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021章 被绑架 中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无聊象一台冷漠的机器。别墅内安德利安然的听着自己手下的汇报。小姐和少爷这是?这一定是生命的激情在疯狂的燃烧呀。走吧先吃饭。

    ‘安德利,可是如果他们是在那个什么的话,这小姐已经兴奋了一个小时了。你看?血压一直都持续在200以上,心率非常快,我担心会不会承受不了呀!’

    警卫队员张凯紧张的报告着。

    ‘你说什么?一个多小时?’

    再也不会持续这么久呀?难道我们家少爷是神人?不会吧,还是小姐太敏感?

    ‘打电话,问问他们回不回来吃饭?’

    安德力实在想不明白只好吩咐到。

    ‘安德利,可是我已经打过了,他们都关机。’

    张凯耸了耸肩。

    ‘算了,吃饭’

    安德利摇了摇头,这几天到处跑的已经很累了。计划选址,前期规划预算,annie也是,这么大的投资也不多派几个人来。

    ‘你继续去监测,打开所有的设备,一会我去看看。’

    ‘是’

    张凯转身回到了机房,无限设备发回来的数据,还在显示着小姐的高度亢奋。生命值警报系统一直在响着,张凯摇了摇头关闭了警报,拿出手机翻看着、、、、、、

    王浩焦急的奔跑着,全身湿渌渌的留下一串水痕,他记得不远处的山下应该是派出所。

    ‘三哥,我们发了!三、三哥,你快过来,我在商行后面那条街。’

    ‘刀子?究竟怎么了,你先说,那卡里有多少钱?’

    从王朝出来的三哥一伙刚走到一红绿灯处,就接到了刀子的电话。

    ‘三、三哥,我,我不认得,一大串零,没数过来,害怕,害怕,你还是过来看看吧。’

    刀子结结巴巴的也没说明白。三哥郁闷着,不能是被抓了,被抓了兄弟们打电话也不会这样说话,都有暗语的。

    再说刀子就是死了也不会把自己卖了,他了解刀子,就象了解自己的手。刀子小时侯就跟着自己,以前没饭吃他们一起去偷,一起被人打。

    ‘去国贸商行后街。’

    车速慢慢的放缓,一个人影急速的闪了过来,拉开车门就串进了车内。刀子拿过三哥的矿泉水一口气就喝了,呼啦从兜里掏出两万块钱递到三哥手里。乐呵呵的看着三哥

    ‘怎么?你傻了,你说话呀。’

    三哥给了刀子一拳。

    ‘哥,那,那什么,就,就是很多钱,可是提不出来,一下只能提这么多。哥,我们发了,发达了,哥,以后咱们也是有钱人了,不用看人脸了,哥,你看,钱,这是钱。’

    ‘哎呀,嘿,刀子,厉害呀,你是说那里面真的有好几千万?三哥,这是真的?’

    兄弟们都乐了,这下发了。发了,相互看着,欢呼着。他们能不激动吗?常年累月的打打杀杀,不分昼夜的提心吊胆,看见警察躲着走。

    不知道什么时间,自己就会被突然闯出来的一群人活活的砍死。去酒店吃饭,去k歌,带着姘头压个马路,都要小心翼翼的。

    人少了就不敢出去,去年豹子就被海涛一伙活活的砍死在娱乐城。虽然最后他们把海涛送海里喂鱼了,变成了浪花,但是谁都知道,也许下一个被喂鱼的就是自己。

    三哥打了个手势,拿着刀子手里的卡就下了车。他快速的来到at提款机旁,插卡,输入密码,他的心在急速的下沉,下沉!

    屏幕上的数字清楚的显示着是十亿多!他一遍又一遍的数着,整个人都被汗水打湿了。

    愣了十多分钟的三哥,迈着沉重的脚步回到了车上,面对着兄弟们焦急询问的目光他埋下了头。

    ‘兄弟们,三哥对不起大家,我们的死期到了,谁也跑不了了。兄弟们,就是现在我们去自首,也是死一定是,国家不杀我们,但是会有仇家杀我们,会把我们都零碎了!零碎了。’

    ‘三哥,怎么了?’

    ‘三哥,你说什么呀?我们不怕,要死早死了。’

    ‘三哥?’

