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050章 直属安置办公室(五)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伍明忠是什么人,马上看出王浩的想法,看来自己太心急了,是不是吓到这位大贵人了,哎呀,心急吃不得热豆腐呀,这是怎么了,这么大岁数怎么还犯原则性错误呢?

    “哈哈哈,老弟呀,你的女朋友很漂亮吗,说说,怎么认识的?日报社的新闻部副主编,不简单呀,这么年轻,这可是副处级干部呀。不简单不简单。哎呀,你看这说着话都十点半了,走吧,我们先去吃饭,边吃半谈。”

    伍明忠也不等王浩解释,站起身拉这王浩就要往外走。

    “那个,伍哥,这真不行,我中午约了牛市长,您看?”

    “牛剑晨?这个,哎,这个牛市长你可得好好招待呀,不好向隅呀,那既然这样我们就晚上?晚上怎么样?”

    王浩是实在没法推,但是晚上又答应了安排雅茹阿姨去看赵市长,他咬着牙。

    “算了,我也知道你这几天很忙,但是你也要记得哥哥我呀,那什么我们就改天吧。走,我送送你,对了,你应该去找找吕书记,你这衙门口朝哪开还没着落呢,你的快落实呀,我还等着给你送人呢。”

    王浩诺诺的答应着,伍明忠亲自送王浩来到外间,急忙和坐在一旁的袁小艺打着招呼。亲自送他们来到楼下。引来财政局办公室人员的纷纷侧目。

    这谁呀,这么大魅力,竟然劳动大局长亲自送出门。太意外了,没见过呀,这谁不知道大局长不动则已,要是动一下那还了得。肯定的黄金万两呀。

    往下看更加惊奇,大局长竟然对这两个年轻人频频点头招手,仿佛礼送省长,就是以前市长来也没见自己的局长这么客气过。这两人是谁呀?

    就是伍明忠的一个礼送,就是伍明忠的一个误会的举动。从此刻开始,王浩在财政局众人眼中就是神的存在。

    开车出来的王浩转头看了看妩媚的袁小艺。呼吸着迷人的香气。心情愉悦的说。

    “小艺,我们去吃饭,不过呢,我想给你介绍个人可以吗?”

    刚开始见到王浩的袁小艺,对王浩并不怎么有好感,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接触,他发现这个王浩还有些个性,不娇躁、不心急、稳重而文雅、大方又随和。

    在王浩清澈的眼神中隐藏着无限的忧郁,这种忧郁不是无事的深沉,不是故作姿态。仿佛隐藏着很多故事,他这么年轻会有什么故事呢?会为什么伤神呢?

    是女人嘛?不会,他不是那种人,从他和自己说话的摸样就可以看出来,他对自己不怎么感兴趣,充其量也就是有些欣赏而已。

    难道我今天的打扮很失败?难道没休息好的自己很丑?提不起他的兴趣?怎么会我可是jn市的一朵花呀,这是全市公认的,不是自己的地位,而是实实在在的,自己瞒着所有人参加市花小姐的竞选,得的是冠军呀。

    那究竟是什么呢?是工作?也不会,工作中的他很卖力,是一心想着百姓,可是不能影响到一个人的内心思维呀。

    天天与人打交道的袁小艺失败了,天天琢磨别人思想的的袁小艺失败了,对自己失败了,她弄不明白,搞不懂为什么。

    搞不懂就非得搞明白,也就来了兴趣,有了兴趣就有了莫名的感觉,她就是这种人,对什么事情弄不明白就睡不着觉,一定要弄明白了才可以。

    “什么人呀,客随主便了,反正你不能把我卖了,要不你的雅茹阿姨会找你算账的。哈哈哈,你叫林雅茹阿姨,那叫我也得叫阿姨。”

    王浩失神了,是谁和我说过同样的话?我怎么就成人贩子了。是许文静,对是文静,其实骨子里的王浩是喜欢温柔的女人,就如同许文静。

    许文静是那种你说什么我就做什么的女人,是以自己的爱人为轴心而旋转的女人,这样的女人把自己的一切都托付给了她爱的人,也就失去了自我,这种失去是相对的,是因为爱的深,情真意切。

    所以就会有失恋心伤到身死,就会有千古的绝唱,太原遗山的《摸鱼儿》。就会有李莫愁的牵绊,寄情与词。声声具泪

    “你说话呀,想什么呢?”

    “啊,没有,在想一首词,很喜欢他的意境。”

    袁小艺更加迷惑,这是个什么样的男人,竟然在和我说话的时间想到诗词,袁小艺是个非常爱好文学的人,她对王浩的直言感到很欣慰,他竟然喜欢诗词。是什么词呢?词代表意境,也寄托情怀,嗯,我得问问,说不定会探出一些秘密。

    “什么词?谁的?我可是编辑呀。”

    “哈哈,没什么,元好问的《摸鱼儿》赶考途中的那首。”

    “是《神雕侠侣》里的问世间、情是何物,直叫生死相许吗?”

