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017章 我的妈妈 下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不知到自己找了多久,期待了多久。所有的一切,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自己的孩子。多少年的坚持,多少年的煎熬。

    当自己离开z国,当无奈的交出还在哺乳期的孩子。当知道自己丈夫的离开,已经不在人世。annie曾几度想到过也随他离开吧。

    她多少次打开特战队员专用于自杀的药品,多少次就想让古老的泰吾士河把自己带走。

    在一次又一次的巨大打击与悲痛中,她想起了自己的责任与义务。丈夫不在了,孩子的爷爷会越来越苍老。

    国际上那么多被自己与丈夫杀死的仇家,他们无时无刻不在寻找着自己,调查着自己。她要强大起来,要肩负起自己的义务。

    她选择了退役,选择了商业,选择了国际安保。组建了自己的商业帝国,自己的商业军队,多年来的努力与付出,多年来的坚持与希望。

    每天她都会对自己说‘我要强大,我要胜利,我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我的孩子。只有我强大了,富有了,我才能去干涉和左右别人。

    我才能为我的孩子铺设好通向幸福的道路。我要让他成为z国的boos,成为z国ceo。要让他主宰这个世界,拥有这个世界。她疯狂的要求着自己,也做着疯狂的梦。

    全方位立体自动感应报警装置,发出了尖利的警报声。

    戴森与亨得从外间办公室一跃而起,指纹、虹膜、仅三人知道的密码输入程序。亨德紧张的握着手中的国陆军134加特林(gatlg速射机枪,与戴森飞身闪入办公室中。

    一排密集如雨的子弹倾泻而出。两人相互对视了一眼,没发现任何外敌侵入的痕迹。只有被枪声惊醒了的annie,面对着自己心爱的笔记本疯狂的喊叫着,痛苦的流涕着。

    戴森与亨得收起枪械,慢慢的走到annie面前。他们惊奇的看着电脑画面中的男子,与自己家的公主雨碟寒。

    ‘嗷,上帝!我们的王子殿下,王子殿下找到了?上帝这是真的?’

    他们激动万分,互相拥抱着。两个坚强的男人,四目中沁满了泪水。他们激动的欢呼着,互相击打着对方。

    楼道中冲进来十几个全身装备精良,训练有素,脸上涂满迷彩的特种近卫。都傻傻的呆立着,静静的站着。

    过了一会明白了情况的近卫们,终于爆发出悦耳的欢呼声!

    ‘浩儿,妈妈这就回去看你,浩儿等妈妈!’

    已经是凌晨两点了。一大晚上的起浮,令王浩久久不能释怀。仅仅一天的时间自己升为科长,有了妹妹,找到了妈妈?

    怎么说都不现实,可却是这么的实实在在。他想了好久好久,妈妈说现在还不能正大光明的来看望自己。

    只有自己有了足够的实力以后,才可以认妈妈?究竟要到什么时候呢?究竟怎么样才是有了足够的实力?

    爸爸那么大的官,还是军官都保护不了妈妈。难道我比爸爸还要大才可以?他百思不得其解的睡倒在寒雨蝶的怀中。

    次日凌晨7点,一晚上没有睡觉的寒雨蝶,早就做好了早餐。来到自己的卧室,看着这个自己抱了一晚上的哥哥,欣慰的笑了。

    睡觉也不老实,到处乱摸人家,还好没有抱我!‘唉’她深深的叹了口气。这就是自己的哥哥吗?真的会只是哥哥?

    ‘哥哥,快起床了,上班要迟到了呀。’

    睡眼朦胧的王浩赶紧起身揉着眼睛。

    ‘哎呀,我怎么就睡着了?好吧,还要上班呀?我真的没心去了。我们请假好吗?’

    ‘怎么可以?你昨天刚升科长,前段时间又莫名的失踪,怎么可以又请假?快些洗脸啊,要吃饭,我们一起上班呀。’

    寒语蝶拉着王浩的胳膊摇晃着

    ‘好了,走吧。我要奋斗,要努力。’

    王浩刚推开卧室的门就吓了一跳。两位慈祥的中年妇女站立在门口鞠身施礼齐声说

    ‘少爷早安,我是李妈,我是冯妈,以后少爷有什么吩咐可以和我们说。’

    ‘这,不可以,不可以的,那个’

    ‘哥哥,她们都是我的姆妈,你不要紧张呀,是我们的妈妈安排来照顾我的。你是我的哥哥,当然要听你的。’

    ‘那个 ,那个你们好,可是不要叫我少爷呀,感觉怪怪的,叫我王浩吧。’

    ‘少爷,我们不敢,要是少爷实在不喜欢。我们可不可以叫少爷先生呢?’

    李妈连忙说。

    ‘不好不好,叫先生好象是结婚了吧。我们少爷还年轻我看还是叫少爷吧。又亲切,又象一家人。

    我们主辈上就是给人家做保姆出身的,叫少爷是应该的。少爷,习惯了就好,现在是新社会。出门时我们叫你‘浩哥儿’可好。’

    冯妈说。

    ‘好吧,就叫浩哥儿,很亲切,那个李妈,冯妈我们一起吃饭吧。’

    王浩不习惯的捏了一下鼻子。

    ‘好的少爷我主管内室,少爷请随我来洗漱。’

    李妈说着就拉着王浩去了洗手间。

    ‘这,不会吧李妈,我又不是小孩子,不用这样,你先出去吧,这牙膏也要你帮我挤,脸又要你帮我洗,还是我自己来吧,啊,那个我以后都自己来呀。’

    李妈笑着走出了洗手间。

    好高档呀,虽然不知道也没有见过,王浩还是仔细的端详着,这些豪华的装饰与用具。

    ‘哥哥,你好了没有呀,快出来呀。’

    ‘啊,好了,好了 ,马上来。’

    舒适的享受着高档奢侈的全自动按摩马桶的王浩,连忙起身来到餐厅。

    ‘少爷好’

    天那,餐厅里站立着六名身高马大的精壮年轻小伙。竟然还有一名外国人,那个外国人用标准的普通话说。

    ‘少爷,我是小姐的助理,我叫安德利,很高兴您回家。我们都是annie上尉的亲卫。嗷,应该说annie总裁,我以前是她的警卫员,请原谅。

    我们六人负责少爷和小姐的交通,安保以及少爷和小姐的其他任何要求。以后您就会明白,先不要想着解雇我们,我会读心术的,可是知道你在想什么。

    我们的生命都属于annie,所以您不可以有任何想法,只有接受我们,希望我们可以成为朋友!谢谢!’