    ‘弟兄们,谁想活,钱都在这,拿着走吧,也许已经晚了。要是在死之前还想跟着我的话,就跟我回去。我们把那姑娘救出来。

    这样最少能保住咱们的父母家人。兄弟们,我们是死定了,那姑娘人家一张卡里就十几个亿呀,你们想想,你们想想?要来的随我一起,不愿意的请下车,也许救回来也是个死人了。但愿还来得及。’

    三哥说完把包里的钱全丢在车厢里,看了大家一眼转过身子吩咐开车。司机小徐默默的启动了汽车?回头看了大家一眼,谁也没动。

    刀子慢慢的抽出了自己的刀,刀身泛着青紫的光。冷冷的!刀子在自己的甲克上削了一块,轻轻的搽着刀。

    其他人也连忙拿出自己的家伙。三哥痛苦的向大家讲着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的道理,大家明白了,这是去赎罪,是救自己的家人。

    而不是自己,现在的自己和兄弟们已经死了,不存在了。最后的报复是谁也无法承受的,他们终于明白了。

    明白了他们有多么愚蠢,明白了他们犯了个什么样的错误。他们很无奈,虽然是狂徒,但是他们爱着自己的家人。

    他们又回到了王朝俱乐部,收起了家伙,骗小六子去叫全哥。刀子抽出了刀就架到全哥脖子上。逼着他又回到了先前的地下室,打开了门。

    海岸派出所里王浩焦急的看着那个胖胖的民警。

    ‘你说什么?你被绑架了?又被装进了麻袋丢到了海里?我说你没事吧?你不会是有精神病吧?’

    胖子点了根烟,斜着眼鄙夷的看着王浩。

    ‘我靠你妈。’

    王浩飞起一脚,直接把正对着自己的胖子。揣到了值班室的床底下,拿起了值班电话。

    ‘安德利,我是王浩,快来,快我们被绑架了,雨蝶下落不明。’

    还没说完话的王浩,被一胶皮棒就砸晕了。后面一年轻的协警抿着嘴,丢下胶皮棒。把胖子从床底下拖了出来

    ‘真反了,敢袭警!师傅,你怎么样了?’

    胖子叫唤着,用手捂着肚子,坐在地上咬着牙。

    ‘弄,弄后面去,哎呀妈呀,等会,我亲自收拾他,哎呀,疼死我了。’

    小协警连忙叫来几个人,把王浩关到了禁闭室里。又倒了杯水端着,慢慢的喂着他师傅喝了。缓了缓神的胖警察坐到了椅子上。

    这是怎么了?这小子真厉害,看来一会得先把他绑起来,再好好的收拾一顿。看了看报案记录,一把就摔到对面的墙上。

    这都干了二十年了还天天值班,这要值到什么时候是个头呀。这破警察干的什么好处没有,就赚了一肚子酒饭。

    身体这几年是越来越差了,都是酒肉闹的。想想年轻的时候,自己原地就可以来个前空翻。那逮个小偷抓个贼就和闹着玩似的。

    哪年不弄个先进,拿个奖什么的。哎!后来就懒了,要是一直努力下去,也不至于还在这值班呀。人呀,都是放松自己若的祸。

    他站起身来朝徒弟招了招手,两个人来到禁闭室门口,打开了门。

    j省公安厅家属大院一号楼201书房内的电话急促的响着,潇雅生气的打开台灯。看了看墙壁上的时钟,心里十分的不高兴。

    这都快十点了,要干什么呀?还要不要人活了,刚睡下,老伴这几天胃不好,总是疼,刚给弄了片药吃了,好不容易睡着了,她穿上拖鞋,走到书房。

    ‘谁呀?这大晚上的也不让人休息?’

    ‘潇阿姨,我是安德利!那什么去年过年时我去看过您,您还记得吗 ?我叔叔在家吗?出大事了我需要帮助。您可不可以?’

    ‘啊,安德利,那个y国小伙子!哎呀,安德利,你等一会呀,你叔叔老毛病犯了,胃溃疡,我这刚给他吃完药,你等着,我去叫他。’

    这一天到晚都是事,可是还真没办法。潇雅虽然很不情愿,但还是叫醒了自己的丈夫,她知道这个小伙子对丈夫很重要。

    ‘我命令,y市全部戒严,先执行。后报省委请示。联合我省各省级,市级,区级武装警察部队交通,民防,社区、、、、、、’

    y市在不到半小时的时间内,大街小巷都行动了起来。到处都是警车巡逻的声音,所有的道路都被严密封锁与监控。

    全副武装的警察与武警威严的检查着,路上的每一辆经过的车辆。酒后的,超载的,携带危险物品的,直接就被扣押了。

    军区一号别墅内安德利,紧随着肖振国来到信息化指挥中心。根据一系列的视频调查显示,终于确定了最后目标的具体位置。

    ‘出发。’

    随着一声令下,肖振国与副司令李勇。亲自率领警卫连,向王朝俱乐部方向而去。刚刚被部队包围的王朝俱乐部上空,传来了巨大了螺旋桨的呼啸声。

    s省公安厅厅长携带的,特别警察小分队队员从天而降。

    肖振国看了一眼,一摆手。士兵们虎跃般的冲进了俱乐部。公安干警们点了点头,随后跟进。

    打开房门的安德利,被现场的一切惊呆了。到处都是鲜血,床上、地上、墙壁上,仿佛是下了一场血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