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002章 忆往昔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报告!”

    “进来。”

    “军委特别行动组,组长王镇山、副组长肖镇国。向首长问好!”

    “镇山呀、镇国、来,坐!”

    “谢谢首长!”

    “坐吗,不要客气。你们是国家的军人,也是我的骄傲!镇山呀,现在国际形式很紧迫呀,马上我们要收回xg地区。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但是情势不容乐观。我这个位置不好坐呀。这里是一些相关资料你们先看看。”

    “是,首长。”

    “大哥,有这么严重?这是要造反呀!”

    “怎么?看完了?镇国呀,你说的没错,这不是造反,这是给我们上眼药!”

    一直默默不做声的镇山说。

    “首长下任务吧,我知道我们该怎么做!”

    说完看着镇国。

    “首长,你说吧。”

    “好,经军委研究决定由你们两一起带队,队员自己选,组成5人特别行动小组一举摧毁他们,有信心吗?”

    “有信心!”

    “好,要的就是这句话,要记住,你们是最好的,一定要完成任务,我在等着你们。”

    “首长放心,坚决完成任务。”

    “好,你们还没有吃饭吧,走,我也没吃我们一起随便吃点。”

    和首长一起吃饭?镇山和镇国相互看了一眼,默默的跟在首长后面来到姚为民平时吃饭的地方。

    菊花。正是菊花盛开的季节,阴历的七月天气已经转凉,夜晚z国bj的气温更是比白天相差好几度。

    来到一个小院,这里面到处都是菊花,树菊、立菊、塔菊、悬崖菊、案头菊、独本菊、五头菊、吊蓝菊、图案菊、铺地菊、银针、大理菊、金绣球,龙爪,仿佛菊花的世界。

    两个傻大个晕晕的欣赏着这菊花的世界。小院中间摆着一张方桌,上面四菜一汤。

    “过来坐,怎么还没看够?呵呵我一生最喜欢菊花,我喜欢他们凉爽、较耐寒,生长适温耐旱,最忌积涝,更喜欢他们的性格。怎么样,这些可是我亲自种下的呀!”

    “这,这么多都是首长种的?”

    “是啊,好几年了,今年又加了一些品种,来瓶茅台!有菜无酒不成宴吗,我们赏菊喝酒!”

    “首长,这么多花好养吗?为什么我每次养花不到十天就完了呀?”

    镇山郁闷的说道。

    “哈哈哈,镇山呀,这就是我为什么叫你们一起来这里的原因。你和镇国都是我军的骄傲,记得大比武那年你们两个不相上下。

    我在上面看的清楚呀,镇国耐力不如你,可是他比你聪明。你要多向他学习呀,不要硬拼,要讲究策略,对策,这是制胜的法宝。

    就象养花,首先你要了解她。什么适应她,他们喜欢什么样的环境,什么时间该浇水,什么时间该追肥,你不要瞎养 。胡乱养花,岂能不死。”

    “啊,首长,我知道了。”

    “哈哈哈,来,吃饭!怎么样这酒味道不错吧?”

    “首长,我们从没喝过这么好的酒!怎么味道这么香,吃完饭了嘴里还会有酒香?”

    “这是百年特贡,招待国家元首的,平常谁会喝到?你们此去任务特别艰险,一定要相互配合,具我了解有一些不安分的势力也加入到这次计划中来,不要轻心呀,和他们比一比吗。!好了,你们回去准备吧,明天下午出发。”

    “是!首长,请首长放心!保证完成任务。敬礼!”

    “好!”

    “首长,首长?”

    “你叫王浩?,今年多大了?你 你爸爸叫什么?”

    “是,我爸爸,我爸爸不在了,他叫王涛。”

    “什么?王涛?你再说一遍。”

    “是,就叫王涛。”

    “王涛,王涛,怎么可能,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怎么可能?”

    肖镇国一边说着一边恍惚的走出审讯室,快步向自己的办公室跑去。

    “首长好!”

    卫兵的敬礼和问候,他仿佛都不知道。一把推开办公室的门,从抽屉里拿出一张合影。照片上五个英姿飒爽 高大威武 威风凛凛的军官,这不是大哥是谁?

    “玉梅,玉梅你来看看。”

    “首长?阿,阿姨她没 没来!”

    “啊,我知道了。”

    宵镇国转身就往家里跑。

    “他妈的,谁呀?这么大胆子,敢玩我妹。给我开门”

    一个穿着军装叼着烟,眯着一只眼睛的胖子,来到审讯室。

    “是营长!”

    “就他?娘的,看老子不玩残了你。我靠!”

    李军上来论脑袋就是一拳。王浩本来昨晚就被人打,伤了头,哪受得了这么一拳?这可是军拳,又加上一晚上没睡,到现在又没吃饭‘扑通’一声连人带椅子就翻在地上。

    “他妈的装死,老子踢死你。”

    李军照着王浩就一顿猛揣,一边揣一边骂着。王浩就象死了一样一动不动。

    “李营,别打了,再打就出事了。快歇歇,快歇歇。”

    卫兵小徐一看不好赶紧跑过来劝阻

    “他妈的,打死倒霉,玩我妹妹,那我妹妹呀,我弄死他,你别管,起来,别拉着我,不要说我和你翻脸。”

    “李营,你看他都晕了,我先泼醒他,你问问再打行吗?再说大小姐也没被她怎么样不是吗?”

