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契子 失恋风波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窗外夜色撩人,烟花绚丽,灿烂的盛开,寂寞的败落。有人说 城市的孤独者过于喧闹,可是喧闹于我却像一粒灰尘,无力惊起波澜!

    王浩在嘉禾烧烤店的一角孤独的坐着,身前的桌子上已经摆满了空酒瓶。

    “老板,再来一箱,你给我快点。”

    嘉禾烧烤的小老板向自己的老婆眨了眨眼。这可不能再上了,再上就出事了。前前后后一共喝了二十六瓶了,一进门时还喝了个小二锅头。

    “大兄弟,您看,已经快11点了,我们店的酒都让你喝光了。是真没酒了,要不你明天再来?明天我多进点。”

    王浩醉眼惺忪的看了看老板娘。

    “哈哈,瞧不起我,都瞧不起我。怎么了,怕我不给钱?拿着,看见没,一百块,够了吗?不够还有,你给我上酒。快点上。”

    老板娘拿着钱,看着自己掌柜的。掌柜的在烧烤炉旁封着炭,这生意是真难干呀。天天看人的脸色,吃苦受累不说,还得装孙子。

    毕业这么多年了,去工厂干。拿那点工资不够自己抽烟喝酒的。干个别的买卖投资大,风险多。

    这开个烧烤店,虽然说赚点钱,可是没白天,没黑夜的。还得挨骂受气。碰上喝多的,更没法说了。

    轻了摔个杯子,砸个碗。厉害点的什么桌子板凳,冰箱电视一股脑的都给掀了。自己还得赶紧赔不是。要不连人都打,也不是没挨过揍。

    报警,警察管是管,那也得有时间陪着处理呀。自己这个破店,成天把自己栓的死死地。除了忙活,什么也干不了。还不如道个歉,赶紧把人打发走。

    老板走了过来,小心的陪着不是。

    “大兄弟,你看,是真没酒了。要不您到别的地方看看?我要是有酒我能不卖给你吗,我买一个赚一点。您说是不是。”

    王浩非常厌恶的摆了摆手,打了个饱嗝。那是翻江倒海,一股脑的全倒了出来。吐了一地。

    老板连忙扶住王浩,把他弄到洗手间好一顿清理。王浩有些清醒了,感觉有点对不起老板。连忙道着谦往外走去。

    路过路旁的二十四小时便利店,王浩又买了一瓶二锅头。打开盖咕隆灌了一口。王浩现在就想喝酒,就想把自己灌醉。

    他随意的走着,来到自己白天看好的一个小区的楼下。坐下来慢慢喝着。

    “王浩,我们有什么,有什么?你能给我什么?你什么都没有,工作也是好不容易才找到的。王浩,我们分手吧。你放过我,好吗?”

    “晴雪,我喜欢你,我爱你,你告诉我,为什么,究竟为什么?我们在一起快五年了,从下学期开始,我们就在一起。你就不能告诉我原因?”

    王浩看着冷漠的晴雪,是那么的陌生,是那么的无奈。

    “晴雪,没钱我可以慢慢赚,我这不是找到工作了吗,好吗?我养你,我能养得起你,工作你慢慢找,我们不着急,怎么说我现在一个月也有几千块的工资,不是吗?”

    晴雪笑了,凄惨的笑了。

    “几千块?哈哈,王浩,我的性格你了解。你走吧,我不想再和你多说什么。你看看现在的房价,几千块,你一个月还买不了半平米,不要说半平米,三分之一平米你能买得起吗?

    王浩,我只要钱,没有,你就出去,出去。这屋里的一切你都不可以带走,这都是我买的,是我精心挑选的。你走吧,不要再烦我。走,走呀。”

    王浩笑了,他猛灌了一口酒。

    “奶奶的,都是王八蛋,王八蛋。”

    他想骂人,想打人,他被酒精疯狂的刺激着。他扯开喉咙,拼命地喊着,疯狂的咒骂着。

    “为什么,为什么?王八蛋,王八蛋、、、、、、”

    已是半夜了,小区里的灯亮了,愤怒的居民们疑惑的看着这个疯子?他们打开窗户,生气的地骂着王浩。

    王浩就和他们对着骂,被人从楼上一盆冷水泼了个透心凉。被水泼了个大发的王浩发狠的骂着泼他的小伙,小伙刚上夜班回来,这才躺下没十分钟,也是激起了性子,蹭蹭蹭的跑了下来。

    他指着王浩的鼻子就骂,王浩哪甘示弱。抡拳头就打,无奈酒喝得太多,别说打了,站都有些站不稳。被小伙一拳头就把鼻子砸出了血,王浩用手抹了一把,看了看竟然傻乎乎的笑了。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接着手被另一个小伙子给踢了,踢得还很专业,有点跆拳道的意思。一来二去,慢慢的王浩没了什么感觉,他感觉自己很累很累,就是想睡会,休息一会。

    “别打了,别打了,他快死了、再打出事了,看这个熊样,也是喝多了耍酒疯。”

    “不好,打死了?”

