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013章 假日风波 下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小伙子,要会说话。你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放开他你不会吃亏的。’

    ‘我晕那个菜了,老头,这么大年纪了,你还在这干吗?快回家吧,看着你就不爽。’

    一嚣张的年轻毛寸,张嘴就没好话。

    ‘我让你放开他。’

    说着李院长就上前,抓住孙大夫拖了过来。

    ‘哎呀,你个老东西。’

    毛寸说着一脚踢到院长屁股上。

    说巧不巧,寒语碟正好从里面挤出来。李院长一下没站好,扑到了寒语碟怀里。

    ‘呜’感觉到软绵绵的,李院长连忙站好身子。老脸顿时就红了,这是干什么呀?

    这一下正好扑人胸上,还是嘴于胸的亲密接触。王浩赶紧扶好师傅,大家都不算了,怎么说院长被打了,纷纷叫嚷着冲了上去。

    可论打架哪是这些人的对手,没几下就被对方,给摔地下起不来了。寒语蝶和王浩扶着院长。

    寒雨蝶一看,把院长往王浩身边一拉

    ‘看好他们。’转身上前,飞起一脚‘啪’踢在毛寸脸上。毛寸一个侧飞,当场被踢了出去。

    ‘哎呀妈呀,哎呀!’

    ‘张少,你没事吧’对方的人连忙上去把毛寸扶起来。

    ‘哎呀,哎呀,妈呀,这妞正点,好,兄弟们,开 开个房,男的都打挺,女 女的带 啊就带走,靓,真他马漂亮。’

    ‘漂亮你奶奶’还没等他们把话说完,就看见寒语蝶一个串步。一抬手,一拉、一拽。‘喀吧’一声,就把最外围的小伙胳膊给论折了。

    ‘还打吗?’说完一歪头,俏皮的看着几个年轻的闹事者。

    ‘哎呀,厉害呀,我张雨林还没这么丢过人,有本事你在着等着,看我怎么收拾你,毛寸一看。得!自己是栽了,可这人丢不起。掏出手机打起了电话。

    ‘爸,哎呀爸,你在哪呢?我在假日,被人打了,你快来呀,你再不来我就死了。’

    打完电话指了指寒雨蝶。

    ‘怎么样?小妞跟着我吧。我包你,在y市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弄的哥哥我爽了,哥哥娶了你,你们全家哥哥我都养了。’

    ‘你去死吧 ,不要脸。’

    也没看清怎么回事,寒语碟就扇了张雨林一巴掌。

    ‘再胡言乱语我废了你。’

    ‘这是怎么了?’

    一群人急冲冲的跑了过来,酒店大堂许文静,带着一位西装革履、三十几岁的男的跑了过来。

    后面跟了七八个保安。李华正正在十八楼,陪市长们招待博览会的来宾,与参展方的代表们吃饭。

    听说紫轩阁打起来了,这还了得。上午邓局长就告诉自己,他一弟弟刚升职。让给安排个地方摆几桌。

    要好好招待,你说这事闹的。急忙找了个理由,跑了下来了。

    ‘哎呀,李哥你来了,你看看吧。你们酒店这叫什么呀?我本来想在这吃个饭,服务员告诉我没地了,让我去散席。她马的,这不是不把我当人看吗?

    要散坐我来你这干什么?我说紫轩阁不是不招待客人吗?让她腾出来她说不行,有个从没来过的小子定了。

    你说说我怎么也是常照顾你们,我爸爸他们一年也是要来三百天吧,你们就这么招待我?’

    李华正一看说话这位就更加恼火,你爸爸,你爸爸更不是个好东西。现在还欠我们酒店一百多万饭钱。

    这都要了多少次了,哪次不是又送礼又送美女的。还打上许大堂的主意,要不是自己一个劲的挡着。

    许大堂早就让你爸爸给睡了,什么东西。可是还真不敢得罪他。

    ‘哈哈,雨林老弟是你呀,你说你来了,怎么不直接给我打电话呀。今个忙,你也不是不知道,这开博览会呢。

    领导都在上面吃饭,那什么你爸爸,你爸爸也在上面吃饭。可是你来了也不能闹事不是,你这让我怎么说?’

    ‘谁说我家儿子闹事呀?他这么大的人了能闹事?华正呀,你是个当哥哥的,怎么能说自己的弟弟呢?

    听到声音,走过来三个人。为首的肥头大耳,却长了一双老鼠眼,蒜头鼻子。

    迈着方步站在了李华正面前,看了看对面医院里的一伙人。

    ‘爸,哎呀,爸你可来了。你看看,你都看见了。就是他们打我的,哎呀!打死我了,就那女的,一脚就把我踢飞了。

    哎呀爸,她把我踢飞了,你说这女的是不是会工夫。你快打电话叫人,把他们都抓工地上去,那女的我要了,哎呀爸,你看她长的多漂亮。’

    ‘你放屁,你给我滚,滚,看我回家不收拾你。走呀。’

    张茂亨也不傻,要不怎么能混到城建局当局长,他看对方一个个文质彬彬的,也不说话。

    大体猜出不是一般的人,更何况还是在紫轩阁吃饭。可是怎么想也想不起来,我怎么就不认识呢?这几天也没听说谁要升官呀?

