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020章 被绑架 上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我用什么去反抗,拿什么来抗争?我用什么来拯救你我的亲人,我亲密的爱人?寒雨蝶彻底的崩溃了。

    自己的哥哥,自己整个身心的依靠与付出。早已没有了自己的存在,哥哥就是生命的全部,就是自己存活在这个世界上的理由和动力。

    她不知道,也无力再去想想。如果妈妈知道了一切会原谅我吗?妈妈培养我,塑就我,一切的一切 。

    寒雨蝶再也无法忍受,强烈的精神刺激。巨大的打击下她彻底的爆发了。她疯狂的歇斯底里的挣扎着,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怎奈被安全网紧紧的缠绕与束缚,她终究还是无法解脱。三哥斜着眼睛愤怒的看这面前的一切,我不是心狠,不是!

    只是我早已踏上了不归路,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我没有,有钱有势的老子可以给我安排一切。没有傲人的学历与本领可以自己创出一翻天地。

    不要再试图挣扎与反抗了,不要逼我。我早就可以承受与接受一切的后果与打击。毛,就是毛。三哥愤怒了。

    ‘打晕她,都是毛,算个毛。’

    小混混们却管不了那么多,只一下寒雨蝶彻底的安静了下来。

    ‘兄弟们,我们把货送过去,大家都出去避避。我总感觉这个事情很邪,刀子,你拿着这张卡,前面停一下,你去给我看看,里面有什么,注意带好行头。’

    ‘是三哥,这又不是第一次,再说这是人家给咱们的,也没条子跟着不是。’

    刀子不肖的说。刀子叫刀子只是因为他善于用刀,心狠手辣,刀刀命其要害。

    王朝俱乐部是y市第一的夜总会,里面只有你想不到的,只有你没见过的。作为y市最早的夜生活集散地,这里流传着很多故事。

    三哥命令兄弟们做好准备,停好车。小六子急忙提着个包装用的纸箱跑了过来。

    ‘三哥,得、得手了?兄弟们,给!’

    大家绑好寒雨蝶,装入了纸箱。抬进了王朝俱乐部地下一豪华包间,这是按标准套房设计的包间。

    屋内一张大床,一台液晶电视。床是特别设计的,竟然有脚镣附在床尾,床头上也有铁链和独特制作的手铐。

    寒雨蝶被弄到大床上,解开绳子带上脚镣和手铐。李德全兴奋的看着,猥琐的奸笑着。

    ‘好了,兄弟们辛苦了!三子拿着,这是哥的一点心意,带兄弟们去吃顿饭,还没吃饭吧?三你放心,哥不会亏待你的。’

    李德全斜看了三哥一眼。

    ‘李哥,这怎么好意思,你说兄弟们给哥办点事,还要哥哥破费,这说不过去吧。’

    三哥鄙夷的看着李德全递过来的一万块钱。心想,马的,你玩我呢,老子这是在玩命,你他马太不实在了,怎么说也不能,一万就打发了。

    也不接钱。就这么看着李德全。

    ‘三哥,我们还喂鱼了呢,你不能、、、、、、’

    弟兄一看连忙说。

    ‘我去你马的,不说话你能死呀,全哥会没数。哪轮到你叫唤,我还没死呢。’

    三哥假吼着自己的弟兄说。

    ‘你小子,干吗这样说兄弟呀,是嫌少,好吧,既然费这么大的力气,全哥我也不是个小气人。传出去让大家笑话,给,拿着条子。自己去柜上支,用多少你签个字。’

    李德全一听出了事了,就知道这趟活不容易。也没罗嗦,刷刷写了个条子递给老三。他明白,事出了就要出去躲,毕竟指着这帮兄弟吃饭不是,拿起了电话。

    ‘小王呀,一会你三哥去你那支些钱,你不要问,需要多少你就给他啊。’

    三哥拿着条子看了看。

    ‘全哥,我总觉得今这事邪,兄弟们都的出去转转,我就不客气了。’

