    西装男看到我们进来,停顿了一下,紧接着开始滔滔不绝:“大家都知道,红塔山牌香烟还是比较畅销的,据调查,97年,它的出厂价只有3块五毛钱,然而到了我们消费者手中,却变成了12、13块钱,那么这其中的60%到哪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