    “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

    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

    袁小艺看着王浩接到。

    “君应有语?”

    “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为谁去?”

    她摇了摇头,想不到,想不到,想不到这个男人这么有意境,这么的憔悴,这么的让人伤怀。

    她没有再说话,王浩也没有,他们就那样坐在车里向天外村行驶着。恰巧收音机里弥漫出刘罡与李慧瑜对唱的《一言难尽》。

    你给我一场戏

    我看着你入迷

    被你从心里剥落的感情痛的

    不知怎么舍去

    不要这场记忆

    不要问我结局

    心底的酸楚和脸上的笑容

    早就合而为一

    迟迟不能相信这感觉像自己和自己分离

    而信誓旦旦的爱情

    在哪里

    车停了,音乐却没有停止,袁小艺眼中竟隐隐有泪光浮现。

    王浩偷偷地看了看,心里莫名的有些痛,是自己,是自己的胡言乱语,自己莫名的伤感感染到了她吧。

    车外面跑过来一个人,是李勇,他轻敲了几下车门,王浩急忙下车,李勇熟练地打开袁小艺的车门,小心的扶着车顶。

    袁小艺奇怪的看了看李勇,露出一丝酸涩的微笑,李勇连忙疑惑赔笑。

    “快请,市长让我在这里等你们,他已经在里面了。”

    “市长?y市的市长很多呀。”

    袁小艺调况的说着,却忽视了接自己的人。

    李勇心里‘咯噔’了一下,好大的口气。这是谁呀,算了,秘书当的久了,也就知道,凡说大话的,必定站立的层次不同,层次不同,接触的事物和处理问题的角度就不一样。也就有其相应的资本。或是傲人的理由。

    自己算什么呀,人家市长都不放在眼里,我还是少找麻烦了,更何况对方还是个美女,是销魂夺魄的美女,你有能力和牛剑晨叫板去。我就当没听见。

    “啊,小艺,我约了牛市长,牛剑晨,对不起,忘记了提前和你说,你不会生气吧。”

    “生气,没什么,是你请我吃饭,至于什么牛市长看情况吧,我就当他不存在好了。”

    袁小艺冷冷的说着,王浩感觉出她的不开心,可既然来了总不能回去吧。

    “那什么算我欠你的,我下次补上,怎么样美女姐姐,你就给俺一个机会吧。”

    ‘扑哧’袁小艺没忍住笑了,其实她没怎么太在意,不开心只是先前自己情绪的恶化,爱好文学的人其实骨子里都有些莫明的伤感。

    叹古怀今,都有着一丝犹豫的情怀,也许是忧郁症的前身吧。神经兮兮的。

    “走吧,我没事,去会会你们的牛市长。”

    王浩和袁小艺在李勇的带领下直接走进了天外村。天外村,建在一个半山坡上,以野味和海鲜闻名y市,以地道的鲁菜为主。特别是胶东菜更具本地特色。

    简装素雅的大厅内领班急忙迎了出来,看到是李勇带着客人,点头打着招呼,鞠身让开了。

    等王浩们进入包厢后她快步的跑到经理室告诉自己的老总,牛市长大秘领着一男一女进了牛市长的包间。而牛市长亲自为他们开的门。

    “是吗?不多见,有来头,你去忙吧,我知道了,这个月奖金加五百。”

    经理摸了一下领班迷人的大腿点了点头,小领班急忙跑了出来。

    “这个老色鬼,我怎么办呀,要不是奶奶的病要用钱我早就离开了,可是我能逃得了他的淫威吗?我咒他全家死光光。我就是死也不能便宜他,哼,怎么办呀,我总不能死吧,死了奶奶怎么办。”

    走进包间的王浩看着亲自打开门的牛剑晨,连忙热情的向他介绍。

    “牛市长您好,让你久等了,不好意思,这是省报的袁小艺。”

    记者?这是怎么回事?这个王浩,不是瞎胡闹吧,还是省报记者。

    这y市正是满城风雨之际怎么能招待记者?哎呀,这小子八成拿记者来威胁我,哼,给你个棒槌,你就当针使。你也别不拿我副市长不当盘菜。看我怎么修理你。

    “哎呀,王浩呀,哈哈,你很有雅致呀,带个大美女记者来,怎么想采访我吗?这么做可不好,我可没做什么贡献呀。”

    “怎么,牛市长不欢迎我的到来吗?一个地级市的副市长,还是主管重要行业的领军人物,难道就没有我需要的素材吗?”

    袁小艺微笑的向牛剑晨打着招呼。他看出了牛市长的狂妄与不待见,却没当回事。你不认识我更好,认识了还怕麻烦呢。

    ( )