    “我去你的,你个兵蛋子!六年了,你还是个兵蛋子,你就不长眼呀?别人说你不错我看还真是不错,就他妈的会做好人,怎么这人是你亲戚?

    就是你亲戚你也救不了他,我告诉你小徐人我打定了,我打死他。你给我滚一边去。”

    “李营,你别这么说,先抽棵烟,抽完再打,抽完再打。”

    小徐一边说一边朝身边的小王使眼色,小王也是个机灵鬼。刚才看见司令迷茫的走出去,就感觉不对劲。转身偷偷溜走了,小徐给李军点上烟。

    “李营你消消气,消消气,我去弄醒他,你问问。 ”

    说着就跑过去摸了摸王浩的脉门,又看了看满头是血的王浩大叫一声。

    “李营,快,他死了,快叫赵军医!”

    “什么?死了,我,我 ,他怎么这么不抗打?我!”

    李军也慌了,怎么说刚才还是个大活人。就被自己打死了,也怕了,赶紧打电话给军区医院。

    147别墅里冷玉梅傻傻的看着丈夫,幽怨的说。

    “你是说他是你大哥的孩子?怎么会,他就是你找了这么多年的?”

    肖振国拿起桌子上的红色保密电话。

    “首长,我振国,首长!我可以知道大哥没参军时叫什么吗?首长,告诉我吧,这对我很重要,我好象找到了大哥的孩子,首长!”

    “你说什么?是镇山?你是说镇山的孩子?你是说 你是说?”

    电话对面,鬓发苍白的老人,不由眉毛竖起,思绪又回到遥远的过去。

    “你个不争气的东西,你说这可能吗?你是军人,军人就要有血性,要有骨气,你个混帐东西,为个女人你竟然违背原则,你知不知道她是干什么的?

    她是,她是y国人,她是来学习的y国军人,是大不列颠的军事精英呀。你个混帐你让我怎么办?怎么办?你告诉我,你说,我抽死你!”

    激动万分的姚为民,拿着武装带没头没脸的抽打着王镇山。

    “你枉费这么多年,我对你的培养!你,你要气死我!你知道我没儿子,我一直把你当亲儿子待。你,你太不为我争气了,你!”

    激动万分的姚为民颓废的坐到椅子上。

    “儿子我送回老家,我不会再结婚了!首长,你就当不知道,就当、、、、、、”

    “混帐,不知道?不知道能行吗?人家来学习,你给弄了个孩子出来!你,你要我说什么呀?你混帐,你以为我可以装做不知道?我可以?这都什么事呀?我这怎么办呀?”

    “首长,她明天回国,回国后也会受到处分!我,我不想让她走,首长你可以的,可以帮我留下她的!只要你和他们沟通一下,她就可以留下来的首长!您帮帮我!首长!”

    “你闭嘴,你给我滚出去,滚出去!”

    “首长!”

    “滚,滚!”

    第二天

    “报告!”

    “进来!”

    “报告首长!annie上尉,已经被前来的军官接走。孩子被镇山带回老家,交给老营长了。镇山回野战特种营了。”

    “都处理好了吗?”

    “报告首长,处理完毕!”

    “小魏呀,你说我是不是错了?我可以留下她让她们在一起。”

    “首长,我,我,其实大哥也不容易!我、、、、、、”

    “好了,你出去吧,不要让任何人知道!”

    “是首长!”

    “是我错了呀,镇山都怨我,都怨我。当初要是我能留下她,怎么说你也有个家。现在可好,现在可好,你爸爸为了你,带着孩子隐匿了。我们找了二十多年呀,二十多年。你人也不在了,不在了。”

    “小魏。”

    “到!”

    “安排车,去y市!”

    “首长,这,首长,你这身体?”

    “快去,快去!看看我孙子,我孙子。快去呀。”

    “什么?孙子?”

    “镇山的孩子,我孙子!”

    “首长,你是说,小镇山找到了?”

    “还不确定,你快去呀,快去呀!”

    “是!我马上去,马上去。”

    “振国呀,你大哥叫王涛。是,是他吗?”

    “大哥,呜呜呜!大哥!你在天有灵呀,大哥!’首长,你保重,我马上带他去见你,马上。”

    “不用了,振国呀,我去看看。”

    “首长你?”

    “不要说了,不要说了。”

    “是,首长!”

    “玉梅,快,快大哥的孩子。是大哥的,玉梅!”

    “真是我们要找的孩子?”

    冷玉梅傻傻的看着,找了这么多年呀,我们终于找到了?

    “老肖,老肖呀,你确定吗?这死东西!”

    哪里还有肖振国的影子,冷玉梅赶紧追了出去,随着丈夫向审讯室跑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