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030章 落樱缤纷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什么工作人员,狗屁。你算个毛呀,就你这样还工作人员?张茂亨没玩你吧,哈哈,怎么说他这个大色狼也是你爸爸,哈哈哈被你爸爸玩很爽吧!”

    “你方皮,你放开我 ,放开我。”

    张茂亨?房间里的人瞬间就停止了交谈,王浩就要出去,被邓力化拉了一把,这可是热门话题呀,张茂亨的女儿在外面被人调戏?

    想当初嚣张跋扈的张茂亨,城建局的局长?11月12号y市日报大幅度的报道让人记忆犹新《城建局长的日记》《此害不除天怨人怒》《拍案惊奇城建局长》

    “啊,不要,放开我”

    轰隆一声房间的门竟然被撞开了,一个披头散发外衣被撕裂的美女惊恐的闯了进来。可门口处的服务人员竟然又把他推了出去一边推一边嘟噜着

    “出去吧,不要脸”

    说完竟然对大家笑了笑解释道

    “谁让他爸爸那么流氓了,不光养妓女,竟然还祸害了那么多好女孩,60多个呀,七个自杀的,贪污挪用受贿加起来一个多亿。

    你们不用看我,我就是一个服务员。看我我也不怕,大不了我不干了,我知道你们都是国家干部。我不怕。”

    小姑娘说的正气凛然,没有一丝犹豫的神情。身姿妖娆,美丽清纯的她应该也遇到过此类的事情吧。邓力化不由得低下了头。

    他听到了外面说话的声音,本该出去制止,可是当听说是张茂亨的女儿时他沉默了,因为是张茂亨,就是这个名字,使他受到了严厉的批评。

    也是因为这个名字差一点就失去了他和赵誉刚百般努力刚建立起来的关系。差一点就毁了王浩,毁了王浩的妹妹。所以他愤恨,沉默,也只能沉默。

    他回头看着王浩,王浩愤怒了,张茂亨,他永远也无法忘记那种痛苦,不是死亡的惧怕,是亲人的分离,是没办法,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妹妹受苦。

    却无法承救。他拿起酒杯就摔在门上,打完老子我再欺负欺负你女儿。

    门口站立的服务员瑟瑟发抖,他误会了王浩的意思。

    “你们官官相护,不是好人,我不怕,我不怕,你把我抓起来吧。”

    说着竟然哭了,却把愤怒的王浩逗乐了

    “你哭什么,他爸爸绑架过我,这里没你事,你走吧。”

    服务员惊恐的看了王浩一眼,急忙打开门走了出去。竟然没有关门。外面被醉汉们调戏的美女就又闯进了包间。

    “救救我,求你们救救我?”

    说完就跪在大伙面前,大家也不想管,你老子调戏别的女孩时就没考虑到自己也有女儿?

    后面跟进来的三个男的一看大伙不想管,就又开始拉张婷婷。还向大家解释,毕竟感觉这边十几个人。

    “那什么,兄弟们,别介意啊,这是张茂亨的闺女张婷婷,他是管计划生育的,一定是他爸爸在位的时间靠关系把他弄进去的。我哥就多生个孩子,就罚的我们没发过呀,没办法我们总要找她理论理论吧。”

    计划生育?张婷婷?愤怒中的王浩思绪茫然地回到了11月11号的晚上。

    “是你救了我,谢谢,你是哪的?叫什么?”

    张婷婷茫然的看着这个帅气的男子

    “我叫张婷婷,市计生委的。那个你怎么会被人丢到海里”

    王浩浑身颤栗着,愤怒的呼吸声让邓力化焦躁不安,这小子要干什么,总不会上去打人吧。他正想着,回头就是打了人怎么处理,就被一声怒吼吓了一跳,酒杯都摔了。

    “放开她,给我滚。”

    王浩大呵一声,吓坏了好多人,这是怎么了,你不是被他爸爸绑架过吗?我们当没看见不就完了。连忙都过来劝王浩。

    “你他吗算哪瓣蒜呀,告诉你老子姓包,赶快叫包哥,保你没事,要不一会出门挨劈可别怪哥哥没告诉你。”

    一位极度嚣张的平头不屑的看着王浩

    “哈哈,包脸海吧,呵呵,你走吧,就当我没见过你”

    邓立化站了起来摆了摆手,意思是赶紧滚。包脸海,y市致富岛人,因为犯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伤害罪、敲诈勒索罪、非法拘禁罪在十六年前就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十多年。看来这是出来了。

    “出来了,还是本性不改?还想进去?那我就成全你”

    邓立化看包脸海竟然想翻脸没有走的意思,也就拿起了电话

    “我在假日,你带人来一趟”

