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笑色变 第9章 烧开水
作者:庄辉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出了门,天已经黑了,燕姐边走边问:“到现在我才知道你的名字,哎,话说,你觉得这里怎么样?”

    我想都没想:“这跟安利差不多吧!”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安利是干什么的,只知道安利的东西都很贵,03年的时候,我一个月工资才260,那时候店里一个阿姨做安利,一块香皂就要50多块,反正不是我这个水平能消费的。

    燕姐笑了笑,没说话,路上,我越想越觉得燕姐这句话有些不大对劲,再加上燕姐今天的种种反常,我忽地想到了一种可能,不由问道:“我说,燕姐,我怎么觉得你好像就是在做这个什么莎的吧?”

    燕姐停下了脚步,回头盯着我看了半晌:“你怎么知道?”

    果然!怪不得一会说去公司,一会又不去了,一会去爬山,一会又不去了,原来,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我笑了笑:“猜的!”

    燕姐看了一眼蕊:“好吧,实话跟你们说了吧,我也是刚做这个没几天,刚巧这几天没上班,就带你们来看看,顺便想让你们帮我参考参考,说实话,你们觉得行不行啊?”

    我随口问道:“燕姐不是在陆姐那里上班么?怎么?不去了?”

    燕姐笑了:“怎么可能?上班还是主要的,这个又不限制你时间,来不来都无所谓,也没规定多久必须卖出去一套,就当兼职好了,反正卖出去就有钱赚,闲着不也是闲着。”

    我满是惊讶:“这么好?我觉得吧,燕姐这么能说会道,肯定不只是业务员了吧?”

    燕姐一脸得意:“那是自然,不过级别暂时保密,哎!我跟你们说啊,回家可不要跟别人说我带你们来这里的事啊,尤其不能对陆姐说,我想等做到了经理,再跟陆姐说。”

    我又不是那种嘴快的人,满口应了下来:“放心吧燕姐,绝对给你守口如瓶!”

    燕姐点点头:“那就好,咱们赶紧回去吧,一天没回去了,再不回去他们可能要起疑心了,记住你说的话啊!”

    我拍了拍胸膛,作出了保证,一路无话,匆匆到家……

    进门就看到大家伙都回来了,打牌的打牌,聊天的聊天,一切照旧,唯独潘桦林一个人对着棋盘发呆,也不知是没有人跟他下棋,还是自个在琢磨什么高明的招数。

    听到动静,潘桦林回头一看,登时蹦了起来,直嚷嚷道:“我说,你们终于回来了!这下子可算逮到对手了!”

    我看的直乐,这一幕,和昨天的我,何止是像,简直一模一样有木有?只不过,这一次,互换了角色罢了!

    我拍了拍潘桦林肩膀:“哎呀!急什么!我洗个脚嘛,也不差这一会!”

    潘桦林小鸡吃米似的猛点头:“嗯嗯,快去快回,等你哦!”

    ……又到了吃饭的时候,陆姐坐下来后,突然没头没脑来了句:“一会,都烧点开水啊!”

    我看到大伙的表情突然诡异起来,尤其是昨晚上不舒服的小芳,更是捂嘴偷笑,然后带着同情的目光,偷偷看了我一眼。

    我大感好奇,不就是烧开水么?多简单的事啊?就算是我来了也烧过啊,有什么奇怪的?难不成在这里还有其他的含义不成?可是,我在东北也好几年了,从也没听过还有其他的特殊含义啊?

    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也就没再想,就见大伙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燕姐这时候开口了:“我跟大家说件我们老家的事吧。我们邻居养了一条大狼狗,这狗特别聪明,也从不乱咬人,很得邻居家人喜欢,从来也没有栓过,有天,邻居添了一个小宝宝,我们老家也是农村滴,也要上山种地,小孩子太小,没法带,于是就放在家里,过了好几个月,都也没什么事,大人们差不多也就放心了。”

    “又过了几天,等人们回来的时候,忽然发现小孩子的摇篮倒在了地上,而小孩子不见了,地上好多血迹,正在大家害怕的时候,大狼狗听见动静,兴冲冲的跑了过来,嘴里叼团什么东西,还在往下淌血!这下在邻居家人大怒,拎起手中的榔头,恶狠狠的把大狼狗脑袋打了个血窟窿,大狼狗被打翻在地,呜呜直叫,满眼都是泪水,没叫几声,嘴巴一松开,大伙这才发现,狗嘴里叼着好大一条蛇,还没死透,在地上翻来翻去,邻居吓了一大跳,慌忙把蛇敲死,这时候,床底下传来动静,小孩子从底下爬了出来!”

    “要知道,我们四川农家都在山里,一到夏天,那蛇真的是多得不得了,这下子真相大白,狗狗是看到家里窜进来条蛇,与蛇扑斗,撞翻了摇篮,而小孩子什么也不懂,就四处爬着玩,钻进了床底下,接下来大人们回来了,就产生了误会,以为狗狗凶性大发吃掉了小孩子!”

    “等到人们想明白的时候,狗狗已经死的透透了,埋那条狗的时候,动静很大,整个村都知道这件事,只是可惜一条好狗!”

    燕姐说完,还忍不住叹息一声,很是惋惜。

    陆姐接口道:“所以说啊,人呐,不管做什么事,都不能冲动,冲动不只是魔鬼,影响到的也不单单是一个人的理智,更是会掩盖住一件事实的真相!”

    张倩点头道:“就是就是,我们上学那会,曾做过一个实验,就是把近视镜和老花镜还有墨镜给视力正常同学们带,结果就是个个头晕眼花的,恶心的想吐,带上墨镜更是灰蒙蒙一片,什么也看不清,直到现在,我也没能明白,老师带我们做这个实验,到底什么意思?陆姐,都知道你见多识广,给帮我说说么?”

    陆姐笑了笑:“老师的意思呢就是,不管对待什么事物,都不要带着别样的眼睛去看,尤其不能带着有色眼镜,那样只会影响自己的判断力,看不到事情的本质究竟会是什么样子!”

    张倩吐了吐舌头:“陆姐果然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