    说完一挥手带着兄弟们来到财务室提了20万出了王朝。

    李德全咬着牙听着财务小王的电话,我靠你妈,这就二十万。可是也没办法,回头看了看锁在床上的寒雨碟。

    ‘也值,但愿你能给爷赚回来。’说完在电视柜里拿出一根针管和一瓶药液。抽出药液晃了晃,来到床前。拉开寒雨蝶的裙子,一针扎了下去。

    寒语碟被一阵刺疼击醒,昏昏的睁开了眼睛,抬起身子正看见给自己打针的李德全。

    连忙开始挣扎‘畜生,你你要干什么?哎呀,你是谁,这是哪里?你快放开我。’

    发现自己被手铐脚镣绑在床上。

    ‘告诉你,老实点,不要怨我。怨就怨你自己长的太漂亮,你放心爷会让你爽的,这种药是一名老中医亲自配的,哈哈哈,会让你幸福到死。

    李德全淫笑着抚摩着寒语蝶,他轻轻揉捏着寒雨蝶的身体,感觉到无比的舒服与畅快,嘴里数着数字

    ‘28 29 30 、、、、、、不应该呀,怎么和死猪一样,奶奶的。这药打完了你应该是世界上最的才对呀。难道失效了?时间不到吧,好,爷爷先给你来点前戏

    寒雨蝶双霞潮红,紧锁眉头,就这样完了吗,她早已抑制不了自己的躯体,只是还残留在大脑里的意识。让她些许的抵抗,由于抵抗和李德全的双重刺激使她更加迷失自己。

    ‘还她马和老子装,我这药也是你能抵挡的住的,谁上不是上,还不一样的爽?’

    李全德说完,在寒雨蝶的屁股上拍了拍。拉开房门走了出去,来到二楼隐秘的二零九房间。轻敲了五下门,推开房门,就看见张茂亨正坐在沙发上,陌小紫的头正努力的服侍着张贸亨,转身就要出去。

    ‘德全呀,来,怎么样了?’

    ‘那,那个已经办好了’李德全低着头说。

    ‘好 好,德全呀,你先忙,我这就下去。’

    李德全赶紧出去关好房门,转身就往外走。看到走廊上一位女服务员正穿着黑色丝袜,超短裙。二话不说,拉过来就拖到对面的包间里。

    双手齐动,这服务员本来就是个坐台小姐。天天就想着怎么才能靠上老板,这下可随了心愿,使出浑身解数招呼着李德全,只把李德全弄的。

    ‘哥,你好棒,哥,你什么时间喜欢上我的,我怎么不知道呀。你喜欢我就说吗,你什么时间叫我都可以,你可不能忘了我呀。’

    波涛汹涌的海岸上,一个满眼泪水的姑娘极度的悲伤着。怎么就会变成这样了,这还是原来的那个温暖的家吗?

    每一次妈妈都会朝着自己发火,只是因为自己是个女的。妈妈的话是那么的伤人,那么的刻薄。她接受不了,根本就无法承受。

    既然不喜欢为什么生下我,既然不愿意为什么要将我养大。为什么,为什么所有的委屈都要我来惩受?她刚想发泄的呼喊,刚准备放声大哭,就听到上面有人在说话。

    紧接着‘扑通’一个麻袋从上面丢了下来。哎呀,不好,这是杀人。她赶紧的藏到岩石下面,听着上面汽车开走了的声音,才急忙跳入海中救人。

    怎奈风大浪高,几乎又把她掀回岸边。那个麻袋被海浪掀着,还在努力的挣扎着。她好不容易抓住麻袋,费尽浑身的力气。才拖到岸上,急急忙忙的打开,王浩一下探出了头。

    ‘是你救了我,你是哪的?叫什么?’

    张婷婷茫然的看着这个帅气的男子。

    ‘我叫张婷婷,市计生委的。那个你怎么会?’

    ‘好,回as来再说啊。’王浩转身就往对面海岸上的小路上跑去。

    ‘什么人呀?连个谢谢也不说。这都是怎么了?’

    张婷婷郁闷极了,大吼了几声离开了海边。回到了自己的单身宿舍。当多少年以后,身为y市地委书记的张婷婷。

    想起这段往事就不仅唏嘘不已。自己的一次救人之举,不仅仅救了自己的妈妈,救了自己,也救了一位伟人。人还是要行善才会有好抱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