    说完径自坐下了。

    “你他马叫人,好,我告诉你,在y市我说一没人敢说二,你是不知道我包脸海,行,我在大门外等你,你也知道这假日不是我们玩的,我们出去解决。你敢划下道,哥哥我就敢接。我们走”

    说完话竟然掉头就走。

    “大家先回去吧,我看今天就到这吧,啊叶局你也走吧怎么说我们也是公务人员,传出去影响不好。”

    酒店经理小跑着走了过来。

    “众位领导,我来晚了,来晚了,那什么包脸海跑了,鞋都掉了,也不知道谁告诉他了,哈哈。那什么我再整几个菜,大家慢慢喝。都算我的,都算我的”

    邓立化沉着脸,严肃的说

    “华正呀,这种人以后不要让他们来了,和他们说一声。走吧,都回去吧。”

    大家也就纷纷告辞离开。叶局长也和邓局长相互紧紧地握手道别。约好了下次见面的时间留下私人联系方式和王浩打过招呼离开了。

    王浩冷漠的看着张婷婷,他自己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自己如何面对,一个要自己命的,要自己妻子身体的男人的女儿,我该如何面对?他爸爸是那么的坏,那么的色,会教育出一个好女儿?

    王浩拉了一下邓立化,直接就迈过张婷婷身边。身形略微一顿还是径直走了出去。他真的不能,也不想和张婷婷说话。

    邓立化也明白王浩的想法,确是不知道张婷婷救过王浩。他暗自叹气,还是太年轻,心不够狠。

    这样不行呀,要做大事就应该心狠,就应该让对手永远不能翻身。既然是生死仇敌,怎么可以给他机会。

    身后传来小跑的脚步声

    “等一下,我,我还是要谢谢你,我听到了你说的话,他绑架过你。可是,可是那不是我爸爸,我不会承认的,永远都不会。”

    “够了,你走吧,我不想看到你。”

    “我十五岁时爸爸就和妈妈分居了,妈妈要离婚,他不答应,怕影响他的前途。一直到现在,分开后他一分钱都没有给过我们。”

    “是妈妈,是妈妈在街头摆了个报摊,卖冰糕、饮料、报纸把我养大的。我和他没有一毛钱的关系。我不承认。永远都不会承认我是他的女儿。”

    “很多年前我们就把房子还给他了,他竟然在里面养了个情人。我是自己努力考上大学的,自己努力考取的公务员。没靠他的任何帮助。你相信也好,不信也罢。我都说完了,谢谢你今天救了我,再见。”

    张婷婷说完也不等电梯,直接就往楼梯间走去,王浩疑惑的看着邓局,双眼忧郁而深沉。邓立化邹着眉头也看着王浩

    “他救了我,我被装到麻袋里丢到海里时”

    “你说什么?是他?我一直在查呀!这,这也太、啊,太不、、、、、、”

    邓立化太了半天,也没太出个所以然,就张着嘴瞪着眼看着王浩。他是真不知道怎么说,本来和王浩拍了胸脯的,一定会帮他找到救他的恩人,找到后立刻调个好单位,解决她的一切困难。可是,可是现在。

    电梯来了很久了,楼层服务员也不敢出声,只好阻挡着一直按着电梯等待的开关。等待的滴滴声惊醒了思考的王浩。

    “邓哥,如果是真的,那就帮帮她,原单位她压力太大,去你们单位吧。穿上警服欺负她的人会少点。我也算报答她了,谢谢你。”

    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王浩终于做出了自己都不相信的决定。邓立化默默地点了点头,没说的,能屈能伸,心中暗暗佩服不已。

    “我调查一下,给她分套房子,做下小范围的宣传,消除一下影响。这是新社会,我们也不能连坐吗。怎么说也是我们党的天下,很多干部都是顾大局的就安排在市局办公室吧。”

    说完随王浩上了电梯到了大厅,许文静急忙走了过来,邓立化看到了等候在大堂的刑警队长,也就借机离开了。

    “怎么?很不开心?为什么你每次来这里都会这么多事呀?是不喜欢我们的服务?还是对我有意见?你自己看看你的摸样,我不欠你钱吧。”

    许文静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胡乱说出一些不着边际的话,本来总经理有交代,还是特别交代,王浩一定会是官场新贵,要好生招待,只要他来就要特别招待,接待规格可以尽量提高。

    许文静本来就被王浩的儒雅和不戢的性格所吸引,所以就对他有着特别的好感,仿佛相识于千年之前,她工作之余会想起王浩,回家后也会想,有时她很心烦,为自己莫名的想法而苦恼。可是又无法阻止自己去想。

    我这是怎么了?她问自己,是爱情吗?哈哈摇摇头否认自己。她清楚地知道王浩身边存在一名女子,还是非常漂亮的,和自己不相上下,人家又是近水楼台。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