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025章 妹妹的爱 上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哥哥,我们喝一个呀!’

    许薇俏皮的举起酒杯,和王浩碰了一下,寒雨蝶用饮料作陪。

    ‘老板,再来一扎。’

    ‘我们也来一大杯!快点啊!’

    新鲜的啤酒,喷香的烤肉的确很给力。客人们又多,老板根本就忙不过来,他一边指挥着服务员,一边打着电话要新鲜的扎啤,一边和顾客解释着。

    现在天慢慢变凉了,今天鲜啤要少了,兄弟们不要着急,五分钟就来了。马上就到。只一小会的工夫。送新鲜啤酒的车就来到了店门口。

    ‘哎呀,老大!你一下就不能多要两桶,净熊着我来回跑,呵呵,今买卖不错呀,发财了哈!使劲卖点,月底返利啊!’

    送酒的老板笑嘻嘻的和嘉禾烧烤的老板说笑着,轰轰卸下两大罐啤酒打着招呼离开了。

    嘉禾烧烤的老板娘连忙指挥服务员倒酒,上酒。在新酒到来的吸引下,顾客们又增加了不少。客人们兴奋的喝着,吃着,熟悉的也相互打着招呼。

    正在这时传来一阵刺耳的刹车声,开过来一辆吉利帝豪。几个混混摸样的男子走下了车,个个五大三粗的、浑身刺龙画虎的好不威风。

    脖子上套着用五分钱硬币融化后打造成的金项链。大声呼喊着!

    ‘我说,你是不是不想干了,告诉你不让你买冬雪飘啤酒,你是不是脑子不好使。兄弟们,给我搬走,不修理修理他,他不长记性。’

    混混头子嚣张跋扈的说着。

    嘉禾烧烤老板连忙跑上前,拿出自己的烟,挨个敬了一圈。

    ‘哎呀,老大,没卖,没卖,这是几个熟客,家门口的。人家指定喝这个酒,这不是他们要包罐,我才要的。你看看,我那能卖这个冬雪飘不是,我就卖你的酒,点上,点上。’

    ‘我点你奶奶,没卖这是什么?’

    混混老大身后的小弟,上来就是一脚。直接把烧烤店老板踢翻在地,老板娘急忙跑过来拉起自己的老公,愤怒的看着这伙人。

    ‘我们愿意卖什么就卖什么,你怎么还打人,怎么这么欺负人。’

    ‘不让你卖就是不让你卖,欺负你怎么了,有本事你打我呀,哈哈。’

    混混们嚣叫着开始砸东西拉啤酒,根本就没把旁人放在眼里。老板娘愤怒的阻止着,老板低声下气的哀求着老大。

    ‘行了,行了,今天给你个教训。告诉你以后再看见你卖冬雪飘,见一次打一次,要不你就别干。这一块我说了算,你只能卖我的凉爽啤酒,听明白了吗?’

    ‘好,好,以后只卖凉爽。那什么,你们坐会,我给你烤点东西吃,尝尝,味道不错。’

    老板无奈的招呼着,他惹不起呀,不是不敢,自己干着生意,拖家带口,哪能和混混们一样,只好被打掉牙合着血吞。

    混混们瞪了老板一眼,纷纷上车走了。刚刚还热闹非凡的烧烤店现在就剩下了几桌人,在愤愤的议论着。麻木的喝着啤酒,客人们有的开始帮老板清理被推翻的东西,女客帮着安慰着老板娘。

    ‘怎么,这啤酒还不让卖吗?他们是干什么的?’

    ‘哎,他们是送凉爽啤酒的,外地过来的酒。今年在我们这建的厂,这个啤酒没味,太寡淡,我们y市人不喜欢喝。喝着还上头,咱们基本上都喜欢喝咱们的冬雪飘,口感好,味正。

    厂子都建了一百多年了,老传统了。这个凉爽就不让卖本地酒,我卖一罐冬雪飘,就少卖一罐凉爽,他们就少赚一罐的钱,所以他们不让买。’

    嘉禾烧烤老板向大家慢慢的解释着。

    ‘靠,我们本地人还能让外来的欺负了,这不是扯淡吗?冬雪飘就不管?’

