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037章 和田美玉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哈哈,王秘书,这我可不会说,还是坚决不能说,干一行有一行的规矩,我不能坏了规矩不是。”

    许文静放下茶杯拉起王浩就要离开。

    “哎呀,这位女同志不要着急,这,这,我不是不能明说嘛?”

    老板急忙看看王浩。可是王浩却认为做生意的天生具有演戏的天赋,就对老板笑了笑,也想告辞离开了。

    “哎呀,王大秘书,请留步,请留步,那个100万您看如何,你就当帮帮我!可以吗?”

    “你说吧,你究竟遇上什么事了?我想了解了解。”

    老板看着王浩真诚的目光,又看看文静娴淑的许文静咬了咬牙。犹豫了一会。对王浩说

    “对方是军人,我没办法,要是不是军人,我也就不会这么难啊。哎,我儿子梁红军在喜乐天吃饭,遇上一伙当兵的,他们嘲笑当兵的穷,双方就发生了争吵,对方动了手,把孩子们打急眼了,我儿子跑到后厨随手抓了个铁筷子也没看,往后一插,也就毁了人家一只眼。”

    “你是说打的是军人?”

    “哎,可不是吗?这能叫打吗?他们是被打,可怎么说也是把人家眼打瞎了不是,要坐牢的,对方说可以私了,要200万,我们没有那么多最后讲到150万,我还差100多万。”

    “所以你就打算出手这和田玉?”

    “出就出了,为保护这玉我们世代没少受罪,也许是我们压不住吧。找个能人给他选个好归属,也是我的心愿。”

    “压不住。此话怎讲?”

    “王秘书,您有所不知,但凡是玉,则必是灵秀之物,古语有品玉鉴心之说,但凡君子必配上好之物,可以端身正己,避邪压祸。”

    说到这看看了王浩又继续说

    “如若心思不正,则玉灵尽失,灰黑发暗,不要说辟邪趋恶,不招生祸端就算上辈子积德了。”

    “哈哈哈,哈哈哈,老板真正说笑,这么说来你就属于心思不正了?”

    “哎,我主上世代经营古玩字画,可多是需呙之物,赝品。自从祖爷爷去世家风日落。为了生存也就无奈了,到我这已可以追逆到七代了,我实在不想再经营了,可是还是要生活,也就到处高价寻觅真迹,才换的今日的名声。”

    “不怕先生笑话,也许会否及泰来吧!”

    王浩感觉到老板为人的实在,和田自己也是喜欢,算了,买了吧。

    “东西我要了,给我包起来吧,不知怎么称呼?”

    “啊,王秘书,您这是?鄙姓梁,名廷玉。那我给您包起来!”

    “好的梁老板,交个朋友吗,感觉你人很实在,我没带钱,这是地址,你可以给我送回家。千万不可易手与他人呀。”

    “哈哈哈,王秘书,您放心,我们有自己的行规,就是您一分钱定钱也不交,我们也会一直给您留着,直到你来信不要了为止,我们才可另寻买家。”

    王浩与许文静面面相觑。因为今天是周六,就定好了明天上午在家中等候。也就离开了。

    他细细的琢磨着老板的话,没钱的买不起,有钱的自己不玩,就是拿来送人,真正玩的除了很爱收藏,就是达官贵人了。

    不过现在人们玩古玩的日渐增多,乱世黄金,盛世珍宝。买来一些古董又可以升值,总比其他投资来得实在,也就慢慢激发了古玩的价值。

    许文静还要上班,王浩就把他送了回去,既然来到假日就在这吃饭吧,王浩拨通邓局长的电话约好了一会喝酒,许文静让王浩待在自己的休息室,她换好衣服就去了大堂。

    王浩感觉有些累,也许是逛了一天街的缘故,他也没考虑什么,就那样脱了外衣盖着许文静的被子睡着了。

    许文静在大堂呆了一会,心里总想着王浩,交代迎宾注意一下发现邓局长下车马上呼叫自己,就回到了自己的休息室。

    她打开门发现王浩竟然睡在自己的床上,稍微愣了一下又关上门出去了,她心中如同撞鹿,粉面含羞,低着头朝前走着,却不想正和一人撞了个满怀。

    “哎呀,你撞死我了,小文静呀,你怎么不看路呀?这神色也不对呀,怎么了?哈哈哈,是不是在想小情郎呀?你看你脸红的,都成螃蟹了。”

    “啊,邓,邓局长,你怎么进来的?”

    “你说什么呀,当然是走进来的。难道我飞进来?”

