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笑色变 第21章 讲师四
作者:庄辉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刘君接着道:“还有,骗你人的!我就忍不住了,有没有哪个小帅哥被你朋友骗过来,让你去某某某场所当鸭子的?有没有哪个小姑娘,被你朋友骗过来去某某某场所出卖肉体的?这个我就算不问,我也知道,不可能!就算刚刚我前面问的,也不可能!”

    “为什么这么肯定呢?我们公司是正规公司,有着很严格的规章制度在约束的,我们这些人,虽然文化程度未必很高,但是整体素质素养,还是非常高的!说到这里,我就纳闷了,你说,既然我们没有骗财,没有骗色,也没有骗你人,有些人整天为什么就非拿着这个骗字不松口呢?”

    “我们骗你来,让你干什么啊?没错,是让你来看这个玩意,但没有说你必须要做?没有吧?只是让你看,让你了解!看什么?看这个行业的过去,过去是怎么被做坏的,看这个行业的未来,未来是个什么样的发展趋势,仅此而已!”

    “所以,我们这个骗,是善意的骗,就像咱们小时候,生病了,要吃药,药是苦的,谁也不想吃,怎么办?咱们的老爸老妈,有没有骗咱们说,这个药不苦,是甜的,或者说,吃完了,一会给你买糖吃,买好东西吃,有吧?这是不是也是骗?骗咱们的用意,是为了治病,为了咱们好,这也是善意的骗,难道说,这个骗,也不应该!就得对咱们实话实说,这个药就是苦的,苦的不得了,买啥好东西,咱家穷,不给你买,给你讲讲道理,你就乖乖吃药了,乖乖打针了?不能吧,所以说,要看骗的出发点,是不是好意的!”

    “我们也一样,如果是恶意的骗,那就是非法公司了,非法公司骗你过来,不是让你看,不是让你了解的,而是让你去做的,你愿不愿意,都得做,这,就是最根本上的区别!”

    “好了,这个骗字,我就不再解释了,再解释,就是不相信大家的智商了,毕竟,我也是跟大家一样,都是这样一步步走过来的,在这里呢,就跟大家分析下,这个时候,比较常见的一些问题。”

    说着,转身在黑板上写了几行字:1装大。2三心眼。3等待观望。4彻底放弃。

    写完回身道:“我们先来说第一个,装大。装大呢,分为两种,一种是外在装大,一种是内心装大,什么叫外在装大呢,轻微一点的,叫吹牛皮,怎么吹的呢?我记得,我跟你们一样是新朋友的时候,寝室还有一个新朋友,刚来的时候,一进门就给大家散烟,来了句,来来来,抽烟抽烟,奶奶的,老子以前中华都瞧不上的,结果这地方最贵的烟,也只有芙蓉王了,凑合凑合算了!”

    “出去玩的时候,打个车,就来几句,切!丰田,垃圾!老子以前家里大奔好几辆,开出去都丢人,要是没个兰博基尼,保时捷,我都不好意思出门!”

    “等过了几天,烟也不散了,自己抽开了十块钱的云烟白沙什么的,出门也不打的了,别人一问,这货来了句,烟嘛,其实都一个味道,抽烟有害健康,少抽点好,这个走路嘛,有益健康,等加入行业了,才说了实话,其实,家里也是农村的,父母也是种田的,你说,这是何必呢?你把自己抬的那么高,且不说到时候能不能下来台,谁还能因此会高看你不成?”

    “大家都是一步一步从业务员开始做起,你说你装给谁看啊?不利于团结不说,反而会让绝觉得厌烦,从而疏远你!我们再来说内心装大!”

    “内心装大的人,往往都是认为自己比较有能耐的,而表面也是看不出来的,别人说的话,表面没什么,内心根本都不听,你说你的,我做我的,你解释骗,他会说,知道,明白,心里却说,麻痹滴,就是骗老子!”

    “你说要卖产品,累积业绩点,他心里会说,我特么就不卖,你能把我怎么着?我还真不能把你怎么着,只不过,等别人都当主管、主任、经理甚至总经理出局了,拿着290万创业开公司开工厂了的时候,你还是个业务员,仅此而已!”

    “我们再来看第二个,三心眼。啥叫心眼,我就不解释了,可为什么是三心眼呢,就是说心眼比较多,比别人都多,多到什么程度呢?我给大家举个真实的例子。”

    “我们公司有个已经出局了的老总,叫刘金华,他在我们公司当经理的时候,把他侄子叫了过来,他侄子呢,来了以后,一进门,看到寝室,就拉着刘金华说,这个地方不像好地方,挨了训斥后,他侄子什么也没说,跟别人说说笑笑,表现的跟正常人一样,但是呢,晚上睡觉,却从来不脱衣服,用他的话来说,我没有裸睡的习惯,后来来课堂听课,老朋友问他听得怎么样,他侄子就说,哎呀,这个行业好啊,能赚钱啊,谁不做,那就是脑子有问题嘛!”

    “当时,好多人都羡慕刘金华的侄子觉悟高,过了几天点开了后,他侄子还拍胸脯:放心吧叔,信不过别人还能信不过自己亲戚?谁不做谁是王八蛋!结果,那天他侄子非要拉着寝室里的人打牌,说自己高兴,打牌么,都知道,是让着新朋友的,结果这家伙说,输一把做五十个俯卧撑,为了让他高兴,老朋友只能咬牙硬撑,折腾到大半夜,个个都累的不行了,挨床就睡着了,这个家伙等到半夜三更就跑了!”

    “你说你跑就跑嘛,还跑到厨房,偷了把菜刀,怕门外有人拦着不让走,门一开,就呼哈呼哈一顿乱砍,结果发现没人,菜刀别腰里,怕路上有暗哨,就这样一路啥也没遇见,窜到了火车站,就被警察按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