    微笑悠扬上翘的嘴角,对王浩作出了一个完美的微笑。

    ‘这,可是,你们总不会每天都出现在我们身边吧?’

    ‘放心吧,少爷我们是隐身人,除非您需要,否则你不会发现我们的。’

    ‘可是我,我不会一直被你们监视吧?’

    ‘会的少爷,除非你在房间里,不过在房间里我们也是会有特殊的装备,会随时感应到少爷的呼吸,心跳,血压,以及其他问题的。’

    ‘那就是说我从现在开始就?’

    ‘是的少爷,我知道您在想什么?少爷的私生活我们也会关注。’

    ‘我靠’

    王浩站起身来就朝门外走去。

    ‘我会和他解释的,谢谢你们安德利哥哥。哥哥,等等我!’

    寒语碟急忙追了出去。

    ‘所有人注意,行动。’

    安德利幽雅的笑着。一挥手六名亲卫瞬间消失了,仿佛根本就没有出现过。

    寒雨碟跑到车库旁,看着那一排排的世界顶级豪华跑车,郁闷不已。

    ‘要生锈了。’

    ‘绝对不会的,小姐,我们每天都会开。

    平地里多出一名亲位说到。

    ‘要吓死我,哎,别说哥哥不喜欢,对了我换衣服时你在哪?’

    ‘不会的,小姐,我用生命保证你进卧室后我们只使用设备。’

    寒语蝶一下就脸红了,急忙发动了自己的那辆,小排量雪弗来开了出来。

    ‘哥哥,快上车呀,要迟到了。’

    王浩郁闷的坐到车里。

    ‘哥哥,你知道我们的爸爸妈妈是干什么的吗?不要说话,听我说好吗?我们的父母是国家杰出的军官。

    特别是爸爸,是我们国家最年轻的少将。是我们的骄傲。可是他们执行的是最危险的任务,你知道吗?

    爸爸和妈妈杀死了多少的首脑,以及很多走私贩卖军火、毒品的人。还有很多是妈妈也没有告诉我的。

    他们有很多组织,现在还在寻找着我们这一家人。我们家是受到国家特别允许拥有枪支和武器的家庭,按照惯列如果爸爸还在的话。

    国家是永远也不会允许我们离开部队的,我们是必须要接受国家培养和安排的。只是我们是个例外。你明白我在说什么吗哥哥?’

    ‘好吧,蝶儿,让我静一静好吗?我要想一想。碟儿为什么爸爸也保护不了妈妈呢?我要怎么强大才能够保护妈妈呢?’

    ‘哥哥,有很多争权夺利得人,知道吗?爸爸站在顶峰,但还不是最大,所以保护不了妈妈。有很多人想坐爸爸的位置。

    所以妈妈只能选择离开你明白吗?哥哥,你一定要强大,一定要,这样我们才可以一家团聚,才可以在一起。好吗哥哥?我们都会帮助你的。’

    ‘好吧。我一定会做到的,也必须做到。’王浩摇了摇头坚定的说着。

    z国某军区特别疗养院内,中央军委一号人物许向东,默默的站立着。对面坐着老首长姚为民。

    ‘向东呀,她真的要来?你就没和她说说我的看法?’

    ‘首长,我劝不了,她也应该来看看自己的孩子不是吗?’

    许向东为难的说

    ‘好吧,就以投资的形式好了,另外要秘密安排会面。一定不要让他们发觉,知道吗?’

    姚为民严肃的说

    ‘是首长,她说投资一个最大的产业基地,先期预算在五百亿美元。’

    ‘五百个亿,哈哈,她这是准备搬家呀,毕竟是自己的儿子,告诉她,时机不到,先投十个亿吧!’

    ‘这,这,老首长,这对我们国家来说?’

    姚为民摆了摆手。

    ‘向东呀,你认为那些钱是y国的还是我们的?哈哈哈哈,那是我们的!是我们的。明白了吗?这钱回来时需要他主人的觉醒。’

    ‘首长,您是说?’

    ‘好了你回去吧,知道就可以了,把我的话告诉他。他毕竟是你的嫂子,你要帮他,还有,小薇可是有可能成为我的孙媳妇呀,哈哈哈哈,老了,要抱孙子了 。’

    ‘首 、首长你说什么?你是说?’

    ‘怎么?你不愿意?’

    ‘大哥,不,我终于可以报答大哥的救命之恩了,大哥!您在天有灵啊!大哥。’

    ‘你看看,当时的情况如果是你,你也会做出那样的选择的。你大哥做的对,他做的对呀!他走只是自己离开,却换回来你们四个人。’

    姚为民不由得老泪纵横

    ‘首长,您不要激动,千万不要!’许向东连忙跑过来扶住自己的老首长。

    ‘我没事,你走吧,我休息一会,休息一会。’

    许向东急忙招呼医生,帮老首长服下药。看着自己的首长躺下后才转身离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