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约王妃 其实,我没有想象的那么坚强
作者:丑小鸭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瑾瑶二人刚回到王府,便看到乌恩其在大门口等着他们,确切的说,应该是等呼伦延。

    瑾瑶感觉到呼伦延的背僵了一下。

    只见乌恩其走到他们面前,妾了妾身,说道:“王爷,小姐她……在等您。”

    其实早猜到了这一点,瑾瑶的心还是紧了一下,她挣扎着从呼伦延的身上下来,掩饰着心中的不快,对呼伦延说笑道:“王爷,你去吧,新婚之夜再一次丢下新娘子可不大好。”

    “瑾瑶,我……”

    “王爷,我真的没事。”虽然心里很不舒服,可她还是勉强给了呼伦延一个安心的笑容,“既然塔拉嫁给了你,就是你的妻子了,新婚之夜怎么能丢下她呢。快去吧。”瑾瑶伸手推了推他,她不知道此刻的自己是否真的表现的很大方,可是她明白,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新婚之夜要是被丈夫冷落在一旁,或许比死还要难受。虽然她不喜欢塔拉,可不代表她会因此而让呼伦延丢下塔拉不管。

    呼伦延看着瑾瑶的双眼,没有嫉妒,没有赌气,却只有让人难以忽视的难过。他本想拒绝,可是……对于塔拉,他不可以这样不负责任,娶了她之后又弃她于不顾,至少,他要过去给她一个交代。

    最后,他看着瑾瑶,沉重地点了点头,迈开步子,向恩和楼走去。

    瑾瑶看着呼伦延的背影渐渐消失在了自己的视线中,她无奈地叹了口气,俯下身,捂着略带疼痛的膝盖一瘸一拐地向玄武殿走去。

    推开房门,房间空荡荡的一个人影都没有,一种难以言明的孤独感让瑾瑶皱起了眉头,“姬雪这几天怎么回事,总是不见人。”说着,她摸索着到了桌边,点起一盏灯。昏暗的灯光在瑾瑶的眼里变得阑珊,她盯着油灯发起呆来,不知道此刻的恩和楼里又在上演怎样的戏码?珍馐百味?洞房花烛?

    想到这,瑾瑶的心还是狠狠地抽了一下,视线不由自主地转向门口,她竟然傻傻地幻想着呼伦延会突然出现在那里,对着她说,瑾瑶,我回来了。

    想到这,她忽的自嘲地笑出声来,洞房花烛夜,他怎么可能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可心却还是不由自主地想象着恩和楼里的画面,最后,她终于按耐不住地站起身来,走到门外,从这里的楼台刚好可以看到恩和楼,只见那里灯火通明,红烛摇曳,倒影着两个人对坐着的身影。

    “应该在喝交杯酒了吧?”瑾瑶看着塔拉的房间,愣愣地发起呆来。没多久,塔拉房间的灯被熄灭了,恩和楼的一切都处在了黑暗当中。

    这一点,让瑾瑶的心紧了一下,“是该洞房了。”瑾瑶笑了笑,这笑容太过苍白。

    抬头看向夜空,皎洁的月光透着冰冷的寒气,一阵冷风吹来,让瑾瑶忍不住打了个冷颤。拉了拉衣襟,瑾瑶将自己裹得紧了一些,转过身,欲推门进去,却被人从背后紧紧地抱住,这样的拥抱让瑾瑶的身子僵在了那里。

    “穿这么少站在门外,不怕着凉么?”呼伦延柔和的夹杂着心疼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本章已加载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