    “送医院吧”

    “这是不是个神经病”

    “我看像,送什么医院,谁花钱呀”

    “都回家回家,有什么好看的”

    朦胧中王浩感觉好像是个女的在说话。

    “不会吧,穿的这么好,还是名牌呢”

    “叫120吧”她又说

    “报警吧”

    “报什么警呀,怎么说也是我们打的,都回家回家,出事再说”

    人也打了,打完了都走了,那个女的蹲在地上,看着王浩。好象是个学生吧王浩朦胧地想着,怎么没有人叫她回家呢?她的父母不在家吧!

    女孩伸手弄去了王浩脸上的垃圾袋子,奇怪的看着王浩,这时传来了警车的声音,嗷,是救护车,这里的人还不算太坏。

    “别送我去医院,我们快跑。”王浩不知哪来的力量,突然站起来,拉起那女孩就跑 。

    “喂,你松手,干什么呀,快放手,你弄疼我了,你这个猪!”

    女孩生气的喊着,却无法挣脱自己的手。王浩好象什么也没听见拉着她继续跑,没跑几步,到了一座楼下。王浩依然无意识的拉着女孩跑上了楼,紧张的打开房门,一转身锁好门后终于松了一口气。

    “天那,安全了 ”

    “喂,这是什么地方,你家吗,你干什么呀,你这个猪,醒醒呀!”

    “靠”

    有些紧张的许微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自己一时好奇看个热闹,竟被人拖回了家。

    “我靠!”

    “天哪,你终于醒了,你喝了好多酒吗?”

    “我 头好晕,你是谁?”

    “你说我 ,切,你个猪,我照顾你一个晚上呀,你不知道出什么事情了吗?”

    “不知道,啊!”

    “不要动,你头破了,昨天你和很多人在打架呀,喝多酒,赖着我回来,吐得我全身都是,我又没办法走了,你个猪,你看我这个倒霉呀,不管了你先赔我衣服吧。

    还有呀,本大小姐陪了你一个晚上,你要给我补偿,还以为你要死呢,也不死,呜呜呜,我不管啊,我怎么和妈妈说呀,我一晚上都没有回家,妈妈要急死了。”

    “啊,不记得了,你怎么不穿衣服?你是谁呀”

    “什么,啊 混蛋,不许看。”

    许微慌忙跑开,一边跑一边说。

    “你昨晚吐得我全身都是,我衣服洗了,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呀,你个猪你们家一件衣服也没有,你让我穿什么呀!”

    委屈极了的许微,终于哭了,哭得好伤心,愣了的王浩想了想,赶紧下床,又赶紧坐回床上。看看只 剩下内裤的自己,摇了摇晕的厉害的脑袋努力使自己变得清醒

    “不会吧我昨天做什么了,好像是喝了很多?,打架?怎么会我 堂堂 s省医学院的高材生会和别人打架 ?”

    王浩,s省医科大学临床专业毕业,医学会会员,学生会干部,z国党员,现属s省y市人民医院创伤外科一名普通外科医生。

    我那个天哪,终于想起来,自己昨天和相恋5年的女友分手了,因为毕业工作的原因不可能继续在一个城市发展。自己去喝酒,喝醉了,难道和别人打架,被这个女的帮忙弄回家?晕死

    “那个谁,你不要哭呀,我是不是昨天喝多了,打架了,然后又吐你身上了,对不起呀,我不是故意的,你现不哭好吗,能不能先帮我找件衣服呀,我衣服呢,那谁,你”

    “你要死呀 ,我还没有衣服穿呢,衣服都洗了,呜呜呜。你们家不会没衣服吧”

    “晕死,你干嘛洗我衣服呀,我就那一套衣服,现在怎么办呀。”

    “我也不知道呀,你们家就一套衣服,你个穷人,现在还不 干呢,我有什么办法,这是你家吗 ,怎么就一套衣服,你平常穿什么呀?”

    “这,我刚租一天,什么也没买呀,昨天我和她分手了,她说属于我们一起时间买的东西都不允许我带走,没办法我只好净身出来了,这房子昨天下午我才拿到钥匙呀。”

    “你说什么分手?你失恋了,呵!看不出来,感觉你不是很差劲呀。”

    许微说着慢慢从客厅走到卧室。

    “呀,你怎么不穿衣服呀?”

    “切,我知道让你洗了。”

    “啊,流氓!你,算了,你别过来呀,我在客厅,你就在这,等衣服干了我就走。这段时间你不许离开卧室,不许偷看我,不许和我说话,反正什么也不许做,听见没有,我警告你我可是会功夫的!”

