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笑色变 第60章 舞会
作者:庄辉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待在外面,虽然看不到里面的摸样,但,从里面时不时传来的呼喊声尖叫声,以及偶尔夹杂的音乐声来看,里面应该很热闹,我虽不太喜欢热闹,却对里面的场景有些好奇,毕竟,长这么大,连迪厅都没去过,更别说舞厅了!

    又过了好一阵,耿导一掀帘子,对我们几个道:“快进来,马上就开始了,你们几个都赶紧准备一下!”

    几人呼啦一下全部站了起来,我跟在最后,进了好奇了很久的舞厅,一进门,首先看到的是密密麻麻的人群,数不清的人头,黑压压一片,说几千人,绝不是吹的,几乎都是人挨着人,看样子,五六千是有的。

    我偷空四处张望了一眼,顿觉失望!这根本就是个占地几千平方的空厂房,里面除了人群,也就顶上挂着一串串的气球,几盏大功率照明灯,别的什么也没有,没有沙发,没有桌椅,更没有想象中的各种酒,最里面,是有个台子,两个一人多高的大音响,顶上有着一只硕大的霓虹灯正在缓缓旋转,台上站了两个人,拿着话筒,整个场面下来,根本就看不到任何跟舞厅沾边的地方!

    没等我多想,就听见台子上有一个人的麦克风响起:“那么,就拿出我们的激情和尖叫声,来热烈欢迎我们的李亦纷,李经理,闪现登场!”

    话音一落,就听见四周无数人群开始沸腾,彻底的沸腾,霓虹灯五彩光芒四射,映在每一张因兴奋而通红的脸庞上,我看到每一个人都开始发了疯的吼叫,最终,所有的声音都汇聚成了三个字,李经理!

    那声浪,一浪更胜一浪,不知道为什么,我开始有些排斥这个环境,还不容我多想,李亦纷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来到了门口处,四周的人群两边退去,给中间让出了一条不到两米的通道,通道的左右,站了两排穿着白衬衣,胸口系着小红花的人,正在努力维持秩序。

    耿导一挥手,几个人按照事先排练好的分工,就把李亦纷给抬了起来,耿导拍了拍还在发愣的我,很大声的在我耳边吼道:“快点跟上!”

    只是,在这满场沸腾的李经理的叫喊声下,他用尽全力的吼声,显得那么的微不足道,我几乎没有听清楚他喊的是什么,倒是这一拍,提醒了我!

    我赶忙跟了上去,按照分组,我是和刘率涛,杨嘻嘻,闫小东还有张忠义几个一组的,作为第二接替,是以,我虽然慢了半拍,并没有影响到大局!

    随着李亦纷的到来,人群开始炸了锅,本来还有些直的通道逐渐开始变得歪歪扭扭,有着往中间合拢的迹象,两遍的白衬衣几乎要控制不住局面!

    没走多少步,就看到曹京他们几个体力有所不支,几次举起后,下落时险些接不住,我们几个迅速替换上去。

    这一接过来,才知道,抬人这事,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容易,这并不是抬着走完事,而是要在人群喊出李经理的理字时,将抬着的李亦纷往上一举,然后再落下来!

    虽说在课堂里,已经拿张美丽排练过,可是,那毕竟无法跟现场的场面相比,且不说人群里李经理李经理一个劲的喊着,我们只能一次又一次的举起又落下,单说这通道,本就不够宽,再被疯狂的人群一挤,更是难以通行!

    开始还没觉得什么,举了十几次后,就开始觉得吃力了,由于是五个人,每个人必须要协同他人的步伐,才能保持行进速度一致,路越难走,就越吃力,毕竟无法保证每一步的距离,甚至走走停停,刚停又走,撑死也就二十几下,我就觉得手臂发酸,我和张忠义是在腰的部位,刚停在原地不到三秒中,刚刚举起,突然前行,落下时,两人几乎同时一坠,几乎就要脱手!

    另一队看见不对,立马替了上来,这个情景,不只是我们看到了,两遍维持秩序的白衬衣也看到了,表情更加严肃来,死了命的往里推,我擦了把汗的同时,看到了几个熟悉的人,邱极和莫非!

    这两个人站在一起,很是极端,很是扎眼,邱极的个头很高,没有一米八也差不多少,而莫非连一米六也不定有,所以,这个组合被我注意到了!

    他俩穿着白衬衣,我心里一动,又瞥了几眼,基本上每一个穿着白衬衣的,不是寝室领导,就是主任级别!

    通道最靠前的几排老朋友,也看到了对我们抬人所造成的影响,开始自发的配合起白衬衣,一起手拉着手,往后使劲退,生生给变了形的通道给矫正了过来!

    这一次,少了阻碍,队伍的前行,容易了很多,又替换了一次,由我们这一队,直接把李经理送上了台!

    完成了任务,也就没有我们什么事了,我们几个顺着通道跑了下来,耿导直接把我们几个迎到了门外,每个人又递了根烟,还有瓶水,感慨道:“不管怎么说,咱这也算是把任务完成了,接下来就可以松口气了,我知道,这一趟很是不容易,可是呢,反过来想一想,还是很有好处的!当然了,这好处不是抽了这么几根烟,喝了这么几瓶水!你想啊,咱们这个行业,每个人都有成功的那么一天,每个人都会和今天一样,都有被人抬的时候,要是没有今个这经历,到时候轮到咱们被抬的时候,没有做好准备,我可是知道,好些个经理,都是没有这个经验,晕的那叫一个惨,人上台都是分享成功的喜悦,这倒好,上台就是哇哇吐,有的都晕乎了,站都站不住,还得让人给扶着,那上场多丢人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