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笑色变 第26章 赌徒
作者:庄辉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我就在大马上随意的走,漫无目的的走,没有方向,也没有目标,他们三个只是远远的跟着,没有上来打扰,这点我很高兴,我知道,我喜欢逃避,很多时候,不愿意做出选择,因为,我找不到两全其美的办法。

    就如同我和盼,我找不出完美解决的办法,也做不到好聚好散,只好借着店面倒闭的时机离开,人虽然走了,但是,事情并没有解决掉,只能说,是被我暂时性的逃避掉了。

    又如我和杨羽,离开的时候,比现在要纠结的多,说实话,很喜欢杨羽这个哥们,我不是同性恋,只是,和他在一起,不用动什么心机,什么话,都随心所欲,我知道,我这一走,这辈子,未必能再找到另一个杨羽这样的哥们,可是,我也知道,就算我走了,我们俩的关系还在,就算这边不行了,回去,还是一样的铁!

    想到这里,我又在想,那么,当初,我是为什么选择来到这里?毕竟,蕊,仅仅是一个网友,只是在网络里认识没几天的网友,是什么原因,让我放弃了北京安逸的生活,暂时放下了这段友情,选择了离开?

    因为感情?应该算不上吧?我自认还没有到爱心泛滥,见一个爱一个的地步!

    我开始深度审视自己,那么,当时,我的真正想法和打算是什么?

    我觉得,应该是在赌,我并不能确定,来了之后就能收获一份全新的感情,也不能确定,和蕊,一定能合适,更也不能确定,我能否适应在这边的生活,甚至,也不能确定,这是不是陷阱!

    我赌我的气运,应该不会差到那种地步,我赌社会的风气,应该不会差到那种地步,我只相信一句话,付出了再多,未必会有什么回报,但是,不付出,绝对不会有什么回报!

    我赌的是自己的人品,赌的是对方的人品,赌的也是整个社会的人品,恰如这些年的生活,喜欢逃避现实不假,同时,也不能否认,我骨子里,有着那么一股赌徒的气质,赌了,可能会输的很惨,不赌,也未必说不会输,更不会说,赢到什么!

    对,我就是赌,那么赌输了,什么后果?嗯,说好的工作,没了,也可能找不到了,嗯,感情是假的,一拍两散嘛,撑死也就是损失了些许金钱,浪费了些许时间,以后还有那么多年,也不缺这一来一回这点小钱,放眼未来,少说也有好几十年,也不差这一来一回的这点时间嘛!

    至于什么割肾啊黑矿啊黑砖窑啊,什么黑暗的东西,我并不认为自己已经蠢到了那种地步,我不是花痴,也不是白痴,更不是色狼,不存在什么见到美女两眼放光,两句好话一说,就智商为零的地步。

    嗯,没错,当时就是这么考虑的,最好的结局,没想过,我知道自己的运气一向不咋滴,最坏的结局早已经打算过了,所以,才下的决定!

    想到这里,我心中又是一动,说起来,这一次的走留问题,完全也可以赌一次,来都来了,看也看了,不赌一次,是不是有点遗憾啊?

    既然要赌,那就要全面分析,先不说赌赢,先看赌输了,有什么结局,首先嘛,2900,赌输了,这点钱,肯定是打水漂了,多么?对于我以后剩余的人生来说,不多,我也不认为,以后的以后,我连2900都存不起!

    除却钱之外,很明显的就是时间了,今年还有一个多月过完,我就用这一个多月,来深入了解他们所说的这些东西的真伪,假的,好说呀,到过年的时候撤人就好了啊!

    至于什么骗人不骗人,在我没有了解透彻前,压根不会动那个心思,这么一算的话,似乎也损失不了什么啊,都是些可有可无的,假若,赌赢了!

    虽然,我不认为那290万是真的,估计都是吹出来的,但是,我觉得,挣点零花钱还是可以的,290万嘛,减个100倍,29万,这嘛,还算现实,挣个几万块,找杨羽喝酒去!

    想到这里,纠缠了许久的难题,终于算是解开了,我深吸一口气,只觉好似放下了千斤重担,一阵轻松,这会再看阴暗的天空,也不觉得压抑了,反倒还有些可爱,路上的行人,车辆,呵呵,你们好,我,就是一路人甲,来看戏的,精彩不精彩不知道,看了再做评价!

    放下了心灵的包袱,大脑也清醒的多了,一时间,又想通了很多东西,想想都觉得好笑,蕊说自己是洛阳的,却从来有没说过是洛阳哪里的,而说话的口音,呵呵,听不出来一点洛阳的味道,反而像是其他地方的,比如飞机,她说的就是灰机,这,可不是我们洛阳的发音。

    嗯,为了哄我的吧?要不就是拉近关系,再者,她能和陆姐是亲姐妹?哼!一个姓陆,一个姓朱,不说长得不像吧,一个南阳的,一个洛阳的,离得虽不远,也不近呐,估计也是假的,表亲都算不上!

    为什么这么说呢?这里应该有很多这样的寝室,陆姐的算一个,那天早上李亦非给我聊天那里算一个,今天的也算一个,所谓的什么导啊什么导的,应该就是管着一个寝室的人物吧,那么,陆姐算是其中之一,假如,我来的时候,不是在陆姐这里,在别人家,可能就是什么哥或者另外的姐吧?

    我越想越对,自己在那笑了起来,行吧,还挺有意思的,嗯,先不拆穿,看着你们继续表演,那谁说的对啊,这个人嘛,活在世界上都是来遭罪的,所以啊,没事给自己找个乐子,而我的乐子呢,就是看戏,看什么戏,我自己知道就行了,说出来,就不好玩喽!

    不知不觉中,脚步慢了下来,以至于,连他们几个跟上了也不知道,蕊看见我在傻笑,忍不住道:“哎!我怎么越来越发现,你这人真的有问题,是不是有病啊?自个没事在那乐!”

    我毫不在意,丝毫没有掩饰的意思,借着脸上残余的笑意道:“哎呀!你啊,真聪明!我这掩饰了二十多年的缺点都被你找了出来,不简单啊,不简单!当个大小姐,真是委屈你了,您这天赋,要是去拍个电影,那还不就一影后嘛!哎!屈才了,太屈才了!您说,这人来人往的,咋就没出一冯小刚这种级别的人物呢,要不,看到你,还不就捡了宝了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