    “不会吧,那我去卫生间怎么办呀?还有我好象很饿!那个你可不可以把我的包给我,我打个电话行吗?”

    “包,什么包没看见,行了,不要找借口好不好,本小姐不知道,知道也不管了。”

    “你说什么?”

    王浩一下就从床上跳了下来。

    “包,我的包。”

    “你,你干什么,我真的没看见呀,你拉着我跑的时间就没有包呀,你,你不要找借口啊,是我救你的,你不要这样没人性,我会喊的!”

    “你干吗呀?晕死,大姐我不会非礼你的,你长的这么难看要非礼也不会找你的,放心了,不过你确定没看见我的包?”

    “好,你个死猪头竟然说我难看,你去死吧”

    ‘扑通’王浩竟然被许微一脚给揣倒在地。

    “哎呀,你干吗打人?看不出来你这么暴力,哼!疼死我了!我告诉你那包对我很重要,里面有我的电话,同学联系方式还有我的u盘,算了,不和你说了,你在这等衣服干吧,我出去找。”

    说完王浩走到阳台拿起自己还滴水的衣服就往身上穿,转身走了出去

    “喂,你干什么,你不要走呀,你等等我,我也走,神经病,还真是神经病,天那,我怎么办呀,好冷!”

    y市是沿海港口城市属温带海洋性季风气候,特别是秋天的夜晚当jn市气温还很舒适的时间这里已经要晚上盖被子,白天穿两件衣服了。

    时近凌晨4点,王浩凭借着自己朦胧的记忆,来到自己被打的地方。他冷冷的看着面前的一切,遍地的垃圾,凌乱的拖把。

    怎么会这样,他发现自己的包,竟然被盖在一堆芹菜叶下边。于是赶紧跑过去拣了起来,打开一看,里面什么都在。

    他长长的叹了一声气。结束了,都结束吧!

    想起爷爷临走时从枕头边上摸出来的那张卡。

    “浩儿,爷爷老了,不能陪你了,这是你爸爸留给你的,你拿着吧,记住,不要随便用里面的钱,留到,你最需要的时间用,户头是你的,密码是你的生日。

    钱不是很多,应该够你上大学还有结婚用的了,爷爷走了,你要坚强,我们王家世代从军没有一个孬种,每月这卡都会有些钱打进来足够你平时花消了,你要争气,为我们王家人争气!”

    爸爸,迷茫中一个高大帅气的男人出现在自己面前,一个军人,两扛四星的军服那么笔挺,他弯下腰抱起到处乱跑的小王浩。

    “爸爸,不哭,这么大了还哭鼻子,爷爷会打的,爸爸你教我玩游戏吧,玩游戏就不会想妈妈,爸爸就不会哭,好吗爸爸,爸爸听话,我给你唱个歌吧。

    咱当兵的人

    就是不一样

    咱当兵的人

    有啥不一样

    自从离开家乡

    就难见到爹娘

    说不一样

    其实也一样

    都是青春的年华

    都是热血儿郎

    说不一样

    其实也一样

    一样的足迹

    留给山高水长”

    小王浩被爸爸紧紧的抱着。

    “爸我走了,这次任务不一定,我这次回来就是特批!”

    “不要说了,你走吧,我都明白,记住,你还有个儿子!你一定要回来!”

    爷爷接过孙子。

    “我不要,不要爸爸走,爸爸抱,爸爸!”

    爸爸退后一步站好,对爷爷的侧身行了个标准的军礼,转身坐上那辆让全村人都羡慕,敬仰的北京吉普、、、、、、

    一晃二十五年过去了,爷爷都走了,王浩却再也没有见到自己的爸爸,心中只留下 这仅有的记忆,连一张爸爸妈妈的照片都没有,他依稀记得自己问过爷爷。

    “爷爷,爸爸是军人吗?”

    “是”

    “那妈妈呢 ?”

    “也是”

    “那他们在哪里呀,为什么不回来看浩浩?爷爷,是不是浩浩不听话,是不是我让他们生气了?”

    “爷爷 小朋友们都有爸爸妈妈,为什么我没有,他们说爸爸死了是真的吗?那么妈妈呢?妈妈也死了吗?爷爷我知道什么是死了,就是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

    这样就再也回不来了是吗,就象我的小黑,它也死了,爷爷小黑是吃了耗子药的耗子, 药死的吗?爷爷,我好想爸爸!”

    “爷爷,我们不哭,我不会再想爸爸了,不会再想妈妈了,爷爷、、、、、、”

    “浩儿你记住,你爸爸是优秀的军人,是国家的骄傲,你爸爸是为了我们国家而牺牲的,他是最优秀的,是我们的骄傲!”

    “那妈妈呢?”

    “不要和我提那个女人,你长大了就会明白的。当你大学毕业后应该会有人来找你,到时你就会明白了。”

    “爷爷大学是什么,什么是大学?”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