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042章 天怒人怨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妒忌使赵连江几乎迷失了自己,他愤恨,失望,他反抗,挣扎。他听从任海涛的安排,放任了自己的党性与原则。

    嫉妒是一种情绪状态,他是个人屈从于强烈的压抑并把压抑转化为潜意识的过程,在条件唤醒这种潜意识的情境中,常可能导致人格及行为上的迷失——费洛伊德。

    嫉妒是一种恐惧一种欲望,当恐惧达到极限,欲望即将成空时,人也就迷失了自己。

    两者都具备的赵连江靠近窗口,用欣赏的目光观察着赵誉刚的独舞。

    仿佛冥冥中是有主宰,晴朗的天空突然间就阴暗了下来,一阵沉闷轰隆的雷声在众人头顶掠过,人们振奋了

    “叫市长出来,出来。”

    “老天都发怒了,出来呀,胆小鬼。”

    “老天爷呀,帮帮我们吧。”

    一道闪电划过天宇,紧跟着又是一道炸雷,就在头顶开裂。

    赵誉刚匆忙的从市政府办公大楼里跑了过来。

    “这是要干什么呀,这都11月底了,怎么还打雷,这天反常呀。王浩,赶紧电话通知下去,把市委礼堂腾出来,快,无论什么情况,一定不要让大家淋雨,马上叫邓立化过来,一定要想办法,千万不要闹出什么流血事件。注意好别有用心的人。”

    “市长放心,我已经通知邓哥了。”

    市政府办公大楼和市委办公大楼就隔了一条街,两相对望着,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或许群众们不了解具体机制吧,找市长谈话,竟然把市委围得水泄不通。

    道路两旁聚集了一大排汽车,想掉头已经来不及了,后车早就变成了前车了。还有无事围观的百姓,仿佛也忘记了要下雨,都聚在外围看热闹。

    其实怎么说,人们都有猎奇围观的心理。都想第一时间知道什么事情,出什么事了。结果如何。

    赵誉刚推开挡在自己面前的王浩,对大家点着头。

    “同志们,父老乡亲们,我是赵誉刚,乡亲们,听我说,不要吵,听我说。”

    “赵市长,青天大老爷。”

    “赵市长,帮帮我们吧。”

    “不要官官相护呀。”

    “赵市长,你个狗官,你是不是收黑心钱了。”

    “赵市长收了黑心钱了。”

    “赵市长是黑心房产公司的帮凶。”

    “揍龟儿子的,打他。”

    “打死他,打死这些贪官污吏。”

    “道貌岸然,男盗女娼,都不是好东西,打呀。”

    其实群众聚会请愿并不可怕,可怕的就是别有用心,如被有心人加以利用,加以引导,事态就变了。

    形势非常严峻,群众们被激怒了,赵誉刚被市委的警卫们紧紧地保护在身后有几个小伙子竟然想抬着市长掉头逃跑。

    “市长我们顶着,你快跑吧,晚了会被打死的,我们先顶着。”

    “胡闹,闪开,再不闪开我开除你们,闪开。”

    “同志们,静一静,同志们我是市局的邓立化,市长同志要和大家讲话,同志们就是打,也要听完市长的话不是吗。”

    邓立化跑了过来,拿着高音喇叭大声的呼喊着。赵誉刚一把夺过邓立化的喇叭

    “大家静一静,静一静,我再说一遍,如果有谁想要非法闹事,趁机捣乱那么请你们想想后果,我不怕挨打,所以我出来了,你们不是要见我吗,那我们可以谈谈吗,同志们,乡亲们,如果我是个贪官,我就不会面对大家了,可能我早被你们打死了,大家听我说,要下雨了,我们去市政府礼堂,谁要说什么,有什么要求都可以当面和我说嘛,只要是合理的合法的,我都会帮大家争取,一定满足大家。我承诺,如果我做不到,那么我向人大自动请辞。可以吗?”

    “你胡说,你说话有用吗?”

    “他在骗我们,我们找了那么多当官的,都在骗我们”

    “打死他,他是个骗子。”

    王浩和邓立化仔细的观察着人群中胡说八道的人,邓立化向身后的便衣特警点了点头,十几位队员以飞快的速度扒开人群,抓回五个群众打扮的青年。

    “都闭嘴,不许说话,大家先看看,你们认识这几个人嘛?认识吗?”

    邓立化脱掉青年们的外套,就露出他们身上的纹身。

    “同志们,你们被骗了,你们看看,这是些什么人?这是些流氓,他们是你们村的吗?有谁认识他们?请说出来!”