    以自己的消息来源,自己的人脉。y市有点什么风声,那是马上就能知道的。难道说是下面县区的?一定是,想到这,心里就有底,刚要说话。

    ‘不许走,打了人就要走,你以为这是你们家呀。目无王法,你说让他走他就能走吗?你也是个当官的吧,怎么这么没素质。’

    寒雨蝶大声的质问到。

    张茂亨腾的火大了,这谁呀?一小丫头片子敢这么说话。抬头看了看,这一看不要紧,那老鼠眼,顿时变的贼亮贼亮的。

    这是这是哪来得?电影明星吗?不对,要是弄到床上,不要说弄一下。就是看看、摸摸,死了也值呀。

    我说这臭小子要打架,原来有货。这一定得想办法弄回去,你看她这抬着头、瞪个小眼,怒着个小嘴的样子,迷死人呀。

    所以说,人找死也就是一念之间。好好的城建局长,还是一地级城市的大局长。要什么没有,偏偏张茂亨这时就昏了头,一转身对手下说了句悄悄话,回过头来。

    ‘华正呀,你去忙吧。今天这么多客人,我像他们道个歉,啊,那什么,叫服务员上菜!这不打不相识吗,走我进去向大家陪个理,道个歉。

    我敬大家几杯,就当没发生。我这孩子呀,都是被我惯坏了。我回家一定严加管教,严加管教。

    那什么你是他们的领导吧,老大哥,你也不要生气。在哪高就呀?我是张贸亨,你老哥给个面子,你看呢?’

    什么?张茂亨,李院长一听哎呀!早就听说这么个人,医院规划建设,没少被他卡油。自己不分管这方面,所以不认识。

    不认识归不认识,但是总听说过呀。这人可是出了名的黑白两道通吃,有名的笑面虎,不好得罪呀。

    但是今天看情况,又没有别的好办法。人家又是赔礼又是道歉,这怎么说也是个大局长。他孩子不好,也不能不给他老子面子不是。

    ‘是张局长呀,哈哈,算了吧!没什么,没什么,也都没伤着。我看就这样吧,那什么我们也吃饱了,就不必了。

    我是李永兴,人民医院的外科主任。既然都认识就算了吧。你先忙,我们也要回去了。’

    ‘王浩呀,来大家都走吧。’

    ‘李院长,我们就这么走了?’

    寒语蝶咬着牙说。

    ‘走,都走。’

    ‘那可不行,原来是市院李院长呀。哎呀,相识不如偶遇。既然是碰到了,怎么都要喝一杯再走吗。

    算我的,那个华正呀,他们这桌算我的,回头记我帐上。李院长,怎么这些都是你们单位的?原来都是医生呀,你看这事闹的,来大家都给我个面子,我向大家道个歉!里面请,里面请’

    张茂亨不由分说的,拉着李院长。就往紫轩阁里面走,大家一看没办法,只好跟了进去。

    ‘来来来,都坐,啊,都坐 !这医生好呀,我就喜欢和你们交朋友。来来,不要有意见呀,给我茂亨一个面子。

    都是我教育的不好,哎,这成天忙呀。我们市又在大力开发建设,是真没时间管他,就这样惯坏了。服务员上酒。’

    ‘来华正呀,还有文静吗,你们也一起。怎么每次小文静,看到我都不是很高兴吗,哈哈哈坐,一起坐。’

    ‘好吧,那什么张局,酒我们就少喝吧。你看平时我们也不喝酒,今天是小徒升职,所以就喝了点。’

    ‘什么?你徒弟高升呀,那怎么行,我可要道贺呀!来来,小姐,满上满上,大家都满上,这第一杯我恭贺大家事业顺利,每天都高高兴兴,呵呵,喝。’

    张贸亨说着端起杯子,干了一杯。大家一看,喝吧怎么说人家也是个局长。说不定以后还真有什么事,能用上人家,李院长看了大家一眼。

    ‘既然张局这么有诚意,我们大家都喝了吧。’

    ‘好,满上,满上。’这第二杯呢,你是说你徒弟高升?是哪位呀,啊,好,一表人才,好!我敬你,祝你飞黄腾达,官也越坐越大。’

    ‘等一下,王浩哥哥,你不能再喝了,我替你喝。’

    ‘哎呀,这可不行,哪有女的替男的喝酒的。小姑娘,你这么漂亮喝醉了可不好呀。’

    ‘要你管,你也能把我喝醉,开玩笑。’

    寒语蝶斗气的说着。

    ‘语蝶,怎么说话呢,我和张局喝一杯。’

    王浩没办法只好端起酒杯。

    ‘张局,来我敬你,谢谢张局。’

    ‘哈哈哈,好,你叫王浩?不错。不错,干。’

    ‘张局,既然你这么能喝,那我单独敬你一杯怎么样呀?’

    寒语蝶说完拿起服务员手中的五粮液来到张局长面前。

    ‘那,这是刚打开的。你一瓶,我一瓶,喝就喝个痛快,行吗?’

    说完俏皮的看着张局长。

    ‘小蝶呀,不要胡闹,快回去坐下。’李永兴连忙出声制止。

    ‘好,痛快,巾帼豪杰。我喜欢,老李呀,你别管,这美女向我挑战,我怎么能认输。喝就喝!不过呢你要是输了可不许哭呀。’

    张茂亨说完,拿起桌子上面的酒,和寒语蝶一碰,仰头就喝了起来。这可是高度的五粮液,还是假日酒店珍藏了十多年的好酒。

    怎么看着寒语碟,就象喝白开水似的。‘咕咚、咕咚’就见底了。这面张局长虽然天天长在酒桌上,但也从没这么喝过。

    是越喝越难喝,越难喝就越不想喝,终于没顶住,一个饱嗝上来全吐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