    顾客李健疑惑的问。

    ‘哎,上次,就前天,路北那个烧烤店就是因为卖酒,两家打起来了。冬雪飘和凉爽的,都动刀了,伤了好几个,你没听说?没办法呀,都是恶意竞争,我真不想干了,干的真没意思,做点小生意这么难。’

    王浩默默的听着他们的谈论,许薇气愤的刚才差点动手。被寒雨蝶紧紧的拉着,这就是百姓的声音,这就是人民的痛苦,我该怎么办?

    一个小小的生意,背后存在这么复杂的情况。难道市政府不知道这种现象的存在?为什么不合理引导?正确的规划投资?

    听说过凉爽在y市的投资,好象很大,是市政府的重点引进项目。王浩看了看两个妹妹,招呼老板娘结帐拉着他们上车回家了。

    回到家里的王浩久久不能释怀,他接通了赵市长的电话。告诉他自己一切很好,妹妹已经出院了,请放心,又请教了关于啤酒的问题。

    赵市长欣慰的安慰着王浩,告诉他市里已经开始重视这个问题。只是这个项目的引进关联到很多人,甚至是省里也有声音,让他先不要着急,先重点复习资料,迎接即将的考试。

    王浩放下电话,心情缓和了一些就拿起复习资料翻看着。

    经过紧张又严肃的筛选,今天就是笔试的日子。大清早五点钟,寒雨蝶就起床了,她打开卧室下楼,看到正买菜回来的阿姨。

    撒娇的交代着多做几样有营养的早餐,哥哥今天要考试,一定要吃好点。悄悄的来到王浩的卧室,拧了一下竟然没关门。

    迈步走了卧室,看着还在睡觉的哥哥。帮他掖了掖被角,睡梦中的王浩蜷缩着身体,双手放在自己怀中。紧邹着眉头,好象很冷得样子。

    寒雨蝶就这样痴痴的看着,哥哥睡觉时很象自己呀。是因为害怕吗?还是很冷,她联想到哥哥的身世,自己的身世。

    为什么?还好了自己受的苦只是几个月,可是哥哥竟然离开妈妈一直到现在。他会有多痛苦,多伤心。

    妈妈和妈妈不一样,自己的妈妈自己不想去思念。也不愿意去想,可是哥哥的妈妈是哥哥根本就没有印象的。他心疼的躺到王浩的身边。

    或许是一种女性母爱的泛滥吧,忘记了身穿睡衣的自己。就这样抱紧了王浩,把王浩帖到了自己的胸怀。

    睡梦中的王浩被弄醒了,呼吸到熟悉的芬芳,感觉到妹妹的拥抱。这是怎么了,不会吧,妹妹发情了?好吧,看我不吃了你,大清早的挑逗我。

    翻身就把寒雨蝶压到身下,手轻轻一滑溜进了睡衣内。享受的把玩着小小的葡萄,寒雨蝶穿着丝质的睡衣,王浩迷恋的享受着这种顶级的爽滑。

    看着妹妹迷离的摸样再也坚持不住,他急忙脱掉寒雨蝶的睡衣。慢慢的退下了,呢可爱的卡通,轻轻的进入了寒雨蝶的身体,寒雨蝶被身下的刺痛唤回了迷离的意识。

    她紧张又羞涩的抱紧王浩,暗暗后悔。没有经历过的她后悔又难过,还有羞涩与兴奋,竟然流下了眼泪,王浩被妹妹紧紧的抱着。

    想动,却被告诉不许动,他实在是忍受不了。看到妹妹竟然哭了,就感觉自己好象太坏了,连忙说对不起

    ‘不要说,对不起好吗?哥哥,我喜欢你,我爱你,我好想就这样抱着你,我们抱一会好吗?’

    寒雨蝶细细的声音柔和的传进王浩的耳中,焦躁的王浩再也不能忍受,开始了急促疯狂的侵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