    “不认识,不知道”

    “他们不是我们村的,赵市长,我是村支书董老六,市长您帮帮俺们吧!我和大家给你跪下了。”

    “哎呀,老人家,不要这样,大家不要这样,刚才说要打死我的就是他们,大家都被他们利用了,这是别有用心呀,乡亲们,如果相信我就和我去礼堂说吧,我们一起开个座谈会,这下着雨,大家再感冒了就麻烦了,还要工作,还有父母儿女,乡亲们,随我来,我赵誉刚说了,我再重复一遍,要是我说话不算数,要是我们市政府不能解决大家的困难,那么我就主动向人大请辞。大家随我来。”

    “走吧,乡亲们,看我董老六的面子,我们和市长反映反映,市长会给我们一个交代的。”

    “二爹,马大妈。我的工作就是赵市长给找的,我家儿子的病就是那个医生给治好的,我相信他们,父老乡亲们,你们相信了吧,他就是我经常和大家说的青天大老爷呀,我们找他准没错。乡亲们我们给大老爷磕头了。”

    “哎,你这个人,怎么这样,你们快起来,快起来。你是?”

    “你是孙亚鹏他爹?亚鹏还好吧,好久没见他了,腿好了吗?你这怎么了,你是董家沟的?”

    王浩连忙上前帮市长扶起要跪下的村民。

    “大家听我说你们要是跪下,那我就给大家跪下还礼了,你们都比我大,民意大于天呀,这是要折我寿呀,我还得多活几年,我的为你们办事呀,大家快跟我来。”

    “市长,王医生,我相信你们,我是董家沟的,我妈妈姓董。要是没市长,没有王医生,我也就,也就哎!”

    老孙激动地流出了热泪,王浩拿出纸巾帮他搽着。董家沟的民众被感化了,这真是传说中的市长,看他对我们百姓多好。

    “亚鹏他爹,这真是你说的市长?好,我们信你,我们跟市长走,走吧,大家去礼堂,和市长说说。”

    激动地民众跟随着市长向市政府礼堂走去,赵誉刚一边走,一边向老村长了解这具体情况。王浩也和大家说着话,问着拆迁的事情。

    “啊”

    “市长”

    “对不起。你是个好市长,不要怨我,我不杀你我一家老少都得死。啊,啊”

    “市长”

    “打死他,打死他。”

    “市长被杀了”

    “大家快跑呀”

    “哄”人群像沸腾的水,一下就四散开来,跑出去的人民又纷纷转回了头,他们默默地静立着,王浩急速的脱下内衣,死死的抵在赵誉刚心口,他瞪红着双眼。

    鲜血染红了整个手掌,不停地向下滴着。默默站立着的人民清醒了,谁,是谁杀了自己的好市长,他们看着躺在地上口吐白沫的凶手。

    有人上去试了试鼻息,摇了摇头,愤怒的人民疯狂的冲了上去狠狠地踢打着死去的凶手,竟然拽下了凶手的两条胳膊。

    董家沟从此名声大振,人人惧怕,连尸体都不放过,有人拿过那把刺杀过市长的刀,竟然现场把凶手了。

    雨疯狂的下着,竟然在冬天下雨,老天爷太不给力了,焦急等待的人民整整站满了整个医院的走廊和停车场,外面得到消息的民众还在继续往医院赶着。他们不知道为什么,只是想见见自己的市长。

    整条街站满了,长长的人群从凤凰山医院一直排到市中心大街,仅仅三个小时的时间,最后面的焦急的向前面的打听着消息。

    、、、、、、

    s省委办公室内,省委书记钱沐槿对着电话咆哮着。

    “蒋大国,你混蛋,你给我马上请辞,你给我滚,滚,千古笑话,千古笑话,你还配做市委书记,你,你、、、、、、你先把雨中的人给我疏散了,你快去。叫上武警,不对,实在不行给我发雨衣。”

    他激动地语无伦次,他多次听说过赵誉刚的事迹,只是嫌赵誉刚性情急躁,他内心中还是很欣赏这个亲民的市长。 他想多锻炼锻炼这个市长,想着多考验考验他,所以他没有过早的向赵誉刚伸出希望的手,张开爱的胸怀。

    他留意着赵誉刚所提出的每个方案和设想,推敲着其中的利益纠葛和形势发展方向,他为赵誉刚的机智和高瞻远瞩而兴奋,对他轻工业兴市的计划十分看好。

    他想看看,想看看这位草根出身的厅级干部绽放出光彩,想看看他究竟会有多大的能量。看看在没有自己的帮助下,没有省里的支持下他会走多远。

    他后悔,他愤怒,又是一个党的好干部,又是一个党的好儿女,这是怎么了,s省一下就出名了,出名了,出大名了。

    “钱书记,国务院电话。”

    秘书小心的提示着,他不敢,真的不敢。

    “啊,总理,您,我知道,我知道,啊,好的,好的,主席他,好的,再见。您注意身体。”

    接完国务院总理的电话,钱沐槿颓废的滑倒在自己的真皮座椅上,秘书急忙掏出药丸喂他吃下,缓了一会,他抬抬手,低声吩咐道。

    “通知下去,立刻召开临时省委常委扩大会议,所有人必须到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