    “啊,不是,不是,我去叫他起床。”

    许文静又转身往后走,走了两步跺了两下脚又转回头。

    “那什么,你不要误会呀,王浩有些累了,只是在我这休息了一下。那什么您不要、、、、、、”

    “哈哈哈,你们这些年轻人,我不管,男未婚,女未嫁,就是有什么也不用解释。有点什么倒好,他精力充沛吗。有劲使不完,你让他使不就得了。”

    “你,你,我不理你了。”

    许文静赶紧跑回房间,在解释下去还不知道这个流氓局长还会说什么。她生气的看看了自己床上的王浩。刚想叫醒他,门就被打开了。

    邓立化走了进来,示意文静不要说话,来到床边狠狠地打了王浩屁股一巴掌,然后急忙躲到文静身后。王浩一个高就骣了起来。他看清面前的文静和文静身后的邓局,就笑了。

    “呵呵,那什么文静,对不起呀,我回头还你的被子,我实在是困了点,不过也被你打清醒了。”

    “王浩,我没打你呀,是他打的”

    许文静可不想打王浩,她舍不得,哪怕王浩不脱外衣,就是穿着鞋,她也愿意让王浩盖自己的被子。

    “你呀你,你这个小文静呀,这还没怎么样就把我卖了,好,我打的,王大秘书,你跑在这里,我打你一下不应该吗?”

    “?不会吧,我就是陪文静逛了一天街,很累的,下次让她叫你陪她逛,我看你累不累。”

    “好呀,有美女陪伴我乐还来不及呢,我去,可是说好了,你可不能吃醋呀,你赶紧穿衣服,我是来喝酒的,不是来看你健美的。”

    “文静呀,你这房间不错,还是个套间,借我用用还行吗?那什么一会赵市长要过来,你悄悄把他领过来,我们就在你外屋随便吃点,怎么样?”

    “哼,只要你不乱说话就行,这是单独的套间,外面不对外的,都是酒店内部人员办公区,现在也没人,你要用就用吧。我去弄些菜,你们聊吧。”

    许文静说完就离开了,邓立化看王浩在穿衣服,就自己来到外间坐到了沙发上。这小子,什么时候和许文静交往上了,哎,这也是官场大忌呀,我是劝还是?

    算了吧,他应该会处理好的,我侧面点点吧。也不是什么大事,他还没结婚不是。男女自由,干涉也没用,不过司令的女儿怎么办?

    哎,头痛,这小子可不要玩大发了,把我们也玩进去了。这可怎么好,邓立化想到了许薇不由就出了一身冷汗。这可不好,这是要出问题的。

    不一会功夫许文静带着市长赵誉刚,轻轻敲了敲门走了进来,然后转身离开了。

    “哎呀,你们两个,行呀,这是什么地方呀,幽兰之室?”

    “哎呀,我们的市长大人,你是说我们俗了?哈哈哈,不会这可是金屋呀?”

    “金屋?那阿娇呢?”

    赵誉刚竟然玩味的开起了玩笑,他何尝不知邓立化的意思,这是说王浩呢。市长的聪明是相当出色地,邓立化这也就是侧面的提醒王浩,自己怎么办?王浩是肖振国的娇客。

    军区司令可不是闹着玩的,何况还是相当于部长级的人物,又是实权。王浩竟然敢在外面偷嘴。这要是真被发现自己也要担责任,担责任不说,可是前途呢?要是司令震怒,责怪于自己?

    赵誉刚不敢再往下面想了,自己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动脉,这可不能让他梗死了,后果是相当严重的,但是怎么说?怎么劝?哎呀,这个王浩,没看出来呀,竟然和自己的毛病相同。

    这没法劝,感觉不同,自己深有体会。他就想起了林雅茹,多好的女人,多好的红颜知己?也该去看看她了。

    王浩见市长进门说了一句话就愣神了,连忙招呼市长坐下。他可不敢和邓立化一样胡说八道,就是胡说也要摸清路数呀。

    赶紧找到茶叶泡了一壶茶,请赵誉刚与邓立化先品茶。

    “老邓呀,你说陈部长此次前来真是随便看看吗?他竟然单独与我谈了很久,一个组织部长,竟和我谈经济,谈改革。莫名其妙。莫名其妙呀。”

    “他就没说别的?难道他想给我们递个台阶?”

    邓立化犹豫的看着赵誉刚。

    “不会,他对我好像没这个意思,不过倒是很特别,很特别。”

    “赵叔叔,他是不是想和你交好?”

    “你说什么?和我交好?以他的性格?亲自下来就只是要和我联络感情?王浩呀,你在说什么?”

    赵誉刚疑惑的看着王浩,这个小伙子,不会是脑袋有问题吧。

    “赵叔叔,你想呀,以陈部长的地位,和他现在的身份,他最需要什么?他刚来s省,又传言于钱书记是共同战线。难道我们真的都会这么认为?”

    王浩看了看市长得到默许,继续说道。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